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543 獎賞

柯寧等人從重云之槍的營地里出來,他臉上難掩喜色。但是他沒有說話,一直等遠離重云之槍營地,他忽然轉頭問人群中不起眼的男子:“李叔,您怎么看這塔炮之術?”
  看上去貌不驚人,在人群中非常不起眼的男子,是著名的兵器師,李厚堂。
  李厚堂的聲音粗厚雄渾,擲地有聲:“非同凡響!”
  柯寧眼前一亮:“愿聞其詳。”
  李厚堂臉上浮現佩服之色:“這塔炮不知何人所創,真是厲害非凡。之前傳言重云之槍是因為塔炮獲勝,我還以為是夸大其詞,今日所見,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塔炮一出,以后大師在戰場上就很危險了。”
  柯寧連忙問:“我們能否效仿?”
  他正是建功立業心切的年紀,想著能在這亂世之中,成就一番事業。
  李厚堂和柯寧的父親感情深厚,對柯寧亦是以子侄視之,夸贊道:“小寧好眼光!這塔炮之術,日后必然風靡,是一等一的戰場利器。”
  他稍稍停頓片刻,沉吟:“我剛才有仔細研究他們的塔炮,這塔炮巧在構思上,但是煉制難度并不大,我大致已經摸清楚,煉制不是問題。然而塔炮好煉制,雪熔巖卻是個問題。那師雪漫公開塔炮之術,大概就是想我們購買雪熔巖。”
  柯寧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李厚堂點頭道:“松間谷既然愿意賣雪熔巖,雪熔巖自然是可以買到。不過據我所知,雪熔巖價格昂貴,我們煉制塔炮,也未必用得起。”
  柯寧聞言,有些失望:“我們省著點用,先來一架塔炮試試?”
  李厚堂搖頭:“我看塔炮之術,數量越多,作用越多。反而零星幾架,作用寥寥。”
  柯寧反問:“可倘若大規模列裝,除了重云之槍,誰消耗得起?”
  李厚堂想了想,道:“或許可以在火液上想辦法。我剛才琢磨了一下,塔炮其實只要是火液,就能使用。它是模仿吐漿獸,那吐漿獸噴吐的,可是巖漿。雪熔巖之所以威力強勁,只是因為它是甲等火液。倘若我們用幾種乙等火液做主體,加入少許雪熔巖,只要調配得當,成本應該可以控制下來,這威力雖然也有所減弱,但是對付普通的士兵依然足夠犀利。”
  柯寧眼睛又重新煥發光芒:“李叔說得對!重云之槍的塔炮威力確實驚人,都能干掉大師,但是戰場上哪有那么多的大師?還是普通的士兵更多。而且火液的威力小,對塔炮的要求也低,那豈不是可以用其他的材料來替代吐漿獸的噴鼻?”
  他想到剛才胖子用塔炮轟出一蓬火雨,籠罩范圍之大,讓人躲無可躲!
  柯寧的眼睛愈發明亮。
  如果能夠列裝大量的塔炮,直接用火雨來封鎖整個戰場。或許對大師的威脅不足,但是對普通的戰士,無疑是一場噩夢。
  至于敵人的大師,就交給己方的大師好了!
  柯寧越想越覺得大有可為。
  李厚堂有些欣慰地看了一眼柯寧,在這個年紀,能夠不被塔炮的威力蒙蔽,不是一味追求高威力,頗為不易。
  他點頭:“等我們回去,好好摸索。我們要抓緊時間,塔炮之術剛剛興起,但是未來的戰場一定屬于塔炮。”
  柯寧等人紛紛點頭。
  聽雷城如今已經是頗為繁華。
  第一位雷霆大師艾輝悟道之地,許多人慕名而來,到聽雷山瞻仰,感受如今還異常濃郁的雷霆氣息。迄今為止,除了艾輝領悟雷霆之力,還沒有其他人能夠效仿,個中罕見的情況許多人暗中注意到。
  譬如劍術大師,如今涌現出好幾位,再也不是昆侖天鋒一人專美。
  聽雷城的日益繁華和艾輝有著直接的關系,除了瞻仰聽雷山的旅人,還有許多客商是專門為了另一件東西而來,那就是雪熔巖。
  大家都知道,這個世上有兩個地方能夠買到雪熔巖,一個是松間谷,另一個就是聽雷城。
  艾輝和聽雷城城主喬美祺的關系莫逆,喬美祺亦是雪熔巖最大的銷售商,市面上近九成的雪熔巖,都是從喬美祺這里流向市場。
  松間谷神秘而危險,檸檬營地血字未干,是諸多大師折戟埋骨之地。
  如今的松間谷,早就被傳得神乎其神。有些人不信邪,嘗試著靠近,結果都音訊杳無,從此失蹤。
  各家的探哨眼線都不敢靠近,只能蹲守在距離松間谷百里之外。
  喬美祺儼然是松間谷的代言人,只有他能夠從松間谷獲得雪熔巖,除此之外,松間谷各種物資的收購,也基本依靠喬美祺。
  自從雪熔巖被用于煉制武器,銷量就直線往上漲,喬美祺賺得盆滿缽滿。而且松間谷就像一只吞金巨獸,雪熔巖賺取的驚人財富,又重新變成數目驚人的材料物資。
  一來一回,喬美祺可以賺兩道手,想不富都不可能。
  不過他本身是豪商,目光長遠,很清醒地明白,松間谷才是他賺錢的原因。現在許多人認為,他只是松間谷推出來,在明面上的傀儡。
  喬美祺從來沒有否認過類似的流言。他知道之所以沒有人打他的主意,就是忌憚松間谷。檸檬營地的血牌,嚇住了很多覬覦貪婪之輩。
  而且重云之槍剛剛獲得一場大勝,師雪漫的聲威如今是如日中天。
  安安全全地賺大錢,喬美祺的日子過得非常滋潤,從他查賬時臉上就沒有收斂起來過的笑容,就可見一斑。
  雪熔巖的庫存,馬上就要見底了。
  他聲音中抑制不住的歡喜:“照這速度,咱們要提前幾天去檸檬營地。”
  就在此時,他忽然聽到外面有人喊:“有雪熔巖賣嗎?”
  外面負責的掌柜客氣道:“有的,客人,您需要多少?”
  “全都要了!”
  客人的豪氣,哪怕是在里間的喬美祺都能感受到。喬美祺決定出去看看,這么大手筆,財大氣粗的模樣,絕對是一個大客戶啊!
  喬美祺從里間走出來,看清楚客人的模樣,是一位大約三十歲左右的男子。
  “在下喬美祺,見過這位兄臺。還未請教大名?”喬美祺客氣地打了個招呼,然后緊接著轉頭吩咐掌柜:“這位客人雪熔巖的價格,按九折算。”
  男子顯然知道喬美祺,再聽到有折扣,臉上露出喜色,拱手道:“原來是喬城主,多謝城主。在下銀劍戰部部首,梁子道。”
  喬美祺是商人,長袖善舞,聞言更是熱情:“原來是梁部首,久仰大名!”
  如今戰部眾多,良莠不齊,大半戰部都是沒有聽過,這銀劍戰喬美祺壓根沒有聽過。但是喬美祺依然臉上堆滿笑容,十分熱情。
  沒多時,雪熔巖已經搬過來。
  梁子道看了一眼,眉頭皺起來:“這么點?”
  喬美祺眼前一亮,知道自己遇到真土豪:“莫非不夠?”
  梁子道連連搖頭:“不夠不夠,這么點哪夠?”
  “梁兄需要多少?”
  梁子道手指一比劃:“起碼再來三個!”
  喬美祺心中狂喜,臉上卻有些遺憾:“實在抱歉,梁兄!庫房就這么多,但是梁兄放心,在下一定會盡快采購!”
  梁子道聞言,臉色稍緩:“需要多久?”
  喬美祺一咬牙:“三天!”
  梁子道聞言:“好,那我就在這等三天。”
  忽然有人闖了進來:“有雪熔巖嗎?”
  霍達是喬美祺新供奉的大師。
  隨著喬美祺的腰包變鼓,他最擔心的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安全問題。在亂世之中,錢可沒有拳頭重要。他在招攬高手方面,堪稱瘋狂,不計一切代價。
  如今的聽雷城,足足有三位大師坐鎮。
  喬美祺給出的條件,要比其他城主優厚得多。三位大師坐鎮,讓聽雷城的治安狀況極佳,根本沒有人敢鬧事。
  霍達平日的生活,悠閑愜意。如果沒有戰爭,那一切就完美了。但是想想,倘若不是因為戰場,大師也沒有如今這么值錢,這樣的生活他以前可是享受不到。
  剛剛接到城主的傳喚,他收拾了一下,便朝城主府飛去。
  喬美祺對他十分禮遇,他也自然不會擺什么架子。而且難得有事情,平日里除了宴請,基本城主都沒找過他們。霍達到聽雷城這么久,還沒有接過任務,這次城主召喚,他也是打起精神,準備好好表現一番。
  當他降落在城主府的時候,被下面黑壓壓的人群嚇一跳。
  難道是暴亂?
  這些看了一眼霍達,沒人理會,轉過頭來繼續爭吵。
  “先來后到懂不懂!我比你先來,就比你先買!”
  “我愛買多少是我的事,你管得著嗎?”
  “少跟老子瞎嗶嗶,是男人咱們演武場上遛一圈?”
  “誰怕誰啊?”
  ……
  霍達看著沿途這些吵得面紅耳赤的家伙,心中納悶。不過讓他心中稍安的是,這些人好像不是沖著城主來的。
  當他走進城主府,被滿臉憔悴的城主嚇一跳:“城主,你怎么了?”
  喬美祺揮了揮手,滿臉凝重嚴肅:“霍師,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當下有個十萬火急的任務,交給你!”
  霍達心中一凜:“城主,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