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49 它來了

樸素的房間,老木桌,紅泥爐上的銀壺呼哧呼哧冒著熱氣,就像一只憤怒的小怪獸在噴著粗氣。房間里霧氣繚繞,異常溫暖。p年聽風難得享受半個下午的清閑,泡著茶看著書,神態悠閑。
  敲門聲響起。
  年聽風的目光沒有離開手中的書卷,隨口道:“進來。”
  一名相貌平平的男子進來,恭恭敬敬道:“大人。”
  聽風部大概是唯一一個隊部屬相貌有要求的戰部,不能過分英俊,不能過分丑陋,不能過分魁梧,不能過分強壯等等。如果把你丟就人群中,很快就找不到了,那么恭喜你,聽風部需要你。
  聽風部最多的,就是相貌平平,很難找出顯眼特征的那些人。
  年聽風悠然問:“都安排好了?”
  屬下稟報:“是,主要的消息村我們都已經安排。明天一大早,大家就能看到重云之槍戰勝烈花血部的全過程。當時我們的人離得比較遠,但是位置不錯。”
  年聽風一邊看書,一邊繼續道:“多稱贊師雪漫,要把她塑造成元修的英雄,肩負我們的希望。”
  屬下稟報:“是。”
  “等時機成熟,就可以討論一下塔炮。再從這個角度入手。”
  “是。”
  年聽風察覺下屬的情緒不是很高,目光從書卷挪開,放下書卷,問:“可是遇到什么問題?”
  屬下默不作聲。
  年聽風慢條斯理從爐子上拎起銀壺,小心地給茶壺注滿水,方道:“小林,你跟著我多少年了?”
  被喚作小林的部屬回答:“十六年,大人。”
  年聽風感慨道:“是啊,十六年了。小林你是我最放心的人,交代你去辦的事情,不管再危險,你都沒有猶豫過,沒想到今天猶豫了。”
  小林眼中閃過一絲愧疚,道:“屬下只是覺得,他們在前線拼命……”
  年聽風很平靜:“我們在后面插刀子?覺得不合適?”
  既然說破,小林也不避諱,坦然道:“局勢如此危急,高層還忙于內斗,兄弟們心中甚是茫然,不知該如何自處。”
  年聽風和顏悅色:“這個困擾不光是你們有,我也有。可是你看看天外天,一盤散沙,諸城分立,能擋住神之血?師雪漫固然強橫,重云之槍能夠戰勝烈花血部,非常了不起。可是你看看,烈花血部,只是十二血部之一,上面還有六神部。師雪漫能力挽狂瀾?不能。神畏裁決能力挽狂瀾?也不能。因為我們的力量太分散了。神畏裁決聽號令嗎?重云之槍聽號令嗎?”
  小林默然。
  年聽風繼續道:“我們現在需要的,不是一場兩場勝利。要著眼全局,放在全局上,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什么?是幫助完成統一,只有號令統一,我們才有贏的希望。各自為戰是永遠不可能獲勝的。至于完成統一的是誰,我其實并不在意。從目前來看,我覺得夫人的可能性是要大一點的。”
  “如果真的有英雄,那也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能夠阻擋
  別惹他,別惹火。連我們這一關都過不了,那也別想著做什么英雄。我其實不想講大道理,天下的道理多著去了,各有各的道理。我們就是一把刀,做好刀該做的事情就行,你說是不是?”
  小林啞然,片刻之后重新垂下腦袋:“大人教訓得是。”
  年聽風擺擺手:“這仗啊,也看不出什么時候是個頭。讓大伙都安心點,慢慢做,慢慢看,有的是時間。為什么亂世出英豪?亂世就是一個篩子,篩啊篩啊,命不好的,實力不強的,就慢慢篩掉了。咱們呢,就是篩子的一部分。真正的英豪,怎么可能被篩子擋住?”
  小林心中佩服,臉上的頹色一掃而盡:“屬下會把大人的話傳給大家。”
  年聽風叮囑道:“把事情做好最重要。刀只要夠鋒利夠好用,夫人需要用,那英雄也需要用。倘若刀不好用,那到底是夫人,還是英雄,和刀又有什么關系呢?”
  小林心悅誠服:“是!”
  聽雷城,一個時辰后。
  “都坐穩了嗎?”
  顧軒嚴厲的目光掃過風車劍上擠得滿滿的人群,也覺得頭大無比。老大讓自己帶著一些消息村的人回去,自己帶了這么多人回去,這任務算是完成,還是沒完成?
  他心中不大確定。
  但是當時的場面,他也看在眼里,而且老大的意思,挑人的事情是喬美祺來干。他們只要負責把人以最快的速度帶回去就行。
  消息人自然不用說,聽到喬美祺說要去神秘的松間谷,頓時個個激動起來,連忙收拾東西,帶上足夠的幻影豆莢。
  而城主府門口的那些客人,更是趁機嚷著要去。
  松間谷如今絕對是炙手可熱,大家都想和松間谷拉上關系。但是松間谷就像一個烏龜,讓人無處下手。但凡靠近松間谷,就會失蹤,遭遇不測。
  大家想買雪熔巖,也只能來聽雷城。
  眼下有個機會,可以直接去松間谷,能夠和松間谷搭上線,大家哪里肯放過。大家群情激憤,嚷著“喬城主你讓我們等了這么久啊”“做生意不是這么做的啊”之類,就是想蹭著過去。
  正愁人不夠的喬美祺,當場順水推舟,“勉為其難”答應下來。
  就連顧軒的疑問,喬美祺都一力擔當下來。惹得其他人對他刮目相看,老喬還是很夠意思嘛!
  喬美祺可是個明白人,人數夠不夠,顧軒可不會受到半點影響,而這個板子卻是要打在他的屁股上。估摸著七個消息人,艾輝肯定不會滿意。至于多帶的這些人會不會滿意,起碼還有個機會。
  大家登上風車劍,這里看看,那里摸摸,都是好奇無比。
  而其中許多人,都暗自留意。
  從雪熔巖,到塔炮,松間谷一次次引領風潮。這風車劍,難不成就是下一波風潮?
  能夠親身體驗,這樣的機會難得。
  七位消息人更是激動無比,拿出幻影豆莢拼命錄制。
  顧軒也懶得理他們,把七座劍塔劃為禁地,并派人駐守。風車一轉動,散發的元力波動,足以把它的元紋遮掩,沒有人能夠看得出來。
  “都坐好!準備出發!”
  顧軒滿臉嫌棄,就這么點人,上劍也要花費一個時辰,真慢
  我的神秘老公。自打開始帶隊伍之后,他的嗓門就不知不覺變粗了,說話基本靠吼。
  “長得真奇怪!”
  “是啊,不知道為什么這么奇怪的形狀?”
  “北斗吧,北斗七星好像。”
  “劍修總是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劍上的諸人議論紛紛,大家東張西望,神色間盡是期待和好奇。他們對顧軒的話充耳不聞,連大師都不是,有什么好吼的?大家此時興致正高,更是沒有人理他,這里看看,那里摸摸。
  顧軒臉色不好看,感覺自己就像在帶一個不聽指揮的觀光團。
  在雷霆之劍的修煉,他已經逐漸習慣了紀律森嚴、安靜肅穆的生活,對鬧哄哄嘈雜喧鬧的場面非常不習慣。
  還好這樣的任務,以后不會再有,他心中自我安慰。
  他朝劍尾的石志光吼了一嗓子:“出發!”
  石志光也大喊一聲:“出發!”
  風車劍以和它體型不相稱的輕盈,離開地面,緊接著開始加速,猶如一道斜著刺入云霄的劍芒。身處其中,感受更加直觀、強烈。
  “啊啊啊啊啊!”
  “天啊天啊天啊!”
  “額的老天爺!”
  ……
  劍上響起成片的尖叫聲,刺得人耳膜生痛。突然的加速,而且是如此大幅度的加速,大家都沒半點思想準備,許多人都站立不穩,都成了倒地葫蘆,亂成一片。
  顧軒輕哼了一聲,揚起下巴,他故意不吭聲提醒。
  自打跟隨艾輝之后,蔫壞蔫壞的作風,大家都多少沾染了一點。
  他們面色發白,有些膽小的兩股顫顫,渾身哆嗦。飛行大家一點都不陌生,但是從未感受過如此極致的速度。
  兩旁的景色倒退速度快得肉眼都難以捕捉,就像斑斕的光帶。風車劍升起的光幕,像水晶般剔透,他們能夠清晰地看到狂暴的氣流和光幕摩擦產生的絲絲縷縷耀眼的光痕和不時迸濺的火花。
  哪怕是隔著一層光幕,大家的臉上都不自主浮現幾分驚懼之色。
  文永民一開始也有些恐慌,從起飛到現在,他的腦子都是一片空白。如同潮水般的尖叫聲幾乎把他淹沒,他臉色蒼白,渾身打著哆嗦。
  可是當飛行開始變得平穩之后,他開始回過神來。
  蒼白的臉龐涌上亢奮的紅暈。
  他第一反應就是檢查自己的幻影豆莢,還好,全都錄了下來。他知道這次賺到了!他可以想象,當這段幻影出現在大家眼前,會引發多大的轟動!
  他掃了一眼,其他消息人,大家都是滿臉的亢奮和激動。
  作為一位資深的消息人,文永民更擅長挖掘消息。當下的機會千載難逢,以松間谷一貫低調的作風,只怕很難有第二次。文永民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
  他的目光鎖定顧軒,剛才這個中年男子,看上去是這些人的首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