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87 結成正果

死寂,徹底的死寂。
  后方的消息,就像晴天霹靂,震得每個人腦袋嗡嗡作響,面無人色。
  葉帥和南宮無憐被神畏裁決劫持!
  徹骨的寒意,幾乎籠罩他們全身,每個人手足一片冰冷。毫無半點準備,就跌入深淵的底部,所有的前途,驟然變得一片灰暗。
  沒有人說話,大家都還在這個可怕的消息沖擊之下,回不過神來。
  送信的神靈部戰士趴在地上,滿面羞愧。無論從哪個角度,這次都是神靈部捅了大簍子。剛才赫連部首破口大罵自家部首的時候,他甚至不敢反駁。
  足足半個時辰,營帳內沒人開口,大家精神恍惚,死一般的寂靜。
  赫連天曉終于緩過一些,臉色依然難看,但是眸子恢復一絲光芒,他聲音沙啞:“其他戰部通知了嗎?”
  趴在地上的神靈部戰士咬牙道:“都派了信使!”
  赫連天曉接著問:“派信使給陛下了嗎?”
  “還未來得及……”
  赫連天曉勃然大怒,騰地站起來:“都到這個時候,還心存僥幸,你們當陛下是傻瓜嗎?”
  信使瑟瑟發抖,不敢說話。
  赫連天曉頹然坐回椅子里,忽然之間,他有些茫然。本來好好的局面,怎么會打成這樣?當時他們是多么氣吞如虎,北海之墻又怎么樣?還不是在他們的腳下,灰飛煙滅?
  從什么時候開始?戰局變得撲朔迷離?
  北海部……
  從鎮神峰自爆開始,葉帥受傷昏迷。陛下派來了南宮無憐,種下天神心。即使這樣,大家也覺得戰局十拿九穩。哪怕烈花血部被重云之槍殲滅,他們依然覺得大局無礙。
  他們嘲笑著長老會的墮落和腐朽,卻被他們嘲笑了無數次的神畏裁決,劫走了葉帥和南宮無憐。
  戰局陡然發生逆轉。
  赫連天曉腦海中忽然浮現四個字,困獸猶斗。
  長老會腐朽了,墮落了,搖搖欲墜,但是千年的積累,最后的余暉,還如此刺眼!如此兇悍!
  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火,他們兵強馬壯,他們勇不可當,竟然被敵人玩弄鼓掌之中!
  “傳令全軍!全速直撲珍珠風橋!”
  他站起來,環顧四周,沉聲道:“救人的事情,交給其他人。我們既然是先鋒,那就先發起攻擊。”
  麾下諸將茫然的目光盡收眼底。
  他冷冷道:“各位,到了拼命的時候,都準備好,死在戰場吧!”
  風車劍上。
  諸人并肩而立,感受著風馳電掣的速度,看著地面以驚人的速度倒退,風車劍就仿佛一把利劍,劈風斬云。
  鐵兵人感慨道:“沒想到這世上,竟然有這么快的飛行之物!之前看幻影,已經覺得厲害,親身體驗才知道,這速度當真天下無敵!”
  火山尊者道:“此物一出,云翼以后就落后了。”
  小山神色看似冷漠,心中實則震撼。聽風部內部,評估過風車劍的速度,他們得出的結論是,風車劍的速度比云翼快五成左右。如果他們親身體驗,就會知道這個結論是多么荒謬。
  如此可怕的速度,完全是顛覆性的!
  如果天心城知道,風車劍的真實速度,他們能睡得那么安穩嗎?
  速度,是人類永恒的追求。不管是個人實力,還是戰部,對速度的追求,從來都是不遺余力。唯快不破,是至理名言。
  雖然他還不知道風車劍的真實戰斗力,但是他有一種預感,風車劍的出現,對當下的戰爭模式一定會有深遠的影響。
  盡管他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樣的影響,然而這股預感卻是異常強烈。
  師雪漫忽然轉過臉,她的眼睛亮晶晶:“重云之槍以后也要有風車劍。”
  艾輝輕咳一聲,拖著長長的尾音:“風車劍很貴滴……”
  眼角余光瞥到鐵妞開始活動手腕,心中一跳,要是當著這么多人面被鐵妞揍,那就太丟人了!語氣一轉,艾輝正氣凜然道:“但是鐵妞你要嘛,貴不是問題,咱們現在窮得只剩下錢了!”
  一旁的柯寧聞言,連忙道:“大人,我們塔炮聯盟也很需要啊!”
  柯寧覺得自己就像做夢一樣。他現在最害怕的,就是自己一覺醒了,這真的是個夢。看看如今塔炮聯盟的豪華陣容,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之前還擔心是個炮灰聯盟。
  他的腦子靈活,否則也不會那么沉迷塔炮之術。搭乘風車劍,經歷深深震撼之余,他的腦袋就開始轉動了。這風車劍上如果不是劍塔,是塔炮呢?
  艾輝硬生生按捺下一腳把這家伙踹下去的沖動,不咸不淡道:“沒那么多掌劍使。”
  他忽然咦地一聲,然后轉身朝劍尾的石志光喊:“往左!”
  大家被艾輝的舉動吸引注意力,不約而同朝左邊看,卻什么都沒有看到。實力最強的小山,也露出疑惑之色,他也同樣什么都沒有察覺。
  風車劍在天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風車劍上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
  在距離神狼營地大約兩百里的地方,一支神狼的探哨小隊正在巡視。他們坐在鐵紅翎背上,神態愜意,瞇起的眼睛偶爾閃過警覺的精光。
  “真是服氣!雷霆剃刀居然比我們都嚇人!看看那些逃難的戰部,難道我們其實是去解救天心城的?”
  “哈哈,我們本來就是去解救他們的。”
  有人冷哼一句:“元修有什么好的?還是我們神修好。”
  一下子冷場了,雖然大家如今都是血修,但是基本都是從元修過來的。時間讓大家接受了新的身份,但是這其中是鮮血淋漓,很多傷痛的回憶。這類話題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揭開仿佛早已經被淡忘的傷疤。
  隊長察覺到氣氛變差,開口道:“元修和神修沒有高下之分。但是長老會和陛下,卻有高下之分。說我們去解救他們,也沒錯。長老會昏庸無能,天外天已經是日薄西山。我們神國卻是蒸蒸日上。這天下,還是交到有能力的人手上,大家才能過上好日子。看看雷霆剃刀,這樣的戰部,都成為長老會的支柱,可見他們糜爛到何等地步!”
  一番話把低沉的士氣振奮起來。
  不管愿不愿意,他們如今血修的身份,無可改變。就像傷痛一樣,可以淡忘,卻無法消失。總是需要一個活下去的理由,總是需要一個戰斗的理由。
  如今的神國,如日中天,耀眼的光芒掩蓋了所有的傷痕。
  神國上下,堅信天下是屬于他們。就像那些忠心耿耿的將士們,堅信神之血的出世,就是重塑一個新的世界。那些傷痛,只是世界重塑過程中不可避免的部分。
  隊長很滿意自己對士氣的鼓勵,身下的鐵紅翎急速顫動,他連忙抬頭,只見遠處亮光一閃,他厲聲喝道:“有情況!”
  亮光來得奇快無比,在他們眼中急速放大。
  隊長瞳孔一縮,大吼:“是劍芒!注意閃避!”
  身下的鐵紅翎翅膀猛地發力,在空中急速翻滾,驚人的呼嘯擦著他的身體掠過,森然寒意刺激得他渾身的汗毛根根直豎。
  身后響起一聲慘叫,一名士兵閃避不及,被劍芒連人帶坐騎,從中切成兩半。
  隊長的眼睛瞬間充滿血絲,二話不說,催動身下的鐵紅翎朝前飛掠,他的胸膛怒火中燒。其他隊員,緊隨其后,每個人都充滿憤怒。沿途他們根本沒有遭遇像樣的阻攔,這是他們小隊第一次出現折損。
  很快,一個形狀奇怪的東西,出現在他們的視野。
  那是什么?
  就在大家疑惑間,隊長猛地想起之前他們繳獲的幻影豆莢里,出現過這東西。
  他脫口而出:“雷霆之劍!”
  大家都愣住了,剛剛才說起雷霆之劍,結果這就遇到了?
  但是不管怎么,戰友的橫死在眼前,這個仇一定要報!
  那個飛行物雖然形狀奇怪了點,但是他們絲毫不懼。能夠擔任探哨者,必然是戰部精銳,個個實力出眾,戰斗經驗豐富。而之前的勢如破竹,也讓他們信心十足。就在前些天,他們就曾突襲過一只戰部,僅僅一個小隊,就引發元修戰部的潰敗。
  隊長沉聲道:“分頭攻擊!”
  所有的探哨立即散開,就像天女散花一般,從不同方向朝雷霆之劍撲去。
  風車劍上,顧軒被艾輝罵得狗血淋頭。
  “這么大聲勢的一劍,就劈中一個?你們最近是怎么修煉的?”
  艾輝剛才臨時起意,決定讓顧軒來指揮。這不正是一個絕佳的練兵機會么?雷霆之劍雖然比以前好許多,但是實戰的次數屈指可數,正好給他們練練手。
  結果看到顧軒這一劍,居然只擊中一人,他便忍不住了。
  顧旭冷汗連連,其他隊員也是頭皮發麻,如今艾輝威望日盛,大家對他的敬畏也日益加深。他們尤其怕聽到老大嘴里蹦出“修煉”兩個字,一般出現這兩個字,往往就意味著加練懲罰。
  顧軒大喝一聲:“都打起精神!”
  看老大指揮的時候,他覺得很輕松,當他自己指揮的時候,才發現沒那么容易。
  今天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要是搞砸了,丟了老大的面子……
  顧軒不寒而栗。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