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598 以戰代練

遠處的天邊,遮天蔽日的血獸,就像一團紅黑色的烏云,席卷而來。
  赫連天曉臉上露出笑容,在他身后,將士們無不是神情振奮,激動著忍不住狠狠揮舞拳頭。明明實力占優,卻連續失利,大家心中都很憋屈。到如今陛下還沒有任何指示,更讓神狼上下心中忐忑,恐懼滋生。就好似頭頂隨時會有一把鍘刀落下,難逃尸首分離之命。
  憋屈和恐懼混雜在一起,神狼上下每日都異常煎熬,如今強援抵達,壓抑許久的情緒陡然爆發。
  獸營是血部的預備役,每一營為一萬人,配備的血獸是寬背蝠魚。寬背蝠魚是黑血蝙蝠和魔鬼魚結合的新物種,它看上去更像是能夠飛行的魔鬼魚。它通體漆黑,雙眼各有一道紅色的條紋延伸到翼尾,超過四十米的翼展,是個真正的龐然大物。
  寬背蝠魚背部肌肉非常發達,看上去十分寬厚,非常適合乘坐。
  寬背蝠魚性情溫順,智商不高,飛行速度也不快,但是載重驚人,而且飛行非常平穩。
  倘若不是寬背蝠的食量驚人,它會成為一種非常出色的貨運血獸。寬背蝠每天需要食用大量的果玉,成本高昂,因此只有獸營才會配備。
  為首寬背蝠魚背上的將領,看到營帳門口的赫連天曉,連忙控制寬背蝠魚,朝下降落。
  遮天蔽日的烏云,好像開閘的洪水,傾瀉而下。
  當所有的寬背蝠魚全都降落,營地四周就像多了一片黑色的地毯,異常壯觀。
  四位獸營部首,同時來到赫連天曉面前,恭敬行禮:“參見大人,我等來遲!”
  赫連天曉滿意道:“來了就好,修整兩天,準備攻城。”
  “是!”
  四人齊聲躬身應命。
  他們有的神情凝重,有的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但是沒有人退縮。來之前,他們就知道大致的情況,對于即將面對的情況,早有思想準備。
  身為預備役,什么時候見過赫連大人如此和顏悅色?還在營地門口迎接,更是讓他們誠惶誠恐。
  獸營的地位低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給血部輸送新鮮血液。但是這些年,血部的折損不大,每年獸營能夠進入血部的士兵,少得可憐。絕大多數人,只能蹉跎數年,然后遣返回家。
  神之血最重軍功,能夠建功立業,才能獲得晉升,才能讓家庭獲得良好的待遇。在神之血,軍人的地位非常高,遠超其他行業。軍人的家屬,都能夠得到很多方面的優待。獸營盡管是預備役,但是獸營士兵的待遇,都足以讓其他行業血修眼紅。
  一旦無法進入血部,被遣返回家,那就意味著所有的待遇全都沒有。
  相反,戰死沙場,其家庭和子女依然能夠享受到軍人家屬的待遇。這也是為什么,神之血的士兵在戰場上往往悍不畏死。
  在神之血內部,不是沒有人對軍人如此優待有意見,但是帝圣親口頒布旨意,從無動搖。
  所以,當獸營接到支援前線的命令,他們不僅沒有畏懼,反而群情振奮。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打點行裝,連夜出發,日夜兼程。
  在路上,四個獸營部首就討論可能的情況,最后得出的結論,最有可能的便是攻城戰。
  自古以來,攻城戰都不好打。
  防守方依托完備的防守體系,往往能夠讓數倍、甚至數十倍敵人束手無策。即使攻陷城池,也往往損失慘重。
  四位獸營部首吩咐部下扎營休息,他們可不敢休息,不顧疲倦,齊齊來到珍珠風橋防線察看。
  當他們看清楚防線,不約而同倒抽一口冷氣,就連之前摩拳擦掌的獸營部首,也不由臉色一變。
  情況比他們預想的更加惡劣!
  陪同他們的,是銀霜部副部首,潘鳳玲。潘鳳玲女生男相,身材竟然比一般的男人都要魁梧壯實,聲音粗厚。她的武器也非常驚人,是一把通體湛藍,和她身形差不多高的狼牙棒,散發淡淡的白色霧氣,寒意四逸。
  神之血戰部等階森嚴,上下之間規矩極為嚴苛。
  獸營身為預備役,獸營的部首,地位大抵和血部的中層骨干相當。能派銀霜血部副部首隨同,已經是破格。
  潘鳳玲面無表情,語氣帶著傲慢,不過對戰況的描述卻是十分清晰,“地面無法進攻,看那邊,是流沙帶。烈花血部就是被流沙遲滯了速度,遭到毀滅性的打擊。而且對方有一位戰場構筑大師配合,能夠隨時在流沙中升起戰斗高廊,從而發揮出兵人部的優勢。流沙中暗藏陷阱,防不勝防。還面臨上方地火塔炮的攻擊。”
  她接著道:“中間位置,更不適合進攻。我們之前一直在試探,中間位置是最不適合的進攻區域。中間那座鎮神峰由天鋒部鎮守,看上去最為薄弱,實際恰恰相反,那是敵人攻擊最猛烈的區域。下方的兵人能夠借助大師王小山升起的戰斗高廊支援。而上方重云之槍的地火塔炮,也能夠輕易覆蓋。”
  “根據我們這些天不斷的試探,得出唯一的進攻方向,是從天空上方。我們首先要解決最上方那座鎮神峰,也就是重云之槍駐守的那座鎮神峰。從天空俯沖進攻的話,我們只需要面對地火塔炮的攻擊。地火塔炮的威力雖然強勁,但是攻擊頻率不高。如果不是有一名塔炮大師,我們早就拿下。”
  潘鳳玲冷哼一聲,顯然對于要獸營支援,感到有些不滿。她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但是想到如果攻破珍珠防線,后面一馬平川,功勞更大。她的語氣放緩,帶著幾分鼓勵道:“不過這也是你們的機會。只要有足夠的人手,突防的強度足夠,就能夠突破地火塔炮的防線。而只要拔掉重云之槍鎮守的鎮神峰,剩下兩座鎮神峰,完全不足為慮。珍珠防線可以一舉拿下。”
  四位獸營部首仔細地察看珍珠防線每一處細節,不得不承認,潘鳳玲所言,是唯一可能的進攻路徑。
  其中看上去比較持重的獸營部首恭敬道:“大人所言極是,我等回去再商量一下。”
  潘鳳玲冷哼一聲:“不要誤了進攻時間。”
  說罷轉身離去。
  佘妤盯著水晶中的那滴神之血凝視良久,她沒有想到陛下竟然會賜予一滴神血。
  陛下從來沒有賜予過神血,哪怕紅魔鬼大人,都未曾得到過如此厚遇。自己只不過是一名種子,竟然能得到陛下垂青,賜予如此無上圣物,佘妤感覺自己就像在做夢一樣。
  神血,是神的血液,神之血的無上圣物。
  關于神血,流傳著許多的傳說。有的說,初代帝圣,是神的后裔。神知道修真時代即將結束,自己注定隕落,便賜下十滴神血,保佑后人。也有的傳說,神血是萬年厲鬼最純正的精血,否則的話,如何能保存至今?血靈力似乎也印證了這一點。
  然而不管神血曾經出自神還是厲鬼,于今天都沒有什么意義。
  但是佘妤知道,每一滴神血,都蘊含無窮無盡的力量。陛下之所以能夠晉升宗師,稱霸天下,正是參悟出神血的秘密,汲取神血無上力量。
  陛下竟然會賜下神血,難道陛下已經突破了神血的藩籬嗎?
  這個念頭在佘妤腦海中一閃而過,她緊接著把這些雜念拋之腦后,陛下的事情什么時候輪到她來揣測?
  她的注意力重新放在神血上,她在內心對水生大人充滿感激。如果說,有什么東西能克制生滅花祭術,神血不是唯一的答案,但一定是最好的答案。她之前寄希望于天神心,因為不敢奢望神血,那可是圣物。在血靈力體系之中,無上的存在。生滅花祭術再詭異玄奧,也無法和神血比擬。
  唯一的擔憂是自己能不能承受神血的力量。
  神血蘊含的力量霸道而浩瀚,普通人攝入,會當場爆體而亡。歷代帝圣,能夠參悟其中奧秘的,也只有當代帝圣!
  佘妤不求能夠參悟神血的奧秘,只求能夠承受神血的沖擊。
  隨神血賜下的,還有一些吸收神血的心得,從筆跡上看,是陛下親自手書。心得上的每個字佘妤都牢牢記在腦海里,滾瓜爛熟,仔細揣摩過許多遍。
  她知道自己的機會只有一次,如此絕佳的機會,倘若自己還不能成功,那還是灰飛煙滅算了。
  深吸一口氣。
  她眼中浮現堅定之色,她無比清楚而且確定,她的命運,到了轉折之時。
  封存神血的水晶,被她丟入口中。
  咔嚓。
  水晶沒有預想中的堅硬,反而像冰塊一樣松脆,輕易被咬碎。
  一縷氣息順著喉嚨而下,沒入體內。
  佘妤蒼白的臉上,驟然浮現痛苦之色。
  莫名的氣息,從她的身體,向四周擴散。腳邊的地面,無聲無息,化作齏粉。它們并不飛散,而是像幫是水波一樣,緩緩起伏。
  無形的波動充斥房間,緩慢地扭曲。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