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562 天心城的對策

得到扎營的命令,神狼戰部的將士們松了一口氣。連續的勝利固然可喜,但是他們也感覺非常疲憊,需要喘息片刻。p神狼戰部的將領和銀霜血部的將領,都被召集到部首營帳議事。
  神狼戰部的部首是赫連天曉,他大約三十上下,眼眶深陷,鷹鼻如鉤,褐色的眼瞳冰冷銳利得仿佛能直刺入人的心臟。連續的勝利,并沒有讓他心情有絲毫變好。
  葉白衣此次出征,其麾下的四大神部、八大血部傾巢而出。葉白衣昏迷未醒,諸將討論之后,最終決定,神靈戰部統率黎明血部和黃昏血部,駐守后方營地,其他戰部分作三路,齊頭并進。
  神虎戰部統率明光血部、咆哮血部,分為一路。
  神狼戰部統率銀霜血部,分為一路。
  神妖戰部統率生血部、滅血部,分為一路。
  烈花血部的覆滅,讓神狼上下蒙受奇恥大辱,也因此承受巨大的壓力。神國歷史上首支成建制覆滅的戰部,已經把他們釘在恥辱柱上。
  想要洗刷這個恥辱,他們必須獲得更大更耀眼的功績,因此神狼的求勝**在三支大軍之中最強烈。
  赫連天曉冷聲問:“人到齊了?”
  副手清點人數之后,稟報:“都到齊了。”
  赫連天曉揮揮手:“先看一段幻影。”
  營帳的光線暗淡,一個全身纏滿繃帶還戴著紅色晶片的人出現在大家的眼前,立即引起大家的興趣。
  “……所以我在這宣布兩件事。第一件事,雷霆之劍即將加入戰場,與重云之槍并肩作戰。第二件事。為了能夠更好抗擊血修,尋找志同道合的伙伴,我們決定開放塔炮和雪熔巖。我們即將組建一個全新的塔炮聯盟,我們將對聯盟內的伙伴,免費提供雪熔巖,以及共享我們在塔炮方面的研究。我們的要求很簡單,第一,必須是長期戰斗在前線的戰部,我們認為前線的戰部比后方的戰部更需要雪熔巖。第二,需要接受我們的考核,具備足夠的戰術素養和頑強的斗志……”
  聽到“塔炮”兩個字,所有人臉色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幻影的時間不長,很快就全都放完,營帳之內響起大家的議論聲。
  “這人是誰?聽上去口氣不小。”
  “我知道他,艾輝,塔炮好像就是他發明的。”
  “那可要小心啊。”
  “第一位雷霆大師,對我們的威脅挺大。雷霆正好克制我們啊。”
  赫連天曉任由大家討論,他算不上獨斷專行的老大。雖然心中急躁,立功心切,但是看到“塔炮”后他就變得小心慎重。
  不光是他,將士們在討論的時候,大家的神情都很凝重。
  最近的戰斗算得上順利,但是塔炮這種全新的武器,還是給他們增添了不少的傷亡。尤其前些天碰到的一個名叫藍旗的戰部,正是利用塔炮,讓銀霜血部付出不小的代價。
  直到他們繳獲了記載重云之槍和烈花血部戰斗全過程的幻影豆莢,才開始對塔炮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是從那之后,他們開始專門針對塔炮制定策略,情況才有所好轉。
  他們遭遇的戰部,在塔炮上的使用上,遠遠比不上重云之槍。被針對之后,立即變得不堪一擊,就連之前讓他們覺得麻煩的藍旗戰部,也被他們重創。
  但是看到艾輝的聲明,他們不敢有絲毫輕視。
  重云之槍的塔炮水平,是當下的最高水平。他們仔細分析烈花血部覆滅之戰,塔炮的威力讓他們感到震驚,換任何一個血部,都不敢說有把握獲勝。
  等大家討論得差不多,赫連天曉開口道:“好了。”
  營帳驟然安靜下來。
  他的目光緩緩掃過眾人,各人心中不約而同一凜。赫連天曉眼睛瞇起來,淡淡道:“都說說吧,什么一個章程?”
  其中一人站出來,道:“如果真的組建了塔炮聯盟,那對我們的威脅很大。重云之槍的塔炮,殺傷力比藍旗戰部這樣的野路子要厲害得多。【】”
  一位清脆的女子聲音響起:“屬下覺得我們完全不需要擔心。首先,我們已經找到塔炮之術的破綻和弱點,實戰也證明了我們的策略是正確的。其次,塔炮聯盟的構想看似不錯,但是有許多實際的問題,比如雪熔巖的供應。松間派如何供應數量如此之大的雪熔巖?再次,元修的戰部,除了重云之槍、天鋒兵人之外,都不過是烏合之眾。艾輝想要把一群烏合之眾捏合成形,豈是易事?”
  女子一頭短發,面容姣好,氣質清冷,一身甲胄把她修長、凹凸有致的身材襯托得淋漓盡致。
  宋小歉,銀霜戰部部首,能夠獨自統轄一部,她的能力自然不在話下。
  赫連天曉微微頷首,眼中流露一絲欣賞之色,他沉聲道:“我先給大伙交個底,我們必須擊敗、俘虜艾輝、師雪漫等人。烈花血部的恥辱,我們要加倍的還回來,這是我們必須完成的任務!沒有任何余地!”
  他的語氣轉緩,對宋小歉道:“你繼續說。”
  宋小歉目光閃過一絲精芒,她接著道:“屬下有一個想法,我們為何不趕羊?”
  “趕羊?”
  宋小歉手指攏了攏額頭前的劉海,笑道:“沒錯,大人您看,這些所謂戰部,不就是一群羊嗎?一群烏合之眾,打敗他們再多,對我們也無用處。我們不如驅趕他們,讓他們往重云之槍、天鋒、兵人三處匯集。再多的烏合之眾,還是烏合之眾,他們會成為師雪漫他們的包袱,想甩也甩不掉的包袱。且人多心雜,內斗紛亂,哪怕他們懾于師雪漫的威望,只要稍有外力壓迫,他們就會原形畢露,徹底崩潰。屆時,師雪漫他們精心打造的防線,又能有什么用呢?”
  赫連天曉立即意識到其中的妙處,眼前一亮:“好主意!”
  他當機立斷:“我馬上寫信,送到另外兩神部!”
  新光城。
  安丑丑凝視著遠處的千風萬音塔,有些出神。這次松間谷之行,給他帶來極大的沖擊和震撼,甚至強烈的挫敗感。很多人被他外表的和氣所迷惑,殊不知他內心極其驕傲。
  在他的眼中,新光城唯一的敵人,只有天心城。
  現在他才知道自己坐井觀天,何等可笑。
  此行所聞所見,無不讓他震撼非凡,哪怕回到新光城,他還久久難以從這種情緒中掙脫。他很茫然,新光城有什么能夠與松間谷并肩抗衡?
  沒有焦距的目光,最終落在遠處的千風萬音塔,他無奈地發現,唯一的機會,仿佛只有尉遲長老。
  如果尉遲長老能夠晉升宗師,所有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新光城也有了能夠和天心城叫板的實力。
  可是,晉升宗師……
  就連最樂觀的人,都明白這希望是何等的渺茫。
  銅鬼魚今兩人聯袂過來,銅鬼甕聲問:“城主,真的要這么做么?”
  安丑丑回過神來,看到兩人,目光恢復清明;“沒錯,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風車劍犀利無雙,但是適用范圍是在太小,劍修才能馭使,注定無法大規模使用。塔炮之術卻不同,火修數量遠比劍修要多得多,積淀也要深厚得多,前景更廣闊。所以我更看好塔炮。我們新民之中,火修數量不少,這也是我們的優勢。”
  魚今忽然開口問:“如此一來,豈不是處處受制于艾輝?”
  安丑丑露出苦笑之色:“在尉遲長老出關之前,我們處于弱勢的態勢是很難改變。”
  銅鬼魚今兩人沉默無言,因為他們知道安丑丑說的是實話。可是,晉升宗師的希望,只有萬分之一。新光城上下,對這一點都非常悲觀。
  安丑丑語氣一轉,接著道:“但是和松間谷聯盟,對我們來說,并非壞事。名義上,加入塔炮聯盟,看上去我們更弱勢。但是聯盟內的話語權多少,還是和戰部實力有關。只要我們能夠掌握塔炮之術,就能夠迅速建立足夠多的塔炮戰部。人數少,是松間派最大的弱點,在很長的時間內,他們的這個弱點都難以彌補。像重云之槍上次招募,那么多火修任他們挑選的場面,再也不會出現。而對于我們來說,這完全不是問題。反而我們的元修平均實力較弱的缺點,會因為塔炮之術而減弱。”
  銅鬼和魚今兩人微微點頭,塔炮之術最厲害的不是塔炮大師威力強大,而是對元修的要求比較低。這意味著塔炮之術更容易普及。
  安丑丑的語氣變得嚴肅:“你們今天就出發,前往前線,加入塔炮聯盟。你們要記住,在初期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掌握塔炮之術,其他的都不重要。不要和艾輝搶指揮權,我們只要壯大,說話自然就有分量。而且到時候人多了,艾輝還想獨霸雪熔巖煉制之術,也沒那么容易。”
  銅鬼魚今齊聲應道:“是!”
  兩人對安丑丑的智慧非常信服,新光城就是在安丑丑手上,才有如此氣象。他們之前還擔心安丑丑回來之后一蹶不振,現在看他重新振作起來,心中也不由為他高興。
  一位侍衛上前稟報:“城主,都布置好了,人都到齊了。”
  安丑丑對兩人正色道:“我就不給你們送行了。此行艱險,前方危機四伏,若非這是唯一破局之法,我也不會輕易讓你們上去。不管怎么,活著回來。后方的事情,都交給我。”
  說罷,他朝兩人一禮,轉身昂首挺胸離開。
  銅鬼魚今兩人目送安丑丑的背影。
  魚今忽然道:“沒想到,艾輝竟然這么厲害。”
  銅鬼感慨道:“是啊,當年他雖有些小名氣,但是無足輕重。如今卻成為撬動天下的風云人物,我等也隨他而動,難以幸免。”
  魚今看著安丑丑的背影:“丑丑的斗志很高。”
  銅鬼若有所思道:“大概是遇到對手了?”
  遠處,安丑丑面對各家消息村的消息人,中氣十足,沉緩有力:“新光城和松間谷是最親密的盟友,松間谷的所言所行,是我們新光城的榜樣。我宣布,新光城加入塔炮聯盟,我們將派出最強大的兩只戰部,踏上前線,加入塔炮聯盟。我們也在這里呼吁,更多有實力的戰部,加入塔炮聯盟……”。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