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597 病虎和紅衣

漆黑的夜色,嶙峋的怪石,就像安靜的怪獸,蹲伏在地。
  裁決將士錯落分布,就像散落的圓形,圓形中心地面,是昏迷未醒的葉白衣。西門裁決飄浮在葉白衣的上方半空,她盯著昏迷未醒的葉白衣。
  再過半個時辰,天神心就要釋放波動。
  天神心……獸蠱宮到底折騰出什么可怕的東西!
  西門裁決心中驚疑不定,葉白衣體內,仿佛蟄伏著一頭可怕的怪獸。不,現在的葉白衣就是一頭怪獸,一頭昏迷的怪獸。
  西門裁決甚至懷疑,只要生命受到威脅,那顆跳動的心臟,可以媲美巨龍的心臟,很有可能失控。恐怖而狂暴的力量,失去束縛,會造成災難性的后果。
  好吧,其實到現在這一步,什么災難性的后果,都沒有什么區別。
  除了會讓他們拖時間的企圖遭到破壞。
  西門裁決有些慶幸,南宮無憐已經死了。能夠煉制出來天神心這般違背常規之物,南宮無憐的危險性怎么高估都不過分。想想獸蠱宮源源不斷煉制天神心,那樣的場面多么可怕。
  下方裁決將士們鴉雀無聲,等待她的命令。
  他們每個人都盡力站得筆直,但是依然難掩傷痕累累的身軀,煙熏火燎的臉龐寫滿疲倦,布滿血絲的雙眼死死盯住葉白衣。只剩下一半的裁決,看上去稀稀落落。
  真像一群殘兵敗將啊!
  可就是這么一群人,立下的不世之功,寫下不可思議的奇跡。
  西門裁決目光掃過大家,今晚之后,不知多少張面孔會在她面前消失。她心中又是傷感苦澀,又是滿滿的驕傲。
  她忽然問:“都記好了嗎?”
  “是!”
  大家的聲音沙啞干澀,就像掠過干枯剝落的胡楊和森森白骨,穿透無邊無際沙漠的風。
  西門裁決猶如女童的稚嫩臉龐浮現堅決的光芒,她就像出鞘的利劍,手中精巧的小弓,輕輕一彈。
  幾乎同時,裁決將士們手中的弓齊齊拉開,弓身散發耀眼的白色光芒。在這個險峻漆黑的山谷,一輪輪滿月宛如從夜色的水面浮現。
  拉開的弓弦,一根白色光芒匯集的光箭,箭身浮現黑色的玄奧花紋,指向天空的西門裁決。而他們的腳下,一個個圓形光環浮現,光環上各種圖案花紋流轉不休。
  所有的光箭同時指向西門裁決。
  又是一聲清越的弓弦撥動。
  就像一聲命令,將士們不約而同松開弓弦,光箭如雨。所有光箭都準確擊中西門裁決,無一落空。
  西門裁決渾身光芒暴漲,恍如實質的光芒就像刺一樣扎得人眼睛難以直視。她嬌小的身軀,籠罩在刺目熾烈的光芒之中,彷如神祇。
  弓弦不知何時拉開。
  冷冷的聲音清越冰冷,莊嚴神圣。
  “裁決如下,封禁!”
  一道凝實刺目、仿佛能撕裂時空的光柱從天而降,轟在葉白衣身體。葉白衣的身體仿佛遭受重擊,重重一頓,后背砸在地面。
  將士們腳下流轉的光環,就像一張大網,倏地席卷,朝葉白衣罩去。
  葉白衣體內的天神心好似察覺到危險,劇烈跳動。
  咚咚咚!
  每一次跳動,都像是重鼓被狠狠敲一下。
  離得近的士兵,當場七竅流血。忽然,一抹白色的火焰,從他們腳下升起,他們來不及慘呼,便被火焰吞噬。
  然而天神心釋放的波動固然強橫,但是撞上一張張光環結成的大網,卻始終無法沖破這張看似薄薄的光網。光網稍稍一頓,急劇收縮,把葉白衣罩得嚴嚴實實。
  它們纏在葉白衣身上,就像一張發光的漁網。
  咚咚咚。
  天神心的跳動,越來越慢,越來越輕。
  直至悄無聲息。
  葉白衣的身體,才失去依托,從空中跌落在地面。
  天空的西門裁決,渾身光芒散盡。
  當萬神畏看清西門裁決,心神劇震。西門裁決宛如七八歲女童的臉,此時竟然出現幾道皺紋。
  西門裁決身形一晃,從空中墜落。
  萬神畏倏地出現在她身邊,一把接住西門裁決。
  西門裁決艱難地喃喃:“快走。”
  萬神畏眼眶泛紅,嘶聲下令:“帶上傷員和葉白衣,馬上轉移。”
  神畏部的將士們立即沖上去,把還活著裁決將士,背在背上,抓起依然昏迷的葉白衣,跟著萬神畏朝山谷外沖去。
  就在他們消失一刻鐘,風塵仆仆的賀南山帶著精銳,抵達山谷。
  剛才賀南山遠遠看到山谷閃現異常明亮的光芒,心中沒由來升起不祥的預感,便連忙帶著士兵匆匆而來。
  等他們抵達山谷,山谷早已經空無一人。
  賀南山蹲在地上,地面還殘留著元力波動,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他不知道神畏裁決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但是他能夠從殘留的波動中感受到一縷封存禁錮的氣息。
  能夠讓神畏裁決不惜暴露自己還要施展的封禁手法……
  不用想,賀南山也知道只會有一種可能!
  這是他最不想得出的結論。
  該死!
  他面色鐵青,一拳砸在地面,可怕的勁力沒入地底,整個山谷的地面就像波浪般起伏動蕩。
  “追!”
  敵人還沒有走遠,希望自己的運氣夠好。
  但是隨即賀南山心中的怒火消失得無影無蹤,心中苦笑。
  運氣……自己的運氣從一開始就糟糕透頂。
  三座鎮神峰,最底下也是最接近地面的那座,是兵人部駐守。兵人部擅長的是地面戰斗,他們需要離地面足夠近。鎮神峰下方的地面,大師王小山精心重新構造過,有層出不窮的陷阱,還打造了大量適合兵人部發揮的獨特地形。
  鎮神峰上,鐵兵人低沉的聲音響起。
  “干得不錯,再來一次!”
  他站在隊伍的最前方,身后大約五十名士兵。士兵們每個人都是大汗淋漓,喘著粗氣,但還是竭力擺開進攻的姿勢。
  鐵兵人驀地重重踏出一步,金屬手掌握拳,一拳轟出!
  面具后響起一聲驚雷:“殺!”
  五十名兵人士兵同時踏步沖拳,口中暴喝:“殺!”
  一道巨大的拳芒,就像體型驚人又狂暴霸道無比的攻城錐,無論什么東西擋在它面前,都要被轟得粉碎。
  拳芒在空中足足堅持了五息才緩緩湮滅。
  鐵兵人長長吐出一口氣,呼,吐出的氣息凝實如劍,他緩緩收拳。在他身后,士兵們東倒西歪,癱坐一地。
  早就在一旁準備好的元力湯,送到這些士兵面前。補充了元力湯之后,士兵們精神振奮不少,他們紛紛運轉周天,消化元力湯內的元力。
  鐵兵人露出欣慰之色,士兵們的實力進步非常快,遠遠超出他的預期。艱苦的修煉,和極其充足的物資供應,才讓這些菜鳥們,進步神速。士兵們的境界,無不比之前提升一大截。
  想想之前他還在擔心艾輝搜刮其他戰部的舉動,沒想到自己也跟著受益。元力湯的材料是師雪漫那邊送來的,元力湯的配方,也是樓蘭送來的。
  還真的應了那句:你吃肉我喝湯。
  如此闊綽的生活,還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鐵兵人啞然失笑。
  “真是厲害,這一拳如果出現在戰場,敵人擋不住。”
  清冷帶著微微欣喜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鐵兵人轉身,衣衫飄飄的師妹映入視野,他微微有些失神。他馬上反應過來,搖頭道:“我還只能匯集五十人,比起艾輝雷霆之劍的兩百多人,差得遠。”
  昆侖天鋒搖頭:“師兄何必妄自菲薄?塔式戰法畢竟是艾輝所創,他調動兩百人,不足為奇。師兄假以時日,一定也能達到這個數字。”
  鐵兵人問:“師妹進展如何?”
  昆侖天鋒語氣透著苦惱:“不是很順利,是我自己的問題。艾輝的雷霆之劍,完全摒棄了劍術的美感和玄妙,我很難說服自己。”
  鐵兵人安慰道:“師妹無需著急,順其自然就行。”
  雷霆之劍的戰法,給兩人帶來極大的震撼,也讓他們生起效仿之心。艾輝在這一點上并不藏私,傾囊相授。但是雷霆之劍畢竟是艾輝專門根據劍塔而組建,兵人部和天鋒部如何利用塔式戰法,還要靠鐵兵人和昆侖天鋒自己摸索。
  鐵兵人的進展要順利一些,已經能夠指揮五十名士兵。昆侖天鋒則幾乎沒有進展,她本身就不是戰部骨干出身,戰術素養不如鐵兵人。
  她是非常傳統的劍修,劍術也早已經成形。而且雷霆之劍的劍修,在她看來,根本沒有資格稱為劍修。
  可是,偏偏雷霆之劍的戰力極為驚人。
  昆侖天鋒心中極為糾結,她并非盲目固執之人,她甚至覺得,假以時日,雷霆之劍的那種劍修,很有可能徹底取代傳統的劍修。
  劍術還有沒有恢復,又要沒落了嗎?
  她很迷茫。
  但是很快兩人就沒有心情放在這上面,姜維來了。
  鐵兵人失聲驚呼:“艾輝昏迷?怎么回事?”
  昆侖天鋒忍不住看了一眼師兄,她很少看到師兄如此失態。師兄對艾輝,真的非常看重,也真的非常關心啊!
  姜維的臉色也不好:“還不知道,非常突然,樓蘭在診斷。”
  鐵兵人正準備和姜維一起去看看,凄厲的警報陡然響起。
  三人一愣,下意識朝神狼部營地看去,不約而同倒抽一口冷氣,臉色大變。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