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592 沖陣

“我實在無法想象,在當時的情況下,艾輝會選擇沖營。哪怕現在回想,依然覺得難以置信,他竟然命令雷霆之劍直接沖向了神狼部和銀霜血部的營地。必須承認,在沖營的瞬間,我的腦袋是一片茫然和空白。真是慚愧,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的勇武不輸他人,如今才知道,自己內心的怯懦。在這次沖營之前,我不太理解,艾輝為什么能夠成為松間派的首領,現在才有些明白。在如此絕望的處境,還能夠給大家帶來信心和勇敢之人,總是會讓人不自主追隨吧。”
  銅鬼手中的筆停頓片刻,他有些出神。這是寫給安丑丑大人的信件,片刻后,他回過神來,繼續埋頭寫。
  “風車劍是一個奇跡般的杰作,它有著無以倫比的速度和可怕的戰斗力。唯一制約它的,只有掌劍使,據說需要獨特的天賦和培養方式。盡管如此,它依然有著巨大的潛力和光明的未來。未來的天空,注定屬于風車劍。劍塔的戰斗方式,也重新定義了元修的戰斗。”
  “一群二流的劍修,卻能釋放一流的攻擊,連昆侖天鋒都為之側目。松間谷獨特的戰斗方式,我稱之為塔式。塔炮是如此,劍塔亦是如此。如何利用一群整體實力不高的元修來戰斗,艾輝給出了答案。塔式戰法是開創性的,是對原有元修體系的顛覆。”
  “它甚至會影響未來元修的修煉方式,對個人的招式、絕學要求會逐漸降低,而對協同性、配合性,以及對元力承受能力,會有更高的要求。這將是跨時代的提升,能夠親眼目睹并且參與其中,真是此生的榮幸。新光城必須加大對塔式戰法的研究,您高瞻遠矚,想來早就洞悉明了,不復贅述。”
  銅鬼的筆再次停下來,無數念頭在他腦海浮現,他心生唏噓感慨,卻有著憧憬和期待。
  “從理智上來說,雙方的態勢沒有本質的變化,敵人的實力遠超己方。然全軍上下,卻彌漫著莫名的樂觀和斗志。倘若之前好比死氣沉沉,如今前方的天空依然被烏云遮蔽,卻能見到一縷陽光,從烏云的縫隙中漏下。這一縷陽光,不足以照亮前方的道路,卻深深鼓舞著大家。”
  “大家開始相信,艾輝抵達戰場,也許真的能夠帶來一些變化。”
  “勝利依然遙不可知,然全軍上下再無避戰畏戰之心。”
  銅鬼小心地把信件封好,派專人送回新光城。
  走出營帳,便看到一群人圍在柯寧身邊,傾聽柯寧講述沖營的每個細節。雷霆之劍的沖營,如今是整個防線最熱門的話題。
  一開始大家不相信,好在親身見證的人很多,大家才知道這是真事,頓時塔炮聯盟就炸了。銅鬼魚今成名多年,威望頗深,他們不敢過來糾纏,就跑到柯寧那打聽。
  受到這件事情的刺激,加入塔炮聯盟的元修大為踴躍。
  柯寧發現之后,更是大肆吹噓,招兵買馬。
  沿途不時有人向銅鬼行禮,銅鬼回禮致意。走在營地,銅鬼能夠明顯感受到氣氛的變化。之前的營地,死氣沉沉,充斥著悲觀的情緒。如今不時能看到眉飛色舞的魯直大漢,一副精力過剩的模樣。
  “干得好!就是要讓那幫血修看看,咱們可不是軟柿子!”
  “可惜沒能跟著一起去,要是能趕上,這輩子死了也值!”
  “艾輝大人說不定真的能折騰點動靜呢。”
  “大人是真漢子!膽色無雙!”
  入耳的議論聲,讓銅鬼不自主露出一絲微笑。但是微笑一閃而逝,他厲聲喝道:“都杵在這干嘛?塔炮聯盟不要廢物,血修馬上就來了,還在這閑著?全都給我去修煉!”
  大伙頓時抱頭鼠竄,剛剛唾沫橫飛的柯寧臉上露出訕訕之色。
  銅鬼大步上前,肅然行禮,沉聲道:“柯寧大人,時間寶貴,敵人隨時可能抵達,我們需要加緊修煉,讓大家盡管習慣塔炮。”
  盡管無論是實力還是資歷上,銅鬼都是遠勝柯寧,但是艾輝既然指定他們協助柯寧,銅鬼毫無怨言,兢兢業業,以屬下自居。
  柯寧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神情,剛想開口,一名工匠過來:“誰是柯寧?”
  柯寧道:“我就是。”
  工匠道:“蜂巢重炮十二門,請簽收。”
  柯寧頓時把剛才的尷尬拋到九霄云外,喜出望外:“蜂巢重炮在哪里?”
  當看到十二門巨大的蜂巢重炮,柯寧的口水都快流出來。蜂巢重炮的鍛造,之前一直遇到難題,在李厚堂加入之后,難題才解決。何瞎子組織工匠,蜂巢重炮的產量才開始以較快的速度增加。
  出產的蜂巢重炮,需要優先提供給重云之槍。重云之槍的防線更靠前,面臨的壓力更大,對蜂巢重炮的需要更迫切。
  塔炮聯盟的日常修煉,都是使用的重云之槍淘汰的塔炮。
  這也使得直到現在,柯寧這才看到蜂巢重炮。
  粗壯的炮身鮮艷通紅,異常奪目,充滿了力量感。
  “何師對蜂巢重炮做了一些改進。縮短了炮管的長度,增加了雪熔巖的輸送量,威力有所增加。增加了火池的容量。這是第一批蜂巢重炮,之后還會繼續補充。我是負責過來建造火池,塔炮建在什么地方?”
  柯寧這才回過神來,連忙道:“我去問問大人。”
  他還不知道艾輝的具體打算。塔炮建造在什么地方,和他們接下來的戰斗有直接的關系。他不知道艾輝對接下來戰斗,對他們是什么安排,也不敢在這種事情擅自決定。
  “哎呦!”
  艾輝的慘叫聲,隔著營帳都能聽得見。
  樓蘭給艾輝檢查之后,道:“艾輝,你下次要小心啊。現在元力湯對你沒有作用,幸好有生木枝的生機在你的體內,要不然就很危險了。”
  艾輝在床上哼唧:“下次?還有下次?反正我拼命都拼過了,剩下的活都歸他們。樓蘭,扶我起來曬曬太陽,這床上待得我都快發霉了。”
  樓蘭連連點頭,大聲道:“沒問題,艾輝!”
  樓蘭嘭地變成一團軟沙,托著艾輝,從營帳中滑行出來。
  一出營帳,明亮的陽光照得艾輝微微瞇起眼睛,比起營帳,他還是更喜歡陽光下的感覺。樓蘭動作很小心,給艾輝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這才繼續去忙別的。
  暖烘烘的陽光,曬在身上,真是享受。
  上次回來的途中,他從劍塔出來,就是一副快虛脫的模樣。沖營的時候注意力過于集中,渾然忘記自己身體的狀況,奄奄一息的時候就后悔自己為啥要去逞英雄?
  人啊,就是不能頭腦發熱……
  艾輝懶洋洋的,昏昏欲睡。
  “大人大人!”
  柯寧的聲音打斷艾輝的小憩,他無可奈何地睜開眼睛:“又怎么了?”
  柯寧一陣風似地沖到艾輝身邊,一臉討好道:“大人,蜂巢重炮送來了,我們該建造在什么地方?”
  上次的沖營,讓柯寧對艾輝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以前他是在背后說艾輝壞話最多的一個,肚子里更是一堆意見,他朝思暮想的是進入重云之槍,而不是這個狗屁都不是的塔炮聯盟。
  如今他對艾輝膜頂朝拜,死心塌地,但凡是艾輝說的,那就是對的!
  無比瘋狂的舉動,堪稱奇跡的一戰,奠定了艾輝在他心目中神圣的地位。
  不過就是一次沖營?開什么玩笑?有人做到嗎?誰能做到?不,不僅沒有人能做到,而且其他人連想都不敢想。親身經歷整個沖營過程,從一開始的以為艾輝瘋了、自己要死了,到后來緊張得腦袋一片空白,再到后來安然離開時的不能置信、后怕、激動。
  在眼前這個病懨懨、懶洋洋纏滿繃帶的傷員面前,柯寧恭敬得就像在學院里面對夫子。
  “蜂巢重炮啊。”艾輝隨口應道,帶著幾分睡意。
  柯寧連連點頭:“是啊,大人。這蜂巢重炮,一旦架起來,就很難移動了。我們是不是事先布置好防守的位置?”
  艾輝懶洋洋道:“隨便架吧,先練著。就現在這水平,也沒法上前線。”
  柯寧頓時臉漲得通紅,羞愧道:“屬下辦事不力,一定好好督促大家修煉塔炮。”
  換作以前,他會覺得艾輝故意挑刺,推諉自己的責任。但是現在艾輝的話,他十分信服,便覺得確實是自己做得不夠好,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訓練塔炮聯盟,不能拖大人的后腿。
  艾輝嗯了一聲,接著道:“不要舍不得雪熔巖,實戰練習。”
  柯寧重重道:“是!屬下一定不會辜負大人的重望!”
  說罷便滿臉莊重,雄赳赳氣昂昂地離開。
  艾輝被柯寧的舉動弄得一愣一愣,眼睜睜看著他離開,不知道這家伙受了什么刺激,感覺就像變了一個人。
  小山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邊,淡淡道:“軍心可用。”
  艾輝回過神來,他對小山始終一副裝神弄鬼心有成竹的模樣相當不以為然,撇了撇嘴反駁:“有辦法才行,光靠軍心有什么用?”
  小山點頭:“有道理。”
  然后轉身離開。
  艾輝愣住,這……這就走了?這是什么反應?你就不問問我想出來什么辦法?
  忽然,凄厲的警報聲響徹營地。
  艾輝坐起來,看向風幕防線,目光變得深遠。
  最殘酷的戰斗,來了。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