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606 獸營

胖子死死瞪著前方,當看到敵人如同潮水般褪去,他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贏……贏了?
  他木然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渾身的力量一下子抽空,兩腳發軟,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平日的修煉中,他們從來沒有攻擊過如此近的目標。蜂巢重炮的威力他有信心,可是一旦敵人距離過近,敵人很有可能仗著皮厚肉粗,沖上防線,那他們就非常危險。
  胖子也不知道當時自己是怎么想的,為什么會冒這么大的風險?自己完全可以打得穩妥一點。他只是當時覺得,一定要壓住敵人的氣勢!
  那只是一霎那的念頭,就像閃電般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他就決定賭一把。為什么要壓住敵人的氣勢?他沒想清楚,也不知道為什么,只是那樣讓他感覺很不好。
  很難描述的直覺。
  現在……他覺得怕了。
  強烈的后怕讓胖子雙腿都不自主哆嗦,停不下來,汗水更是像溪水般蜿蜒而下,喘著粗氣就像火山灼熱的煙霧。
  媽呀……
  胖子哆嗦的嘴皮無意識地喃喃,手掌想拔一根青草塞進嘴里,但是顫抖的手掌半天也抓不住青草。砰砰砰,心跳就像密集的鼓點在他耳畔奏響,為什么自己的心跳這么快?為什么自己手腳這么軟?
  他打定主意,以后絕對不會這么亂來,簡直折壽。
  突然轟然掀起的聲浪,把胖子嚇得渾身一顫,差點抱頭躲起來。
  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原來是自己人的歡呼。他松一口氣,慶幸剛才自己沒有做出抱頭躲藏的舉動,那丟人就丟大了。
  他想站起來,英雄這個時候不應該傲然而立嗎?
  起碼得叉腰,臉上帶著點睥睨之態,要不然艾輝那種冷酷殺手的毫無表情那種也很有氣勢……
  這么一打岔,強烈的后怕不知不覺消失,哎,怎么起不來?
  他才發現自己手腳軟得就像面條,提不起半點力氣,頓時有些惱羞成怒,好不容易可以收獲勝利的果實,結果坐著起不來!胖子是沒事都要占幾分便宜的人,哪里能忍?
  “都死了嗎?不知道來扶胖爺一把?”
  胖子惱羞成怒的咆哮被歡呼聲淹沒。
  塔炮手們在忘情地歡呼,剛剛經歷死亡的直面,此時所有的壓力釋放,輝煌的戰果也變得更加甜美。
  只有祖琰聽到胖子的破口大罵,他哈哈大笑,絲毫沒有上去扶一把的意思。
  師雪漫注視著山峰上歡聲雷動的塔炮陣地,在她身邊,其他人都滿臉驚嘆和震撼。
  姜維一邊搖頭,一邊感慨:“太瘋狂!太大膽!”
  他想不到,如此瘋狂的行為,竟然出現在素來膽小的胖子身上。這實在太令人吃驚了!不光是他,其他人的反應如出一轍。大家平日里和胖子一起修煉,胖子的品性是什么模樣,再熟悉不過。
  可是整個過程都發生在他們面前,他們親眼目睹。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師雪漫嘴角露出笑容,略帶調侃:“胖子都能獨當一面,咱們賺大了!”
  大家臉上不約而同露出笑容,神情振奮。大姐頭的話,簡直說到大家的心里。如果幾年前有人說,胖子有一天,不僅會晉升大師,還能夠獨當一面,大家一定會捧腹大笑。
  “到底是和艾輝一起從蠻荒活著回來的人啊!”
  不知誰說了這句話,立即博得大家的深有同感。
  “到底是和艾輝一起從蠻荒活著回來的人啊!”
  何歡忍不住在心中說出這句話。
  他之前就非常重視、看好胖子,如今的發展,印證了他之前的判斷。剛才一戰的時間非常短暫,但是戰果之輝煌,怎么贊美都不為過。但是何歡看到更多的,是這個過程中展現出來的細節。
  敵人大軍滾滾而來,氣勢洶洶,一旦不能遏制對方的氣勢,接下來的戰斗會變得異常艱難。對方血獸眾多,普通的傷亡,并不足以讓敵人感到忌憚。相反,只會激起敵人的血性和瘋狂,戰斗會變得更加慘烈。
  道理誰都明白。
  可是有多少人敢把敵人放到如此近的距離才反擊?
  一般人根本不敢,因為稍有不慎,敵人沖破防線,那就是滅頂之災。素來膽小怯懦的胖子卻做出如此瘋狂大膽的決定。
  隱藏在肥胖的身軀之內,膽小和怯懦表象之下,不為人知的潛力和特質,開始散發出光芒。
  不僅僅是勇氣和果敢,重要的是,胖子賭贏了!
  成王敗寇,是戰場永恒不變的真理。
  倘若說,失敗會帶來經驗,讓人避免重蹈覆轍。而勝利則會帶來自信,讓人能夠更加從容不迫,讓其他人對他更加信服。
  何歡心中十分欣喜,但接踵而來的是五味雜陳。己方多了一位大將,防線更加穩固,勝利的希望更大。然而胖子不僅僅屬于珍珠風橋防線,也屬于松間派。
  松間派和天心城之間的矛盾,難以化解。
  何歡所見所聞,松間派幾乎每天都在進步,他們正在變得愈發強大。今天天心城需要艾輝來守前線,可是成長起來的松間派,天心城還能夠壓制嗎?
  他有些擔憂。
  這一絲隱憂在他心中一閃而過,他很快也露出由衷的笑容。以后的事情,誰說得準呢?不管怎么,守住防線,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務。
  神狼上下,氣氛凝重如鉛。
  每個人的臉色都很差,誰也沒想到,獸營首戰會遭遇如此重創。
  “那是什么塔炮?可有聽聞?”
  營帳內,赫連天曉目光環顧四周,臉上看不出喜怒。之前的震撼早已經消化,恢復冷靜的他,自然流露出攝人心魄的氣勢。
  他又恢復成為將士們心目中那個無所不能、強大無比的部首。
  低落的士氣微微振奮,營帳內壓抑的氣氛松緩少許。
  宋小歉搖頭:“未曾見過,應該是敵人新創塔炮,和地火塔炮的區別很大。現在觀察下來,近處勢大力沉,而且到了遠處會散開,能夠籠罩大片范圍。剛才的局面太混亂,我們距離太近,很難判斷出具體的范圍。”
  “太卑鄙了!之前竟然一直用地火塔炮來騙我們!”
  “還以為師雪漫出身正統,沒想到行事如此陰險。”
  “未必是師雪漫,可能是那個叫錢代的塔炮大師,聽說此人性情最是卑劣!”
  大家七嘴八舌,神色憤慨。
  赫連天曉冷哼一聲:“閉嘴!”
  諸將頓時噤若寒蟬。
  赫連天曉目光如刀,掃過在場眾人,諸將紛紛低下頭。
  他的言鋒亦如刀:“不要丟我的人!戰場上只有輸贏生死,沒有什么高尚卑鄙。”
  剛才還聒噪的諸將神色羞愧。
  “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搞清楚這種全新的塔炮。”赫連天曉神色如常,鎮定自若:“世上沒有完美的武器戰法,只要找到它的弱點,我們就能找到勝利的鑰匙。莫少軍,你來說。”
  莫少軍臉色陰沉站在營帳的角落。
  白天的戰斗中,他的損失慘重。人員的傷亡不大,但是一半的寬背蝠魚損失,讓他倒抽的冷氣像刀子入肺,痛入骨髓。
  這次參戰的機會難得,莫少軍十分珍惜,沒想到戰斗才剛剛開始,自己就損失如此慘重!
  神國最重戰功,因此各戰部都搶著上戰場,渴望建功立業。六神部十二血部,幾乎就把所有的機會都牢牢戰局,獸營根本撈不到上戰場的機會。
  打不了仗,沒有功勞,就無法晉升。
  好不容易有機會,結果遭遇迎頭一棒,莫少軍心灰意冷。
  人員的折損在此時反而不重要,重要的是寬背蝠魚折損。意味著接下來,他的處境非常不妙。
  此刻聽到大人的問話,精神一振:“大人所言極是,眼下我們最重要的,是摸清楚敵人新塔炮的底細。屬下估測,敵人的塔炮大概在百門左右,總共發動十二輪的攻擊。屬下錯誤判斷形勢,試圖利用密集陣型,突破敵人的防線,才造成如此慘重的損失。”
  赫連天曉不動聲色:“繼續說下去。”
  莫少軍沉吟:“我們需要弄清楚,這種塔炮威力幾何,射程幾何,籠罩范圍等等。還需要摸清楚,敵人到底有多少新塔炮。塔炮需要消耗雪熔巖,新塔炮消耗雪熔巖多少?敵人的塔炮手,能夠持續開炮多少次等等。”
  赫連天曉淡淡道:“如果讓你去摸清楚新塔炮的底細,你打算如何下手?”
  莫少軍正色道:“之前我方的損失慘重,是因為陣型過于密集。如果屬下再戰,將會分成三路,從不同的方向,進攻三座鎮神峰,務必讓敵人的塔炮無法集中。除此之外,屬下打算增加隨同進攻的戰士數量,投擲血霧彈,阻擋敵人的視線。”
  赫連天曉這才露出滿意之色,勉勵道:“明天由你繼續主攻,今晚好好想想怎么打,多動點腦子,不要讓我失望。不要心痛損失,所有的損失都會給你補足。只要你能摸清敵人的虛實,屬于你的功勞,誰都搶不走!”
  莫少軍大喜過望,激動道:“多謝大人栽培!”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