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78 出發

在今天之前,賀南山有自信戰勝任何一支五行戰部。葉帥給他們詳細講解過每一支五行戰部的特點和弱點,而他們平日里的訓練,也有著極強的針對性。
  神部和血部在戰場的連戰連捷,并非是偶然。除了雙方整體力量發生逆轉,神部和血部極富針對性的調整和優化讓他們愈發強大。相比之下,元修戰部并沒有實質性的進步,他們依然沿襲著以前的體系。
  唯一能夠稱之為改變的,只有重云之槍的塔炮之術。
  也正是如此,重云之槍也成為唯一面對血修戰部獲得勝利的元修戰部。
  時代的浪潮總是悄然而來,好似潤物無聲,實則洶涌滔天,無人可免。警醒者或尋高山之地,安枕無憂,或擇一浮木,隨波逐流。固步自封者,溺水掙扎,沉于海底,不知所蹤。
  賀南山堅信他們是走在正確的道路,面對元修的戰部,他有著絕對的自信。
  但是面對恐怖的神畏,他的信心動搖了。
  尤其當萬神畏率領神畏,騰空而起,朝他撲來,就像一座山峰迎面朝他飛來,要把他碾壓得粉碎。恐怖的威勢,使得賀南山周圍的空氣,幾乎快要凝固。
  能夠成為神部部首,賀南山絕對不缺乏實力和勇氣。雖然在那么一瞬間,他被對方的威勢震懾,但是很快他就回過神來。
  他伸出右掌,眼睛陡然亮起幽幽紅光。在他下方,始終肅穆不動的血修,驀地周身血光暴漲,噴涌出一道道血虹。
  賀南山雙目內的詭異紅光就像漩渦一樣流轉。
  周圍的空間突然變得扭曲,就像一個吹起的氣泡。
  神畏的斬擊,恍如重錘,氣泡破碎,狠狠斬在賀南山身上,余勢未絕地沒入下方血修之中。
  轟!
  地動山搖,濺起的泥土就像激射的噴泉,飛起十多丈高。
  萬神畏眉頭微微聳動,輕咦一聲,他感覺剛才那一斬,沒有斬到實處。泥土飛濺的場面看似壯觀,但是明顯不對勁。
  泥土如同雨點般簌簌落下,除了一條觸目驚心的深溝,沒有一具尸體。
  就在此時,四周的攻擊,就像暴雨般朝他們襲來。
  萬神畏好似早就料到會遭到攻擊,沒有半點停留,帶著戰士猛地朝前沖去。暴雨般的攻擊,撲了個空。雖然連續斬擊帶來顯著的成果,但是萬神畏并沒有沉溺在屠戮的快感之中。他相貌粗豪,然心神卻是異常冷靜,長久的戎馬生涯,讓他身處任何情況,都能夠保持理智和冷靜。
  他沒有忘記之前制定的計劃。
  并不執著殺死賀南山,也不去探究剛才詭異的氣泡是怎么回事,帶著神畏部,就像一把銳不可當的重劍,朝著中心營帳全力突進。
  大營不起眼的角落里,一處血池忽然翻騰膨脹成一個大大的血泡。血泡啪地破碎,露出賀南山等人。
  眾人臉上不約而同露出心有余悸之色,雖然他們逃過一劫,但是剛剛被神畏鎖定的恐怖感覺,好似在鬼門關打了一個轉。
  賀南山吐出一口氣,心中暗道好險。
  神畏之強,超出想象!
  他對神靈部的自信,不僅僅源于平時的修煉,還有神靈部獨特的構成。六神部有兩個戰部是比較特殊的,一個是神靈部,另一個是神巫部。
  神修的修煉遠比元修要講究天賦血統,基本上一個人的成就,在修煉之初便可見端倪。其中神衛最為常見,而神巫則要少得多,神祭最為稀少。
  因此在神國,神祭的地位最高,神巫次之,神衛的地位最低。
  賀南山便是數量稀少的神祭,而他身邊的侍衛,便是赫赫有名的【小南山】。【小南山】是神國唯一一個,全部由神祭構成的隊伍。
  當他看到神畏朝著中心大營沖去,不驚反喜。
  在考慮敵人襲營時,中心大營是重中之重,一定會成為敵人首選的目標。所以他的布置,全都是圍繞著中心大營布置。大營的防御層層疊疊,密不透風,而且還設計了許多陷阱。
  神畏實在太強悍,但是剛不可久,不斷的消磨,敵人一定會露出破綻。
  神祭可不是用來硬拼的。
  他和周圍的神祭沉入血池,消失不見。
  整個營地就像一片洶涌咆哮的血海,到處都是怒吼,有的透著瘋狂和擁抱死亡的歇斯底里,有的飽含憤怒和不甘,都是如此不顧一切。涌動的人潮,一張張面孔閃過,有的猙獰扭曲,有的冷漠肅殺,卻都沒有恐
  懼。飛濺的鮮血和爆炸的火光,熾亮得刺眼。絢爛的元力光芒和妖異的紅色血芒交織,無人退縮。
  成片成片的血修,像割麥子倒下。
  西門裁決像女童般的臉龐冷然,沒有半點表情,手中的小弓閃電張開。
  沒有人能看清她的動作。
  青光纏繞的箭矢,倏地穿過密密麻麻的人群,憑空出現在一名剛剛得手的神祭太陽穴旁。
  啪!
  神祭的腦袋就像西瓜一樣爆裂,他周圍的血修們愣了一下,接著瘋狂地尋找偷襲者的蹤影。
  然后西門裁決身形早就消失不見蹤影。
  她就像一縷飄忽的煙霧,無人能鎖定她的位置。她手中如同玩具般的小弓,是死神的召喚,專門針對敵人的將領、神通高手和神祭。到目前為止,死在她手上的將領和神通強者,加起來已經超過二十人。
  失去指揮的血修,陣型往往變得混亂,攻擊失去層次。依然占據人數上的優勢,但是威脅要小得多。神通血修的殺傷性很大,尤其周圍有普通戰士輔助。但是最陰險的是那些看上去弱不禁風的神祭,他們混在人
  群中,很難發現。而突然發動的心神攻擊,往往會讓己方將士出現誤判,發生偏差。在眼下如此激烈的戰斗中,己方將士需要面對數倍的敵人,稍有偏差,就足以致命。
  西門裁決的殺傷效率驚人,大大影響了敵人的運轉。但即使如此,裁決的將士,依然在不斷地折損,對方的人數太多了。
  西門裁決臉若冰霜,裁決從來沒有出現過這么大的傷亡。她沒有被憤怒和哀傷蒙蔽眼睛,他們千辛萬苦襲營,可不是為了跑到敵人營地里殺人放火。
  無以倫比的速度和身法,讓她絲毫不擔心自己被鎖定。
  她在高空,整個戰場都盡收眼底。
  神畏就像勢不可擋的重劍,位置突前。而裁決則成為神畏的“翅膀”,護住神畏的兩翼,阻擋來自兩翼的阻滯,讓神畏能夠全力突擊。
  左翼為首的元修,是一位雙手持刀的元修大師,他整個人就像一個高速旋轉的陀螺,所過之處,摧枯拉朽,勢不可擋。
  右翼為首的元修,周身環繞數十道流光,流光飛快難以看清,就像環繞著靈動的魚群。不時有流光激射而出,只能看得到一道模糊的光尾,敵營之中必然有一人倒下。
  環首刀,眉心刀,鐵刀,便是裁決三把刀。
  從天空看下去,能夠看道,神畏前方的人群正在拼命匯集,越來越厚實。而且許多地方亮起微弱的血光,沒有逃脫西門裁決銳利的目光,陷阱?再聯想到對方的部首藏起來,西門裁決的嘴角浮現冷笑。
  倏地身形消失不見。
  數十道的血光掠過剛才她身形消失的位置,擊了個空。
  下一刻,西門裁決尖利而冰冷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突擊戰陣的上空:“裁決,臨空印!”
  裁決部將士聽到命令,轟然齊聲怒吼:“裁決,臨空印!”
  極為壯觀的一幕,出現在戰場。
  無數光芒宛如千百道彎曲的光束,從戰陣的兩翼升騰而起,飛向神畏的上空,尖銳的嘯音,瞬間淹沒戰場,
  隱藏在暗處的賀南山心中升起極度危險的感覺,但是此刻,來不及做出任何應對。
  一個嬌小的身影,忽然出現在戰陣尾部的上空。
  繃繃繃!
  三聲弓弦拉動的聲音響徹營地。
  三根青色箭矢,就像三根針,沒入這團升騰而起的光束之中。看似雜亂的光束,突然發出嗡地齊鳴,光束游動,化作一個巨大的圓盤。圓盤內復雜精細的紋路,就像一枚精心雕刻的巨大印章,落在神畏前方密密
  麻麻的血修之中。
  時間仿佛停止。
  下一刻,光印之內的血修,身體浮現交錯縱橫的細痕。
  噗!
  一聲輕微至極的噴血聲,但是卻拉開極為血腥恐怖的一幕。無數血沫從交錯縱橫的血痕中噴涌而出,就像噴泉一般,光印之中的千余人,全都被光印充斥的鋒銳元力芒肢解,化作碎塊。
  千余人就像肢解的雕塑,肢體散落一地,鮮血形成湖泊。
  就像修羅場一樣的場面,讓血修們驚得呆住,偌大的營地出現一個短暫的死寂。他們經過很多長戰斗,但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血腥如此恐怖恍如地獄一般的場面。
  神畏卻抓住機會,猛地突進百丈。
  距離中心大營,更近了!
  賀南山腦袋懵了一下,但是一個激靈:“保護大營,攔住他們!”
  此時他已經顧不得隱藏,裁決這驚世駭俗的一擊,把他的如意算盤徹底打翻。能不能攔住神畏?他心里沒有底,也不敢細想,只能瘋狂地調動將士撲上去。
  西門裁決鎖定賀南山,但是剛才那記【臨空印】消耗太大,對方的守衛也很森嚴。她的目光落在戰場,剛才那記【臨空印】不僅她消耗大,戰部的消耗也不小,轉眼間就有十多名戰士犧牲。
  西門裁決心神波瀾不驚,慈不掌兵,戰斗沒有不死人的。更何況他們這樣的襲營,更是九死一生,死是正常,生才是幸運。
  但一位合格的將領,要讓犧牲有意義。
  當她看到原本圍在中心營帳周圍的血修,就像潮水般朝神畏撲來,她目光微微一亮。
  她的目的達到!
  恢復幾分的她,重新投入戰斗。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