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547 風靡的塔炮(二)

完美的急停!p石志光長長吐出一口氣,對自己的表現非常滿意。在日常的修煉中,他很難有機會把風車劍的速度提升到極致。最高速度下的急停,他平常練習的次數也不多,更何況經歷了這樣的長途飛行,人的精神狀態消耗巨大。
  但是當他看清楚下方炸鍋了的聽雷城,人們驚慌失措,四下逃逸,頓時傻眼了偽古惑群體之征戰二十年。
  不好,石志光臉色一變,知道自己壞事了!
  重云之槍的駐扎營地,每日都是人滿為患。
  聞風而來的各方戰部首領、骨干,都跑到這里來觀摩胖子演練塔炮。人群中不時響起驚嘆,塔炮之利,委實驚人。而在胖子手上,塔炮的攻擊方式變得極為多變。
  許多人都露出怦然心動的神情。
  桑芷君有些擔心:“我們真的不會弄出亂子嗎?”
  在她身邊,姜維、楊笑東都露出心有戚戚焉的神情。實在太火爆了,如果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里是最受歡迎的馬戲團,而不是戰部。每天都有大量人的從四面八方趕過來,就是為了一睹塔炮的威力,把重云之槍的營地擠得滿滿。還不時有人,跑過來交流塔炮煉制之法、改良之法等等。
  直接導致重云之槍的行軍速度大為緩慢。
  按照原來的計劃,他們應該早就和押解鎮神鋒的神畏裁決兩部回合。
  更讓姜維等人感到心驚肉跳的是大家對于塔炮得狂熱,上次能夠與之相提并論的,還是長老會公開元力池的煉制之法,號召大家前往蠻荒建城。
  然而長老會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崇高,但是他們松間谷,只是一個小勢力。
  塔炮風潮的狂熱,直接從火修的身價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檸檬營地招收火修的時候,當時吸引了大量的火修蜂擁前來。當時的火修非常落魄,血災爆發沒過多久,火燎原就淪陷。火元材料的價格迅速飆升到非常高昂的地步,火修們無法支撐日常的修煉,同樣的處境,還有土修。
  雪熔巖的出現,吸引了火修的目光,他們紛紛跑到檸檬營地來尋找機會,才會有當時的盛況。
  重云之槍基本以火修為主,師雪漫挑選的都是能夠撐過火池考驗的火修。這些火修,性情堅韌,能夠承受極強的痛苦,從來不叫苦叫累,對機會異常珍惜。雖然他們的實力普遍偏低,但是對于自家出產雪熔巖的重云之槍來說,這完全不是問題。
  但是隨著塔炮風潮的興起,現在火修一下子變得炙手可熱。任何一位火修,都能夠輕易找到一份薪水出色的工作。而那些實力出眾的火修,更是遭到哄搶。
  當然,所有的火修,都被要求重新修煉,學習操控塔炮。
  塔炮大師成為火修當下最熱門的晉升方向。
  姜維等人是親眼看到,大家的瘋狂,是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變得不受控制。
  師雪漫想了想,坦然道:“我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你們有誰能想得到更好的辦法嗎?”
  其他人紛紛搖頭。
  說實話,就連公開塔炮之術,他們都沒有氣魄。在重云之槍內部,大家對公開塔炮之術,有著不同的意見。但是師雪漫的理由說服了大家,而且師雪漫的威望,也讓大家選擇了相信。
  “再說。”師雪漫眨了眨眼睛:“反正有艾輝在,大家總不會吃虧的。”
  大家不約而同地哈哈大笑男神不是人。
  師雪漫腦海中忽然浮現那天風雪中,身后傳來的氣急敗壞大罵,清澈得凜冽的眼眸,一下子柔和起來。嘴角綻放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
  只有最熟悉她的人,才能發現此刻的師雪漫心情很好。
  桑芷君有些訝然:“什么事情,這么開心?”
  師雪漫露出調皮之色:“我在想,那個家伙會怎么處理這件事?”
  姜維哈哈一笑:“估計會很頭痛吧。”
  師雪漫的目光掃過大家,發現大家臉上的憂色不知不覺中消失。大家都愿意跟著艾輝,大概就是因為那些復雜而棘手的事情,都可以丟給他去煩惱吧。
  黑魚嘴山的山頂,艾輝獨自坐在山頂的巖石上。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就習慣了一個人坐在這塊巖石上發呆、遠眺,或者沉思。
  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再也沒有下過雪。
  以前艾輝不喜歡下雪天,實在太冷。現在覺得,風雪漫天似乎景色更好一些,別有一番味道。
  遇到一些重要的問題,他就會獨自一人,坐在這里慢慢思索。他不算一個有急智的人,陰險的傍晚同學還沒有從閉關中醒轉,沒有人商量,他只能自己慢慢地想。
  一個胖乎乎的身影,艱難地爬上山頂,氣喘吁吁。
  安丑丑一屁股坐在艾輝身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道:“獨自賞景,多孤單,丑丑來給艾兄做個伴。”
  艾輝有些無奈,安丑丑這家伙不光是胖,臉皮還厚。想到另外一個胖子,好像也是如此,難道胖子的天性?
  安丑丑索性半癱在巖石上,絲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艾兄可是難做決斷?”
  艾輝搖頭:“沒什么難以決斷的。”
  “哦,艾兄這是決定了?”安丑丑的綠豆眼閃過一道精光,自信一笑:“你我正好互補,合則兩利,是雙贏。新民的人口眾多,但是缺乏世家的積累。如今有艾兄的天才創意,可謂如虎添翼。艾兄的名字,注定會和王師一樣,流傳千古,被世人銘記。”
  艾輝笑了笑,不出聲贊同也不出聲發對。
  自打受傷之后,艾輝感覺自己的心境越來越平和,整個人也變得更安靜。不知道是因為身體的弱化,還是劍云的緣故,心神空靈剔透,清澈高遠。
  許多平日里視而不見的細節,如今卻總是不時驚艷了他,細膩而真實,令他莫名感動。
  殺伐之氣不知不覺中消減了許多。
  如果說,以前的艾輝,就像一把出鞘的寶劍,寒光閃爍。那么現在的艾輝,看上去溫和安靜,鋒芒藏于匣中。
  安丑丑的心情不錯,興致盎然:“艾兄的想法創意,真是天才。不知那上面建塔的鐵架子是何物?我看它速度奇快無比,甚是犀利。”
  他臉上看似隨意,心中卻是凝神以待以婚博愛。他當時看到龐然大物飛起來的時候,大吃一驚。
  安丑丑的目光老辣,一眼就看出此物的不凡。
  一開始的時候,他以為是類似鎮神鋒的裝備。鎮神鋒脫胎于【以城為布】,是王氏理論的深化。倘若說這世上除了長老會,誰最有可能煉制出鎮神鋒,那一定是艾輝無疑。
  之前也有人對艾輝到底學到王守川幾分本事還有些懷疑,但是當塔炮出現,大家才知道,艾輝在王氏理論上的造詣極深。雪熔巖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能夠仿制,就是最好的證明。
  “那是風車劍。”艾輝看了安丑丑一眼:“難道丑兄對劍修的東西也感興趣?”
  安丑丑皺起眉頭:“劍修?”
  他沒想到那是劍修之物,頓時失去興趣。劍修雖然近些年聲勢不錯,但是最大的流派是昆侖劍盟,在安丑丑等人眼中,昆侖天鋒是葉夫人忠實的走狗,自然很少人會去昆侖學習劍術。因此新民之中,劍修的數量很少,而且水平都不高。
  艾輝點頭:“唯有劍修方能使用。”
  安丑丑本來還很看好風車劍的前景和用途,此時道:“那真是可惜了。我看它速度快若閃電,遠超當今的其他飛行之物,用在戰場,無論是突進還是奔襲,都是絕佳之物。”
  艾輝不得不承認,安丑丑雖然其貌不揚,個人的實力也非常差勁,但是對新事物有著極為敏銳的洞察力。
  安丑丑話題一轉,腆著臉道:“不若艾兄幫我們新光城也設計一個?”
  好吧,不光是洞察力一等一,還有臉皮的厚度,也是一等一。
  艾輝懶得搭理這個家伙。他知道這類家伙的德性,絕對是打蛇上棍,給一分顏色就敢開染坊的主。
  看艾輝不搭理他,安丑丑也不生氣,嘿嘿一笑。
  山頂風大,吹得有點涼,夜色逐漸降臨。
  “說實話,我還沒有習慣野外的黑夜。”安丑丑忽然自言自語,像是緬懷又像是回憶:“以前在五行天的時候,夜晚到處都是燈火輝煌,就像滿天繁星。晚上可以隨便去哪里,不會有荒獸,不用擔心安全。街上到處都是夜宵攤,大家可以玩到很晚,行人如織,車水馬龍。大人物爭來爭去,小人物也可以活得安心。”
  艾輝默然,他想起了松間城。
  最普通的偏僻小城,載滿人間煙火,美麗得就像一個夢境。身處其中的時候,覺得乏善可陳,抱怨日子無聊透頂。可是當戰火來臨,掙扎于生死、鮮血之間,人們多么渴望回那平凡普通的日子,哪怕一天都好。
  “艾輝,你是新民。”
  安丑丑目光直視艾輝,神情肅穆。
  “我們新民不應該被奴役,不應該被踐踏。艾輝,無論如何,不要拖到大師之光出世,那時候一切都沒有意義。大師之光,比你想象的更可怕!那個女人是個瘋子!”
  安丑丑神色猙獰,面容扭曲,眼中流露出深入骨髓的憎恨和仇視。
  艾輝一陣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