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564 安丑丑的改變

宮府。p宮佩瑤看到前來辭行的火山尊者,大吃一驚:“尊者這是?”p火山尊者正色道:“老夫是前來告辭的。”p宮佩瑤眼眶立即紅了:“是佩瑤哪里怠慢了尊者嗎?尊者為何辭別?”
  聽雷城她能夠活下來,正是火山尊者拼死搏殺,此時聽聞火山尊者要離開,心中極為難過。
  火山尊者搖頭道:“老家主當年之恩,老夫也已經報答。你這小丫頭身邊,也有韓笠,老夫也可以放心下來。老夫想去前線看看,當年的傷勢,多虧了艾輝的粥。也想見識見識,塔炮到底是什么樣。”
  宮佩瑤聲音哽咽:“前線那么危險……”
  火山尊者哈哈大笑:“老夫半截身子入土了,有什么危險不危險的?要不是實在不喜歡血修,老夫說不得早就去體驗一把。”
  宮佩瑤還想開口挽留,火山尊者打斷她:“我意已決,小丫頭不要勸了。臨走之前,有句話轉達給你父親。”
  宮佩瑤強忍眼淚:“尊者請說,佩瑤一定傳到。”
  火山尊者深深看了一眼宮佩瑤,小丫頭為人挺好,他其實也頗為喜歡,要不然也不會在宮府呆這么長時間。
  只可惜,宮府的習氣、大公子的為人,他頗為不喜,如果是小丫頭當家,他說不定還會多呆幾年。
  但是這些話,沒必要和小丫頭說,他淡淡道:“你爹和牧首會走得那么近,要小心。牧首會那幫人,心思歹毒,和他們交往,無異于與虎謀皮。好了,言盡于此,走了。”
  說罷,他就化作一道火光,消失在天邊。
  夜晚中云海上方的天空,宛如鑲滿鉆石的黑色幕布,浩瀚而廣闊。這是世界最壯闊,也是最迷人的景色,置身其中,姜維心中萬千感慨。
  億萬年之前,漫天繁星就像今天這般照亮頭頂蒼穹夜幕。
  遠古荒獸統治大地的時代,頭頂這片夜空星辰灑落的光輝,照亮它們的背脊和身后的足跡,照亮飛禽五顏六色的羽翅和天空的痕跡。
  修真者的時代,也是頭頂的這片夜空,目睹了劍修的風華絕代,萬道劍芒沖入云霄,那遮天蔽日的燦爛光華,讓星辰黯然失色。萬千門派拔地而起,連綿不絕的禁制從一個山頭到另一個山頭,夜幕星空仿佛看到它們的倒影,它們天真的以為,那地上的光華會像它們一樣萬世不朽。
  世上又有什么不朽呢?
  姜維輕輕嘆息有一聲。
  他身邊的元修聽到這聲嘆息,調笑道:“老生姜,想桑姐了?”
  姜維和桑芷君的親密關系,大家都看在眼里,心中祝福。姜維沉穩老練,桑芷君潑辣犀利,兩人職位相當,都是副部首,兩人之間的戀情被大家戲稱為“副部首之春”。
  姜維收回思緒,對大家的調侃他早就習慣,笑了笑:“還真有一點。”
  他這么坦然承認,大家反而不好意思調侃,更多的是羨慕。在這樣戰火紛飛的時代,誰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會死去,能夠找到心儀的愛人,是何等幸運的事情。
  姜維打量著眼前的城市,城市不大,城門附近的守衛們,個個站得筆直,頗有幾分氣勢。
  姜維有點意外,對于這樣的小城市,戰部的實力都比較普通,紀律也往往比較松弛。他們的財政也很難支持一個精銳戰部,一支精銳戰部的消耗非常驚人,沒有雄厚的財力供養不起。
  倘若松間谷不是有雪熔巖支撐,同樣養不起重云之槍和雷霆之劍兩個戰部。
  所以看到城門外的守衛,看上去紀律頗為森嚴的模樣,姜維心中一動,莫非風信城真的有能人?
  風信城位于距離前線不算太遠,也不算太近。還在他們能夠招募的范圍,姜維他們還是來一趟。
  上次的戰斗,重云之槍損失嚴重,急需要補充人員。而且師雪漫考慮到,這場戰爭不是短時間能夠結束,特意放寬招收的標準,希望能夠招募到一些有潛力的年輕人。這些年輕人雖然當下無法形成即戰力,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戰場的磨練,實力進步很快。更重要的是,他們會隨著戰場的深入,而持續的進步。如此一來,才能夠成為未來重云之槍的骨干。
  姜維也更喜歡年輕小伙,他們沒有沾染地方戰部的不良習氣,只要好好培養,就能夠成為一名出色的戰士。當時他們招收火修的時候,恰逢是火修最低谷的時候,因此他們才能夠從中篩選出那些意志堅韌的火修。換作當下的行情,能招募到火修就謝天謝地,至于火修的實力如何,意志堅不堅韌,那是完全沒有挑選的余地。
  一名守衛上前,問:“來參加選拔的?”
  姜維愣了一下:“選拔?”
  另外一名守衛上下打量一下,笑著對同伴道:“說不定還真不是來參加選拔的。年紀這么大,沒資格參加選拔。”
  姜維聞言,向幾人拱手行禮,好奇地問:“不知各位所說的選拔是什么選拔?”
  一名守衛笑著解釋道:“別理他們。城里正在選拔下一代大師之光的種子。”
  姜維大吃一驚:“大師之光已經成功了嗎?”
  守衛搖頭:“還沒有吧,沒聽到消息。但說是為下一代大師之光準備的,想來肯定是快成功了。”
  姜維松一口氣,他們曾經討論過,大師之光的計劃一旦完成,對他們來說,都是一個壞消息。很有可能局勢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他們還不知道局勢究竟會朝哪個方向發展,但是他們知道,那是一個轉折的節點。
  姜維笑道:“還沒有見識過大師之光選拔呢,正好遇上了,那可要好好參觀一下,見見世面。不知是在哪家道場?”
  “當然是城主府!”守衛一副見鄉下人的神情:“那可都是精貴得很的大人物,怎么可能紆尊降貴,一家家道場跑?”
  姜維也不生氣,連連點頭:“說得也是啊。”
  他心中有些失望,原來是因為選拔,這些守衛才這么一本正經站崗,而并非有什么人才。
  交了幾顆元力豆,姜維幾人就被放行。
  過了一會,忽然一名守衛有些疑惑道:“剛才人,好像有點眼熟啊,像是在哪見過。”
  另外一名護衛也是有些疑惑:“你這么一說,好像是啊,還真有點眼熟。”
  “可能以前來過咱們風信城?”
  “哎,就是想不起來,不管了不管了。”
  入城之后的,姜維等人就朝城主府走去。城主府周圍早就被圍得水泄不通。對于小小的風信城來說,這樣的選拔,可是難得的盛事。全城的人都從家里走出來,來看熱鬧。
  “剛才那孩子真可惜,就差一點了。”
  “是啊,不過這選拔還真是嚴格啊,現在還沒有一個人成功呢。”
  “容易那還能叫大師之光嗎?”
  姜維等人混在人群之中,目光投向城主府二樓的涼亭之上。城主是個看上去頗為富態的中年男子,在他身邊,是一位衣著華麗的年輕人。年輕人皮膚白皙,目光卻有些陰沉冰冷,他的身份似乎頗為尊崇,可以看得出來城主頻頻向其示好。
  姜維的目光,最終落在年輕人身后的仆從身上。那位穿著仆從衣服的男子,給姜維感到一絲危險的氣息。似乎察覺到有人在窺伺自己,那位仆人轉頭,朝這個方向看過來。
  姜維早在對方動作開始的時候,就很老道地把目光挪開。
  場上主持的官員大聲道:“下一批參加選拔,海德道場。”
  何敏站在臺上,他在海德道場里面排第六個。他一點都不緊張,說實話,他對這個所謂的大師之光種子選拔,一點興趣都沒有。要不是道場強制要求每一位學員必須參加,他一定會想辦法溜走。
  他不喜歡天心城。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站在臺上,他百無聊賴地想,噢,大概是因為他喜歡重云之槍。看過那場幻影之后,他就成為重云之槍的鐵桿擁護者。無數次在夢中,加入重云之槍。就算做不了塔炮手,做個輜重兵也好啊。
  也不知道為什么,那場慘烈的戰斗,給他的同學們留下的都是噩夢,可是他卻沒有。他覺得那場血肉橫飛的戰斗,轟鳴的塔炮,還有那些飛舞的流沙,都是那么充滿力量和美感。就連重云之槍隊員們滿臉的猙獰,在何敏眼中,都像在燃燒著某種難以描述的信念。
  他感覺自己就是中了邪以樣。以前他渴望加入風信戰部,但是如今再看風信戰部,覺得他們松松垮垮,簡直是一群游兵散勇。
  和重云之槍關系敵對的天心城,更是遭到了何敏本能的厭惡。
  前面的同學,都沒有成功。
  這沒什么奇怪,和同學們朝夕相處,整個海德道場,包括他自己在內,就沒有什么天賦出眾的學員。
  風信城只是個小城,海德道場只是個小道場,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
  重云之槍,那是英雄匯集的地方吧,他有些憧憬,但是更多的是失落。
  “下一位,何敏。”
  臺上的聲音驚醒了何敏,他回過神來,下意識地朝臺子中央走去。
  當他跨出臺后籠罩的陰影,光線刺目,眼前白晃晃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這個畫面,很多年以后他都記得。手機用戶請瀏覽m.
  iqugezw.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