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67 大師之光選拔

姜維并不是一個沖動熱血之人,他性情穩重,在大家心目中,是可靠和值得信賴之人。無論什么事情,交到他手上,都不需要擔心。p他的天賦不算好,在當年的學員之中,他也不算耀眼。比他天賦才情的學員比比皆是,有的時候,他會覺得自己能走到今天,大概得益于萬生園血災爆的時候恰巧碰到了艾輝吧。
  如果說他有什么優點,那大概就是可靠和不曾退縮。
  無論逃出萬生園,還是松間城血戰,還是烈花血部之戰,他都不是最耀眼的那個,也不曾有什么水平揮,但是從來他都很穩定,從來不曾退縮。
  大家喜歡喊他“老生姜”,就是因為大家覺得他的性格太老成,老成得像四五十歲的中年人。
  他會把艾輝、師雪漫交給他的事情安排得妥妥當當,交代的修煉任務他會不打半點折扣,執行任務他一絲不茍,哪怕在明明知道絕對安全的地方扎營,他也不會半點馬虎。
  他是一個對事認真的人,不喜歡胡思亂想。
  可是,身處這個時代,親身經歷血災的爆,看著親人同學老師在身邊倒下,看著五行天的崩塌,看著世道越來越混亂,人命如草,他如此渺小,無能為力,一些難以道明的東西在他心中一點點郁積。
  他不擅長激勵人心,他不是能說會道的人。
  說這句話只是因為他很認真地回答對方的勸說。
  當這句話脫口而出,卻如同醍醐灌頂,渾身輕松,仿佛擺脫了某些桎梏。郁積在他心中難以言明的陰霾,一掃而空。此刻,他心神清明,他終于給出了他的答案。
  無論敵人是強大還是弱小,無論世道是險惡還是安好,生命短暫無常。
  不茍活而生,唯信念而死。
  渾身的元力活潑生動,就像在雀躍,就像在歡呼,然姜維神情沉著,大弓在手,眼眸如深潭,幽深難見其底。在他身后,三位元修錯位,和他構成一個不規則的菱形,而一位元修拖在最后。
  小鋒矢陣,最常見的元修突擊陣型。
  但是在姜維等人手上卻展現出驚人的威勢。
  王睿臉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凈凈,姜維等不過五人,卻占據他整個視野。恍如實質的慘烈氣勢,王睿仿佛置身血肉橫飛的戰場,步步逼近的姜維等人,如同朝他撲來的猙獰巨獸。
  撲通,他軟倒在地。
  此時身后的中年男子已經沒有余暇去管他。他收回所有的元力,準備應對姜維。
  進入聽風部,以前的名字便不會再用,意味著和以前生活的告別。
  中年男子喚作小山,雖然他一點都不小了。只有那些熟悉聽風部的人才知道,在聽風部,“小”字輩都是真正的骨干。他們要不然位高權重,身處要職,比如小林。要么就是實力強悍的高手,比如小山。
  此刻小山臉上的神情凝重,聽風部是中央三部之一,對戰陣如何會不熟悉?更何況小鋒矢陣這類最常見的突擊陣型?
  小鋒矢陣是每個戰部每名元修都要修煉的戰陣。
  眼前的小鋒矢陣,有很多荒謬和錯誤的地方,最大的錯誤,就是箭頭。小山從來沒有見過那個小鋒矢陣用弓手來做箭頭。
  弓手是一個需要距離才能揮戰斗力的職業,怎么可以擔任需要和敵人短兵相接的箭頭?
  其他錯誤也很多,比如站位,站位要比一般的小鋒矢陣更加松散。
  但是沖天而起的氣勢和恍如實質的元力波動卻不會騙人!
  身為大師之中的高手,小山的目光自然老辣,很快看出其中的不凡。
  姜維的位置在小鋒矢陣突前的箭頭位,而在他的拖后兩翼,是兩名火修。最靠后的箭尾位,同樣是一名火修,三名火修構成一個完美的三角形。而在姜維的身后,是一名土修。而土修的位置,剛好位于火修三角形的正中心。
  真是精巧的結構!
  小山心中贊嘆,沒想到爛大街的小鋒矢陣,在姜維等人手中都能玩出花樣。
  雖然還沒有交手,許多奧妙沒能見到,但是光是這些精巧的結構,就明白有獨到之處。
  不過,雖然對方的小鋒矢陣,讓他眼前一亮,頗有幾分期待,但是剛才的話,他并沒有說錯。大師和大師之下間的差距,就是難以逾越的鴻溝。
  在戰場,大師并非不可戰勝,但是在局部戰場,大師卻有著一錘定音的能力。
  只不過五人,還無法對他構成威脅。
  但是他也不想和重云之槍結下死仇,畢竟雙方之前并無仇怨。而且選拔的種子,也是給大師之光準備的,并非給聽風部準備的。
  在聽風部內部,對于部大人的選擇,也是有著諸多的分歧。
  不少人認為,應當像神畏和裁決一樣,奔赴戰場。而另一部分人,則堅定地跟隨部大人。說到底,葉夫人的資歷和功績,還不足以讓大家心服口服。
  小山看向姜維等人的目光很復雜。重云之槍的崛起,讓聽風部內部的分歧和裂痕,越來越大。天心城的表現,讓許多人很失望。很多人認為,他們如此精銳的力量,竟然被龜縮在天心城,去辦些不光彩的事情,很多人的心里都很抵觸。
  小山屬于中間派,部大人下達的命令,他會認真完成。但是內心對重云之槍并無惡感,反而有幾分佩服。
  那場戰斗的幻影他也看過,換作聽風部,他相信也同樣可以取勝。
  但是聽風部畢竟是中央三部之一,花費了無數人力物力,經歷歷代的摸索和積淀,才打造出來。每一位隊員,都是經過層層選拔,優中選優,匯集了最出色的元修。
  重云之槍在他們眼中,不過是地方戰部,能夠取得如此戰績,是非常不容易的。
  小山心中做出決斷,讓對方知難而退,他有些可惜道:“職責所在,那就只能對不起姜大人了!”
  他揚起右手。
  啪,一個清脆的響指。
  奇異的波動,就像蕩開的漣漪,向四周擴散而去。
  咔!
  一小塊冰塊,在他的手指旁凝結。冰塊的形狀不規則,晶瑩剔透,泛著奇異的斑斕熒光。
  咔咔咔!
  令人心驚肉跳的結冰聲,一條越來越粗的不規則斑斕冰龍,從涼亭以驚人的度,朝姜維所在位置生長。冰龍的生長是散形,越往下越粗,就像一個倒置的巨大漏洞。
  小山的大師之道,【琥珀之淚】!
  斑斕妖異的冰,并非是冰塊,而是空間元力生晶化。一旦敵人周圍的元力晶化,就有如昆蟲被松脂包裹,變成琥珀。看似脆弱的晶化元力,卻是異常堅固,被封禁之人,根本不可能動彈,就像琥珀中的昆蟲。
  姜維低垂雙目,雙腳分開而里,左臂平伸,握住弓身,右手扶在弓弦,仿佛沒有看見。
  三名火修每人手中,多了一管透明的琉璃竹,琉璃竹內是清澈如水的雪熔巖。啪,琉璃竹破碎,清澈如水的雪熔巖,立即升騰幽幽火焰。三人神情肅穆,手指靈動變幻,幽幽火焰在他們指間飛舞。
  于此同時,位于姜維身后,也位于三名火修正中央的土修,腳下地面化作流沙漩渦。
  涌動的流沙漩渦托住五人。
  三名火修的動作整齊劃一,雙手猛地下按,三道雪熔巖所化的幽幽流火,沒入腳下的流沙漩渦之中。
  轟!
  洶涌的火元力沒入流沙漩渦之中,但是奇異的是,火元力匯集在流沙漩渦的外圍。土修深吸一口氣,臉漲得通紅,雙掌掌心朝上,猛地暴喝:“起!”
  姜維身后的流沙離地而起,宛如流沙怪物,從沙坑中爬起來。
  蠕動的流沙,包裹的姜維的雙腿,包裹姜維的腰,接著向上蔓延,覆蓋姜維的后背,再從肩膀向雙臂蔓延。
  姜維恍若未覺,一動不動。
  轉眼間姜維就被流沙包裹,除了腦袋。越來越多的流沙離地而起,飛向姜維的后背。它們化作一堵巨大而厚實的沙墻,就像堅硬牢固的底座,牢牢托住姜維。
  瘋狂生長的晶化元力,在姜維的眼中急劇放大,就像呼嘯而來的巨墻,又像泰山壓頂。
  妖異而斑斕的光芒,充斥視野,讓人無處可逃。
  洶涌的元力,從后背涌來,姜維眼中陡然爆精芒,拉開弓弦!
  弓弦沒有搭箭!
  可是當弓弦不斷拉開,洶涌的元力涌入,耀眼的光芒在弓弦綻放,一根箭矢成形。
  雪亮如銀的金元力所化的箭頭,一縷不斷蠕動旋轉的流沙所化的箭桿,吞吐不定卻鮮艷通紅的火羽箭尾。
  重云之槍獨創小鋒矢陣,【三兔毫】!
  這個奇特的名字,是桑芷君所取。當年兔毫箭,讓她肉痛了很久,卻又在之后的戰斗中揮出巨大的作用。兔毫箭成為她心目中最好的箭矢,當然,也是最貴的箭矢。
  松弦。
  箭矢剛剛飛出弓弦兩米,就撞上瘋狂生長的晶化元力之墻。
  叮!
  尖銳的撞擊聲,刺人耳膜。
  箭尾的火雨倏地沒入流沙箭桿之中,兩者又沒入銀光耀眼的箭頭之中。
  三種截然不同的元力混和。
  咚!
  沉悶如錘的重響。
  正在瘋狂生長的晶化元力之墻,就像被一頭荒獸狠狠撞上。
  定格在姜維面前兩米。手機用戶看五行天請瀏覽m.shuhuangge.o
  gwap
  ook1789.html,更優質的用戶體驗。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