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44 松間谷

艾輝還不知道鐵妞正在大力推銷塔炮。
  他還和往常一樣,在山頂修煉,汲取云朵中的雷霆。
  忽然他停了下來,目光投向遠處的莽莽群山。
  有人來了!
  艾輝閉上眼睛,手掌握上劍柄,感知延伸,整個世界變得異常安靜清晰。
  他“看”到有一人,扛著一面白旗,在叢林中一腳深一腳淺,朝松間谷的方向走來
  娛樂圈之萬千嬌寵[古穿今]。那個人的身形相貌模糊不清,但是動作笨拙,實力低下。
  他忽然咦地一聲,看向另一個方向。
  今天是什么日子,客人這么多?
  艾輝搖頭,化作一道劍光,落在正在修煉的顧軒等人面前,對顧軒道:“先停停,來了兩撥客人,去幾個人迎接一下。”
  霍達沒有想到,自己的第一個任務,竟然是去運貨。他很想拒絕,好歹是大師,大師也是有尊嚴的。
  運貨?真的不是開玩笑嗎?
  可是他看著城主滿臉的凝重肅穆和眼中遮掩不住的焦急。
  好吧,城主對自己還是不錯的,他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強忍臉頰的抽動,他悶聲勉強應了下來。
  可是當老板直接從寶庫中拿出數目驚人的精元豆堆在他面前,霍達的眼睛倏地睜圓!
  他當時就相信,這果然是一個極其重要的任務!
  不光是他,當老板拿出精元豆的時候,剛剛還吵吵囔囔的城主府,驟然安靜下來。精元豆散發的光芒和元力波動,充滿了殺傷力,不分男女老幼。
  然后老板諄諄叮囑,說對方從來不喜歡賒賬,不看到現款絕對不發貨。還說對方的脾氣很不好,千萬不要和對方起沖突等等。
  如今霍達背著這些精元豆,在天空飛翔。
  說實話,他還是第一次接觸這么多的精元豆,他甚至有時會生出邪惡沖動的念頭,自己如果卷款逃跑呢?但是理智最終戰勝沖動,現在這世道,能夠遇到城主這樣的老板,已經非常幸運。若是卷款逃跑,那天下真的沒有自己容身之地。
  他現在終于明白,飛行累不累,要看背的是什么。背著沉甸甸的精元豆,可是他竟然半點都不覺得累,一路飛出了有生以來最快速度。
  想起老板的叮囑,他拿出老板給他準備的旗子,旗子上面寫著醒目的“喬”字。
  老板怕他被誤傷,霍達自己卻有些不以為然,自己好歹是大師,哪有那么容易被誤傷?盡管檸檬營地的血牌傳得神乎其神,但是霍達覺得自己還是沒那么容易受傷。
  不過他現在只想早點完成城主交給他的任務,城主說了,十萬火急,速度越快越好。
  沒一會,前面出現幾道身影。
  霍達精神一振,松間谷歷來神秘,各種版本的傳言流傳甚廣,他心中好奇得很。不管是被稱為“雷霆劍輝”的艾輝,還是如日中天的師雪漫,還有岱宗弟子端木黃昏,都有著諸多廣為流傳的事跡。如今還多了一位塔炮大師,有史以來第一位塔炮大師,錢代。
  “松間有猛虎”,這句話是當下大家對松間谷最主流的看法。在人們的印象中,松間谷的規模不大,人數不多,但是最不缺的就是高手。
  然而當霍達看清來者,不由露出失望之色。
  都很普通嘛!
  看上去元力境界都不如聽雷城的護衛,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來者看到霍達身上的旗子,出聲問:“閣下是?”
  霍達不卑不亢道:“在下是聽雷城霍達,奉城主之命,特來向貴谷緊急訂購一批雪熔巖
  重生之劍修傳奇。”
  對方看了他一眼:“跟我來。”
  霍達路上始終在打量松間谷的這幾名元修,心中大為失望。元力波動虛浮單薄,不夠雄渾,缺乏足夠的警戒心,隨便把后背露給自己。
  難道這才是松間谷真正的實力?
  霍達心中失望,看來這世上總是不乏盜名欺世之輩,故弄玄虛迷糊大家的視線罷了。
  跟隨著松間谷的元修,霍達來到一座空蕩蕩的土城。
  這城……真丑!
  比起繁華的聽雷城,這座土城規模小得可憐,而且制作非常粗糙,居然沒有任何防護能力,霍達此刻心中失望透頂。他只想早點完成任務回去,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松間谷的元修把霍達帶到一間空房子面前,朝里面努了努嘴:“里面等著吧。”
  霍達不怒反笑,這松間谷元修的實力差勁,脾氣倒是驕橫得很啊!
  身為大師,無論霍達走到哪里,都會受到各方禮遇。像這樣被呼來喝去,在他晉升大師后,還是第一次。他倒是要看看,松間谷到底有多底氣。
  他昂首闊步,走進房間。
  房間空蕩蕩的,只有一張石桌,桌子上擺著一壺茶和幾個陶碗。
  讓霍達感到意外的是,桌子前有一個人。
  這人長得又矮又胖,渾身是泥,看上去十分狼狽,修為很低。胖子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灌著茶水,聽到身后腳步,轉頭看去。
  胖子看到霍達,朝他溫和地笑了笑:“也是來買雪熔巖?”
  邊說邊拿過來一個陶碗,拎起茶壺,倒滿,推到一旁的空座位上:“來喝點茶,飛了不少時間吧。”
  霍達神情放緩,走過去坐下了,矜持道:“有勞。”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眉頭就皺起了,味道真是糟糕!他在聽雷城,享受的是最頂級的待遇,什么時候喝過如此粗的茶?
  胖子笑瞇瞇地問:“兄弟是哪個城的?”
  “聽雷城,霍達。”霍達隨意地問:“閣下是?”
  胖子呵呵笑道:“我是新光城的,安丑丑。”
  啪嗒。
  霍達手一抖,陶碗掉落地面,茶水灑落一地。
  天心城。
  “所以她拒絕了?”
  葉夫人的聲音平淡如水,但是年聽風心中卻是一凜,他垂首道:“是,師雪漫說重云之槍暫時不需要那么多的大師,感謝夫人的好意。”
  葉夫人輕笑一聲:“年輕人,就是有志氣,總要碰碰頭,才知道這個世界是什么樣。”
  年聽風:“夫人所言極是。”
  葉夫人端起面前的茶盞,輕輕啜了一口:“塔炮又是怎么回事?”
  年聽風有些無奈道:“重云之槍沿途,但凡扎營,都會演示塔炮之術,允許旁觀,還可入營參觀吾皇萬歲。屬下觀其意圖,只怕是想多賣一點雪熔巖。”
  葉夫人訝然:“師北海的女兒竟然也變得如此市儈?可不像她的作風啊。”
  年聽風斟酌著:“屬下也在猜測,是不是艾輝的意思。”
  葉夫人問:“市場上雪熔巖的價格降下來了?”
  年聽風搖頭:“沒有。”
  葉夫人哦了一聲:“那這些家伙怎么用得起?塔炮之術雖強,但是消耗雪熔巖甚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得起。”
  年聽風稟報:“聽聞他們發現,乙等火液亦可以使用,只需要加入少量的雪熔巖,塔炮的威力,并不會下降太多。”
  葉夫人放下手中的茶盞,心中莫名有些煩躁。
  長老會早就研究過塔炮,塔炮是一等一的利器,但是造價昂貴,加上需要使用雪熔巖,成本非常高昂。本身塔炮也有著諸多的缺點,比如需要事先架設,攻擊頻率不高等等,其實更適合攻城戰或者防守戰。
  正是因為塔炮的這些缺點,雖然它非常犀利,長老會也并沒有過于警惕。
  沒有想到,師雪漫竟然用塔炮,獲得如此大勝。
  而且師雪漫一改常態,大力推銷塔炮之術。更讓葉夫人沒有想到的是,雪熔巖消耗巨大這個缺點,竟然也能被找到辦法克服。
  她本來還打算挑起新光城和松間谷之間的爭斗,沒想到被師雪漫打亂。
  葉夫人看得更深遠,塔炮的風靡,造成的影響會非常深遠,尤其會對她的大師之光計劃,產生致命的沖擊。
  如果說宗師是一國之本,那么大師就是局部戰場的勝負手。
  大師的數量和實力,直接影響一支戰部的實力。而塔炮,是能夠對大師構成威脅的武器。放在之前,塔炮只有松間谷有,數量也不多。
  如今塔炮一旦風靡開來,戰場上大師的作用,將會直接被大大削弱。
  而把所有的籌碼都壓在大師之光計劃的葉夫人,無疑是受損失最大的那個。
  她沉默片刻,問:“你有什么辦法?”
  年聽風咬牙道:“塔炮之利,在于雪熔巖。如果我們能夠掌握雪熔巖……”
  他的手掌在空中猛地一抓。
  葉夫人臉上陰晴不定。
  年聽風說的確實是一勞永逸的法子,但是這其中卻有很多的障礙。剛剛獲得大捷的師雪漫,如今聲望如日中天,有功于天外天。此時對付松間谷,對天心城聲望打擊是巨大的,人們會質疑天心城的公正公平。
  大義,是葉夫人手上掌握的一把最重要武器。
  再者,松間谷的實力也讓葉夫人非常忌憚。到現在為止,那些潛入松間谷的大師們是如何失敗身亡的,依然沒有任何人知道。
  換做一個其他的勢力,早就被踏平。
  現在該怎么辦?
  葉夫人情不自禁地握緊拳頭,無論付出任何代價,大師之光都是絕對不能輸的一場戰役!
  她深吸一口氣,目光堅決如鐵:“如果要干掉松間谷,你有什么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