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550 你是新民

文永民主動上前,非常禮貌道:“您好,我是【元界】消息村的消息人文永民,能問您幾個問題嗎?”p顧軒聽到【元界】的時候眼前一亮,他以前經常買【元界】的幻影豆莢,但是聽到后面半句話,頓時露出警惕之色:“你可以問,但是我不保證回答,涉及保密內容。”
  “沒問題。”文永民很爽快地道,他開始問:“請問您的姓名和職稱?這個需要保密嗎?”
  顧軒一想,這個沒啥保密,痛快道:“我是顧軒,劍修,【雷霆之劍】副部。”
  文永民精神一振,逮住一條大魚啊!
  松間谷異常神秘,外界對其所知甚少,但是知道它有兩個戰部,一個便是師雪漫統率的【重云之槍】,另一個便是艾輝親自統率的【雷霆之劍】。
  據說松間派的骨干,基本上都在【重云之槍】,也使得外界從開始都比較看好【重云之槍】。師雪漫和【重云之槍】也用奇跡般的勝利,證明大家依然低估了他們的實力。
  而另外一只戰部【雷霆之劍】卻異常神秘。
  文永民的經驗老到,主動表示出合作的態度:“它是叫風車劍嗎?您能介紹一下風車劍嗎?不涉及保密的內容。”
  顧軒想了想:“風車劍是我們部所創。”
  文永民眼前一亮:“是艾輝大人嗎?”
  顧軒很滿意文永民對艾輝的尊稱,點頭:“沒錯。”
  文永民心中對風車劍的評價立即提高了一個等級,艾輝出品,總是能夠給人帶來驚喜。
  文永民接著問:“塔炮也是艾輝大人所創嗎?”
  顧軒想了一下,這個沒啥保密,點頭:“沒錯。”
  “雪熔巖也是出自艾輝大人之手?”
  這個也沒啥好保密的嘛,顧軒痛快道:“對。”
  文永民心中一陣激動,這是第一次,確切地來自松間谷方面的確認,塔炮和雪熔巖都是出自艾輝之手。以前的時候,大家都只是猜測。
  文永民由衷贊嘆:“能夠創出這么多新東西,艾輝大人實在太了不起了。”
  顧軒一臉與有榮焉的模樣,抬頭挺胸傲然道:“那是,這方面可沒多少人比得上大人。”
  “我們雷霆之劍都是劍修嗎?”
  顧軒猶豫了一下:“都是。很多以前不是,現在都是。”
  他心中對于他們到底算不算劍修,也是充滿了不太確定。總覺得和傳統意義上的劍修,完全不同。可是如果不是劍修的話,那是什么?
  好吧,新劍修。
  文永民接著問:“風車劍是用什么做力量的源泉?精元豆嗎?”
  顧軒再度猶豫了一下,但是想了想,雪熔巖如今也不是什么保密之物,便道:“是雪熔巖。”
  文永民心神劇震,睜大眼睛:“雪熔巖?”
  顧軒道:“沒錯。”
  文永民難以形容此刻自己的震驚。以雪熔巖為力量源泉,對于掌握雪熔巖煉制之法的松間谷來說,似乎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文永民,卻看到這理所當然的背后,將會對這個時代產生何其深遠的影響。
  塔炮的風靡,以及新鮮出爐的風車劍,都直接表明,雪熔巖的前景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廣闊得多。
  而作為唯一掌握雪熔巖煉制之法的勢力,松間谷的前途一片光明,只要他們能夠自保。但是熟悉各方勢力作風的文永民也知道,會有多少人覬覦。他忽然意識到,為什么艾輝會突然需要召集消息人。
  難道艾輝也意識到這點?
  文永民再次激動起來,無論艾輝做出什么選擇,都將深刻地影響這個時代。
  不,艾輝對時代的影響,早已經開始顯現出來。
  能夠親眼見證歷史性的時刻,這樣的機會,對于一位消息人來說,是何等珍貴。
  強忍心中激動,文永民問:“我們這是去松間谷嗎?”
  “不。”顧軒搖頭:“我們去魚背城。”
  “魚背城?”
  “沒錯,王小山大師悟道之地,憑借一己之力所筑之城。”
  文永民再度張大嘴巴,滿臉不能置信:“憑借一己之力所筑之城?”
  此時,他們正飛到天際線,遠處的天地交匯處,泛起微微的光芒,他們飛到黑夜和白晝的分界線。
  在風車劍上欣賞太陽從地平線升起的文永民等人,并不知道,在天外天的其他角落,風暴正在醞釀。
  太陽剛剛從地平線升起,光明驅走黑暗,城市從沉睡中醒來。雖然如今的城市,沒有五行天時期那么恢宏,沒有那么多高聳入云的建筑,也沒有三葉藤車飛行的呼呼聲,火浮云遮蔽天空的場面也再也不曾見到,卻有一種東西從來不會生變化。只要有人類居住之地,它就會悄無聲息綻放,那便是“生活”的氣息。
  街頭的包子面點鋪,熱氣蒸騰,香氣四溢,吸引著神色匆匆行人的目光。饑餓了一晚上的肚子空空如也,這個時候一碗暖燙的豆漿,配上油條包子,是對自己最好的慰藉。
  無論時代如何變遷,潮流怎么變化,三葉藤車和火浮云也許可以從人們的生活中消失,但是“生活”卻永遠不會停止。它就像每天升起和落下的太陽,不曾停歇。
  然而這注定不是一個普通的清晨。
  “重云之槍擊敗烈花血部全程戰斗!”
  “慘烈!慘烈!慘烈!膽小者勿入!”
  “北海孤女,巾幗不讓須眉!”
  “戰場悟道,位塔炮大師釋放死亡白火!”
  ……
  幻影豆莢店門口,伙計們聲嘶力竭大聲反復吆喝,他們臉漲得通紅。這樣的場面,在每個幻影豆莢店門口出現,在每個城市出現。
  路上的行人紛紛駐足,吆喝聲就像有魔力一樣,吸引著他們走過去。
  “來一份!”
  “給我來一個。”
  大家充滿好奇,也非常激動。前段時間,重云之槍的大捷,就被大肆宣傳。但是對這場勝利的細節,并沒有過多的披露。
  如今突然披露戰斗的細節,立即勾起大家的興趣。大家的熱情,出所有消息村的預估,還沒到下午,市面上的幻影豆莢都宣告售罄。消息村不得不加緊煉制新的幻影豆莢。
  何敏今年十四歲,是海德道場的學員。海德道場的規模不算大,但是在培養年輕人方面,頗有名聲。從這里出去了好幾位有天賦的年輕人,其中最出色的一位,已經成為風信戰部的副部。也正是因為這層關系,海德道場也成為風信戰部的合作道場。每年風信戰部都會到海德道場來挑選合適的學員,以補充新鮮血液。
  如今時值亂世,能夠入選戰部,是當下最好的出路之一。
  成為風信戰部的合作道場之后,海德道場的傳授內容也在不知不覺地生變化。如今的時代,已經沒有時間給你去慢慢調教學員。如果不能很快地適應戰部,那前途就會變得非常暗淡,而道場也會被人們拋棄,沒有人愿意來。每年能有多少學員,能夠被當地的戰部挑中,對道場來說,就像每年的大考。若是有學員能夠入選一些著名的戰部,會讓其名聲大噪。
  何敏和往常一樣來到道場,現大家滿臉亢奮,湊在一起,嘰嘰喳喳議論個不停。
  他不是很喜歡湊熱鬧,沒有過去。
  換上自己的修煉服,把昨天夫子傳授的內容,仔細地復習了幾遍。他很專注,沒多時便大汗淋漓。他的家境普通,血災之前家里經營著一家小店鋪,日子還是不錯。但隨著血災爆之后,他們一家人跟隨大家一起來到蠻荒,重新開始,日子就要拮據得多。
  好在全家人都還活著,也沒有被沖散,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何敏跟隨遷徙,一路經歷許多驚險,好幾次遭遇荒獸的沖擊,他從小就很懂事。他的目標,就是能夠入選戰部。如今的修煉環境和以前完全不同,尤其對于他這樣家境普通的學員,如果不能被戰部選上,意味從今往后,修煉的道路中斷。
  只有戰部,才有穩定的修煉物資供應。
  看了一眼時間,馬上就要上課,何敏停了下來,擦干臉上的汗水。
  夫子踩著點來,不過他看上去頗為亢奮,他手上拿著幻影豆莢。
  “今天我們修煉之前,先看看一段幻影。你們之中,最出色的那些人,以后都會入選戰部。入選戰部,那就免不了戰斗。說起來慚愧,夫子也沒上過戰場,沒有什么經驗傳授給你們。待會給你們演示的這段幻影,是一場真正的戰斗。”
  學員們躁動起來,一些學員甚至激動得尖叫。
  何敏滿臉詫異,有些不明所以。
  素來嚴厲的夫子居然今天沒有生氣,臉上還帶著微笑,這場面讓何敏覺得很詭異。
  “看來很多同學已經猜到了,沒錯,待會給大家看的,就是師雪漫部率領的重云之槍擊敗烈花血部的經典戰役!”
  何敏渾身一震,他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學員們已經炸開了鍋。
  “夫子太厲害了!竟然買到了!”
  “聽說到處都賣斷了貨!”
  “夫子下手真快!”
  ……
  夫子心中得意,臉上卻故意板起來:“安靜!都給我看仔細看,不能讓你們白看,每個人這周必須交一篇看完的感想上來!”
  剛剛還興奮雀躍的學員們頓時哀鴻遍野。
  可是當幻影的光芒綻放時,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坐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