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568 名聲效應

瘋狂生長的晶化元力,就像遇到了一堵墻,勢頭一遏。p居高臨下的小山眼前一亮,有點意思!p火生土,土生金,作為箭頭的姜維,恰是金修。姜維可以調動的元力最充沛,然而并非所有的元力都轉化為金元力,部分火元力和土元力還保持原狀,而這也是最后爆炸的關鍵。
  金元力所化的箭頭,有兩個作用,一個是強烈的穿刺效果,另一個則是混合另外兩種元力產生爆炸。
  真是精妙的變化!
  小山忍不住再次贊嘆,他第一次在小鋒矢陣這樣的基本戰陣中看到如此精妙的布置。看得出來,五人之間的配合默契,顯然日常經過大量的修煉。
  其實從元修的實力上,眼前的小隊實在很普通。姜維的實力不錯,算是五人之中唯一的亮點,距離晉升大師不算遙遠。而其他四名隊員的實力很一般,尤其是三名火修。這四名隊員,比起聽風部的普通戰士,實力都要差許多。
  姜維的實力,在聽風部也僅僅只能擔任小隊長,但是他的軍事素養很高,可以擔任中層。
  當然,聽風部副部首這樣的職位,是絕無可能。
  小山評價姜維的軍事素養高,并非沒有原因。如此實力的隊友,在他帶領下,能夠有如此表現,就是姜維水平的體現。比如火修的實力不夠,境界不夠,無法提供充沛的火元力,使用盛滿雪熔巖的琉璃竹,就是為了規避火修的弱點,提升他們的表現。
  在比如,土修的實力也不算強,但是大范圍的流沙,卻能夠很好起到串聯的作用。托舉姜維的沙墻,既能夠幫助姜維承擔不少的沖擊力,又能對姜維起到保護作用。
  看上去都是一些細節,然而正是這些細節,體現出姜維的水平。也正是這些細節,讓一群烏合之眾,展現出不俗的戰斗力。
  小山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
  但是,如果僅僅是這個水平,那可遠遠不夠。
  啪,他再次打了一個響指。
  定格在空中的冰龍,乒地粉碎炸開,無數晶化的碎片,就像暴風雪般激蕩選擇,籠罩姜維他們的周圍。每一個細小的碎片,就像一顆種子,引發周圍空間元力的晶化生長。
  一個巨大斑斕的透明鐘罩,罩住姜維等人,鐘罩內部晶化在瘋狂朝中間蔓延生長。
  圍觀的人們發出驚唿,大家露出不忍之色。
  姜維等人無處可逃!
  鐘罩內的姜維,神情不變,手中的大弓橫置身前,右掌手指搭在弓弦上,沉聲道:“二竹,突進!”
  土修會意,控制腳下蠕動的流沙,托起五人,向前突擊。
  三名火修每個人手上都多了兩節琉璃竹。
  沒有半點猶豫,他們同時捏碎手中的琉璃竹。
  轟,火焰比剛才更加勐烈,三人神情肅穆,伸手招引,火焰吸附在他們周身,轉眼就籠罩他們全身,變成三個火人。
  人群再次驚唿。
  三名火修帶著全身的火焰,開始圍著土修狂奔。如果從天空俯瞰,就能看到火焰三角形在旋轉。
  在土修面前,流沙翻涌,化作一座褐色的三足爐鼎。
  踏著流沙高速狂奔的三名火人,身上飛出一朵朵火焰,落入三足爐鼎之中。三足爐鼎驟然紅光暴漲,就如燒紅一般。
  頓時腳下的流沙,好似沸騰一般,涌起層層沙浪。
  翻騰的沙浪之中,點點銀光浮現,它們就像魚群般,朝姜維游去。托住姜維的沙座,通體雪亮,恍如銀鑄。
  姜維體內的元力,鼓動到極致,眼中浮現淡淡的銀星。
  背后沙座傳來的金元力越來越雄渾,越來越浩瀚,他感覺自己都要被撕裂。事實上這并非錯覺,如果他稍有不慎,當場就會被身后洶涌澎湃的金元力撕裂。
  小心控制著雄渾恐怖的金元力,橫置在身前的大弓,綻放出耀眼的銀光,就如同長出尖針狀的銀色光刺。
  流沙帶著他們,繼續前進!
  涼亭上的小山,神情再次變得凝重。
  這是……
  他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姜維他們。
  之前他覺得一無是處,最弱的火修,竟然也有可取之處。雪熔巖釋放的火元力非常強大,每一名火修需要控制兩節琉璃竹雪熔巖釋放的火元力,在小山看來,這遠遠超出三名火修的能力。
  可是三名火修竟然做到了!
  他們把火焰均勻地吸附在全身,這樣他們可以減少每次控制的火焰。但是,小山之所以沒有想過這個辦法,是因為他知道,全身吸附雪熔巖釋放的火焰,意味何等痛苦。
  在承受如此痛苦的狀態,三人的步調一致,控制火焰飛向三足爐鼎的速度一致。
  小山不由動容,好拼命的打法!
  每個戰部都有拼命的時候,但是在最常見的小鋒矢陣,就看到如此拼命的打法,他還是第一次。看他們的配合無間,可見平時的時候必然反復修煉過。
  由此來彌補實力上的不足嗎?
  小山目光有些復雜。
  道理很淺顯,能做到的戰部,卻少之又少。就像把火焰均勻吸附全身的火修,需要極度強大的忍耐力,鋼鐵般的意志,森嚴的紀律。
  在他面前,這樣的火修不是一位,是三位!
  重云之槍就不怕兵變嗎?
  忽然想起來,重云之槍選拔時一些小趣聞,火修需要經火池的考驗才能通過。之前的時候,大家也沒多想,覺得師雪漫更看重意志。而到了塔炮之術風靡,火修行情大漲,大家在感慨重云之槍運氣真好,挑走了火修之中最精華的部分。
  誰能想到,重云之槍竟然會根據火修超強的忍耐力來專門設計戰陣?
  小山心中再無半點對重云之槍的輕視,他不僅佩服火修的堅忍,也佩服重云之槍的另辟蹊徑。
  他心中忽然有些動搖。
  就在他分神之際,流沙托住整個小鋒矢陣,眼看就要和瘋狂生長的晶化鐘罩撞上。
  猶如雕塑的姜維動了,他右手拉開弓弦。
  端平的大弓,驟然光芒暴漲,彎起的弓身和拉開的弓弦之間,遍布薄薄的銀光,宛如一泓水光,又如手捧一面銀色光扇。
  銀光從手指兩端的弓弦,向正中央橫掃匯集,張開的銀色光扇忽倏合攏。
  一根粗壯如標槍的銀光箭矢,出現在弓弦上。
  錚!
  弦響閃流光!
  姜維神色不動,閃電般拉開弓弦,又是一箭!
  咚!
  面前斑斕卻如冰般剔透的晶化元力炸出一個大洞,但是很快它們的邊緣又開始生長,第二道箭光,再次沒入,把剛才的大洞又推進了數尺。
  錚錚錚!
  咚咚咚!
  耀眼的銀光中,姜維的動作快到極致,人們根本無法看到他拉弓的動作,只能偶爾捕捉到他拉開弓弦定格的瞬間。
  不斷閃現在弓弦上的銀光箭矢粗壯依舊,但是很快人們發現,弓弦上的手掌,已經鮮血淋漓。
  鋒銳的金元力灌注在弓弦,弓弦就像鋒利的刀刃!
  然而姜維神情無動于衷,就像沒有感覺一樣,機械地拉開弓弦,松開弓弦。
  閃耀的銀光、爆炸的轟鳴和紛飛的碎芒中,他們瘋狂突進!
  小山終于明白,為什么火修會如此拼命,為什么能夠忍受需要如此拼命的戰術。因為姜維這些將領,身先士卒。
  多么簡單的道理,可是又有多少戰部能做到?
  聽風部,疏遠沙場,好像已經很久了……
  莫名地,他忽然生出幾分羞愧。是啊,這些實力孱弱,身份卑微的人,在這么拼命的戰斗。寧愿用痛苦的方式去戰斗,只為了勝利。
  像這樣熾烈燃燒要把天空燒穿的血勇,應當……出現在聽風部啊!
  大人,您應該看看這些人啊!
  不茍活而生,唯信念而死……
  小山突然意興索然。
  瘋狂突進的姜維等人,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況,他們每個人的面容扭曲,竭盡全力。箭光只要稍慢一點,剛剛炸開的洞穴就會重新恢復,姜維不顧一切,瘋狂地拉開弓弦。
  腦海中已經沒有半點其他的雜念。
  只有一個念頭。
  突進!突進!
  隔著斑斕剔透的晶化元力,中年男子的身影模煳扭曲,姜維充血的眼睛,卻一眨不眨。
  越來越近!
  三丈、兩丈、一丈……
  姜維越來越興奮,他不知道能不能取勝,但是他知道靠得越近,自己的機會越大!
  咚!
  沖出晶化元力鐘罩的姜維只覺得周身壓力一輕,視野陡然清晰,目標的身影如此清醒。
  近在咫尺!
  拉開弓弦,他毫不猶豫把最后所有的元力,全都一股腦灌注入弓。
  鎖定!
  繃,他忽然手上一空,弓弦斷了。
  他愣住了,斷開的弓弦打在他身上,就像鋒利的刀刃,在他身上留下兩道傷口,他都渾然不覺。
  遠遠躲開的王睿忽然尖叫:“殺了他!”
  空氣仿佛凝固一般。
  王睿尖叫連連:“殺了他!快殺了他……”
  啪,小山頭也不回地打了一個響指。王睿的聲音戛然而止,他被禁錮住。
  小山看了一眼昏迷的何敏,再看到失魂落魄手掌血肉模煳的姜維,看著力竭顫抖卻兀自朝他怒目而視的土修,看著全身火焰沒有全滅的三名火修。
  他淡淡道:“這孩子更適合你們,好好培養他吧。”
  姜維勐地抬頭,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山轉身,騰空而起,空中傳來余音裊裊。
  “日后戰場再見。”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