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607 試探

經歷了白天驚心動魄的戰斗,大家緊繃的神經松弛下來,疲倦也如同潮水般襲來。喝完元力湯之后,困乏漸重,塔炮手們東倒西歪,鼾聲此起彼伏。
  胖子沒有休息,他趴在蜂巢重炮的炮口,檢查重炮內管,不由皺起眉頭,自言自語嘀咕:“有裂紋了?這么傷炮?”
  胖子呲著牙,滿臉肉痛。
  蜂巢重炮造價不菲,倘若不是之前搜刮,靠他們自己是造不起。
  胖子愛占便宜,為人摳門,是有名的錙銖必較。看到只不過打了十二輪,蜂巢重炮就出現裂紋,他頓時覺得如同割肉一般,連白天勝利的喜悅都沖淡了許多。
  祖琰聞言道:“要不要重新換一批過來?”
  他現在是胖子的副手。
  換作以前,眼高于頂的祖琰會覺得這是在侮辱自己。自己的老師是樂不冷,晉升大師也比胖子早得多,無論從哪個角度,雙方都不在一個層次上。雙方調換位置,胖子擔任他的副手,他還嫌棄這個死胖子懶憊畏縮。
  但是如今,祖琰卻心服口服。
  胖子對他有救命之恩,在那般危險的境地,胖子都沒有丟下他,這份情義祖琰怎么能無視?就這樣,心高氣傲的祖琰,成為胖子的副手。
  然而時間越長,祖琰發現胖子的厲害之處,似乎越來越多。遇到危險的時候,他往往手足無措,但是平日里看上去膽小畏縮的胖子,卻總是會展現出狠辣果決的一面。
  胖子敏銳機警,一看苗頭不對,就會躲起來,這是他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而一旦胖子明白躲無可躲,戰斗意志之堅決,手段之狠辣,令人側目。
  為了生存,胖子不顧一切,不擇手段。
  相比之下,祖琰才發現自己就像溫室里的花朵,看似華美,實則脆弱易折。
  盡心盡力的祖琰,無疑是一位出色的副手,出身世家大族,見多識廣,學識淵博。在天賦上,祖琰就像一個弱化版的端木黃昏,心智聰慧,亦不如端木黃昏。但是滿門血屠之仇,數年冰封之苦,樂不冷言傳身教,看似文弱的祖琰身上多了一分剛烈和決絕。
  一旦擺正心態,他也在迅速變得成熟。
  胖子連連搖頭:“不用不用,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今天給他們這么大的驚喜,沒搞清楚情況,他們肯定不敢大舉來攻。”
  祖琰同意胖子的判斷。
  沒一會,桑芷君就過來喊胖子和祖琰參加會議,商討明天該如何應敵。
  胖子和祖琰抵達時,發現鐵兵人和昆侖天鋒已經到場。大家看到胖子,紛紛向其祝賀,調侃取笑了幾句。
  歡快的氣氛很快消失,大家的神情變得嚴肅。
  今天此戰,只不過是道開胃菜。盡管給神狼部一個不小的驚喜,然而遠遠不足以嚇退對方。
  明天的戰斗,對方一定會想出各種反制的手段。
  如同大家預料的那般,翌日的戰斗,異常激烈。
  防線前方,鮮紅色的煙霧彌漫,視野完全被遮擋。這些紅色煙霧,不但蘊含血毒,而且非常濃郁,凝而不散。塔炮手們的視線受到影響,威力大打折扣。
  不時有寬背蝠魚,從濃郁的血霧中毫無征兆沖出來,立即引得塔炮陣地一陣手忙腳亂。
  敵人進攻的路線不僅僅局限于重云之槍駐守的鎮神峰,三座鎮神峰都受到攻擊。相比之下,兵人部的陣地反而情況最好,他們本來就是近戰單位,而且有王小山相助,穩如磐石。
  王小山如今構筑戰場的水平越發出色,大地就像是他手中的軟泥,隨心所欲地變換形狀。犬牙交錯的土墻走廊,錯落高低不平,高低適合兵人部將士們的跳躍起落。而一道道奇形怪狀的拱門上,布滿粗壯鋒利的巖棱,它們就像一道道巨大而堅硬的巖石荊棘。
  兵人們可以非常靈巧地在其中穿梭,但是寬背蝠魚巨大的身體,卻難以通行。更另人叫絕的是,這些形狀奇特的拱門,即使受損,也會自發地修復。
  而一旦寬背蝠魚落到地面,流沙便會讓其深陷。
  這是王小山針對昨天敵人進攻專門連夜完成,他稱之為【石林沙海】。
  【石林沙海】并非堅不可摧,但是卻能給寬背蝠魚帶來相當大的麻煩,也給兵人部帶來極大的幫助,可謂相得益彰。
  天鋒部的處境要糟糕許多,不過昆侖天鋒不是泛泛之輩。盡管她很難接受艾輝所謂的塔式,但是深諳劍術的她,同樣有她獨到之處。她在鎮神峰周圍布下大量的劍陣,蘊含她這些年來對劍術的參悟。
  立志編纂【劍典】的昆侖天鋒,并沒有忘記自己的愿望,無論時局如何變幻莫測,她在劍道上的精進從未停止。
  她也許不是一位出色的部首,但她一定是一位出色的劍修。
  天鋒部鎮神峰最是絢爛華麗,無數利劍就像耀眼的銀刀魚群,環繞著鎮神峰游動。如果細看,便會發現利劍流光之中,變幻不定,玄奧復雜。
  然而寬背蝠魚皮厚肉粗,除了腦袋之外,其他地方受傷絲毫不受影響。往往寬背蝠魚身上都布滿血洞,它還能發出咆哮怒吼,繼續朝鎮神峰沖來。
  好在上方的塔炮陣地注意到這邊的狀況,連忙炮火支援,才抵擋住了當時那一波攻擊。
  第二日的戰斗十分艱難,一天下來,大家都很疲倦。
  敵人投入的寬背蝠魚數量要比昨天少許多,但是攻擊更分散,也更難擊落。
  一天的鏖戰,敵人終于退去。
  大家顧不上疲倦,重新聚集在一起,討論如何應對。
  胖子臉色很難看,早就沒有昨天勝利的意氣風發,他沉聲道:“血霧一定要想辦法解決,要不我們塔炮射程的優勢就會受到大幅度的削弱。今天的寬背蝠魚數量比昨天少,但是威脅更大,大家的壓力更大。不解決血霧,我們會變得很被動。”
  其他人都點頭,今天的局面,大家都看在眼中,問題出在哪,大家心里都有數。
  可是如何解決血霧,大家都不知從何下手。
  今天之前,大家都沒有遭遇過血霧。
  小山忽然道:“血霧我知道一點。”
  其他人的目光刷地看過來,露出期待之色,他們想起來小山出自聽風部,專門刺探情報的聽風部。
  師雪漫正色:“還請前輩指點。”
  小山之所以趕過來,就是看到今天大家受到血霧的困擾。當下也沒有廢話,便把自己所知娓娓道來:“獸蠱宮煉制的血霧總數超過五十個種類,但是到目前為止,發放戰部的,大致有三種。”
  聽到血霧總數超過五十種,大家臉色都難看幾分,再聽到后面,大家心中才松一口氣。
  大家精神振奮,果然不愧是聽風部大佬,知道得這么詳細!
  戰場上,知己知彼是勝利的基礎,大伙都豎起耳朵,唯恐聽漏。
  “三種分別是【赤嵐】、【紅顏醉】和【天妃】,三者的配方我們很難探查,但是大致的效果和側重還是了解一二。【赤嵐】最常見,最濃郁,凝而不散,毒性反而是三者最小。它最大的特點,就是風吹不散。再強的風,也無法吹散。我懷疑今天敵人使用的很有可能就是【赤嵐】。【紅顏醉】煙霧縹緲,有強烈的致幻作用,只要吸入極細微的一縷,也會中毒。【天妃】的顏色最淡,接近無色,毒性卻是最為強烈。據說中毒者的模樣會非常恐怖。”
  小山停頓片刻,繼續道:“說起來慚愧,雖然知道這三種血霧,但是我們沒怎么研究。”
  一想到聽風部忙于天心城內斗,卻疏于對敵人的研究,小山就覺得心中羞愧。
  一份簡單的情報在戰場上,就可能直接決定無數人的生死。
  就在大家有些失望的時候,小山深吸一口氣道:“但是我記得看過獸蠱宮發放的一份關于【赤嵐】存放和使用需要注意的事項,其中有一點尤其重要,就是不能有水。”
  大家眼前一亮。
  姜維道:“莫非它不能和水接觸?”
  師雪漫干脆利落道:“明天試試。”
  最擔心的是,對敵人的手段一無所知。多知道一點,也有一點的優勢。
  師雪漫本身就是水修,立即想到幾種可以嘗試的手段。
  胖子忽然道:“我有一個想法。”
  其他人的目光看向胖子。
  胖子道:“今天敵人的試探,無疑是很成功。肯定助長敵人的信心,明天的攻勢很有可能比今天更猛烈。我在想,我們能不能把反制血霧的手段,留在關鍵的時候發動,再給敵人一個驚喜。”
  說到最后一句,胖子言語不自覺多了一份狠意。
  大家就像重新認識胖子一樣,眼前的胖子就像堵桌上紅眼的賭徒,這還是那個膽小謹慎的胖子嗎?
  本來咬牙切齒的胖子被大家的目光上下打量,頓時訕訕:“啊哈,我就是隨口說說,隨口說說,大家不要太介意哈。”
  師雪漫忽然開口:“我支持這個想法!”
  大家的目光不自主被吸引。
  師雪漫笑了笑:“是有點冒險,但是反過來想想,敵人做好準備了嗎?在第三天就孤注一擲來決戰?”
  胖子的眼睛亮了,賊亮賊亮。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