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589 金風風幕

赫連天曉所言并非只是狠話,葉帥和南宮無憐被劫走,他們已經處在背水一戰的絕境。如何才能平息陛下的怒火,他心生茫然。如何才能獲勝,他亦茫然。甚至連那必勝之心,此時都有所動搖。
  在他成為血修之后,在他被提拔之后,從來沒有哪一次的危機,像這次這般危險。
  他不敢細想后果,那除了讓他心生恐懼,別無用處。此時此刻,只有決絕的姿態,背水一戰的決心,才能讓他心中保留萬分之一的希望。
  如鷹隼般的眸子,寒光閃爍,殺機涌動。
  赫連天曉展現出一位優秀將領的風范,當遇到危險,短短的時間,便想清楚其中的利害。當赫連天曉的目光掃過在場諸將,看到他們眼中的恐懼和絕望,變成瘋狂的戰意,就仿佛‘欲’擇人而食。
  此刻的神狼,就是一只瀕臨絕境的狼,前所未有的兇狠,前所未有的瘋狂。
  赫連天曉堅信,沒有人可以阻擋他們。
  就在他準備下令全軍進發的時候,忽然尖銳的警報聲響起。
  赫連天曉‘胸’中本來就憋著一股子火,此刻聽到警報,示警有敵來犯,不怒反笑,大步朝外走去:“看看是誰,送上‘門’來。從今天起,遭遇元修戰部,但凡抵抗,一個不留!”
  狠厲的聲音,讓諸將心中一凜,知道老大動了真火。沒有人上前勸阻,他們心中充斥著瘋狂的殺意,那是絕望點燃生命的‘花’火。連他們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的時候,誰會去考慮什么本是同根生?
  剛剛走出營帳,赫連天曉的瞳孔驟然一縮。
  營帳外明晃晃的,地面一片雪亮,不斷搖晃的雪亮,妖異而刺目。伸出營帳的腳,投‘射’下不斷顫動的影子,像是蠕動的墨汁。大白天出現如此詭異的場景,赫連天曉從未見過。
  他猛地抬頭,朝天空望去。
  一個好似流星般的光團,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朝這邊飛來。刺目晃眼的光芒,便是從那個光團釋放。
  營地愈發雪亮,所有的人和物,就像鍍了一層亮銀,看上去非常不真實。所有的光芒,都被這顆流星一樣的光團奪走。赫連天曉甚至無法看清楚此刻太陽在什么位置。
  危險的感覺從心底升騰而起,他下意識厲聲嘶吼:“防御……”
  其實不用他提醒,當發現前方有敵人的信號,負責警戒防御的將士們,就神經緊繃,紛紛架起防御。神狼部訓練有素,下層的軍官素養很高。
  葉白衣當年不斷調整各個戰部在前線輪番戰斗,六神部和十二血部都經過戰爭的磨礪,始終保持完整的編制,整體水平非常高。
  但是流星來的非常快,眨眼睛就到了營帳。
  血幕才剛剛升起。
  流星帶著妖異刺目的光芒,一頭撞上血幕。
  轟!
  巨大的轟鳴爆發,瞬間的聲‘浪’吞噬人們的聽覺。驟然爆發的光芒,讓眾人眼前白茫茫一片。腳下地動山搖,站立不穩。
  赫連天曉搖了搖腦袋,擺脫懵然的狀態。剛才那一下碰撞,產生的威力非常驚人。
  他在碰撞的瞬間,閉上眼睛,因此沒有光芒的影響。此刻光芒散盡,濃郁的血幕,光芒黯淡,厚度有明顯被削弱。
  忽然,赫連天曉的瞳孔再次收縮。
  一顆流星突然從天空中鉆出來,呼嘯飛來,刺目妖異的白光,再次出現。
  赫連天曉大吃一驚,這顆流星仿佛憑空鉆出來,那個地方什么都沒有。
  轟!
  又是一聲巨響,刺目的光芒再此爆裂。
  這次大家都有經驗,早早閉上眼睛,沒有受到光芒的干擾。
  乒,巨響之中微不可察的碎裂聲,傳入赫連天曉的耳中,他心神一跳,不好,血幕要破了!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轟鳴的氣‘浪’,就像一把巨錘,從頭頂硬生生砸下來。
  赫連天曉身形一晃,便穩住身形。
  等他看清楚周圍的狀況,頓時臉‘色’鐵青。整個營地好似颶風過境,一片狼藉,營帳幾乎被連根拔起,將士們東倒西歪。好在沒有人受傷,血幕擋住了流星的絕大部分力量,最后爆裂的氣‘浪’雖然沖擊力十足,但是力量分散,還不足以對大家造成傷害。
  可是什么時候,神狼吃過這樣的虧!
  赫連天曉又驚又怒,而且剛才碰撞爆發的‘波’動,是劍芒。
  劍修!
  難道是天鋒部?
  忽然,赫連天曉注意到遠方,米粒大小的一點光芒正在冉冉升空。
  在那里!他瞪大眼睛,眼睜睜看著這個光點不斷升高,然后……突然消失!
  幾乎下意識,他聯想到剛才突然憑空從天空鉆出來的流星,他嘶聲怒吼:“防御!”
  哪怕如此狼狽的境地,神狼依然展現出‘精’銳的風采。負責營地防御的將士們,剛才受到的沖擊最大,許多人嘴角都溢出鮮血,身形都被沖擊得東倒西歪。可是當他們回過神來,根本不用指揮,所有人都是瘋了般,連滾帶爬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營地的四周亮起紅光,紅光不斷升騰,化作血幕,朝營地中心匯集靠攏。
  劍芒來得更快!
  流星劍芒一頭撞上還沒有合攏的血幕。
  沒有合攏的血幕,防護力遠遠低于合攏狀態,瞬間被撕裂,崩碎成無數血芒碎片。它們就像鋒利的刀片,雨點般橫掃整個大營。赫連天曉等人身上血芒閃動,毫發無損。
  普通的士兵,情急之下只能護住要害,身上血‘花’迸濺。血修的身體強壯,他們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優勢,不致命的傷勢對他們的影響微乎其微。
  負責防御的血修,在巨大力量的沖擊下,身體直接拋飛,陷入昏‘迷’。
  神狼什么時候吃過這么大的虧?
  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營地里到處是咆哮和怒吼。
  銀霜部部首宋小歉咬牙切齒道:“老大,屬下請求出擊!”
  赫連天曉此時反而異常冷靜,搖頭:“敵人過來了!”
  遠處一個耀眼的光點在空中不斷顫動,急速放大。
  風車劍上,眾人鴉雀無聲,臉上神情不一,有的驚疑不定,有的驚喜莫名,有的震撼驚愕,有的難以置信,但是無一例外,無人平靜。
  煙火流星,艾輝清冷的聲音仿佛還在流星的硝煙中,裊裊未消。
  匪夷所思的劍術,不,這是劍術嗎?哪怕最有發言權的昆侖天鋒,在這個問題上,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可怕的威力,他們親眼目睹,神狼營地的血幕,是如何硬生生被擊碎。
  更讓他們動容的,是艾輝的戰斗意志。
  前方是神部,是至今還沒有被打敗過的神部,是區區十多人就敢對一支元修戰部發起沖擊的神部,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一路而下,天下戰戰兢兢的神部。
  風車劍的速度不減反增,朝著敵軍的大營悍然沖鋒。當大家反應過來艾輝真的要沖陣,所有人腦海中不約而同浮現同一個反應,找死嗎?
  第二個反應,太瘋狂了!
  可是,耳畔金風的呼嘯已經被極致的速度撕裂得尖銳刺耳,倒退的大地變成模糊不清的光帶,風車劍包裹的劍芒光芒大盛,令人聞風喪膽的無敵神部卻在視野中急速擴大!
  不敢想象的事情正在發生。
  如此瘋狂,如此決絕,如此不合理,如此不可一世。
  明明已經過了血氣方剛的年紀,明明早看淡世間的生死,可是此時此刻,佇立風車劍之上,體內的鮮血為何如此滾燙?那無法遏制燃燒飛揚的,又是什么?
  師雪漫緊緊攥著手中的云染天,指節發白。小山臉漲得通紅,哪還有半點平日的淡漠?火山尊者的胡子在顫動,嘴皮在哆嗦。魚今不自覺抓住銅鬼的胳膊,她沒有察覺自己抓得有多緊,就像她沒有察覺到銅鬼的身體在顫抖。柯寧的大腦一片空白,嘴里發出無意識的喃喃。
  雷霆之劍的隊員們,更是陷入瘋狂!
  平日里的艾輝,清澈空靈,冷靜內斂,但是此刻的艾輝,卻像在云層中翻滾的雷霆,肆意而霸道!
  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石志光,準備劍渦天音!”
  石志光脖子青筋暴綻,神情亢奮無比,大聲怒吼:“是!”
  “其他人,大劍芒,準備。”
  沒有人回應,劍塔對于艾輝的指令,是不需要回應。每個隊員臉上浮現不正常的紅暈,他們背脊微弓,身子微俯,瞪大眼睛,屏氣凝神,就像一只只蓄勢待發等待出擊的猛虎。
  金風的嘶鳴愈發狂暴,風車劍還在加速,敵軍大營在他們的視野中急遽拉大,愈發清楚。
  風車劍上,異常安靜,空氣都仿佛要凝固。
  師雪漫等人也情不自禁屏住呼吸,幾近凝固的空氣,無聲的殺機在醞釀。
  石志光瞪大眼睛,蠻牛一樣的身形紋絲不動,握住劍柄的手掌卻仿佛溫柔如水,輕柔無比轉動劍柄,悄無聲息,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師雪漫、小山、火山尊者首先注意到異樣,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動。
  片刻后,沙沙沙的聲音,像是從海平線沖來的‘浪’‘潮’,逐漸響起。
  這是……
  小山等人四下張望,卻沒有任何發現。但是此時,他們已經無暇分心,敵人營地的距離,近在咫尺!
  風車劍的底部,懸掛如風鈴的不離劍,像水草般緩緩擺動。它們方向一致,節奏一致,莫名的氣勢在醞釀成形,沙沙的聲音反而變得微弱不可察,仿佛細碎的雷霆在云層深處匯集。
  劍塔中的艾輝,目光落在大營中心的赫連天曉,赫連天曉也同樣注意到氣機中心的艾輝。
  兩人目光空中‘交’匯,毫無遮掩的殺機無聲‘激’‘蕩’。
  赫連天曉忽然‘露’出獰笑,怒吼:“殺!”
  繃帶后艾輝的嘴角綻放森冷笑容,握劍的手掌輕輕轉動。
  怒吼和劍鳴同時響起。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