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554 入營

重云之槍的營地,一片繁忙的景象。p兩座巨大的鎮神峰,異常醒目。人在鎮神峰上,就像一個小螞蟻。大家正在熟悉鎮神峰,畢竟這么一個大家伙,想要用好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重云之槍和鎮神峰的磨合還算順利,畢竟師雪漫和桑芷君駐守過鎮神峰,對這里面的‘門’道很清楚。相比之下,兵人和天鋒則要糟糕得多,他們都沒有接觸過鎮神峰,不得不派人來重云之槍學習。
  有桑芷君帶隊,師雪漫也可以把時間空出來,修復自己的傷勢。
  體內的傷勢,是源自吸收太多蘊含雜質的水元力進入體內。這些雜質一旦進入體內,就會在體內沉積下來,非常難以排除。拖得時間越久,對身體的傷害越大,而且這種傷害是永久‘性’的傷害,無法恢復。不到拼命的時候,元修絕對不會這么干。
  師雪漫凝神靜氣,手持云染天,雙‘腿’錯開,目光仿佛黏在槍尖。
  時間悄然流逝,她的姿勢紋絲不動,猶如一座雕塑。
  漸漸,槍尖升起一縷細若發絲的灰‘色’霧氣。這縷霧氣非常奇特,在空中凝而不散。
  呼!
  師雪漫緩緩收槍。
  像這類的傷勢,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的好辦法。但師家畢竟是豪‘門’,收藏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師雪漫耳濡目染,知道的遠比一般人要多許多。
  她剛才用的就是一段殘篇無垢篇。她從小就翻遍家中的典籍樓,這對她的幫助極大。
  無垢篇只是一段殘篇,無頭無尾。像這類殘篇幾乎每家都有收藏,基本上都是修真時代流傳下來。有的是暗含‘精’妙之處,有的是讓人覺得有意思,有的是覺得元力可以借鑒。
  雖然各家都有收藏,但是卻很少有人專‘門’研究這些殘篇。一個是殘篇往往文字晦澀玄奧,很難懂。另一個原因是這些殘篇不成體系,七零八落。有些更是荒誕不經,令人覺得匪夷所思。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所得的收獲卻不多,各家自然不肯把‘精’力投入到這些殘篇之中。
  若不是師雪漫從小刻苦用功,學得扎實,只怕早就忘記。
  從文字上來看,無垢篇講的更像是煉體,但偏偏又和心神扯上,有些神乎其神。師雪漫也是抱著試一試的辦法,現在發現果然有用。
  她伸出手掌,皮膚似乎多了一層潤澤。
  體內的雜質排除不少,但是按照這個進度,她還需要大量的時間。偏偏現在她最缺的就是時間,重云之槍的事務繁雜,過不了多久,又會有一場惡戰,她此時哪有時間慢慢養傷?能夠保持傷勢不惡化,就已經不錯了。
  她的實力下降了大約一成。
  晉升大師之后,任何一點進步都是非常困難。
  她從房間里出來,很快發現隊員們湊在一起,不時響起起哄聲音。
  她走過去,沒有出聲,發現原來大家在看幻影豆莢,幻影里的場面讓她愣了一下。
  “哎,都沒有拍到我的臉,太虧了。一個名揚天下的機會,就這么溜走了。”
  “你還好,起碼有個背影,我呢,居然被樹給擋住了。”
  “胖師最后那一炮,真是厲害!”
  “可不是,要不是胖師最后關頭晉升,我們這次麻煩大了。”
  ……
  大伙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和外人看幻影的震撼不同,他們看這個幻影,沒什么震撼。大家都從戰斗的‘陰’影中掙脫出來,如今已經能夠比較坦然地面對那場慘烈的戰斗。
  桑芷君、姜維注意到師雪漫的到來,兩人走到師雪漫的身旁。
  師雪漫收回目光,有些不解地問:“從哪來的?”
  桑芷君笑道:“我們去最近的城市采購的時候,發現很多關于我們的幻影豆莢。這才發現,原來我們都成了熱‘門’話題,就全都買了一遍,還有很多呢。不過都是大師的分析,只有這個錄的是我們。”
  姜維不解道:“也不知道是誰錄的,我們居然沒有察覺有人潛伏。”
  師雪漫知道得更多:“是聽風部。”
  桑芷君愣了一下,脫口而出:“聽風部錄的幻影,怎么會出現在市面上?”
  是啊,聽風部錄的幻影,怎么會出流傳出去?按理說,著應該是嚴格保密的內容。
  胖子嘿然道:“難道他們想再送我們一座鎮神峰?”
  提起鎮神峰,大家都是‘精’神一震。接收鎮神峰之后,他們就完全撲在鎮神峰上,這才深刻體會到,鎮神峰的強大。
  姜維笑道:“你真當鎮神峰說有就有?這四座鎮神峰,估計都是天心城的老本了。要不是我們這次跟著天鋒兵人同行,功勞又實在太大。天心城想著千金買骨,這種好事哪會輪到我們頭上。”
  胖子嘿然:“管他呢,現在鎮神峰是咱們吞進肚子里的‘肉’,誰也別想搶走。”
  師雪漫臉上并無喜悅之‘色’,她問桑芷君:“其他的豆莢呢?”
  桑芷君連忙拿出一袋豆莢:“都在里面,還沒來得及看。”
  師雪漫捏碎一顆豆莢,幻影里大師滔滔不絕解釋,塔炮之術何等犀利,是抗擊血修的頭號利器。
  隨著師雪漫不斷捏碎豆莢,大家臉上的笑容消失。
  幾乎所以的幻影,都提到了“塔炮是抗擊血修的頭號利器”。
  再遲鈍的人,此刻也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就在此時,一名探哨匆匆而至,臉‘色’不是太好:“大人!前線失利,神之血大規模突進,我方戰部損失慘重,已經被打散的戰部有六個。”
  大家臉‘色’一變,再聯想到剛才的那句“塔炮是抗擊血修的頭號利器”,大家不由遍體生寒。
  胖子大怒,恨聲道:“天心城!肯定是天心城在搞鬼!”
  桑芷君擔憂地看著師雪漫:“現在怎么辦?”
  “繼續熟悉鎮神峰,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師雪漫很鎮定,目光掃過眾人:“輸了我們也死了,管不了那么多。我們只管戰斗,這些事情,‘交’給艾輝,他會處理好。”
  她又補充了一句:“沒有人會比他處理得更好。”
  大家的臉‘色’放緩。
  胖子連連點頭:“沒錯沒錯,放心,以我對阿輝的了解,比心黑他不輸任何人。”
  師雪漫想了想,對桑芷君吩咐道:“讓楊師帶著這些幻影豆莢和這份情報,以最快的速度,去一趟松間谷,‘交’給艾輝。”
  桑芷君連忙轉身跑去找楊笑東。
  師雪漫轉過臉:“胖子,塔炮改良得怎么樣?”
  胖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已經有大致的雛形,老李正在煉制,應該差不多了。”
  老李是他們找來的工匠,水平不錯。
  大家頓時來了興趣:“去看看。”
  胖子現在儼然是塔炮專家,不過作為有史以來第一位塔炮大師,他的確有這個資格。任何一個人,包括艾輝在內,都很難說自己在對塔炮的理解方面超過胖子。
  老李長得像個黑炭頭,看到師雪漫等人,頓時有些拘謹。
  胖子嚷了一嗓子:“老李,東西完成了沒?”
  老李連忙道:“已經完成了,正準備去找大人您呢。”
  胖子大手一揮:“快拿來我看看。”
  老李哎了一聲,抱著一個比他人還要高的箱子出來:“大人,您看看。”
  胖子二話不說,便打開箱子,其他人紛紛圍上去。
  聽說胖子的新炮出爐了,許多在看幻影的隊員,都丟下幻影跑過來,連祖琰也聞訊而來。大家都很好奇,胖子會把塔炮改良成什么模樣。要知道,胖子之前還自己鼓搗出來一個單人塔炮。
  單人塔炮出來的時候誰也沒在意,都覺得是胖子游戲之作,沒想到胖子竟然用它干掉了一位神通血修。
  說胖子是烈‘花’血部的最大苦主一點都沒錯,直接死在他手上的神通血修就兩位,而最后一炮,更是一錘定音的關鍵一炮。
  胖子從箱子里面取出一個個奇形怪狀的部件,埋頭開始組裝。雖然第一次組裝,但是胖子沒有一點生疏的地方,動作非常嫻熟,就好像練習過很多次。
  師雪漫不由感慨,每一位大師都有自己最擅長的一面。胖子這么懶憊之人,卻對塔炮有著異乎尋常的熱情。她還記得當年在松間城的時候,樓蘭監督胖子修煉的場面。誰能夠想到,胖子有一天會成為一位塔炮大師呢?
  胖子臉上此刻只有專注,圓滾滾的手指異常的靈巧。
  在他手中,一座全新的塔炮,呈現在大家眼前。
  塔炮的體積大幅度增加,支架的結構變得更加簡單,火池的位置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體積也變大許多。最吸引人注目的,是那根粗壯的紅‘色’炮管。比起以前的炮管,如今的炮管,直徑要粗壯三倍有余,長度卻增加了接近一倍。加上通體是極為鮮‘艷’純正的紅‘色’,它就像巨大的攻城椎。在炮管的尾部,多了兩側類似小翅膀的結構,由黑‘色’的金屬層層疊疊而成。
  “這‘門’新塔炮,我給它起名叫做蜂巢重炮!”
  胖子臉上滿滿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