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56 岱綱

看到老陶的目瞪口呆,王守川更加得意。千般若的恐怖,兩人都清楚,他以前也和老陶一樣,覺得沒有人能夠承受千般若。
  老王其實一直對著點不甘心,無論什么樣的設計,再漂亮、設計思路在獨特,可如果沒有實用價值,那只是一個大玩具。
  現在事實證明自己的千般若有實用價值,他如何能不得意?更何況,通過千般若的還是自己的弟子,他更加得意。
  過了半響老陶才回過神來,不由感慨:“老王你真是撞大運了!”
  能夠承受千般若的,光這一點便足以令人佩服。誰不想自己的弟子意志如鐵?老陶這下真的有點眼紅了。
  “我弟子不就是你弟子?”老王感受到老友的失落,故意道:“求到你這,難道你還會藏著掖著?”
  老陶指著老王,哈哈笑道:“現在就開始幫你徒弟占便宜了!”
  老王也笑了:“那是當然!你的便宜不占,太浪費!”
  “沒問題。”老陶爽快道:“有問題,只管找我,你徒弟在我這,總不會讓他吃虧的。”
  “正好,有件事你來幫我參謀一下。”老王的表情認真起來,說罷便把手上的測試記錄遞給老陶:“幫我看看他的測試記錄。”
  老陶有些好奇地接過來,看了一會,不有尖叫:“老王你這是故意向我炫耀啊,八宮有七宮是強宮,你賺大了!”
  “他的資質不好,差點進不了感應場。”老王心中得意,嘴上故作謙虛道。
  “資質?那幫家伙眼里只有資質。”老陶冷笑,不以為然,在他們的眼中,感應場的那套檢測方法實在太簡陋。
  老王忽然道:“你幫我看看他天宮的測試記錄。”
  “天宮?”老陶聽到老友的話,目光不由掃過天宮的測試記錄,看了一會,便不由輕咦一聲:“不太對吧,你的千般若出問題了吧,哪有天宮會忽強忽弱的?”
  老王也有些苦惱:“是啊,我也是覺得這記錄太奇怪了。要是天宮也是強宮,那就是霸王宮了。”
  老陶頓時明白老王的想法,安慰他道:“七強宮已經很難得了,你不要太貪心。你這肯定是千般若壞了,天宮忽強忽弱,這種事我真還沒聽說過。咱倆也教了那么長時間的修煉基礎,這點還會不清楚啊?你要實在不放心,再測一遍就是了。”
  “再測一遍?”老王無奈道:“你沒看當時那小子的表情,聽到再測試一遍,拔腿就想跑!”
  “哈哈哈!”老陶想到那場面就忍不住大笑:“換我我也跑啊!你自己堅持了三分鐘,就哭得像朵菊花一樣。”
  老王也笑了:“你還別說,我自己也怕把他給測壞,來日方長,徒弟就一個,得悠著點。”
  老陶提醒他:“你去院里報備了嗎?”
  “報了。”老王點頭:“這哪敢忘?”
  許夫子和以往一樣來到夫子樓,沿途的其他夫子紛紛向他打招呼。如今的許夫子是松間院的大紅人,端木黃昏的那份公開聲明,把許夫子的聲望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很多人眼中,端木黃昏之所以愿意留在松間院,就是因為許夫子的人格魅力。
  許夫子如今儼然已經成為松間院第一夫子,而且許夫子為人寬厚,深受大家的愛戴。
  許夫子不斷還禮,從夫子樓的門口到二樓他的隔間,花了整整十分鐘。到了自己的隔間,他才松一口氣,忽然注意到桌子上擺放的兩件文案袋。
  給自己泡上茶,他拿起第一份文案袋,拆開,瀏覽起來,第一眼,他的身體刷地不自主坐直,感應場長老會直接簽發的備案!
  端木黃昏被岱綱看中,成為他的關門弟子!
  岱綱!
  許夫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震住。岱綱是什么人?感應場長老會排名第二的長老,當今最強大的木修宗師之一,所創絕學【生死令】被成為木修最強大的五大絕學之一,獨創的【蓮藕接骨術】、【草筋】,直接催生了蓮派和草筋派兩大流派。
  岱綱幾乎從來不問世事,潛心研究,除早年收過兩個弟子,如今多年不曾收徒。沒有想到,竟然再次收徒!
  許夫子知道,這個消息一旦公布,會引發一場什么樣的大地震。
  許夫子不是不諳世事的迂腐之輩,端木黃昏無疑是天才,但是天才到能夠進入岱綱的視野,這一點還值得商榷。
  這件事的背后,絕對沒有那么簡單,端木家和岱綱的聯合,足夠改變五行天很多東西。
  很快,他便不由失笑,五行天的格局,可不是自己這個小人物能夠摻和的。無論是一場什么樣的交易,拜在岱綱門下,對端木黃昏來說都是一個好選擇。岱綱不僅僅是一位木修宗師,在教育弟子上同樣非常出色。
  他的大弟子陸辰,被譽為當代醫師三杰之一,醫術超凡入圣。二弟子郁鳴秋,十三部之一草殺部副部首,打破最年輕副部首的記錄,自創絕學【天痕之青】,以箭術獨步天下。
  自己的學生,有一個光明的未來,許夫子心中也是開心。
  過了許久,他終于消化了心中的震驚,他的目光轉向第二個紙袋,打開一看,也有點吃驚。
  王守川收艾輝為弟子。
  王守川這名夫子他是知道的,是一位教修煉基礎幾十年的老夫子,在松間院也是老人了,資歷比許夫子還要老。許夫子對王夫子的印象少得可憐,只知道王夫子不是太合群,很低調,也沒有什么引人關注的地方。像這樣的夫子,任何一個分院都是一抓一大把。
  從來默默無聞的王夫子收弟子已經讓人感到吃驚了,而他收的弟子是艾輝,則更讓許夫子吃驚。
  許夫子頗為欣賞艾輝,懂事、勤奮、有禮貌,前段時間剛剛開啟本命元府。
  但是許夫子同樣知道,艾輝的資質糟糕,基礎薄弱,在整個班上是墊底的學員,可是卻偏偏被王夫子看中。
  王夫子也是個怪人啊!
  許夫子這才注意到,這兩個人在同一個組,一個是班上天賦最好實力最強的學員,一個是班上天賦最差基礎最薄弱的學員。兩個人同時都有自己的老師,一個老師是一代宗師,一個老師默默無聞老夫子。
  真是……有意思啊!
  許夫子當了這么多年的夫子,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么奇妙而有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