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59 要求

有一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小姑娘,她的元針就像一群跳動的銀魚,繡布就像池塘平靜的湖面,元針靈活無比的在布面上跳動,靈動至極。還有一位,她的元針,就像是箭矢破空,甚至會產生嘯音,她面前的繡布仿佛是銀絲編織而成,通體雪亮,元針扎在上面,發出類似空頭的咄咄聲。
  還有一位中年女子,繡布架在一座形狀奇怪的火爐旁,元針每次都會從火爐的火焰中飛掠而過,帶起一蓬火焰,沒入繡布上,留下一個個金色的點,煞是好看。
  今天見到的一切,徹底顛覆了他對刺繡的認知。
  老頭對艾輝的回答很滿意,他身旁的老太太卻不滿意,老頭可以這樣說,艾輝這樣說她就不爽了,冷哼一聲:“一派胡言!鍛煉方式?刺繡在你眼中就是一種鍛煉方式?”
  老頭一聽就知道壞了,老相好這是真生氣了。對于一位把一生都奉獻給刺繡的大師來說,在她面前說刺繡只是一種有效鍛煉方式,她如何不動怒?
  糟了糟了,早知道就先把老相好的身份和徒弟說的,老頭拼命給艾輝使眼色。
  艾輝看著老師,老師在朝他擠眉弄眼,可是……代表什么意思?
  “明秀。”老太太冷哼一聲。
  一位溫婉明媚的女子走出來:“師傅!”
  圍觀的小姑娘,早就噤若寒蟬,老太太生氣了。一些膽子小的,都開始往后溜了。
  老太太面若寒霜對艾輝道:“我的繡坊也不是想進就能進來。十天,只要你能織好一匹輕紗,就有資格進來。”
  周圍的其他小姑娘們響起整齊的吸氣聲,她們一臉同情地看著艾輝。艾輝連穿針都那么勉強,運針也沒有學,紡布這樣的高難度,怎么可能完的成?
  從周圍的反應,艾輝也知道紡布絕對不是容易完成的活。他知道肯定剛才自己說錯了話,惹惱了繡坊主人。不過他并沒有太過于驚慌,驚慌也沒有用。
  “玉芩!”老頭臉色微變,不滿道:“你這不是為難他嗎?他一個新手,怎么可能十天織一匹布?”
  “我有我的規矩。”老太太堅持,毫不退讓:“如果你不高興,就帶他離開。”
  艾輝看老師臉漲得通紅,連忙道:“我愿意接受考驗。”
  老師會覺得生氣,艾輝反而一點都不生氣。一點考驗算什么,在蠻荒的時候,想學到一點東西,不知道要求人多久,有的時候還要拿東西去換。
  沒有誰有義務幫助你,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爭取,水、食物、錢和陽光。
  老太太提的要求很正常啊,比起蠻荒的元修大人,這樣的要求很友善,都不用花錢。
  老太太對艾輝的態度有些意外,但是依然寒著臉:“明秀,給他演示一遍雙流織法。”
  “是。”
  明秀向艾輝微笑行禮:“見過師弟!”
  明秀剛才就一直在觀察艾輝,看他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流露出驚慌之色,一直很平靜。她當然知道艾輝哪一句惹惱了師傅,但是在這個時候,她也沒辦法提醒。
  她想著待會演示的時候,演示得慢一點。
  其實她也知道,對于一個新手來說,看一遍就會紡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紡布一般都要等學徒進入繡坊兩年之后,才會學到。
  艾輝的氣質安靜,寵辱不驚,讓她頗為欣賞。至于那句話,她不像師傅那樣覺得冒犯。一個男人會真的愛好刺繡?那才奇怪!
  師傅心里其實也是知道,但是聽到那句話,還是克制不住怒火。
  明秀也有些頭疼,師傅正在氣頭上,自然毫不客氣。等氣順了,想到把王爺爺惹生氣了,只怕心里又后悔,到時候唉聲嘆氣好久。
  艾輝連忙回禮,有些不習慣道:“見過師姐。”
  他感覺自己就像回到古代,連稱呼都這么奇怪。感應場早就不流行師弟師姐這種稱呼,看來繡坊是一個比較傳統的地方,艾輝這么想。而且,從稱呼上,也能看得出來老師和繡坊主人之間的關系,不同尋常。
  從進來的時候,艾輝就察覺到這一點,老師對繡坊很熟悉,應該是經常來。
  艾輝對于女人的理解很匱乏,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明秀師姐,只是覺得明秀師姐很漂亮,讓人很舒服,態度很友善親切。
  “雙流織法是一種基本的織法,用來紡布所用,以輕紗為主。它的特點是,雙針并行,交錯相織,線走陰陽。所謂的線走陰陽,就是縱向和橫向同時并行的意思。”
  明秀的聲音軟糯,十分好聽,她的語速很慢,盡量用淺顯的話來講解。
  纖手虛引,不遠處的繡線架上的紗錠飛快轉動,兩根紗線筆直飛到她面前,不知何時,兩根元力針漂浮在她面前,紗線精準無比穿過元力針。
  看得艾輝眼前一亮,這一手真是帥氣啊。比起剛才自己費盡力氣穿針引線,這一手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元力控制恰到好處,手法嫻熟,目光精準。
  如此精細的控制,如果用在戰斗上,那就太可怕了。艾輝的腦海中已經聯想到幾種可能的攻擊方式和戰斗的場景,殺傷力十分可怕。
  如果用于黑暗中襲擊,威脅更大。
  “雙流織法是最簡單的織法,需要同時操控兩根元力針,這種織法的關鍵是要讓連根元力針的節奏協調一致。師弟準備好了嗎?我要開始演示了,有點難度,師弟請注意。”
  “師姐請稍等。”
  艾輝指著院子里堆放的一些在等待纏繩的劍,忽然開口說:“弟子能借用一把劍嗎?”
  明秀看了一眼老太太,老太太不知道艾輝要干嘛,但是此時的怒氣稍消,冷哼:“給他。”
  一名繡女連忙取來一把,遞給艾輝。艾輝行禮致謝,接過劍,他沒有把鐵劍抽出來,而是連鞘一起掛在自己的腰間。所有人都看著他這個莫名其妙的動作,搞不清楚他在干嘛。就連老頭也一頭霧水,難道那把劍有什么特殊之處嗎?這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啊。
  艾輝的左掌按住劍鞘,右手握上劍柄。
  劍柄沒有纏繩,冰涼硌手,但是艾輝的手掌,卻完美的貼合。握上劍柄的瞬間,世界陡然變得安靜,所有的雜念,就像是潮水一樣退去。
  他抬起頭,內斂的眸子明亮有如星辰。
  “師姐,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