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63 不好笑的笑話

“艾輝是向韓玉芩大師學習刺繡嗎?”樓蘭很開心:“真是太好了。艾輝,刺繡修煉得很好,會很賺錢的哦。”嘭嘭嘭,剩下的沙云變成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錢”字,砂礫中的云母在眼光的折射下閃閃發光,在艾輝面前像水波一樣飛舞。
  “賺錢!”艾輝聽到這兩個字,眼睛刷地綠了。
  緊接著看到一個個閃閃發光的“錢”字在自己面前飛舞,艾輝的血騰地直沖腦門。
  “刺繡怎么賺錢?”
  艾輝脫口而出,只要一提到“錢”字,他就沒有任何抵抗力。什么冷靜,什么定力,全都到一邊去!以前他也不是這樣見錢眼開的人,但是八千萬的巨債,就是壓在他身上的一座大山。直接導致現在只要一提到錢,他就不自主地氣血翻騰。
  “刺繡的用途很廣。”好為人師的樓蘭,接著道:“現代刺繡脫胎于古代修真世界的法寶煉制。古達的時候,修真者會把禁制、陣法煉制到特殊的材料里,取名為法寶。現代的刺繡,就是源于此。但是到現代,靈力消失,元力興起。材料的性質也發生天翻地覆。修真時代的禁制已經失效,但是后來我們發現,荒獸、植物和修真時代完全不一樣,它們天生就帶有禁制,所以它們成為當下的主要材料。艾輝以前用過的草劍,就是劍茅所制。”
  “它們天生的禁制,是元力能夠激發的禁制,我們稱之為元痕,意思是天地法則留下的痕跡。一個材料是不是有用,就看它有沒有元痕。但是天生的元痕并不完善,有的是殘缺,有的是畸形,天生完美的元痕,非常少見。所以這些材料的元痕,都需要制作者進一步的改善,這就是刺繡最大的作用!”
  艾輝聽得入神,心中有些恍然,難怪在繡坊看到那么多的劍啊什么的。
  關于元痕,他在蠻荒的時候,也曾聽元修大人們不時提起過。但是一直不太明白,直到今天樓蘭的解釋,心中的許多疑惑,才被解開。
  他不由問:“刺繡可以改變元痕?”
  “是的,尤其是植物類。一開始大家想著是不是通過畫的方法來改變元痕,后來發現,這么辦法不是太好。不管天痕是不是完美,只要是天痕,就會有其獨特的元力場。它們自成一體,對其他富含元力的材料都會排斥。繪畫的顏料,受到排斥,很難附著上面。說起來,這有個笑話,艾輝你要聽嗎?”
  “樓蘭還會講笑話?”艾輝大吃一驚。
  “看書看到的。”沙云里響起樓蘭略得意的聲音。
  “你說。”
  “以前草兵的煉制,藥水繪圖是最流行的方法。”
  漫天的“錢”“錢”“錢”重新變成一蓬黃沙,一部分黃沙變成一個小人,另一部分黃沙變成一把小沙劍,小沙人埋首在劍身上畫圖。
  艾輝的眼睛都直了,現場演繹么?
  怎么感覺樓蘭越來越聰明了?這是錯覺吧!
  “那個時候的水平還很落后,需要覆土澆刃,就是用獨特的藥水修復和改善好元痕之后,需要用濕潤的黃泥巴覆蓋整個劍身,再用富含金元力的銀霧漿澆遍黃泥。所以呢,那個時候的元修上戰場,身后必然跟著一輛戰車,車上的擺著兩個大壇子,一個壇子里面是黃泥漿,一個壇子里面銀霧漿。”
  黃沙忽然散開,重新變成一群小人拿著劍嗷嗷往前沖,一輛戰車跟在后面,上面擺放著兩個大壇子。
  “遭遇荒獸的時候。”
  嘭,一蓬黃沙變成一群荒獸,和小人碰撞。
  “戰斗很激烈,打著打著,咦,劍身的顏料掉了。士兵二話不說拔出另外一把草劍,擋住敵人的攻擊。趁機把手中掉了藥水的草劍,丟回車上。車上的藥師一把接過草劍,在黃泥水里蘸一下,再往銀霧漿里蘸一下,然后丟回去,接著喊,好了,下一位!”
  黃沙很生動地演繹整個過程,戰車上的小沙人,忙得團團轉,小沙劍就在空中飛來飛去。
  “然后,有一次,他們遇到了一大群荒獸。”
  黃沙一變,變成很多荒獸,荒獸后面飛沙走石,聲勢赫赫。
  艾輝看得津津有味,很活靈活現啊。
  “戰況很激烈。”
  乒乒乓乓,雙方大戰,沙劍以更快的速度飛來飛去,戰場上的小沙人忙得腳不沾地。
  “結果,藥師累死了。”
  戰車上的小沙人啪嗒一軟,掛在車上。
  艾輝拖著下巴看得正起勁,突然全都停住,不由下意識地問:“然后呢?”
  “沒有了。”樓蘭嘭地恢復原形,歪著腦袋看著艾輝,有些奇怪嗎:“不好笑嗎?艾輝為什么不笑?”
  艾輝老老實實道:“不是太好笑。”
  樓蘭有些意外:“樓蘭還以為很好笑,書上說這是當年十大年度笑話。”
  艾輝輕咳一聲:“樓蘭我們接著說刺繡。”
  不會講笑話的樓蘭,才是正常的樓蘭啊。艾輝注意到一個細節,樓蘭的變形水平好像越來越厲害,這次變幻的這些小人,個個都惟妙惟肖。
  艾輝想到的卻是其他的事情,變形是沙偶一種比較常用的手段,也是比較有效的手段。幾乎所有的沙偶都會變形,但是像樓蘭這么出色的,卻也不多見啊。如果用在戰斗中,那威力一定很大。
  樓蘭的靈智程度真高,變形水平的高低,最考驗的就是沙偶的靈智。
  或許自己可以加強樓蘭這方面的修煉?樓蘭的靈智那么高,變形一定可以練得更厲害,那個時候光是憑借變形,都能夠在戰斗中發揮很大的作用。
  這個念頭在艾輝腦海中一閃而過,便消失不見。
  艾輝覺得自己真是想太多,樓蘭是生活類的沙偶,不要把他引向戰場。戰場那么殘酷的地方,就連他自己,也未必能活著出來。
  艾輝暗自提醒自己,這里已經不是蠻荒,自己已經開始了一種和過去三年完全不一樣的生活。
  戰斗不是生活的全部,起碼對樓蘭來說是這樣的,會熬湯會打掃就可以了。
  戰斗還是交給自己這樣已經習慣了殺戮的人吧。
  艾輝臉上露出陽光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