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605 生滅

天鋒部駐守的鎮神峰上,大家都神情緊張地看著天邊撲過來的寬背蝠魚大軍。兩百多頭寬背蝠魚撲來的場面,令人感到窒息。
  “胖師能擋住嗎?”
  “應該能吧。”
  類似的議論在鎮神峰的各個角落不時響起,大家憂心忡忡,心里都沒有底。
  在人群之中,一位男子和其他人一樣,瞪大眼睛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他的名字叫何歡,是最早加入劍盟的成員之一。他的天賦不算出色,但是勝在努力,因此實力倒也不錯。昆侖天鋒重新組建天鋒部,他也入選,成為一隊隊長。
  何歡為人熱心,加上脾氣好,在天鋒部的人緣非常好。
  然而沒有人知道,何歡的祖上曾經是葉氏先祖的部下。何歡知兵事,為人能干,被葉夫人選中。當初葉夫人為了暗中保護昆侖天鋒,令其加入昆侖劍盟。
  在建立珍珠風橋防線之后,他接到了新的任務,暗中觀察、記錄松間派各個方面。接到這個任務之后,何歡松一口氣,上面也知道如今情況危急,不會自毀長城。
  不是刺殺之類的任務,何歡沒有什么壓力,他忠實地記錄下觀察到的點點滴滴,有的時候還會記錄下自己分析的結果。
  身邊的隊員擔憂道:“何隊,你說胖師能擋住嗎?”
  何歡沒有挪開目光,隨口道:“沒問題。”
  隊員們對何歡非常信服,聞言紛紛松一口氣。
  “何隊說能擋住,那一定能擋住!”
  “相信何隊!”
  何歡的心神,全都在天空,他的眼睛里一片鎮定。重云之槍的日常修煉,是他觀察的重要目標。蜂巢重炮轟鳴的場面十分壯觀,天鋒部將士們休息的時候都喜歡挑個好位子觀摩,那場面可比放煙花壯觀許多。
  大家還會討論塔炮的犀利之類,有的時候,何歡也會表他的意見。
  何歡的觀察,并不僅僅限于蜂巢重炮的威力,他對松間派的方方面面都有著非常詳盡細致的觀察,比如松間派重要人物的性格特征。
  胖子是個被低估的目標。
  在晉升大師之前,胖子身上最大的標簽是“膽小、怯懦”,直到成為位塔炮大師,人們對他的印象才改觀。
  何歡的記錄和分析,卻截然不同。
  自從艾輝聲名鵲起之后,他之前的經歷,也漸漸浮出水面。當年進入蠻荒的狩獵團還有許多人都活著,他們的回憶拼湊出艾輝那幾年在蠻荒的經歷。
  然而何歡在這些回憶和描述中,現一個被忽略的地方。幾乎所有的當事人,都記得胖子錢代。甚至其中一些人對艾輝的印象非常模糊,但是對胖子的印象很深刻。
  很可惜,何歡無法親自詢問他們對胖子的看法,但是從這一點上,可見胖子并不像人們想象的那么無能。
  除了艾輝,胖子是另外一位幸存者,人們普遍認為胖子能夠活下來,完全是艾輝的照顧和保護。
  何歡不這么看。
  他在胖子身上看到異乎尋常的機警。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讓胖子小心防范。還有狡詐,胖子的對抗永遠充滿了小人物的狡詐陰險,偷襲、陷阱是這家伙的最愛。
  真的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家伙,竟然能夠晉升大師。
  看到第一輪的地火塔炮,何歡就知道胖子已經挖好了坑,他見識過蜂巢重炮的威力,知道當重云之槍的蜂巢重炮一齊轟鳴的時候有多么可怕。
  天空寬背蝠魚數目比之前多好幾倍,黑壓壓一片,讓何歡心中震撼還帶著一絲恐懼。不懼死亡的巨型血獸像天空掀起的黑紅色波浪,充滿憤怒和狂暴的力量。
  但是莫名地,何歡心中又有些期待,期待蜂巢重炮噴涌的火光撞上黑紅色的怒濤,會是何等絢爛的一幕!
  他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重云之槍,鎮神峰塔炮陣地。
  從地火塔炮狂奔過來的塔炮手,幾乎是連滾帶爬地沖進蜂巢重炮陣地,他們喘著粗氣,額頭帶汗。粗重的喘息漸漸平息,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空氣仿佛凝固,偌大的陣地安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寬背蝠魚帶著骨刺的寬厚蝠翼扇動空氣的聲音越來越清晰,掀起的氣流匯集在一起,天空都在振動。
  “放近了打,聽我口令!”
  胖子的聲音低沉,但是在安靜的陣地異常醒目。
  三里!
  轟轟轟!
  寬背蝠魚龐大的蝠翼拍打空氣,就像沉悶的空氣錘,一**的氣浪打在鎮神峰的光幕上,掀起層層漣漪。
  塔炮手們甚至能夠感受鎮神峰的山體在微微顫動。
  二里!
  塔炮手們能看清楚寬背蝠魚猩紅雙目中的憤怒,能看清楚粗壯的骨刺上森白的紋路,能看清楚像藤蔓一樣糾纏繁復的血紋,還能看清楚寬背蝠魚背上獸營血修滿臉的瘋狂猙獰。
  一里!
  距離過近導致視野完全被寬背蝠魚占據,看不到天空,塔炮手們仿佛置身于黑色的驚濤駭浪之中,下一刻就會粉身碎骨!
  他們的額頭汗珠密布,背上早就濕透。雖然努力保持鎮定,但是臉色蒼白,有些人不時地舔嘴唇。
  陣地對面,莫少軍看著部下距離鎮神峰越來越近,他心中升起強烈的不安。鎮神峰太安靜!不正常!寬背蝠魚竟然沒有遭受任何抵抗!
  對方的信心如此強烈嗎?難道不怕玩火**嗎?
  如此近的距離,就算地火塔炮,也無法阻擋寬背蝠魚!
  可是,為什么自己心中會如此不安?
  莫少軍嘴角的笑容消失,額頭浮現汗珠,他情不自禁攥緊拳頭,渾然不知指節捏得白。瞪大的眼睛不敢眨動,唯恐錯過任何細節。
  一百丈!
  “殺!”
  胖子的聲音異常低沉,甚至透著一絲陰冷,但是落在接近崩潰的塔炮手耳中,卻不啻于一記驚雷。
  幾乎下意識,所有的塔炮齊聲轟鳴!
  驟然亮起的紅色光芒,就像一道道恍如實質的紅色光劍,刺穿寬背蝠魚匯集的黑紅怒濤。
  紅光?
  莫少軍臉色一變,心臟狂跳,不是地火塔炮!
  太近了!
  重云之槍的塔炮手們從來沒有轟擊過如此近的目標,不需要任何瞄準,寬背蝠魚巨大的身形,籠罩他們的視野。
  瘋狂!
  他們從來沒有陷入如此瘋狂的境地,敵人距離越來越近,塔炮手們心中的緊張和恐懼已經接近臨界點,終于等到胖師的口令,所有的恐懼和緊張徹底爆。每個人此時腦中都是一片空白,他們陷入瘋狂,向他們視野中所能見到的所有黑紅色物體起最瘋狂的攻擊。
  他們打出了前所未有的攻擊頻率。
  鮮紅色的重炮管,散著妖異的光芒,就像燒紅的烙鐵。
  高旋轉的蜂巢內管出嗡嗡聲,夾雜在不絕于耳的轟鳴之間。
  蜂巢重炮噴涌出的紅色火光,就像一蓬蓬紅色的光絲。平時的訓練中,蜂巢重炮的炮火經過飛行一段時間,就會散開,像一張光網,籠罩一大片范圍。
  但是此時雙方的距離太近,炮火根本來不及散開,就像一把紅色的光劍,瞬間洞穿最前方的寬背蝠魚。
  最前方的十多只寬背蝠魚,眨眼間就被數百道炮火淹沒。
  寬背蝠魚強大的生命力在蜂巢重炮面前沒有任何作用,最前方的寬背蝠魚來不及哀嚎,身體就被恐怖的炮火撕裂成碎片。
  沒有散開的蜂巢重炮炮火,完美地體現了“重”這個字。如果說地火塔炮就像穿透力驚人的錐子,蜂巢重炮的炮火沒有散開的時候,就像一把重錘。
  當重炮轟在寬背蝠魚身上,寬背蝠魚會出現一個短暫的停滯,可見重炮的力量是何等恐怖。
  寬背蝠魚前沖的勢頭一遏,緊接著被撕裂粉碎。
  余勢未絕的炮火,沒入更靠后的寬背蝠魚,緊接著第二輪的炮火接踵而至,前方的寬背蝠魚停頓、撕裂,余勢未絕的炮火沒入更靠后的寬背蝠魚……
  第三輪!
  第四輪!
  ……
  他們一口氣打出是十二輪!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成績,一個他們在訓練中從來沒有實現過的成績。
  蜂巢重炮的陣地,陷入短暫的安靜。
  塔炮手們大口地喘著粗氣,渾身汗水濕透,蒸騰的水汽四處彌漫,他們的目光茫然,顯然還沒有從剛才的沖擊中回過神來。他們就像在死亡的邊緣打了個滾,驚魂未定。
  天空傳來一聲哀鳴,把大家驚醒,漸漸回過神來。
  抬頭望去,遮天蔽日的紅黑色怒濤消失不見,只剩下一只殘缺半邊身子的寬背蝠魚在掙扎悲鳴,它搖搖欲墜,半邊身子消失,鮮血沿著它的身體汩汩流淌而下,從空中滴落。
  防線前方的流沙之中,無數寬背蝠魚的碎肉殘肢散落到處都是,儼然是修羅地獄。一陣風吹過來,濃郁的血腥味混雜著奇異的甜香撲面而來,從死亡的恐懼和瘋狂中剛剛掙脫出來的塔炮手們再也忍不住,不約而同蹲下來嘔吐。
  在他們身后,重云之槍其他隊員,兵人部、天鋒部,都有些不敢相信眼睛。
  而對面的血修,無論是莫少軍,還是后方的神狼、銀霜上下,臉上的神情如出一轍,皆是難以置信。
  一時之間,敵我雙方,都陷入詭異的安靜之中。
  完美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云+來+閣),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