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570 (三兔毫)

師雪漫、鐵兵人和昆侖天鋒三人召開緊急會議,三個戰部的重要將領聚集在一起,商討如何應對眼下的局面,大家的神情凝重。
  鐵兵人沉聲道:“剛剛得到的消息,白楊戰部、天青戰部遭受重創,北域戰部覆滅。到目前為止,被打殘的戰部超過二十個,全軍覆滅的戰部,超過六個。而且根據幸存者的描述,敵人本來完全可以圍殲他們,但似乎故意放他們離開。”
  桑芷君吃驚道:“故意放他們離開?”
  師雪漫略一琢磨,神情變得不是太好:“他們想用潰兵來沖擊我們的防線。”
  鐵兵人面具后傳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苦笑:“沒錯。他們這是趕羊,現在前面的戰部都被嚇破了膽,都在拼命的逃命。從位置上來看,三路大軍散得更開,就像一個大布兜,而我們這,是唯一出口。現在每天都有大量的戰部,從前方撤退下來。”
  姜維道:“我們營地附近的戰部少了很多,墻頭草基本都跑了。”
  鐵兵人點頭:“跑了也好,省得還是個隱患。”
  其他人紛紛點頭,就如鐵兵人所言,這些戰部是大麻煩。他們戰斗力不強,還不聽號令。前兩天師雪漫親自教訓了幾個刺頭戰部,那些家伙才乖乖后退。甭想他們幫忙,能不拖后腿就不錯了。
  偏偏這些戰部數目眾多,人員混雜,分屬各城,互不統轄。殺又殺不得,打又打不得,如今走了更好。
  哪怕知道血修的目的,大家暫時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昆侖天鋒道:“能不能專門開辟一條通道,給這些戰部后撤?”
  大家紛紛搖頭,當初為了能夠建立一條防線,他們專門挑選了一個易守難攻的狹窄地段。兩邊都是深不見底的山谷裂縫,終年噴涌著狂暴的金風,這里便是著名的珍珠風橋。山谷裂縫很長,噴涌的金風幾乎形成難以逾越的屏障,但是在山谷裂縫上,有十多處天然的石橋,不受金風所害。因為石橋遍布狹長的裂縫,就像珍珠項鏈,所以被稱為珍珠風橋。
  石橋寬窄不一,窄的地方數里,寬的則達數十里。
  為了能夠減小防守的面積,鐵兵人還專門用鎮神峰把其他的風橋摧毀,剩下最后一座適合他們防守的風橋。
  他們的防線方案全是圍繞著風橋來建立。
  山谷裂縫長達千里,敵人如果不從風橋進攻,需要繞一個很大的圈子,而且很不好走。換做平時,師雪漫他們還擔心血修會繞路,但是面對急于報復的血修,他們認為血修強攻的可能性更高。
  這是他們認為,最適合防守的地方。
  如他們所料,敵人確實是強攻,但是沒想到的是,敵人卻用這樣的方式強攻。
  師雪漫沉吟道:“敵人很有可能會緊貼著潰兵,或者借助潰兵的掩護靠近,我們的攻擊會束手束腳。”
  “暫時只能加固防線了。”鐵兵人也沒有很好的辦法,他看到大家個個愁眉不展,氣氛壓抑,話題一轉:“艾輝他們快到了吧。”
  師雪漫雖然竭力克制,還是露出一絲小女孩的雀躍之色,嗯了一聲:“應該快到了。”
  桑芷君道:“艾輝肯定有辦法!”
  鐵兵人目光掃過其他人,驚訝地發現,大家臉上的神情都輕松許多。
  就像對艾輝有著一種……盲目的信心。
  他忽然有些期待。
  “再往前,我們就進入前線了。”
  喬美祺有些亢奮,他的全部家當和家屬,都安置在【魚骨頭】上,拋棄了所有的顧慮,他如同煥發了新生,整個人都看上去年輕了許多。
  魚骨頭,艾輝給飛在天空的黑魚嘴山和松間谷取的名字。黑魚嘴山的形狀就像半個身子躍出水面的黑魚,然而為了讓它飛上天空,山體外層剝落,比之前瘦了一圈,所以艾輝叫它魚骨頭。
  一如往常,這個名字遭到所有人的唾棄。看看人家的鎮神峰,多么霸氣!明明體積更大,威勢更驚人的自己山峰,名字卻這么普通,起碼響亮一點啊!
  然而艾輝沒有給其他人機會。
  離開松間谷之后,沿途沒有停留。他們也沒有遮掩行跡,就這么大搖大擺地朝重云之槍的駐地前進。
  一路順利得讓人覺得不像是亂世。
  “怎么沒有人來問我們?”
  “是啊,咱們的大黑魚,多么威風!居然沒有反應,連個拍幻影的都沒有。”
  “太奇怪了。”
  霍達聽著耳邊隊員們的嘀咕,有些好笑。雷霆之劍的隊員們基本都是年輕人,充斥著奮發上進的激情,身處其中霍達也覺得很開心。
  霍達的注意力很快拉回來,向身旁正在獨自比劃的石志光虛心請教:“志光,這個針法,我還是有點沒搞清楚。”
  石志光回過神來:“回形針法啊,這個蠻難的,它的關鍵是內外逆向,互生并行……”
  他洋洋灑灑,沒有半點藏私,一旁的霍達聽得很仔細,不時頻頻點頭。
  最開始幾次霍達來請教,石志光還有點緊張,人家可是大師,大師來向自己請教,這實在太讓人心虛了。可是隨著大家逐漸熟悉,石志光也漸漸放開了。后來石志光更是喜歡了闡述,因為他發現在和霍達闡述的時候,他的一些思路,變得更加清晰。
  也不知道是因為掌劍使和刺繡真的有關聯,石志光在刺繡上竟然非常有天賦,進步神速。
  連艾輝有的時候都有些驚嘆,以后石志光做不了掌劍使,光靠這一手刺繡,都可以開個繡坊了。
  以前的時候,大家還會拿著刺繡來調侃石志光,什么石繡娘啊。可是看到霍達也如此沉迷,大家可不敢再嘲笑,霍達是大師,身份地位尊崇。連帶著,石志光在他們眼中的形象,也變得高大不少。
  石志光沒有沾沾自喜。
  別看霍師經常向他請教,可也正是如此,他才知道大師的恐怖。雖然不過才接觸掌劍使和刺繡,但是霍師完全不像新手。很多復雜的東西,只有稍稍提及,霍師就能當場施展。
  上次的戰斗,他們干掉了好幾位大師,大家心中對大師也有點不以為意。
  大師又怎么樣?照樣挨不了他們一劍!
  石志光也受到影響,但是近距離接觸之后,他才知道他們這個想法多么可笑。霍達的名字他以前從未聽過,但是大師就是大師,任何一位大師,都是異常恐怖的存在。
  大師對元力的理解和控制,和他們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霍達的感受則是另一番光景。他在這里,見識了太多的新鮮事物。而給他沖擊最大的,是雷霆之劍的戰斗方式,完全顛覆了傳統的元力運轉方式。
  他恨不得馬上能夠控制風車劍,可惜只有一架風車劍。大戰將近,石志光必須每天和大家一起修煉,霍達還沒找到練手的機會。
  艾輝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不遠處竹林內光芒閃動的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到現在還沒醒過來,艾輝有些擔心,過來看了一眼。發現端木黃昏的氣息平穩,周身的元力波動也非常平穩,放心不少。
  樓蘭跑過來,歡快道:“艾輝,我們進入前線區域,馬上就要見到雪漫了!”
  “這就要到了啊。”艾輝砸吧著嘴,起身道:“走,樓蘭,我們去山上。”
  艾輝和樓蘭來到山上,站在山頂,眺望遠方。
  時值傍晚,殘陽如血,映照得大地紅彤彤,樹木也仿佛染上了一層血色。風變得更加猛烈凄厲,仿佛挾裹著遠方地平線盡頭戰斗的金戈之音。
  大地滿目蒼夷,草木樹叢間,白骨隨處可見。
  馬上要見到鐵妞的喜悅不知不覺被沖淡。
  等他回過神來,才發現不知何時,隊員們都匯集在他身后。
  他轉過身子,看著隊員們,喊了一聲:“集合!”
  刷,所有人如夢初醒,本能地匯集,整整齊齊站在艾輝面前。
  艾輝看了一眼站在隊伍旁的霍達,這家伙和其他隊員一樣,站得筆直。艾輝心中驚訝,沒想到掌劍使竟然對霍達的誘惑力這么大。
  他收斂心神,沉聲道:“從現在開始,我們就進入前線區域了。我宣布,雷霆之劍進入戰備狀態。”
  夕陽照在年輕的隊員們臉上,稚嫩的臉龐浮現著憧憬和雀躍,全然沒有半點畏懼。雷霆之劍的隊員早就憋壞了,他們就像一頭餓了許久的猛虎,終于踏上獵場。
  但是艾輝知道,踏上獵場的雷霆之劍,可能是獵手,更可能成為獵物。
  這是戰爭。
  艾輝心中沉甸甸,沒有半點憧憬。若非形勢所迫,他是絕對不會上前線,起碼不是這么早上前線。如今他帶著隊員們上前線,會有多少人活下來?不知道。連他自己能不能活下來,他都不知道。
  可是同樣,他亦沒有多少畏懼。
  想到即將和血修戰斗,他內心同樣有些激動,松間城的鮮血,他沒有忘記,師父師娘的仇,他沒有忘記。
  沉重和激動,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在他心中交織,讓他沉默下來。
  隊員們看著艾輝,他們很少看到這樣的艾輝。
  艾輝想了想,沉聲道:“我們馬上就要踏入戰場,敵人很強,比我們強很多,大家隨時都可能死亡,我不知道能不能帶你們活下來。但是我能保證的是,我絕對不會舍棄你們,獨自逃命。”
  隊員們安靜下來,臉上的憧憬逐漸淡去,神情變得肅穆。
  艾輝深吸一口氣,重重道:“現在我命令,所有隊員登劍,雷霆之劍,戰備巡邏!”
  眾人轟然應諾:“是!”
  整齊如刀切的隊伍仿佛一下子炸開,大家分成十多股細流,從各個方向登上風車劍。
  劍尾的五彩風車開始轉動。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