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582 人質

李厚堂的目光狐疑地看著何瞎子,在他看來,眼前的年輕人很瘦弱,還是個瞎子。
  瞎子怎么做兵器師?
  李厚堂做了多年的兵器師,從來沒有聽說過瞎子兵器師。
  何瞎子默不作聲,伸出手掌,掌心的眼睛忽然張開,釋放一束光芒。恍若實質的光芒,逐一掃過蜂巢重炮。光芒消失,掌心的眼睛閉上。
  李厚堂瞪大眼睛,滿是駭然,如此詭異的傳承他從來沒有見過。
  何瞎子如今的水平遠勝剛剛被艾輝發現的時候,看看他參與煉制的東西,就能感受到蘊含的力量。從最初的集焰白束,到后來的地火塔炮,從劍塔到風車劍,從梨花閃銀到不離劍,再到魚骨頭,他的眼界不斷拓展,水平突飛猛進。
  何瞎子輕輕一彈手指,一粒花生米大小的光點飛出。
  光點飛到蜂巢重炮的炮管前端,化作一個醒目的光箍。
  何瞎子淡淡道:“從這里截斷。”
  李厚堂雖然覺得何瞎子手掌的眼睛,實在有點詭異,但是聽到這么一句話,怒火忍不住一下子冒了上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么草率、武斷給出修改的建議!
  他氣極反笑:“不知這是什么原理?”
  何瞎子充耳不聞,就像沒聽見。他本來就是個性情高傲之輩,只有對樓蘭的時候,才會露出笑容。艾輝的命令他都聽,但是始終冷著臉。
  至于李厚堂的質疑,這家伙是誰?
  胖子對何瞎子的水平還是非常有信心的,連忙問:“老何,怎么截斷?”
  何瞎子冷哼一聲,一彈手指。
  鐺地一聲,就像敲鐘,只見那炮管前端,掉落在地,切口光滑無痕。
  李厚堂的眼睛再次瞪圓,蜂巢重炮的炮管,煉制起來極為不易。要承受雪熔巖,需要非常高的等階,他絞盡腦汁才煉制出來炮管。
  然而在對方手上,就像玻璃一樣脆。
  早就按耐不住的胖子,已經開始架起蜂巢重炮。
  炮管內的蜂巢內管驟然通紅,嗡嗡急速轉動,嘶嘶嘶,紅色的光束不斷噴射。胖子陡然激動起來,之前他操控蜂巢重炮,總是覺得有些阻滯之處,可是偏偏找不到原因,如今這一絲阻滯徹底消失,沉重的蜂巢重炮,在他手中竟然有一絲輕靈之感。
  胖子忍不住嚷道:“太棒了!太棒了!”
  師雪漫把重炮全都交給他,胖子始終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他從來沒有承受過這么大的壓力,最擔心的就是自己做不好。烽火重炮煉制遭遇挫折的時候,他心急火燎,整個人就像一個火藥桶,隨時處在爆炸的邊緣。
  而烽火重炮的任何一點改進,都會讓他欣喜若狂。
  李厚堂傻眼了,他當然是識貨的,蜂巢重炮他參與煉制才成功,每個部分都了如指掌。可是……
  他結結巴巴地問:“這……這是什么原理?”
  何瞎子冷哼一聲:“為什么要告訴你?”
  說罷絲毫不理會呆若泥塑的李厚堂,揚長而去。
  艾輝攤攤手,表示無辜,然后也揚長而去。
  山谷。
  神畏裁決都在休息,他們每個人看上去都異常疲倦。從長距離奔襲開始,再到突襲大營,再到得手之后的逃竄。敵人就像瘋了一樣,在后面緊追不舍,他們狂奔了兩天,才甩開一定的距離,終于贏得一絲喘息之機。
  饒是他們鋼鐵意志,此時也成了強弩之末。
  萬神畏當機立斷,停止前進,而是讓大家抓緊時間休息。他們的時間很短暫,很快敵人就會重新追上來。
  兩個戰部的高層,則聚在一起開會。
  “……我覺得南宮無憐很危險,雖然看上去他更弱,但他是獸蠱宮宮主,我也不知道他身上會有什么,就殺了。怕他會復活,或者寄生之類,我就用雪熔巖,把他燒成灰。”
  宋煙和鐵刀把當時的場景仔細地講了一遍,整個過程很順利,也沒有太多可疑之處。
  萬神畏點頭:“殺了好,接下來的行動,有葉白衣就夠了。獸蠱宮詭異莫測,小心為上。”
  其他人都不約而同點頭。
  在他們眼中,南宮無憐和葉白衣完全不同,葉白衣以前是他們的同僚,背叛五行天的行徑,讓大家心中憤怒。但是葉白衣的才華和天賦,又讓他們心中暗自佩服。
  這樣一個人,卻選擇了背叛五行天。
  大家看向葉白衣的目光非常復雜,憤怒、仇恨、敬畏、疑惑。
  而南宮無憐,在大家心目中,只是一個危險的敵人。
  而在價值上,葉白衣關系到他們接下來行動的成敗,南宮無憐當然也有價值,但是卻非關鍵。
  大家圍在沉睡的葉白衣周圍,充滿好奇。
  西門裁決問:“他會不會突然醒過來?”
  萬神畏搖頭:“不知道。”
  宋煙陰聲道:“要不要現在把葉白衣做了?反正賀南山他們也不知道葉白衣是死是活。”
  “他們很可能知道,血修有很多詭異的東西。”萬神畏接著道:“而且現在我們殺不死他。”
  殺不死?
  所有人愣住。
  宋煙手中的匕首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朝葉白衣的大腿一插。
  就在匕首要插進葉白衣大腿的時候,忽然紅光暴漲,叮地一聲脆響,宋煙的匕首竟然無法寸進。
  大家的臉色變了。
  鐵刀喃喃:“天神心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葉白衣體內這蟄伏著一股極為強悍的力量,一旦他遭遇危險,這股力量就會爆發,保護葉白衣。這股力量就是天神心。
  萬神畏他們和血修打過不少交道,最近的戰斗更多,但是天神心的力量,似乎和普通血修的血靈力,有很大的區別。
  他們甚至能夠從天神心上面,感受到遠古蒼茫的氣息。
  天神心的跳動,有著莫名的力量,能夠傳播得很遠。這讓他們成為一個醒目的靶子,無處可躲,賀南山他們能夠緊追不舍,就是這個原因。
  神畏裁決還是靠著絕對的速度,硬生生拉開一段距離,才獲得喘息之機。
  萬神畏沉聲道:“說實話,我也沒想到我們真的能成功,這個計劃從一開始成功的希望就非常渺茫。不過現在葉白衣到手,我們的計劃,成功了一半。但是大家要有心理準備,接下來我們的日子會更艱苦,處境更加艱難。”
  其他人都默不作聲,但是每個人的神情肅穆。
  襲營很短暫,結果也很成功,付出的代價同樣慘重。超過百人的犧牲,在神畏裁決的歷史上,這是第一次。
  而這,才是剛剛開始,每個人都知道,萬神畏并非危言聳聽。
  萬神畏深吸一口氣:“葉白衣在我們的手上,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賀南山的戰部,一定會拼死追堵我們。除此之外,正在進攻重云之槍的三個神部,一定也會收到消息,從另一個方向,來攔截我們。無論從哪個角度,他們都必須救出葉白衣。到底來幾個戰部,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希望越多越好,這也是我們的目的。”
  “我們要帶著他們兜圈子。之前還怕他們跟不上,現在不用擔心了,天神心的跳動,讓我們無處可藏。這也是為什么我會說我們的處境會更加艱難。我們休息的時間會越來越少,敵人的戰部越來越多,我們會越來越勞累,精疲力竭。但是只要我們多堅持一天,防線成功的可能性就多一分。”
  “這也是我們不能殺葉白衣的原因。”他的目光掃過眾人:“我知道大家很多人都非常仇恨葉白衣。我也仇恨,如果他醒了,我想問問他,為什么背叛五行天?但是現在,我們需要他活著,只有活著的葉白衣,打亂血修戰部的布置,才能夠調動他們,來圍堵我們,才能夠減輕重云之槍他們的壓力。死的葉白衣,只會讓他們陷入報仇的瘋狂之中,這不是我們需要的。”
  萬神畏的語氣平淡:“從實力對比上,我們很難贏得這場戰爭。即使我們得手,計劃成功,接下來也順利,但是能不能贏得這場戰爭呢?不知道。”
  大家鴉雀無聲,目光看著萬神畏。
  萬神畏神色依然淡漠,他的語氣淡得像水:“我們會一個個倒下,人會越來越少,葉白衣也可能醒來,把我們殺了。可能我們把命都拼完了,什么都改變不了。”
  然而他的眸子里,卻仿佛燃燒一團火焰。
  他環顧四周,突然問:“你們怕不怕?”
  “哈,老大你在搞笑嗎?”
  “簡直怕死了,怕他們走丟了!”
  “早就賺到本了,這次襲營多漂亮,誰能比得上咱們?肯定名垂千古流芳百世,寫進教科書!”
  “完了,以后也是個歷史名人,俺要不要現在把名字改得霸氣點?”
  “嘿嘿,以后書上出題考學生,假如你是歷史上著名神畏元修王二蛋,在絕世襲營行動中,該如何行動,如何選擇進攻方向,如何搭配戰友,請詳細闡述你的戰術思路,以及所選擇的進攻戰術……”
  “媽呀,還好不用考試了!俺要幫你要活下去,然后去做夫子啊,專門出題,禍害學生哈哈哈!”
  “滾!”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