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579 神營血戰(一)

所有人都被瘋狂突進的神畏裁決吸引,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霸道如此勢不可擋的突進!賀南山嘗試了各種方法,但是依然無法阻擋神畏裁決的突進,中心營帳的防線岌岌可危。八一中文網W?W?W㈠.81ZW.COM
  此時,每一位血修的腦海中都只有一個念頭,絕不能讓對方突入中心大營!
  想不到辦法,就用人命往里面填。
  拼了!
  強大的壓力,讓血修出現致命的失誤。在中心營帳的另一端,原本守備森嚴的血修,此刻正在拼命的朝神畏的位置支援,只留了幾個小隊在警戒。
  一縷不起眼的黑煙,悄無聲息從一處無人看守的地方飄入中心營帳。
  中心營帳并非是一個營帳,而是一個圓形的營帳區,連綿不斷的營帳。平日里葉白衣的生活起居,會議等等,都在其中。如今許多營帳都被南宮無憐占據,他帶來很多東西,各種研究材料。
  一處無人角落,黑煙落地,宋煙和鐵刀露出行跡。兩人不知何時,已經換成血修將領的衣服。
  兩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亢奮之色。
  中心營帳,獸蠱宮的神祭們像是一團無頭蒼蠅,更像是一群驚弓之鳥,他們臉上充滿驚慌和恐懼。他們平日里都在獸蠱宮內養尊處優,哪里經歷過如此陣仗?大家的腿軟得像煮爛的面條,面無血色。
  南宮無憐心中也很緊張,但是看到手下如此不堪,呵斥道:“慌什么慌!哼,神畏裁決,就這么點人,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只要不要被他們一股腦沖破防線,我們就安全無憂。”
  嘴上說得硬氣,他心里卻是后悔這次來前線。
  可是陛下之命,他也無法違背。思來想去,怪就怪自己,不該在那個時候向陛下邀功。
  外面的嘶吼和戰斗的聲音,讓他心驚肉跳。
  他忽然現,周圍空蕩蕩的,沒有一名血修,頓時有些惱怒:“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一個保護本座的人都沒有?”
  身邊的屬下猶豫了一下,提醒道:“大人,您吩咐過,不許他們靠近營帳。”
  南宮無憐這才想起來,因為嫌棄巡邏的將士吵鬧,打擾他的研究,他把中心營帳劃為禁地。只允許將士駐守在中心營帳周圍,只有賀南山等幾人,才能夠在有急事的時候進入中心營帳。
  襲擊來得太突然,又太猛烈,賀南山等人一直在神畏裁決的強大壓力下掙扎,根本來不及做出正常的反應,無暇顧及到營帳內部的問題。
  南宮無憐心中越不安,他厲聲呵斥道:“快去喊些人保護本座!告訴賀南山,要是本座遇到危險,陛下一定會誅他們九族!”
  幾位獸蠱宮的神祭唯唯諾諾,連忙轉身朝營帳外跑去。
  不遠處的宋煙和鐵刀本來正在四下搜尋,中心營帳的空虛,讓兩人有些吃驚。他們之前還在擔心是不是故意設置的空營帳來干擾他們的判斷,當聽到“本座”兩個字,兩人眼前一亮。
  兩人對視一眼,十分默契,悄無聲息朝聲音所在的地方摸去。
  然后他們就看見了南宮無憐,來之前他們牢牢記住南宮無憐的影像,此時一眼就認出來。兩人心中狂喜,他們沒有想到會如此順利。
  南宮無憐喘著粗氣,戰斗的聲音離這邊越來越近,心中的恐懼也越來越強烈。他覺得自己就像被丟上岸的魚,呼吸好像都變得越來越困難。
  該死的賀南山!
  自己要活著回去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頓!竟然不派人來保護自己!
  忽然,他面前的屬下,腦袋突然骨碌一下滾落地面,鮮血像噴泉一樣沖天而起。
  南宮無憐的瞳孔驟然收縮,他下意識地想要呼喊尖叫,脖子突然一涼,鋒利的刀鋒讓他渾身的汗毛一下子豎起來。幽靈一樣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我要是你,我就會很乖乖的閉嘴。”
  到嘴的呼救,硬生生變成嗚咽。
  南宮無憐臉上沒有一點血色,唯恐對方的手指不小心動了一下,自己就一命嗚呼了。
  “葉白衣在哪?”
  看不到對方的身影,但是對方的聲音陰冷得就像是從地獄里走出來的魔鬼。
  南宮無憐艱難地吞了吞口水,戰戰兢兢指著最大的營帳:“那……那里面。”
  宋煙押著南宮無憐,朝營帳走去,鐵刀拎著大刀,神情警惕。
  走進營帳,宋煙和鐵刀臉色不約而同一變。散著寒氣的冰棺內,葉白衣沉睡不醒,但是低沉而令人心悸的心跳,就如同蟄伏沉睡的巨龍。
  巨龍哪怕是沉睡,也讓人無法忽視他的威勢。
  宋煙沉聲問:“葉白衣這是什么情況?什么時候能醒來?”
  南宮無憐帶著哭音:“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醒來……放過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我投降,只要你們放過我,我可以加入天心城,我是獸蠱宮宮主,我的研究范圍很廣泛,你們一定會感興趣……”
  話音戛然而止,南宮無憐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他想說話,但是只能出嗬嗬的聲音。他的脖子被切開,鮮血噴涌,劇痛潮水般淹沒他。
  他不敢相信,他是獸蠱宮宮主,掌握了那么多的秘密,他們怎么會下手?難道他們對神國的機密一點興趣都沒有嗎?還有自己那么多的研究成果……
  為什么……
  這群瘋子……
  宋煙隨手把南宮無憐的尸體丟在地上,面無表情:“人質,一個就夠了。”
  鐵刀甕聲道:“中,俺聽你的。”
  宋煙手上多了一節琉璃竹,捏碎,雪熔巖滴在南宮無憐的尸體上。很快,火焰升起,吞噬南宮無憐。眨眼間,南宮無憐便化作飛灰。
  鐵刀把焦黑的泥土,鏟入血池。
  這場突襲是一個完美的開始,但是,對于整場戰役來說,僅僅是開始。獸蠱宮層出不窮的手段,也讓他們非常忌憚,萬一不小心著了道,那后果很嚴重。
  這樣毀尸滅跡,敵人不知道南宮無憐是死是活,而葉白衣在他們手上。對于戰局來說,南宮無憐的價值遠遠比不上葉白衣。南宮無憐死不死,對前線的血修戰部來說,影響不大。但是葉白衣落入他們手中,勢必會引起血修前線各部的巨大混亂。
  葉白衣在血修戰部之中的影響力無以倫比。他親手打造了六神部和十二血部,在各戰部之間的威望,無人能及,遠非橫空出世的紅魔鬼能比。
  只要拿下葉白衣,一面倒的戰爭態勢,就開始生變化。
  兩人沒有放松警惕,鐵刀手中的大刀狠狠一刀砍在冰棺上,冰棺轟然粉碎,葉白衣跌落在地。兩人小心翼翼,鐵刀的刀架在葉白衣的脖子上,但是葉白衣依然昏迷不醒,一動不動。
  就在此時,聽到急促的腳步聲正在接近,兩人顧不得那么多,抓起昏迷的葉白衣,就朝營帳的另一個方向竄去。
  急匆匆趕來的是葉白衣的近衛團,當他們看到空蕩蕩的營帳,所有人的臉色大變。
  營帳一側,露出一個切開的口子。
  為的將領急聲道:“追!”
  賀南山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他們的防線越壓越扁。好幾次他都差點被西門裁決的冷箭射中,還是他身邊的兩位神通高手,幫他擋下,一死一傷。
  在今天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可怕的戰部。
  己方的人數是對方的十五倍,可是賀南山從來沒有掌握到主動權,節奏始終在對方手中。無論上是雙方將領的水平,還是戰士的水平,他們都完敗。
  忽然,神畏裁決方向一折,仿佛要轉向從一旁突擊。
  賀南山廝聲怒吼:“守住!”
  無數人重新匯集成一道厚實的防線,準備抵擋神畏裁決的攻擊。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神畏裁決突然掉頭,瘋狂突擊。
  所有的將士愣了一下,旋即出震天的歡呼,敵人被他們打退了!雖然人數不過一千,但是給他們帶來令人窒息的壓力,防線搖搖欲墜。此時敵人主動退卻,被壓制得喘不過氣的將士們,就宛如打了一場勝仗,可見剛才神畏裁決給他們帶來的壓力是何等巨大。
  賀南山臉色卻是大變,心中升起更強烈的不安。
  “不好了!葉帥和南宮大人被他們劫走了!”
  賀南山眼前一黑,差點栽倒在地,腦袋嗡嗡作響,就像被人在太陽穴打了一拳。他的臉色剎那間慘白沒有一點血色,葉帥和南宮大人在他鎮守的時候被劫走,這絕對是萬死莫贖的死罪!
  強烈的恐懼籠罩在他心中,不僅是他,周圍所有的將士,此刻都是面無人色。
  賀南山猛地一咬舌尖,猩甜的血味在他嘴里彌漫,劇痛讓他冷靜下來:“追!”
  他知道,如果不能把葉帥和南宮大人追回來,他們不需要回去了。戰死在沙場,反而不會連累家人,回去成為罪人,連家庭都會受連累。
  這個時候,所有的顧慮全都拋在腦后。
  所有人都明白,這是拼命的時候,也是他們唯一的生機。或許連生機都算不上,只是救贖的機會。剛才對神畏裁決的恐懼,此時全都煙消云散,他們已經跌入絕境。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