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60 劍胎之變

艾輝的舉止,明秀看不懂,但是她能看出來,艾輝似乎有點把握。而且……
  剛才在艾輝握劍的瞬間,她有一種錯覺,艾輝的氣質好像有一些變化。她形容不出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氣質,甚至在她仔細看的時候,她覺得那是自己的錯覺。
  眼前的艾輝一動沒動。
  “那我開始了。”
  明秀話音剛落,原本停在她面前的元力針動了,兩道寒光正在空中一閃而逝,緊接著寒光如織,繡架上的紗錠轉得飛快。
  明秀的元力針竟然幻出宛如流水般的光芒,薄薄的輕紗步在半空中緩緩生長變長,嘶嘶的紗線摩擦聲不絕于耳。
  “明秀師姐好厲害!”
  “好快!雙流織法怎么可能有這樣的速度?天吶,我連明秀師姐一半的速度都沒有!”
  “快看,雙流,橫縱都有水波紋,厲害啊!”
  “果然是大師姐啊,大師姐以后肯定要成明秀大師!”
  ……
  周圍圍觀的繡女們驚嘆連連,她們天天學習和接觸刺繡,遠比一般人更加了解。也正是因為更加了解,她們才會如此驚嘆,因為她們知道做到這一步是多么不容易。
  老太太看到明秀的表現,也不由露出欣慰之色。繡坊的繡女雖然眾多,但是有能力繼承她衣缽的,只有明秀。雙流織法是一種基本的織法,并不算難,但是想練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卻同樣非常困難。
  和老太太心中欣慰不同,老頭的心情大為緊張。
  嘶嘶的聲音和議論聲中,左手按劍鞘右手握劍柄的艾輝,姿勢異常奇怪,他就像雕塑般一動不動,唯獨眼睛明亮無比,緊緊盯著明秀面前如同水波漣漪般的光華。
  當艾輝摸上劍柄的瞬間,他就察覺到劍胎種子和以前不一樣。
  以前的劍胎若隱若現,他雖然能感覺到劍胎種子的存在,但是卻很難準確地描述。但是這次,他“看”到了劍胎種子,那是一縷極微小的藍色劍芒。
  非常非常微小,微小到能不能稱之為劍芒都不一定,但是艾輝的心神卻在一瞬間被它吸引。它的藍色和定心緋藍的藍色如出一轍,就那么孤零零、驕傲地存在自己眉心的一片混沌之中。
  手中的長劍,就像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這樣的感覺以前也有,但是沒有這次如此強烈。艾輝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思維,仿佛都沿著長劍延伸。
  他的心神沿著長劍延伸,看向明秀。
  如同水波漣漪般的針芒,在艾輝的眼中,似乎變慢下來,他能清楚看到元針運行的軌跡,能看到元針是如何彼此穿插,線紗是如何交織,甚至他能看到元針帶動的氣流,能夠穩定線紗。元針在空氣中微顫,它們之間能夠產生一種吸力,那是細小的空氣渦流,能夠讓兩者之間保持適當的距離。
  真是奇妙!
  艾輝靜靜地看著,他知道不是元針便慢了,而是他的洞察力變快了。他欣賞著美輪美奐的畫面,眼前的畫面真是充滿美感。
  明秀師姐看上去只是控制元針,但實際上,她全身的肌肉并非松弛,同樣并非緊繃,而是處于兩者之間。她舒展的雙臂,幫助她穩定身體的重心,使之恰在最黃金的切割點上。
  那是力與美的畫卷。
  而元力則是這幅畫卷上流淌涓涓細流,它們穩定得就像旋轉的紗錠,充滿節奏感的均勻元力,維持著元針高速運轉。
  艾輝學到很多東西,比如控制元針的元力一定要均勻,只要這樣,才能夠提高元針的速度。
  但是這樣的變化,并不足以讓艾輝驚訝。雖然現在比以前更加直觀和清晰,但是以前他也能看到。
  真正讓他感到吃驚的,是這次他看到的一些他無法理解的東西。
  他看到了明秀師姐身體周圍的繚繞的淡淡霧氣,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它會不斷的變幻形狀,一會像柔軟的光帶,有的時候卻像霧氣縹緲,有的時候會一片片,像飛舞的鱗片。
  而在明秀師姐元針漾起的水波紋里,一個個隱約的光點,忽明忽滅,就像是散落在水池里的星星。
  這些都是這次才出現的,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
  想了半天,艾輝也不知道這些都是什么。
  劍胎種子吸收了定心緋藍,發生了變異。為什么它會吸收定心緋藍?艾輝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他在劍典中沒有找到答案,古代的很多材料和現在都完全不同,稱呼、性質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定心緋藍就是新產生的東西,在修真時代沒有。那個時代肯定也會有類似的東西,但是艾輝不知道是什么。
  劍胎種子修煉方法殘缺不齊,大半還是他自己補充完整的,到底會出現什么情況,他心里一樣沒有底。
  好在現在來看,劍胎種子無意中吸收了定心緋藍,反而壯大了許多。艾輝猜測定心緋藍肯定是含有某種能夠幫助劍胎種子修煉的物質。
  可惜沒有定心緋藍了,他也連最便宜的都買不起,要不然可以研究一下,劍胎種子的修煉需要什么類的物質。
  這樣的念頭在艾輝腦海中一閃而過,便像狂風中的蠟燭小火苗,立即消失不見。
  定心緋藍,八千萬!
  雖然艾輝被劍胎的變化震驚,但是只要一想到,這是八千萬換來的變化,他心中的震驚便消失不見。
  如果是修煉元力,八千萬能換來什么樣的變化?
  艾輝不知道自己一輩子修煉,用掉的材料能不能花掉八千萬?起碼能讓自己修煉到真正的元修吧,艾輝這么想。
  精打細算的艾輝眼中,劍胎是高投入低產出,元力的修煉卻是高投入高產出。
  選擇什么,自然一目了然。
  艾輝不會對劍胎動心,哪怕這玩意多么獨特,他是個腳踏實地的人,他的夢想是成為一位登記在冊的元修。
  他的目光緊盯明秀,沒有半點挪開。
  明秀的速度在迅速放慢,艾輝知道這是對方故意為之,幫助自己的理解。
  感謝對方的好意,可是眼中剛才那張力與美的畫卷,變得松弛,再也沒有之前的意境。
  無聲的嘆息在心中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