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56 陽謀

魚背城的消息人都覺得很奇怪,他們來這里好幾天了,見到了安丑丑,所有人都預感,會有一個勁爆的大消息。八一中文網W≈W≠W=.=8=1≥Z≠W≥.≈C≤O≥M≈但是到目前為止,竟然什么消息都沒有公布,真是讓人看不懂。
  文永民猜測艾輝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
  所以他并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待在院子里喝茶聊天等待艾輝宣布,而是四下采訪。他對松間派充滿了好奇,嘗試著搜集和松間派有關的任何信息,但是收獲寥寥。松間派流傳在外面的信息非常之少,他們和外界幾乎沒有溝通,也從來不向外面布任何消息。
  因此在世人眼中,松間谷異常神秘。
  如今雖然是在魚背城,不是松間谷,但是能夠如此近距離地觀察松間派,觀察雷霆之劍,觀察艾輝,這樣的機會是非常難得的。
  他深知魚背城上下,對他沒有半點信任,任何出格或者不好的話題,都有可能引起對方的警惕和反感。因此不論有什么行動,他都會事先征求艾輝的同意。
  不知道出于什么考慮,艾輝同意他可以采訪雷霆之劍的隊員,但是前提是不能打擾隊員們的日常修煉。對于他本人的采訪,艾輝很干脆地拒絕了,他看上去很忙碌,經常不出現在魚背城,行跡異常神秘。
  能夠采訪雷霆之劍,文永民也非常興奮。比起松間谷的另外一支戰部重云之槍,雷霆之劍現在還沒有什么名氣,外界普遍不看好。但是文永民卻對雷霆之劍充滿了期待,他堅信艾輝親手打造的戰部,一定不同凡響。
  有艾輝的同意,雷霆之劍的隊員們,對采訪頗為配合。都是年輕人,誰不希望自己能夠在世人面前露臉呢?
  無論是艾輝,還是文永民,包括雷霆之劍隊員,大概都想不到,這些資料會一直流傳下去。這些資料將成為后人研究艾輝,研究松間派,研究雷霆之劍的最重要史實資料。
  文永民的名字,也因此而被世人而銘記。
  此刻文永民還不知道他所記錄的內容,會給后世之人帶來多大的震撼。得益于他的記錄,那段被迷霧籠罩的歲月才得以呈現在后人的面前:當年王者還未覺醒之時,樓蘭穿著廚師圍裙,傳奇戰部初具雛形是根幼苗,那些戰功赫赫,威震天下的名字,此刻還是稚嫩害羞的少年郎。
  文永民擅長人際交往,很快就和這些純真的少年們打成一片。
  雷霆之劍給他帶來耳目一新的感受。
  在這里沒有外面的等級森嚴,沒有勾心斗角,所有人都在拼命地揮灑汗水,日常的修煉是一個非常恐怖的量級。
  在流傳后世的筆記之中,有幾頁雷霆之劍的日常修煉內容,讓后世的戰部為之震驚,與之相比,他們的修煉實在相形見絀。
  還有許多的細節,比如掌劍使修煉刺繡。在后世,刺繡已經成為掌劍使的必修內容,因此掌劍使往往被大家戲稱為“繡男”。
  后世最津津樂道的,莫過于筆記每天的內容上,都有對樓蘭元力湯的盛贊。這樣的盛贊甚至直接反映到元力湯的供應次數,供應了三頓元力湯,就絕對不會只稱贊兩次。
  但是給文永民印象最深的,卻是這個小小的戰部,所展露出來的團結和上進。他們充滿生機,和外面就像兩個世界。
  這是一群不一樣的人。
  可惜,沒有能夠見到重云之槍。
  和往常一樣,雷霆之劍隊員們一修煉完,文永民就屁顛屁顛地湊過去。他有些奇怪,今天的修煉似乎比平時要長不少。他和隊員們混熟了,打著招呼,還會嘲笑了幾句那些累得半死的隊員。奇怪的時候,大家心不在焉地回應他,如果在平時,大家會哄然大笑助陣。
  文永民敏銳地察覺到氣氛開始變得緊張。
  時機快到了嗎?
  就在此時,忽然一道身影降落,所有的隊員都忍不住站了起來。注意到這個細節的文永民心中一動,等他看清來人,心神一顫。
  楊笑東!
  對松間派的一切消息都很好奇,這也使得文永民能夠認出來任何一位重要的松間派骨干。楊笑東,曾經聽雷城供奉的大師,叛變了聽雷城,但是在戰斗中被艾輝等人擊敗,最終和竇先生都淪為俘虜。隨后加入重云之槍,成為重云之槍的重要人物,在師雪漫麾下表現出色。
  楊笑東是從前線回來的!
  果然,沒一會,行跡神秘的艾輝就出現在魚背城。
  大約兩個時辰之后,楊笑東匆匆離去。
  魚背城很小,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楊笑東抵達和離去,氣氛陡然凝重起來。
  無論是消息人,還是那些跟著來的各路買家,此刻都明白,答案揭曉的時候快到了。
  “喬城主,大人有請。”
  第一個被點名到,喬美祺有些意外。雖然這些天,他心中暗自著急,怎么看這次的艾輝都有大動作。現在的聽雷城,幾乎近六成的利潤,都來自雪熔巖。這樁生意若是出了什么變故,他要遭受巨大的損失。偏偏在這件事上,他沒有半點話語權。
  當年的松間谷,還需要擔心雪熔巖的銷售渠道問題,現在雪熔巖的行情這么火熱,松間谷隨便閉著眼睛賣都可以。現在他唯一慶幸的是,雙方的合作很愉快,艾輝也是一個念舊情的人。不過他是生意人,知道倘若雙方沒有共同的利益,交情也會不知不覺變淡。
  他不知道艾輝的布置,心中更沒底。
  當喬美祺走進艾輝的會客廳,艾輝正在看掛在墻上的地圖。當看清楚地圖,喬美祺心中一凜,那是一張前線的地圖。地圖上最醒目的位置,赫然是重云之槍現在駐守的地方。
  喬美祺忍不住問:“老弟這是準備上前線?”
  艾輝的目光從地圖上挪開,轉過身子,朝喬美祺點頭:“是的,很快我們就要上前線了。”
  得到艾輝肯定的回答,喬美祺心中一顫。雖然艾輝臉上纏著繃帶,眼睛亦被晶片遮擋,但是喬美祺依然能夠感受到艾輝的堅決。
  忽然間,他有些口干舌燥:“那松間谷怎么辦?誰來防守?”
  艾輝平靜道:“已經有了安排。”
  太平靜了!
  平靜得讓喬美祺覺得有些慌張,他經歷過這種艱難的談判,經驗豐富,但是此刻那些經驗對他毫無幫助。艾輝平靜得就像一把無聲卻鋒芒畢露的劍,這意味著他已經做出決斷,并且有碾壓一切的決心。
  這才是喬美祺最恐懼的,他是個生意人。
  他緊張得連自己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沒有察覺:“老弟你可別亂來啊,你現在也是有家底的人了,做決定可一定要慎重啊。”
  艾輝拎起茶壺,一邊給喬美祺面前的茶盞倒上一邊道:“今天喊老哥來,就是談以后的合作,不管老哥選擇哪種方式,都不會影響我們的交情。”
  喬美祺到底是久經風浪,他很快強自鎮定下來:“老弟你說。”
  艾輝平靜道:“我很快就會帶著雷霆之劍上戰場,然而我和天心城的關系,也會徹底決裂。我希望老哥能夠來幫我,但是我也很清楚,這其中的風險。所以老哥有所顧慮,我也能夠理解。”
  和天心城徹底決裂!
  這句話就驚得剛剛強自鎮定的喬美祺差點跳了起來,雙方的關系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嗎?他定了定神:“如果沒辦法,那雪熔巖的生意就沒辦法做下去?”
  艾輝坦然道:“是的,雪熔巖會有其他用處。”
  喬美祺很欣賞艾輝的坦率,不繞彎子。他此刻完全平靜下來,接著問:“如果我幫忙,我能做什么?我又能得到什么?”
  艾輝顯然對這個問題早有思考,他接著道:“我想老哥負責我們的后勤。這場戰爭不是短時間能夠結束的,我們和天心城的關系會迅惡化,想要從天心城得到補給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希望老哥的商會,能夠負責我們的后勤供應。而我們的戰利品,也將會交給老哥販賣。除此之外,老哥依然是唯一的雪熔巖對外售賣的渠道。”
  喬美祺怦然心動:“就是獨家戰部隨行商隊?”
  艾輝點頭:“沒錯。”
  喬美祺心動了,他當然知道這其中的風險巨大。從目前來看,天心城的實力無疑是最強的,得罪了天心城,那日子肯定不好過。但是艾輝給出的利益巨大,雪熔巖獨家販賣無疑是一座金礦,戰部隨行商隊的利潤同樣讓他心動。
  戰利品的收購價往往只有它的販賣價十分之一,這其中的利潤何等巨大!
  當然風險也巨大,生命危險、運輸危險等等,很容易遭到敵人的襲擊。
  如果是別人,喬美祺會很干脆地拒絕,但是艾輝提出的,他忍不住猶豫了。他相信艾輝的戰斗力,這家伙簡直就像是為了戰斗而生。
  更何況還有一個剛剛創下奇跡的重云之槍。
  他在心中權衡利弊,他知道,一旦他答應下來,就相當于加入松間派。無論是天心城,還是他關系密切的宮府,都無法容忍。
  他有些艱難道:“我需要想一想。”
  艾輝理解道:“這么重要的事情,要好好想清楚,只能委屈老哥在魚背城待幾天,等我把剩下的事情做完。”
  喬美祺神色復雜地離開。
  艾輝的語氣始終平靜,但是揮灑間從容鎮定,展露的氣勢和以前判若兩人。
  喬美祺意識到,他可能需要重新認識艾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