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596 珍珠防線

厚厚的金風屏障,阻擋了血修的視線,他們無法探查到后面正在發生的一切。如果他們看到此時防線后正在發生什么,一定不會那么淡然從容。
  連綿不絕的營地燈火輝煌,亮如白晝,人聲鼎沸。就連漫天星辰,都被奪去光芒,黯然失色。此時已經是深夜,但是依然充滿躁動和力量。
  工匠們不眠不休,每個人眼中布滿血絲。大伙都知道大戰在即,敵人已經抵達防線,不需要督促,每個人都是拼命工作。
  每個熔爐都是火光沖天,此起彼伏的口號,流動的火焰和通紅的鐵水,迸濺出耀眼的火花。
  魚骨頭上,艾輝俯視著下面熱火朝天的景象,有些出神。一堆堆物資就像是連綿的山丘,穿梭的工匠們好似一只只勤勞的螞蟻。
  他不由自嘲一笑,這大抵是自己最富有的時刻。
  正是這么多的工匠,這么的物資,還有這么多的人,才讓艾輝有幾分底氣面對接下來的一戰。
  來吧,既然無法退縮,那就一戰吧!
  花光所有的物資,拼光所有的性命,來打這一仗。
  這就是艾輝的決心。
  好像也沒有別的選擇。
  一門門新鑄造出來的蜂巢重炮,余溫還未退去,就被送到塔炮聯盟,第一時間架起。早就準備好的塔炮隊,馬上開始蜂擁而入,開始學習如何操控蜂巢重炮。
  這大概是世界上最瘋狂最奢侈的修煉,清一色的蜂巢重炮,清一色的實彈練習。
  營地的另一角落,蜂巢重炮的怒吼,連綿不絕。
  柯寧來回奔走,在不同的隊伍之間來回巡視。他的喉嚨早就嘶啞,頭發凌亂不堪,渾身臟亂,整個人仿佛煙熏火燎,卻散發難以言狀的凌厲氣質。
  就連李厚堂,倘若此時看到柯寧,也會大吃一驚。
  當年的公子哥,如今卻如同換了一個人。
  變化的不僅僅是柯寧,銅鬼魚今也在悄然變化。他們倆在戰部中任職多年,經歷諸多變故,棱角之處也漸漸被磨得圓滑。雖說熟諳軍旅,能把事情做好,但是心中那份激情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塔炮聯盟這樣一個菜鳥聯盟,不知是不是受到氣氛的影響,他們也變得更加專注,內心深處某個早就被忽略的地方,有什么東西正在悄然萌芽。
  就連他們的部下,精神面貌都煥然一新。
  塔炮聯盟絕大多數都是之前的潰兵,他們不肯離去,就是心存復仇之念,希望能夠好好和血修打一場。他們最擔心的,就是被招募進入戰部,卻發現上面的大人們并非真心想抗擊血修,只不過敷衍了事,暗地里隨時準備逃跑,或者爭權奪利。
  最初他們對艾輝持觀望狀態,便是如此。
  后來大家發現艾輝是真心想打這場仗,而且還有沖營如此驚世駭俗之舉,對艾輝頓時大為改觀。
  他們的情緒,也在不知不覺中感染著其他人。
  火山尊者感慨道:“原本我以為,塔炮聯盟臨時組建,肯定士氣低落,難堪大用。現在才發現,士氣可用啊!”
  他的經歷豐富,見多識廣。但是像塔炮聯盟這樣奇怪的戰部,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大半由潰兵構成,臨時組建的戰部,卻沒有畏戰的情緒,反而求戰情緒高昂。
  小山淡淡道:“倘若盡是引頸待戮之輩,五行天怎么能存在千年?”
  火山尊者點頭:“敗軍之將還有這般血勇,很難得。如果大家都能如此,血修又有什么可怕?”
  艾輝忽然開口,冷笑道:“大家都能如此?想得太美!有人說五行天是一塊腐爛的木頭,這些人就是最后一點沒爛的木頭。可是光靠這點好木頭,想要恢復生機,那是癡心妄想。更何況,人家壓根不想著恢復生機,只想著茍延殘喘。”
  小山覺得艾輝的話刺耳,不由道:“事情也沒你想的那么絕望,長老會也要從全局考慮。”
  說完他自己都覺得心虛,索性閉嘴。
  艾輝沒有再爭辯,他不是喜歡爭辯的人。之所以會說這些話,是覺得大家心存的最后一絲幻想,不過是個遮羞布而已。
  更何況,反正和他沒有什么關系,他又不是為了長老會而戰。
  他轉過臉對火山尊者道:“塔炮聯盟實彈修煉效果不錯,但是雪熔巖的消耗太大,我們需要先做準備。”
  火山尊者滿臉肉痛道:“老夫正要提醒你,哪有你這樣戰部修煉的?天啊,一天多少雪熔巖倒下去?那可全都是錢啊!以前老夫覺得你摳門,現在老夫才發現,老夫看錯你了,你揮霍起來太嚇人!”
  艾輝道:“魚骨頭里面的熔巖,肯定不夠。我們要另外補充雪熔巖。我們需要地火熔巖!”
  火山尊者嘿然:“地火熔巖?交給老夫!”
  艾輝有些期待:“能行嗎?”
  “問題不大。”火山尊者得意道:“很多人以為只有火山才有地火,實際上,地底深處都有地火。只不過一般來說埋藏得比較深,但是對老夫來說,不是問題。”
  艾輝行禮道:“那就有勞尊者了!”
  他之所以找火山尊者,就是在聽雷城,火山尊者喚出一座火山,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沒想到真的能解決,他心中一塊大石頭落地。
  忽然,他左臂劇痛,就像有烙鐵燒在手臂一般。
  他忍不住悶哼一聲。
  那里……生滅花祭術!
  一股極為詭異、霸道的力量,突然從他手臂的血梅花鉆出來,鉆入艾輝體內。
  他的身體突然失去控制,全身僵直。
  身旁的小山和火山尊者發現艾輝的異樣,臉色一變。
  小山和火山尊者的驚呼,變得非常遙遠,隱約得就像從云端傳來。體內的劍云,仿佛察覺到危險,炸開了鍋,自發運轉,雷霆轟鳴。
  艾輝只覺得體內數股力量撕扯,身體就仿佛要被撕扯成數片。
  前所未有的劇痛,他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地,昏迷不醒。
  正在工匠營地各個角落指揮協調物資的迷你小樓蘭,忽然停下來,他們做出同一個動作,抬頭朝魚骨頭上望去,小小的眼睛紅光閃爍。
  他們不約而同撒腿狂奔,就像潮水般,朝魚骨頭匯集。數不清的迷你小樓蘭一邊跑,一邊整齊高呼。
  “艾輝危險!”
  “樓蘭來了!”
  臨時營地。
  神畏裁決的將士們都在喘息,他們剛剛經歷一場苦戰,好不容易才擺脫敵人。
  沒有人說話,大家抓緊一切時間休息,恢復體力。
  他們的處境越來越艱難,從戰斗的頻率就能看得出來。在短短的三天里,他們和血修大大小小交手十二次。如此高強度的戰斗,他們硬生生扛住。
  處境的惡化,從傷亡就能看得出來。
  他們的傷亡在不斷加大,尤其是裁決,幾乎損失了一半人手。
  當然,敵人的傷亡更大,他們起碼殺傷了超過己方傷亡五倍以上的敵人。可是,敵人兵力上的優勢實在太大。神靈部的損失非常慘重,兩個血部更是遭受重創。但是緊急增援而來的另外兩只神部、四只血部,依然足夠組成一張大網,從不同的方向包圍。
  在如此艱難的處境,神畏裁決把他們的強悍體現得淋漓盡致。他們仿佛不知疲倦,不知道絕望,到現在為止,血修還沒有成功阻擋過神畏裁決。
  如今在血修的戰部,再也沒有人敢嘲笑神畏裁決。
  如果不是天神心會不斷釋放波動,從而暴露神畏裁決的位置,哪怕三個神部六個血部聯合起來,他們都沒有把握能夠逮住神畏裁決。
  西門裁決忽然道:“不能這么下去。”
  萬神畏看著她:“我們不能半途而廢。”
  “當然不能。”西門裁決揚著女童般的蘋果臉,神情冷傲:“這些天我都在研究天神心的波動,想到一種辦法,應該可以封存天神心的波動。”
  萬神畏滿是風霜的臉露出驚喜:“封存天神心的波動?你有辦法?”
  西門裁決道:“要試過才知道。”
  萬神畏急不可耐道:“那我們試試?”
  他們如今陷入如此被動,就是因為天神心的波動,會主動暴露他們的位置。如果天神心的波動,能夠封存,他們的隱蔽性將大大增加,敵人發現他們的難度會急劇增加。
  他們完全可以和敵人在莽莽群山之中捉迷藏,他們可以拖更長的時間。
  西門裁決神情平靜地看著萬神畏:“如果有人能活著,給裁決留一些種子。”
  說罷起身。
  萬神畏身體劇震,張了張嘴,卻沒有發出聲音。
  西門裁決看著稀稀落落、傷痕累累的裁決戰士,眼中閃過一絲不忍和哀傷,但是旋即恢復堅定和強硬。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有什么值得猶豫?
  反正不曾絲毫后悔,但求犧牲能有意義。
  嬌小的身軀漂浮在空中,她彈了彈手中精致的小弓,聲音清冷。
  “裁決,出列。”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