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66 單挑還是群毆

王睿看著下面沸騰瘋狂的人群,心情極度敗壞。p他代表了天心城,來此地選拔大師之光的種子,這些人只不過來看熱鬧。可是聽到重云之槍來招募人手,卻是如此激動瘋狂,王睿感覺就像吞了只蒼蠅般難受。
  王睿出身世家,和葉家的淵源頗深。
  王家史悠久,但是已經很久算不上顯赫,沒想到趕上了葉夫人的當權,立即翻身。論起輩分,王睿喊葉夫人姨娘,小的時候經常在葉府玩耍。
  葉夫人考慮到要去各城選拔,光靠聽風部是不夠的,需要一個長袖善舞,家世各方面都不錯的人,在其中協調,那些城主才會給幾分面子,起碼不會在中間阻撓。
  王睿這些年跟在葉夫人身后沾了不少光,但是像這次被委以重任,還是第一次。
  他非常珍惜這次的機會,想把事情辦好。
  此時看到眼前的場景,莫名地心中升起一股邪火,臉色陰沉得可怕。難道在下面,重云之槍的聲望,已經超過了天心城嗎?
  “安靜!安靜!”
  城主身旁的大師不得不再次出聲維持現場的秩序。
  沸騰的人群,漸漸歸于平靜,但是人們臉上的熱切和激動,卻還沒有褪去。
  城主剛想開口,忽然臺上一個稚嫩的聲音打破安靜:“我不要去天心城!我要去重云之槍!”
  說話的是臺上的何敏,他神情激動。
  他非常激動,此刻心中完全被狂喜塞滿,他覺得就像做夢一樣。
  重云之槍竟然真的來風信城招募新隊員!
  何敏的聲音恰值大家安靜之時響起,頓時全場可聞,吸引大家的目光。但是包括城主在內,并沒有什么驚詫,反而蘊含幾分鼓勵。
  “好樣的!”
  “這才是我們風信好男兒!”
  人群響起連天的喝彩聲。
  大師之光喊了這么多年,到現在還沒有成功,還沒有大師出世,大家心中不以為然。而且天心城雖手握大義,但是在平民之中的口碑一直不好。流傳最廣的莫過于樂不冷的那段諷刺名言,對于普通的民眾來說,所謂大局,太模煳太遙遠。
  而重云之槍,拼殺在最前線,真刀真槍,灑的是滾燙鮮血,死的是不朽英魂,斬的是敵人頭顱。
  在普通人眼中,參加大師之光,去那天心城,也許以后能有權有勢,做大人物。但是參加重云之槍,卻是馬上要參加戰斗,馬上要抗擊血修。
  這才熱血真男兒!
  “不行!”
  一個憤怒的聲音,響徹全場。
  王睿臉色鐵青,他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就像被人狠狠扇了好幾個巴掌。他沒有想到,重云之槍在下面的聲望竟然如此之高!
  身后的仆人壓低聲音在他耳邊道:“無論如何,我們要帶走何敏。他是目前為止,天賦最好的種子,沒有之一!”
  王睿本來也絕對不會讓何敏離開,若是何敏轉投重云之槍,那天心城可謂顏面掃地。這要是流傳出去,豈不是奇恥大辱?而他王睿,便會成為這個笑話中最可笑的小丑,他光明的前途,將被徹底葬送。
  而身后之人的提醒,也讓他明白,絕對不能退縮。
  他緩緩站起身來,神情嚴肅,走到涼亭邊緣,目光掃過眾人,沉聲道:“重云之槍是長老會的頂梁柱,是我們最值得信任的戰部,他們的杰出表現,沒有辜負長老會對他們的期望。但是大師之光關系到我們能不能戰勝血修的根本。”
  被他聲威所懾,喧鬧的人群聲音不自覺低下去。
  他的語氣擲地有聲:“大師之光計劃,是目前為止,最龐大最嚴密的計劃。長老會付出無數心血,耗資無數!無數人位置前赴后繼,為的是什么?為的就是戰勝血修,重新奪回五行天!大家要理解和明白長老會的苦心,在抗擊血修這點上,長老會比大家的決心更堅定,謀慮更深遠。”
  何敏倔強搖頭,大聲喊道:“我要去重云之槍!”
  王睿按捺心中的焦躁,耐心道:“你去了大師之光,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能夠成為最厲害的大師!你會成為長老會重點培養的核心!”
  何敏壓根不聽,頭搖得像撥浪鼓:“不!我要去重云之槍!”
  王睿的耐心消耗殆盡,眾目睽睽之下,頓時惱羞成怒,厲聲呵斥:“你怎如此不懂事?如此無視大局?因為你導致大師之光出現問題,你付得起責任嗎?”
  何敏理直氣壯伸著脖子:“我是小孩子!”
  下面頓時響起一片哄笑聲,大家被何敏逗樂了。
  “就是,人家還是孩子,要小孩負什么責任?”
  “長老會就這么點出息!”
  “呵呵,老人死他國,新兵守城池,孤女戰前線,這下輪到小孩了!”
  ……
  姜維也被何敏逗得露出笑容,這小孩看上去很倔強,但是卻有幾分小聰,很機靈。
  撲面而來的冷嘲熱諷,王睿臉紅得如同豬肝,每一句嘲諷,就像一把鐵劍,扎進他心里。他從來沒有如此難堪,如此被羞辱,他氣得渾身哆嗦,終于忍不住暴喝一聲:“夠了!”
  圍觀的眾人陷入短暫的安靜,回應他的是更勐烈的怒濤。
  “什么玩意!不敢上前線,就敢朝著我們吼?”
  “就說嘛,長老會就是爛泥巴扶不上墻,都是一些貪生怕死窩里橫的貨色!”
  “別耽誤人家小孩,什么狗屁大師之光,垃圾!”
  ……
  大家群情激憤,一些身強體壯的壯漢,都忍不住卷袖子要沖上來。
  王睿臉色鐵青,全身哆嗦,嘴里無意識地呢喃:“刁民,都是一群刁民……”
  一旁的風信城城主臉色陰沉下來,當著他的面說風信城民眾是刁民,那豈不是說他是刁民城主?他不陰不陽道:“確實是刁民啊,這樣的刁民,怎么配得上大師之光那么崇高偉大的計劃?各位還是請去其他城選拔吧。”
  王睿驀地轉頭,面容扭曲,雙目噴火,如同勐虎欲擇人而噬怒:“你……”
  風信城城主絲毫不懼,冷笑:“怎么?王公子這是要喊本城主刁民?”
  王睿身后的中年仆人心中嘆息,他伸手按在王睿的肩膀,王睿只覺得萬鈞之力壓在身上,不僅動彈不得,口中竟然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強大的元力波動籠罩整個風信城,天空的陰云如同被一只瞬間抹去,露出清澈蔚藍如洗的天空。但是沒有一絲風能夠吹入風信城,空氣仿佛凝固。
  所有的聲浪,瞬間消失。
  剛才還洶涌的聲浪,就像被瞬間凍住,每個人的臉色大變,他們駭然發現竟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中年男子向姜維躬身行禮,開口道:“見過姜大人!在下聽風部小卒,奉年首之命選拔大師之光種子,此子非常適合大師之光。還請姜大人給個面子,部首大人一定會銘記在心,日后必有回報。”
  姜維沉吟,他心中有些猶豫。
  他是一個老練持重之人,并不希望和聽風部交惡。雖然雙方立場迥異,但是聽風部實力強橫,身后代表葉夫人為首的長老會,能不撕破臉皮當然最好。
  何敏全身被無形元力禁錮,口不能言,此時心中大急,唯恐自己被送到天心城。
  不行!
  不能看到重云之槍就在自己面前擦肩而過!
  何敏瘋狂催動體內的元力,雖然他明明知道體內單薄的元力,和禁錮他周身的元力相比,實在微不足道。他此刻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去重云之槍!
  體內的元力不斷沖擊禁錮,不顧一切地沖擊!
  他的面容扭曲,渾身骨頭咔咔作響,但是禁錮他的元力紋絲不動。
  一定要去重云之槍!
  他從來沒有如此瘋狂調動全身所有的力量,他的身體從來沒有適應過如此強度的元力,他頭腦暈眩,嗡嗡作響。
  驀地,他體內深處,不知從哪生出一股熱流,沿著腹部向上入胸,胸膛燒起一團烈火,他腦袋此時轟鳴,神志模煳不清。只覺的一股烈火入喉,那無處不在的禁錮,露出一絲松動。
  他用盡全身力氣,大聲喊:“我要去重云……”
  話未說完,一團血霧噴出!
  中年男子目光暴漲,他眼中閃過一絲不能置信。
  姜維看到何敏噴出那團血霧,心神劇震,心中的些許猶豫,瞬間消失一空。
  姜維從人群中走出來,語氣緩慢,卻堅定如鐵:“抱歉了,這孩子我們要了。”
  其他隊員緊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趨,戰斗陣行散開,每個人神情都是肅穆堅定。
  一個小孩如此執著,寧愿受傷,也要加入重云之槍,是對他們最大的褒獎。
  中年男子嘆息:“姜大人身為副部首,未來前途無量,何必為了一個小孩,以身犯險?性命只有一條,何不用在更有用之處?大師的鴻溝是天塹,您并無勝算。”
  姜維腳步不停,動作從容取下背上的大弓,堅決的目光紋絲不動,沉聲道:“我輩生,生有所信,我輩死,死得其所,不茍活而生,唯信念而死!”
  身后散開的戰友,構成小型鋒矢,同步同行,面無懼色,堅毅果敢,氣息渾然一體。他們覺得老生姜的話,說到他們心坎里去,忍不住齊聲高喝。
  “我輩生,生有所信,我輩死,死得其所,不茍活而生,唯信念而死!”
  明明緩步而行,然落地驚雷,地動山搖。明明其聲不眾,然響徹高遠,直入人心。明明寥寥數人,然沙場慘烈之氣橫生,有我無敵。
  一步一句,氣勢強一分,好似焰舌升騰,如火如血燒遍天。
  中年男子臉色變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