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552 刀

走進營地,師雪漫看著空蕩蕩的營帳,瞇起眼睛,冷冷盯著趙明偉:“這是怎么回事?”p她的目光凜冽,連續兩場血戰,對于重云之槍來說,就是兩場脫胎換骨的淬煉,但是對師雪漫來說,何嘗不是如此?此刻她手中的云染天還沒有舉起,整個人就散發著極為可怕的威勢,營帳內的空氣仿佛凝固。
  然而趙明偉露出苦笑之色:“師部首息怒,絕非卑職玩弄玄虛,卑職也是無可奈何……”
  就在此時,忽然兩道身影闖入進來,卻赫然是鐵兵人和昆侖天鋒。他們抵達時,看到營地外劍拔弩張的情況,大吃一驚。問過姜維之后,更是不敢耽擱,直接闖入。
  他們也擔心天心城會對師雪漫不利。
  鐵兵人環目四顧,沉聲喝道:“怎么回事?”
  昆侖天鋒的劍,已經架到趙明偉的脖子上。
  趙明偉臉上的苦笑愈重:“正好三位部首全都來了,屬下也能完成任務了。神畏裁決早就都不在了。”
  原來萬神畏和西門裁決兩人在路上合計,突然決定改道。他們命令趙明偉,按照原路前進,而且要大張旗鼓,讓所有人都看到四座鎮神峰。而神畏部和裁決部,卻早已經消失。
  三人對視一眼。
  鐵兵人問:“兩位部首沒有說他們去哪嗎?”
  趙明偉哭著臉:“卑職也問過,但是兩位部首沒理我。三位大人,你們終于來了!卑職沿途那個提心吊膽,這可是四座鎮神峰啊,還有那么多的物資,這要是丟了,卑職有九條命也不夠賠的。卑職這一路上,就沒有睡個安穩覺,每天都是心驚R跳的……”
  鐵兵人又仔細地詢問神畏和裁決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時間離開的。
  過了一會,三人重新聚在一起。
  鐵兵人沉聲道:“他沒有說謊。”
  師雪漫問:“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兩位部首的目標會是哪里?”
  鐵兵人搖頭:“暫時還不知道,有可能直擊大本營,也有可能進攻神之血本土。進攻血修大本營的可能性最大,兩位部首真是好氣魄!”
  師雪漫也露出一絲佩服之色:“敵人肯定預料不到,但也是九死一生。”
  大家默然。
  兵行險招是兵家大忌,往往是沒有更好辦法的情況下所用。這也表明兩位部首對形勢的不看好,認為普通的辦法,獲勝的機會不高,才出此險招。
  師雪漫眼中閃過一道憂色,道:“我們要抓緊時間,敵人這次的報復行動強度只怕很大,大家未必能擋得住。”
  他們本來以為有神畏裁決兩大戰部在,哪怕敵人的報復攻擊強度大一些,都不成問題。畢竟神畏和裁決,是五行天最強大的兩個戰部。
  在他們的討論中,普通的戰部是無法阻擋血修的報復,但是畢竟有足夠的數量,也能消耗血修不小的力量。而他們將會以神畏裁決為核心,重云之槍、兵人、天鋒三部配合,重新組建一條防線,阻擋敵人步伐。
  但是如今神畏裁決悄然變換攻擊路線,這就意味著,他們的計劃還沒有開始就已經失敗。同樣意味著,局勢變得極為危險。
  和血修戰斗過的三人很清楚,普通的元修戰部,根本不是敵人的對手。他們最擔心的,就是奔赴前線的戰部連續的失敗,最終引發全線的潰敗。
  一旦全線的潰敗,那就再無半分勝算。
  大家沉默無言,整個天外天的命運,突然放到他們的肩膀上,巨大的壓力讓每個人都喘不過氣來。實際上,他們只是三個小人物,他們的戰部都是新得不能再新。可是環目四顧,又還有誰呢?
  鐵兵人沉聲道:“我們必須擋住!”
  師雪漫舉起手中云染天。
  雪白的長劍搭在槍上。
  鐵手搭上刀劍。
  “死戰!”
  “死戰!”
  “死戰!”
  松間谷。
  艾輝、樓蘭、何瞎子、竇先生四人圍坐一團,艾輝在講,大家都在仔細地聆聽。
  把自己整個計劃都闡述了一遍,艾輝問大家:“大體是這樣,大家有什么問題?”
  竇先生第一個發話,他的聲音有著憂慮:“真的能夠成功嗎?”
  艾輝坦然道:“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方案,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但是樓蘭推演了一遍,在理論上,是沒什么問題。但是以前沒有人這么做過,所以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
  樓蘭的語氣異常認真,異常肯定道:“樓蘭相信,一定成功!”
  竇先生嘆息:“風險太大了。”
  艾輝沉聲道:“開弓的箭,無法回頭。虎狼環伺,必須自保。”
  竇先生忍不住再次嘆息一下,默不作聲。谷內寧靜的生活,和外面戰火紛飛相比,就像是另一個世界。曾經的黑道巨擘,鋒芒不再,就像最普通的老夫子,每天樂呵呵地給一群小孩上課。
  他心中嘆息,總希望這些小孩,能夠平安長大,如今看來,也是奢望啊。
  亂世如銅爐,眾生皆在爐中,無人可幸免。
  松間谷也無法躲開。
  他閉上眼睛,仿佛看到一個個弱小的身影,在風雨之中廝殺戰斗披荊斬棘,他們有的人會倒下,有的人逐漸變得強壯。
  這就是亂世。
  何瞎子淡淡道:“我沒問題。需要的東西,都能煉制。其他的東西,暫時停止。”
  艾輝道:“人手的問題,我會讓雷霆之劍的隊員都來,谷里的所有小孩都動手。樓蘭負責校正和協調。”
  “沒問題!艾輝!樓蘭會努力的!”樓蘭大聲回答,他接著問:“艾輝,傍晚怎么辦?”
  “不要驚動他。”艾輝道:“傍晚這次頓悟時間這么長,我有預感,他只要醒來,肯定非同凡響。”
  竇先生睜開眼睛,眼眶空D幽深,神態卻露出一抹睥睨霸道:“北冥暗王樹就交給老夫吧。”
  艾輝注視著竇先生,他突然躬身:“有勞先生。”
  竇先生哈哈一笑:“無須客氣,此等盜取天機之舉,光想想都讓老夫熱血沸騰。半截身子入土,還能夠在歷史上留下名字,何其幸運!人生如此,無憾矣!”
  灰白長發飛揚,空D的眼眶蒼老,竇先生卻意態豪邁:“記得準備好酒!”
  艾輝肅容道:“功成之日,與先生共飲。”
  風車劍上。
  隨著大家逐漸習慣了風車劍的速度,亢奮的情緒也逐漸冷卻。但是對風車劍的思考,卻在不斷增加。
  喬美祺在想,自己是不是問問艾輝,來一架風車劍?在他看來,生意的本質就是流通,金錢的流通,貨物的流通,速度永遠至關重要。風車劍的速度,哪怕放在五行天的時代,都無人可比。更何況在如今馱盆獸占據主流的時代。
  至于風車劍需要消耗雪熔巖,成本極為高昂的劣勢,在喬美祺看來,完全不是問題。
  現在是戰火紛飛的亂世!
  在生死存亡的時候,誰還講成本?
  至于風車劍需要劍修,完全可以委托艾輝幫助修煉嘛,自己付錢!以他對艾輝的了解,只要實實在在的利益到位,就能打動艾輝。趕一只鴨子也是趕,趕一群也是趕,又不指望那群劍修去打仗,能運貨就行了。
  過了一會,他注意到,C縱風車劍的實際上只有石志光一個人,其他劍修只是警戒,喬美祺的眼睛就更亮了。那豈不是更加好辦?
  風車劍被攻擊?這么快的速度,別人只能在P股后面吃灰。連荒獸都不怕!速度能夠趕得上風車劍的荒獸,基本上生活在深空。
  怎么看,這都是貨運利器啊!
  喬美祺越想眼睛越亮。
  喬美祺能夠想到的,其他人也不乏聰明人。但是此時還沒有人能夠想象風車劍將會掀起的風潮何等巨大,對世界的影響何等深遠。
  大家都能感受到風車劍的優勢,但是它的劣勢也同樣突出。昂貴的雪熔巖,大大局限了它的應用前景,只有松間谷這樣的土豪,才敢如此肆意揮霍。其他人哪里用得起?就算添置,也只能一架兩架。
  霍達全程都幾乎待在石志光身旁。
  被盯著看了許久的石志光,被看得有幾分不自在:“你看什么?”
  霍達老老實實道:“看你怎么控制風車劍。”
  石志光哈地笑出聲來:“一看就能學會?掌劍使哪有那么容易!”
  霍達好奇地問:“掌劍使?就是專門來掌握風車劍的么?”
  石志光來的路上他駕駛風車劍花樣百出,過足了癮。最后在聽雷城外的急停,更是差點引發一場S動,回去的路上自然老實許多。只是控制風車劍全速飛行,并不需要多費神,石志光正有點無聊,聽到霍達的話,立即精神抖擻。
  他到底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看到一位大師這么眼巴巴地看著自己,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樣,虛榮心頓時得到極大的滿足。
  石志光精神抖擻地開始吹噓掌劍使的厲害和重要:“沒錯!掌劍使是風車劍最重要的位置,完全掌握風車劍的飛行。風車劍怎么飛,往哪飛,全都是掌劍使說了算。你想想,一劍上面多少人,生死全在你掌握之中,能不重要么?”
  霍達很捧場地點頭,帶著一絲驚詫:“很厲害啊!”
  石志光更來勁了:“你現在也體會過風車劍的速度,你覺得怎么樣?”
  霍達由衷道:“快如閃電,無以倫比!”
  “沒錯!”石志光連連道:“那你說這么快的速度,要完成變向,控制難度該多高。你要找到敵人的破綻,然后找到最合適的路線切入,這些都需要在電光火石間完成。這可沒騙你,真的是要在電光火石的瞬間,就要完成。要不然,你就飛過了。”
  霍達知道石志光這是實話,他本身就擅長飛行,裝備的【流光翼】更是以速度而著稱。他飛行的經驗很豐富,飛行的速度越快,控制的難度就越高。以風車劍的飛行速度,留給石志光的反應時間,真的是電光火石的瞬間。
  霍達感慨道:“那你一定修煉了很久吧!”
  石志光睜大眼睛道:“那是!可勁的練唄,還能有什么其他的辦法?好多時候,都感覺自己快死了。”
  霍達忍不住好奇地問:“掌劍使都修煉什么?”
  石志光的臉頓時憋得通紅,過了一會,才結結巴巴道:“刺繡。”
  霍達怎么也沒想到是刺繡,整個人呆立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