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62 好人!

“你真的要紡布?”
  回去的路上,老頭忍不住問。
  “有什么問題嗎?老師你已經問了三次。”艾輝有些奇怪,難道老師又不贊同自己修煉刺繡?從離開繡坊開始,老師反復問自己是不是要紡布,就好像不相信一樣,明明是老師帶自己來的啊。
  “你沒看出來她在為難你?”老頭問。
  “不算為難吧。”艾輝沉吟,腦海仔細過了一遍,接著用比較肯定的語氣:“我覺得這是很合理的要求。我在蠻荒的時候,如果要向別人請教的話,都要付錢的。老太太都沒問我要錢,只是給我一個考驗,還提供材料,這么多,老太太的人很好啊,老師你不要亂說。”
  艾輝晃了晃背上的背包。
  老太太說他想帶多少帶多少,于是艾輝就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把他能看到的所有紗錠全都打包了一個和他差不多高的背包。
  老頭看了一眼艾輝小山似的背包,再想到玉芩呆滯的表情,他不由放聲大笑。
  艾輝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笑了半天,老頭才上氣不接下氣道:“你這招確實狠,你也不嫌沉?。”
  “這招?”艾輝沒太明白老師的意思,是怕自己背不動?他不以為然道:“這算什么?一點都不沉,我在蠻荒的時候,背得比這重多了,紗錠輕飄飄沒什么重量,可惜繡坊只有這么多。”
  艾輝言語間,有些遺憾。
  老頭想笑又強忍著,他指了指上面的其他顏色紗錠:“這些你用不上啊,怎么也帶來了?”
  艾輝有點不好意思:“習慣了,不小心,以前我們在蠻荒打掃戰場的時候,要求是連根骨頭都不能放過。這幾個就在我面前,沒注意,就把它們給收攏過來。要不?我把它們還回去?”
  沒注意……
  老頭想到老太婆的表情和臉色,心里偷著樂,這家伙不會是故意的吧?瞄了艾輝好幾眼,看上去挺正常,應該不是故意的。
  “這個是小問題。”老頭擺擺手,接著問:“明秀演示的雙流織法你看懂了嗎?”
  “看懂了一些。”艾輝老老實實道。
  “你是真的打算紡布?”老頭的表情變得認真:“你有把握嗎?”
  “把握這個不敢說。”艾輝謹慎道:“但是想試試。”
  老頭一聽就知道完了,他能夠聽出來艾輝語氣里的堅持,果然是個倔強的孩子。
  “試試就試試吧。”老頭有些無奈道,但是連忙道:“要是完成不了就算了。修煉嘛,不是只有刺繡才是修煉,不要鉆牛角尖,再天才的人也不可能啥都能行。”
  “老師您不用擔心,我只是試試。”雖然不知道老頭為什么這么擔心,但是艾輝能感受老師的關心,心中有些感動。
  老頭便不再勸。
  帶著一大包紗錠回到兵鋒道場,樓蘭看到有些好奇:“艾輝,你是在打工嗎?”
  “不是。”艾輝搖頭:“我在學習修煉刺繡。”
  “刺繡?”樓蘭哦了一聲,接著湊了過來,一臉好奇:“看上去很厲害的樣子。”
  “我還沒有開始呢,樓蘭。”艾輝沒好氣道:“你就知道厲害?不過說起厲害,今天見到的那位明秀師姐,可是真正的厲害。”
  艾輝有些悠然神往,他從劍胎的狀態中脫離出來,但是明秀師姐全力運轉的雙流織法的畫面,卻在他的腦海中不斷浮現。
  力與美的畫面,震撼他的心靈。
  畫面的每個細節都是如此協調、平衡。
  他不懂刺繡,但是依然能夠感受畫面所蘊含的力量,他知道沒有深厚的造詣,是絕對無法做到那個地步。艾輝不懂刺繡,但是懂戰斗。元力針雖然細小,但同樣致命。明秀師姐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織法,用在戰斗中,殺傷力非常可怕。
  明秀師姐比自己大不了幾歲,但是實力之強,他又佩服又羨慕。
  “玉繡坊的明秀師姐?”樓蘭不愧是走街串巷買菜熬湯大樓蘭,對于松間城各方面的消息都十分熟悉:“明秀師姐當然厲害。她是真正的刺繡天才,從小就拜在刺繡大師韓玉芩門下,是玉繡門最出色的弟子。很多人都覺得她在三十歲之前,一定能夠登上大師之位。而且外界都認為,她的成就會超過她的老師韓玉芩,成為刺繡宗師。”
  “這么厲害!”艾輝兩眼都是星星,他覺得明秀師姐很厲害,但是沒有想到會厲害到這地步。等等,玉芩?他忽然想起來老師曾經喊老太太“玉芩”,難道老太太就是刺繡大師韓玉芩?
  他又想起來老師說過,能夠同時控制元力針的紀錄,就是一位叫做韓玉芩的刺繡大師。
  老太太是刺繡大師韓玉芩!
  艾輝的眼睛一下子瞪圓,過了一會,他有些不確定地問:“樓蘭,大師應該很厲害吧?”
  “當然厲害!”樓蘭一臉理所當然,身體在艾輝面前嘭地散開,一小團沙云,變幻成“大師”這個字,旁邊的沙云組成“宗師”兩個字。
  “艾輝,五形天的稱號是很嚴格的哦。現在五行天稱號最高的是宗師,意思有資格開宗立派的強者。宗師之下就是大師,大師的地位也很高。有資格稱之為大師的人,都是相對應領域最頂尖的強者。他們之中有的是實力無雙,有的是對相關領域,做出了無可替代的巨大貢獻,才能夠稱之大師。韓玉芩大師,她開創的織法,就有十多種。“
  “這么厲害!”艾輝驚嘆,他更加下定決心要修煉刺繡。
  那一點點考驗算什么,能夠接受一位刺繡大師的指點,這樣的機會是多么珍貴!
  倘若不是老師和韓玉芩大師交情深厚,甚至自己連這個考驗的機會都得不到。看看繡坊就知道,除了他,沒有看到一名男子。
  老師的要求,一定讓她很為難吧,只不過提一個小小的考驗,大師的人真的很好啊。
  艾輝心中感動,還送了自己那么多的紗錠。看看那些五顏六色的紗錠,每一個都散發著微弱的元力波動,一個都不便宜!
  還送了自己那么多!
  艾輝的目光落在那個小山般高的背包,心中對老太太充滿崇敬,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