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553 幻影風潮

安丑丑對著鏡子,看著里面的身影,臉上露出得意之色。p這次他親自前來,不惜以身涉險,就是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和松間谷的聯盟,對新光城來說,是生死存亡的一步棋。新光城發展到現在,依然改變不了大而不強的局面。他們有著最多的人口,但是缺乏高手。他們有著最多的工匠,但是水平不高。
  一切一切,都是和新民本身有關。在以前的五行天,新民大多都是社會的中下層,他們雖然有著驚人的數目,但是缺乏積累。而世家在這方面恰恰相反,無論是財富,還是傳承,世家都有著極為深厚的積累。
  而松間谷就像一個巨大的寶藏!
  不管是塔炮,還是雪熔巖、風車劍,都讓安丑丑垂涎欲滴。
  尤其是雪熔巖,只要得到雪熔巖煉制之法,新光城就能夠發生脫胎換骨的巨變,他們最大的短板就能被彌補。
  只要松間谷答應和新光城聯盟,局勢就掌握在新光城手中。松間谷確實很強,但是他們人數實在太少。隨著時間的推移,艾輝他們就會發現,他們被人海淹沒。最終要么加入到新光城,成為新民的一部分,要么就會失去控制力。
  這是陽謀。
  因為新光城是艾輝唯一的選擇。
  和天心城聯盟?雙方的實力相差太大,大到天心城可以毫不費力吞下松間谷。安丑丑甚至相信,如果大師之光計劃成功,第一批大師出世,葉夫人的第一個目標一定不是新光城,而是松間谷。
  滅掉松間谷,雪熔巖成為其囊中之物,無論是束之高閣,還是為其所用,葉夫人都能安心睡覺。
  安丑丑知道的內幕更多,他知道大師之光才是葉夫人的根本。為了大師之光,她甚至把自己的兒子放進去。任何有可能威脅到大師之光計劃的東西,都是她的眼中釘肉中刺。
  而能夠創造出雪熔巖的艾輝,最好的歸宿就是埋在黃土。
  安丑丑研究過艾輝。無論在什么時候,艾輝都能認清局勢,他仿佛特別擅長在絕境中尋找生機,他從來不會有僥幸之心,也從來不會把希望放在別人身上。
  這是一個聰明而務實的年輕人。
  安丑丑推開窗戶,看到窗外正在降落的風車劍。
  他充滿自信都走出去。
  剛剛降落的風車劍,大家的目光都被魚背城吸引。說實話,魚背城又小又丑,但是任何一個人,此刻臉上都浮現尊敬之色。
  因為這座城池,是一位土修獨自完成。
  光這一點,就足以令人肅然起敬。
  文永民等消息人更是紛紛開始錄制,他們可沒有忘記自己的本職工作。難得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當然要好好錄制,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也不知道艾輝這次是折騰什么幺蛾子,竟然會主動邀請消息人。
  一些心思活泛的消息人,心中在思忖著,看有沒有機會申請進入松間谷參觀。
  松間谷在外界實在太神秘,據說連喬美祺都沒有進去過,被劃作禁地。
  有些人則在驚嘆松間谷的人才濟濟,又出了一個土修大師。松間谷就像一個風水寶地,不斷涌現一個個高手。
  “據說是以前松間城的幸存者。”
  “有的時候,真是不得不承認,世事奇妙。看看松間城那批幸存者,簡直就是天才聚集的一批人。”
  “是啊,艾輝、師雪漫、錢代、王小山,還有陸明秀,已經出了五位大師,上天實在太厚愛松間派了。”
  “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吧。”
  ……
  艾輝聽著不遠處大家的驚嘆,一時間,恍如隔世。現在大家眼中,他們儼然已經成為天才。在那時,誰能想到,胖子又懶又賴,天天要樓蘭監督才肯修煉。王小山除了能夠玩泥巴,別無所長,他自己還因為覺得無法幫助大家內疚了很長時間。
  鐵妞一直是那個光芒萬丈的鐵妞。
  而自己呢?當時窮得叮當響,去打理道場,在繡坊還欠著師娘一大筆錢,每天去懸金塔淬煉,賺一點錢就會開心很久,那個時候啊,還認識樓蘭沒多久呢,那個時候,師父師娘還在呢……
  思緒一下子被扯得很遠很遠,扯進昔日溫柔的陽光里。
  “老大,人都帶來了。”
  顧軒的話把他帶回現實,鮮紅的晶片后,眼眸中的淡淡的溫柔和感傷一閃而逝,恢復冷靜。
  喬美祺湊過來:“老弟,到底什么事情,搞出這么大的陣仗?”
  艾輝微笑道:“老哥待會便知。”
  恰在此時,安丑丑走過來,笑呵呵地朝喬美祺道:“喬城主!”
  喬美祺有些疑惑:“這位是?”
  艾輝替他介紹:“新光城,安丑丑。”
  喬美祺驟然色變,心中駭然,無數個念頭在他心中翻滾。饒是他久經商海,異常老練,此刻也大腦一片空白,竟然忘記和安丑丑打招呼。
  安丑丑呵呵一笑,也不生氣,心中微微得意。
  他微微昂首,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很快,安丑丑的身份被其他人得知,現場不時響起驚呼。人們驚疑不定地看著安丑丑和艾輝,心中在猜測今天會發生什么。
  文永民等消息人更是瘋狂地錄制,他們有一種預感,一個轟動的大消息要來了!
  距離魚背城數里之遙的松間谷,此時一片熱火朝天的場面。
  雷霆之劍的隊員,所有的小孩都被動員起來,在漫山遍野的小樓蘭指揮之下,拼命地干活。迷你小樓蘭們有的揮舞著小旗子,跑來跑去,不時高聲呼喊。
  “加油!大家加油!”
  有的一臉嚴肅,站在一條溝渠的盡頭,小手比劃,語氣認真。
  “這里這里,沒有對齊!”
  “深度不夠,還差一尺!”
  還有的在天空飄浮,不斷變幻沙字。
  “大家再加把勁,我們快要完成啦!”
  “大家辛苦啦!”
  集束白焰特有的白色光芒照亮何瞎子的臉,他面無表情,掌心的眼睛散發金光投射在堆積如山的材料上。在他的腳邊,剛剛鑄造好的部件,紅光還未褪去,散發著高溫熱氣。
  蘇清夜一邊埋頭干一邊悄聲問:“知道這是干嘛嗎?”
  花小云咬了咬嘴唇輕聲道:“不知道,竇夫子不肯說!難道你有什么消息?”
  諸多小孩之中,竇夫子最寵溺乖巧可愛的花小云,對男孩子則要嚴厲得多,稍有淘氣,肯定要被打板子。而花小云犯了錯誤,竇夫子哈哈一笑而過。
  周問悶聲道:“問那么多干嘛,讓你干嘛就干嘛。”
  蘇清夜知道周問的脾氣,也不生氣:“我看這苗頭,準是要出大事!小安子,你說?”
  魏安是艾輝帶回來的,算是艾輝的學生。但是魏安性格謹小慎微,和三小跟隨艾輝多年不同,艾輝沒有時間指導他,他有些局促:“我……我不知道。”
  “你不要欺負小安子!”花小云瞪了一眼蘇清夜,魏安的拘束不安,讓心地善良的花小云內心頗為同情。她接著琢磨著道:“敢來打我們的,只有天心城了。”
  蘇清夜摩拳擦掌:“天心城這是活膩了!”
  山谷中的小孩,已經逐漸習慣松間谷的強大。在他們的心目中,松間谷是世界上最強大最厲害最安全的地方。
  “大家休息一下,元力湯來啦!”
  樓蘭的聲音傳來,立即引來一片歡呼,所有的問題和疑惑立即被拋之腦后。
  沒有什么煩心事是一碗樓蘭元力湯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肯定是想再來一碗!
  何敏一連幾天的精神都有些恍惚,幻影里血肉橫飛的場面不時地在他面前浮現。不光是他,他同學更是不堪,已經有好幾位膽子小的學員幾天都沒來道場。連夫子的精氣神,這些天都有點萎靡。
  今天的天氣不錯,明媚的陽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今天的精神終于恢復一些,前些天的陽光,照在身上都是冷冰冰的。
  可惜,重云之槍不來這里招收隊員,否則的話,何敏一定會去參加。
  轉念一想,何敏又覺得自己異想天開了。現在想進重云之槍的人,不知道有多人,擠都要擠破頭,怎么也輪不到自己。
  路過幻影豆莢店鋪的時候,何敏停下腳步。
  他的零花錢少得可憐,但是鬼使神差地,他跑過去問老板:“老板,有重云之槍最近的幻影豆莢嗎?”
  “有一些大師對戰斗的分析,你要不要?”
  何敏一咬牙:“要!”
  買下之后,出奇地,何敏竟然沒有多少心痛的感覺。
  他很好奇,大師們對這場戰斗怎么分析。
  看了一眼時間,還早,他索性找到一個偏僻地方,慢慢欣賞。
  “這場戰斗,重云之槍的表現堪稱完美,有幾個地方很關鍵。第一個,就是王小山大師構筑的陣地。以前的戰斗,土修大師雖然也曾經發揮不小的作用,但是王小山大師和他們完全不同。根據我們得到的資料,王小山大師以前就擅長營造。而構筑戰場,這是土修發展的新發現。王小山大師的流沙漿在戰斗發揮出巨大的作用,有效遲滯了敵人的沖鋒。第二,師雪漫的發揮非常出色,在一對一面對邢山,她絲毫不落下風。而且在幾次關鍵的碰撞中,她都大大提升了己方士氣。但是這場戰斗最關鍵的地方,卻是塔炮之術和錢代的晉升。錢代晉升大師無疑是一件偶然事件,但是塔炮之術,卻無疑是對抗血修最強利器!”
  何敏連續翻了幾篇,都是在鼓吹塔炮之術,他有些失望。
  他不是火修,做不了塔炮手。
  他關掉幻影,朝道場方向小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