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591 劍的氣息

赫連天曉不斷調整布置,敵人的度驚人,如果不把對方的度降下來,絕無勝利的希望。八一?中文網??W?W?W?.?8㈠1㈠Z㈧W?.㈧COM他非常謹慎,不知道對方還有沒有其他的殺手锏。
  重云之槍的塔炮讓他們大吃一驚,雷霆之劍的這種古怪飛行之物再次給他們帶來沖擊。
  大營被如此輕易穿透,對他們而言,無疑是奇恥大辱。羞憤和怒火在他們心中升騰,可是,剛才敵人犀利無雙的沖擊,卻讓他們不得不保持冷靜。
  赫連天曉判斷雷霆之劍還會再次沖擊的時候,大家心中激憤更甚,等著給雷霆之劍重創。
  師雪漫鐵兵人等人也在仔細觀察敵人。
  很快他們就要和神狼交手,能提前一窺對方虛實,機會難得。
  神狼營地就像一個盤旋的血色漩渦,百余人一隊,在營地中緩緩游弋。看上去就像一群游兵散勇,隊形散漫,實則暗藏殺機。每一小隊之間的距離,都十分微妙,若即若離。只要遇到情況,附近的隊友就會前來支援,正面阻擋敵人,另一些隊員就會迂回到側翼,像彈簧般刺出。
  混在其中的銀霜血部,腳下霧氣彌漫翻騰,凝而不散。
  就在此時,完成轉向的風車劍開始加,劍身的光幕再度變得明亮。
  石志光的眼睛里仿佛涌動著陽光下雪亮的怒濤,他的表情因為太用力不自主變得猙獰起來,配上鐵塔般魁梧的身形,看上去就像一頭充滿力量的憤怒野獸。可是他動作卻總是輕柔如風如水,就像害怕一不小心就把劍柄擰斷。
  風車劍的呼嘯再次高亢,拖著長長的光尾,朝敵營斬去。
  哪怕是剛剛已經經歷過一次,赫連天曉還是忍不住在心中驚嘆,真是可怕的度,真是可怕的氣勢!
  雙方的距離急拉近。
  他怒吼一聲:“準備迎敵!”
  銀霜血部的霧氣翻騰,就像一只只寒冷的白色手掌伸向天空。他們會是第一波阻擋,剛才的音波攻擊讓他們印象深刻,這次他們準備更厚的冰墻和遲滯能力更強的寒霜冰霧。其他的神狼隊員也做好準備,只要風車劍的度稍有遲滯,他們就會像狼群般撲上去。
  眼看就像撞入大營,風車劍驀地方向一折,擦著營地的邊緣高掠過。
  就在掠過大營的邊緣時,七座劍塔劍光大盛,一記【大劍芒】,從風車劍激射而出。粗壯雪亮的劍芒,狠狠沒入大營之中。
  劍芒度快若閃電,勢不可擋,幾乎直抵營地中央。
  所過之處,摧枯拉朽,血肉橫飛。兩座營帳直接被從中一分為二,沿途的血修非死即傷,無人能擋其鋒。神狼部隊形松散,所以造成的傷亡不大。但即使如此,也導致十二名戰士當場死亡,重傷六人。
  受傷的人數比死亡的人數還要少,足以證明劍芒的威力。
  赫連天曉沒有把傷亡放在眼里,他的心臟一跳,卻是立即意識到,艾輝打的什么主意!
  果然,風車劍在空中又劃出一道弧線,再度朝大營沖來,半途突然方向一折,大角度斜斜切向大營。
  再接近大營邊緣的時候,又是一道劍芒,沒入大營之中!
  剛才的場面再度重演,十多名戰士的傷亡。
  該死!
  赫連天曉的臉色難看無比,心中憋屈得厲害,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風車劍就像一把鋒利的水果刀,貼著果皮,一點點切削。
  知道對方的意圖,可是他也沒想到什么好辦法。對方的度實在太快,又太靈活,單純在外圍游弋。
  赫連天曉忽然現,這戰術好像莫名有點熟悉。
  咦,這不就是他們神狼慣用的戰術嗎?利用度和機動,不斷在敵人的附近游弋,只要敵人稍有松懈,就撲上去撕咬。
  等赫連天曉反應過來,心中更加憋屈。
  看到敵人用自己慣用的戰術來對付自己,偏偏還無可奈何,饒是赫連天曉是一個城府極深之人,此時亦是有些氣急敗壞。
  就這么一會,對方完成連續五次的沖殺,己方的傷亡,近乎百人。
  冷靜!冷靜!
  他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心中的怒火:“防御,升起防御!加強防御!”
  注視著營地的血幕緩緩升起,赫連天曉脖子的青筋綻爆,拳頭攥得指節白。以前戰斗的時候,神狼總是嘲笑敵人會躲進烏龜殼里,沒想到有一頭,自己也會縮進烏龜殼里。
  紅色血幕升起,再次籠罩整個大營。
  將士們臉上紛紛露出松一口氣的神色,剛才風車劍連續幾次攻擊,都帶來了傷亡。只能挨打無法還手的處境,再鐵血的將士,心里都會有些毛。
  遠處的風車劍停了下來,調轉劍身,遠遠地注視大營。
  赫連天曉的目光緊緊盯著風車劍上那座最高的劍塔,一個渾身纏滿繃帶的消瘦身影。
  艾輝!
  赫連天曉在心中默念這個名字,一個以前完全沒有被他放在眼里的小人物,如今卻成為他的死敵。他眼中的殺機毫不遮掩,今日所受屈辱,日后必回加倍回報!
  劍塔上的艾輝,站在塔窗前,似乎也在注視著他。
  忽然,艾輝揚起手中的長劍,不知何時,劍身布滿裂痕,劍尖遙遙指向赫連天曉。
  這個充滿了挑釁的動作,立即惹怒了整個神狼部,將士們勃然大怒,各種咒罵咆哮和出營求戰的聲音幾乎要把大營掀翻。
  艾輝忽然松開劍柄,半空中長劍啪地崩碎,嘩啦散落一地。他拍了拍手掌,就像拍掉手上沾上的灰塵。
  這一下更是讓神狼炸開了鍋,連最老實的戰士,都露出憤怒之色。
  赫連天曉忽然笑了,他驀地揚聲:“艾兄雄才,雷霆之劍,果然名不虛傳,在下佩服!然而天下大勢滔滔而下,艾兄只身獨劍,不過徒勞。何不加入我神國,共襄盛舉,為這亂世重定太平!陛下求賢若渴……”
  風車劍上,艾輝沒有理會,轉過頭對石志光道:“回去。”
  石志光聞言,連忙催動風車劍,劃出一道弧線,朝珍珠風橋方向飛去。
  神狼大營,赫連天曉看著遠去的風車劍,一時為之失神。
  等他回過神來,看到將士們士氣低落,心中暗自凜然。雷霆之劍來得實在太不是時候,剛剛破釜沉舟,準備背水一戰,沒想到竟然當頭一棒,自己凝聚起來的氣勢,立即煙消云散。
  他故作鎮定,長笑一聲:“我們贏定了!”
  其他人愣住,紛紛抬頭朝部大人看過來。雷霆之劍剛才展現的戰斗力,給他們帶來的傷亡,他們完全無可奈何,他們不明白大人如何得出“贏定了”的結論?
  看成功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赫連天曉淡然道:“雷霆之劍固然犀利,可是今天所為,除了暴露自己的虛實,還有什么作用?如果我有手上有很多雷霆之劍,一定會小心藏好,在關鍵時刻投入戰斗,一舉奠定勝局。而不會用于刺探軍情,反而讓我們有所防備。你們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一個干脆利落的女聲響起:“大人所言正是!”
  卻是銀霜血部的宋小歉,她越眾而出:“敵人把如此利器暴露,也正說明艾輝很明白,無法憑借它獲得勝利!”
  其他將領都不是傻瓜,只不過一時被雷霆之劍的威勢震懾,銳氣被奪。如今兩位部揭開其中的玄機,頓時反應過來,紛紛點頭。
  注意到大家臉上的拘謹之色漸漸消失,赫連天曉放心下來,轉頭問宋小歉:“你的傷勢怎么樣?”
  宋小歉半邊身子布滿冰霜,其中隱現血跡,她搖頭:“休養幾天就沒事了。”
  血修的身體強悍,只要不是致命,很快就會痊愈。
  赫連天曉點頭:“既然艾輝已經知道我們的位置,那也不用著急,正常度前進,你也趁機把傷養好。”
  宋小歉應命:“是。”
  她轉身離去。
  赫連天曉環目四顧,將士們正在修復營地、治療傷員,他心中并不像他所說的那般樂觀。之前他覺得珍珠風橋防線不堪一擊,沒想到艾輝的雷霆之劍立馬給了他一個下馬威。
  他何嘗不明白艾輝的用意?
  艾輝是用此舉來振奮元修的士氣,證明血修戰部并非不可戰勝。
  艾輝成功了。
  無論從哪個角度,這都是一次成功的突襲。雷霆之劍洞穿神狼大營,來去自如,神狼無計可施,都會大大鼓舞艾輝手底下的將士。
  赫連天曉對將士們說的并不是假話,單單一個雷霆之劍并不可怕。
  另外一半,赫連天曉沒有說。那就是艾輝用這場突襲,給元修低迷的士氣,來了一針強心劑。
  這才是最大的麻煩。
  從今往后,他需要面對的不再是一個雷霆之劍,而是一群士氣大漲,抵抗意志更頑強的敵人。對于防守的一方,意志和決心,在戰斗中體現的作用會更明顯。
  赫連天曉之前對艾輝最大的印象,只有【艾剃刀】,是長老會腐朽的例證。
  今天他才明白,傳言是多么不可信,他們錯得多么離譜。
  這個被人們視作貪婪蝗蟲的家伙,只不過剛剛上戰場,就讓戰局生了微妙的影響。
  真是個厲害人物!
  赫連天曉心中暗自贊嘆,如此翻云覆雨的手段,他自問做不到。倘若艾輝手上的牌不是那么爛,倘若葉帥沒有被劫持,說不定還真的被翻盤了。
  只可惜,同樣沒有退路的他們,在意志和決心上,不輸半分。
  這注定是一場艱難的戰斗,但勝利也注定最終屬于他們。
  ps:思路不暢,今天只有一更,有思路再三更。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