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58 炮臺改良

他被耍了,安丑丑覺得自己真的像個小丑。p對于這個結果,冷靜下來,他發現自己怨不得別人。p他低估了艾輝。p艾輝比他預料的更有野心,比他預料的更有氣魄,格局更大。
  安丑丑在心中感慨,初生牛犢不怕虎啊,但是難道以為,這件事情就這么容易?區區一個雪熔巖,就能夠撬動這么多的力量?讓大家都聽其號令?
  沒有那么容易。
  現在這些戰部,大部分都是聽從長老會的號令,前往前線。他們是被天新城豐厚的獎勵所打動,如果選擇加入艾輝的陣營,那就意味著和天心城決裂。當面臨和天心城決裂的風險,又有多少人愿意呢?
  艾輝又憑什么覺得他能夠控制局面?能夠讓大家聽他的?
  很多事情,不是光靠野心就行。
  安丑丑很好奇艾輝接下來會怎么做,從以前艾輝的經歷來看,這絕對不是一個無腦的少年。相反他的行事,有著超乎年齡的成熟。
  低估了一次,就已經夠蠢了,低估第二次,那就不只是蠢了。
  安丑丑很快調整心態,對艾輝道:“艾兄真是好氣魄。”
  艾輝臉上的繃帶動了動,感覺是臉頰抽動笑了笑:“不是有氣魄,是被逼到這地步,總不能坐以待斃。”
  安丑丑心中不以為然,覺得艾輝這是場面話,但他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話題一轉:“松間谷怎么辦?艾兄能放下心來?”
  他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也是,檸檬營地血牌未干,短期內應該沒有人敢來打主意。”
  艾輝不置可否,道:“過兩天丑兄就知道了。”
  安丑丑聞言,哈地笑道:“那愚兄就再厚著臉皮叨擾兩天。”
  人都走得差不多,為了能夠讓消息盡快送到,艾輝再次讓風車劍載著文永民等人飛到聽雷城。各路的買家也順道一起,這次的消息給他們帶來極大的震撼。
  風車劍返回,顧軒的臉色不是很好,艾輝見狀問道:“怎么這個表情?路上出狀況了?”
  一旁的石志光插嘴道:“那些人太可惡了,在劍上一直在說老大你的壞話,氣死我們了,喊了誰要是再管不住嘴就把誰丟下去,這群人才閉嘴。”
  艾輝饒有興趣:“他們說我什么壞話了?”
  石志光人老實,老大一問,馬上老老實實地說出:“他們說老大你癡心妄想,不自量力,以為自己真的是個人物,大家沒有雪熔巖,就活不下去嗎?”
  艾輝哈哈笑了一聲,拍了拍顧軒和石志光的肩膀:“都去休息吧。”
  長途飛行,兩人也有些疲倦,他們知道后面的事情還多,回去休息。
  喬美祺過來找艾輝。
  艾輝被喬美祺的模樣嚇一跳:“老哥你這是怎么了?”
  喬美祺的眼睛通紅,就像兔子一般,頭發凌亂,整個人看上去就像幾天沒睡覺。喬美祺哀怨道:“還不是你,弄出這么大的動靜。唉,為什么要站隊呢?你要補給,我給你做好補給就行了嘛,非要站隊這不是為難人嘛。”
  艾輝笑了笑,沒有說話。
  喬美祺一咬牙:“我想了這么幾天,還是覺得,跟著你混比較有前途。反正在天心城眼里,我也是屬于宮府一派。葉氏得勢,那我肯定也是要被清算。既然如此,那就跟著老弟搏一把。大不了,人死卵朝天!”
  一番話說完,喬美祺如釋重負,心一下子就平靜下來。
  艾輝看了喬美祺一眼:“老哥就這么看好我們?”
  “不看好。”喬美祺搖頭,他的語氣一轉:“但是我看好你。你天生就是一個攪屎棍。局面越亂,你越能夠發揮作用。估計你自己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當時我還有一點奇怪,你為啥待在松間谷這樣偏僻的地方。現在你要上前線了,這才正常嘛。現在的局面這么亂,葉氏能解決嗎?我覺得不能。”
  艾輝大為驚訝:“難道老哥覺得我能解決?”
  “不能。”喬美祺很干脆道:“你還沒這個本事。但是要是說誰能活下來,那我對你還是很信心的。再說了,有雪熔巖這張王牌在手,不管你以后投靠誰,誰都不會拒絕。大不了跟著你投降。有退路,能活下來,有賺大錢的機會,那有點風險,就不算什么事。”
  艾輝對喬美祺的思路大為驚嘆,果然不愧是豪商!
  他朝喬美祺伸出手:“歡迎加入!”
  他選定喬美祺也是有經過深思熟慮,雙方合作的時間比較長,彼此之間有足夠的信任度。換人來做,很難讓人放心,也很難有喬美祺的水平。
  喬美祺很痛快地和艾輝擊掌,他接著垮著臉,唉聲嘆氣:“為什么我的大師,最后總變成你碗里的肉?霍達跟我說,他想做掌劍使,讓我跟你求個情。”
  “他想做掌劍使?”艾輝有點意外,但是很快點頭:“行,讓他先跟石志光修煉一段時間,他是大師,上手肯定很快。”
  能夠成為大師的元修,絕對是智力出類拔萃。光靠勤奮,是不可能成為大師。而且大師對元力有著深刻的理解,無論學習什么,都能很快洞察本質。
  艾輝也沒想到,霍達竟然會想成為掌劍使。沒想到掌劍使,竟然對大師都有吸引力。
  他馬上意識到這是一個全新的機會。
  如今的風車劍,石志光擔任掌劍使,就能很好勝任。石志光的年紀輕,比霍達更有潛力,但是霍達身為大師,當下正是最巔峰的狀態。很快霍達就會掌握掌劍使的訣竅,但是普通的風車劍,并不足以發揮出一位大師掌劍使的威力。
  處在巔峰期的霍達,能夠承受更快的速度,更急速的變向,更可怕的沖擊,能夠完成更細膩精準的控制。
  或許給霍達煉制一把單人風車劍?
  艾輝的腦海浮現,一把大劍籠罩在厚厚的劍芒之中,倏地消失在空中,下一刻便在敵人的陣中犁出一道血路。
  唯快不破!
  只要足夠快,就能夠帶來恐怖的殺傷。
  掌劍使是艾輝剛剛折騰出來的新職業,大師掌劍使更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內容。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認真的思索,但是艾輝卻覺得這個靈感很值得豐富。
  喬美祺的加入,對整個松間派來說,都是有著極大的裨益。
  松間派基本上都是戰斗元修,讓他們去做生意,那肯定是一團糟。
  擺脫對天心城物資的依賴,是艾輝計劃的第一步,也是極為重要的一步。有雪熔巖,艾輝并不擔心錢的問題。但是不管是把雪熔巖賣出去,還是采購大量的物資,都需要有能力的人去完成。
  加入塔炮聯盟,要承擔很大的風險,與天心城交惡,但是購買雪熔巖,卻沒什么風險。天心城的控制力,還不足以對其他人購買雪熔巖評頭論足。
  現在剩下的最后一個問題,就是松間谷。
  樓蘭跑過來,大聲道:“艾輝,谷內已經布置完成!”
  艾輝心神一震。
  楊笑東回到重云之槍,把艾輝叮囑的話轉述了一遍,師雪漫聽完之后,沒有說什么。
  今天一大早,師雪漫就派人,去附近的城市,買來幻影豆莢。
  營帳內,師雪漫、胖子姜維等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幻影。
  胖子一邊看一邊拍大腿:“哎呦,阿輝這一手漂亮啊,你們看安丑丑的臉色,哈哈哈!”
  其他人滿臉震撼,突如其來的消息,他們要消化。
  他們當然知道艾輝的表態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他們將從此徹底和天心城決裂,意味著他們開始組建自己的勢力。以前的松間谷太小,他們的人數太少,甚至很難稱之為一個勢力。
  大家被艾輝的大膽和決心給震驚。
  幻影一直放完,營帳內都是一片沉默。
  師雪漫環顧四周,平靜道:“都說說吧。”
  胖子毫不猶豫:“我支持!什么事情都要受老妖婆的氣,實在沒勁得很。而且他們擺明想搶咱們的雪熔巖,這可是下金蛋的老母雞,打死都不能給他們。”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胖子的話說到他們心里去。
  葉夫人和天心城,在前線將士心中的威望并不高,大家受限于“長老會”的大義,但是心中對葉夫人缺乏尊敬。越是和血修戰斗多的戰部,這方面會越明顯。看著身邊的戰友不斷倒下,前線血肉橫飛,而后方葉夫人卻無所作為,大家心中哪里有尊敬?
  姜維沉聲道:“我也贊成。但是我們需要討論,有可能發生的變故。比如我們和兵人天鋒的關系,會不會因此發生變故。在我們最初的計劃里,四座鎮神峰的配合,才堪堪能組建一道防線。如果我們和他們關系疏遠,那我們要不要準備后續計劃?”
  桑芷君問:“我們的補給問題如何解決?畢竟我們這是擺明了自己組建一個大勢力。”
  “如果沒有人參加我們塔炮聯盟怎么辦?”
  “松間谷怎么辦?誰來保護?”
  大家七嘴八舌,一時之間,氣氛熱烈。
  艾輝的大膽把所有人都嚇一跳,但是驚嚇之后,大家更多的是興奮。大家都是年輕人,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當然不愿意窩在偏僻的山谷之中,每個人都期待能夠做出一番事業。
  更何況,他們和血修之間的仇恨,根本無法化解。
  天心城那一套,和他們格格不入,他們打心眼里反感和厭惡。現在終于要拓展自己的勢力,要從幕后走向前臺,大家更充滿憧憬和期待。
  誰都知道這條路坎坷崎嶇,沿途危機四伏,但這絲毫不能阻擋他們的熱情。
  那些看不見的束縛,讓他們都覺得很難受,早就希望擺脫。
  至于危險,大家都沒放在眼里。戰斗在前線的戰部,哪一天不危險?再大的危險和什么糟糕的后果,也沒法和戰場的危險和慘烈相提并論。
  師雪漫道:“這些問題,等艾輝來了再說,我也太清楚他的具體安排。但是松間谷的問題,大家放心,艾輝已經有計劃,會給大家一個驚喜。”
  驚喜?
  大家對視一眼,更加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