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609 賭贏

一直以來,艾輝都以為生木枝是最純粹本源的木元力。
  可是,眼前在定格的虛影,他看到了金木水火土!
  五元皆備!
  對生木枝所有的認知在此刻徹底被顛覆,而且是根本性的顛覆。生木枝在艾輝體內已經很長時間,他曾經不止一次地研究過它,甚至頗有心得。
  然而眼前的一幕告訴他,他之前所有對生木枝的理解,都有著根本性的偏差。
  怎么可能?
  艾輝此刻心中又是震驚,又是難以置信,自己居然這么久都沒有察覺其中的玄機!但是此刻他顧不上這些。生木枝在金光照射之下,正在逐漸湮滅。一旦錯過,他再也無法一窺其中奧妙。
  霸道凜冽的金光,把生木枝所有的偽裝和外殼,徹底摧毀,讓其所有的變化都呈現出來。
  確實是五元皆備,艾輝看到五種元力以無比巧妙的方式糾纏、流轉,忍不住再次流露出驚嘆之色。他想到了混沌元力,不過生木枝五種元力的結構,不知要厲害多少倍。五種元力時刻處在元力循環之中,那是一種異常精巧的生之環。
  所有的五行循環,最終的目的,都是生成木元力。
  艾輝此時才有些明白,生木枝驚人的治愈能力從何未來。生木枝實際上是一個處在不斷轉動的生之環,這意味著周圍無論什么元力,都會生木枝拉進五行循環之中,繼而源源不斷產生木元力。而奇特的是,生木枝這個不斷運轉的生之環,有一道無形的分界線。就仿佛整個環都沉浸在水中,只有木元力暴露在水面上。
  艾輝忽然想到韓笠的大師之道,【陰陽】!
  金水火土皆為陰,而唯獨木為陽,偏偏還能完成一個完美的生之環,太不可思議了!
  艾輝心中驚嘆連連。
  直到金光打破了生木枝的陰陽分隔,另外四種元力才暴露在自己的面前。難怪生木枝被稱為最本源的木元力,原來不光是生之環所化,還是由陰化陽。
  正是這神奇而充滿想象力的一步,讓木元力變得完全不一樣,擁有了神奇的治愈之力。
  太厲害!
  生木枝是陸辰所創,當代最強的白衣圣手,果然名不虛傳!
  這是艾輝所見過,最獨特、最有創造性的五元生之環。
  金光之下,生木枝也難以堅持,最后一點根系,就開始化作飛煙。此刻金光中的虛影,反而異常的清楚,艾輝知道當生木枝最后一點都湮滅,金光中的虛影會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真是可惜!
  艾輝心中莫名升起一絲惋惜。
  他此時所想,并非是生木枝的湮滅對他的身體會產生什么糟糕的影響,而是覺得如此完美而神奇的五行環,就要徹底湮滅,實在太可惜。
  能不能幫助生木枝?
  這個念頭剛剛在他腦海中閃過,天空忽然投下一道紅色的光柱,籠罩金光中生木枝所化的虛影。
  艾輝一呆。
  他抬起頭,果然,紅色光柱是頭頂巨大血眼投射而下。
  金光似乎對血眼釋放的紅色光束非常忌憚,如同潮水般后退。
  血色光束中的生木枝虛影,化作一道青光,沒入天空血眼之中,紅色光束隨之消失不見。
  還可以這樣?
  艾輝大喜過望,連忙在心中想著幫助劍云,然后仰著臉無比期待地看著頭頂巨大的血眼。
  時間一點點流逝。
  艾輝感覺自己的脖子都酸了,然而沒有光束投下。
  他有點傻眼,怎么不靈了?
  莫名地,艾輝覺得天空血眼似乎多了一絲嘲弄的意味。
  一定是錯覺!
  艾輝自我安慰。
  失去生木枝目標的神血,把所有的攻擊性,全都投入到對待劍云上。艾輝注意到,照射在劍云上的金光陡然強盛了幾分。
  本來就勉強維持的劍云,立即變得岌岌可危。
  兇悍的雷霆,也仿佛失去了往日的威力,無法撼動金色光柱分毫。
  雷霆的光芒,也變得微弱。
  艾輝面色凝重,劍云內的雷霆,不是他自己修煉出來的,而是從云層里吸收而來。一旦消耗過多,補充起來不容易。現在劍云的狀態,顯然就是雷霆消耗太大,后繼無力。
  任憑雷霆轟擊,金色光柱逼近的態勢無可抵擋。
  當金色光柱照射在劍云的瞬間,翻騰咆哮的劍云,出現一個極為短暫的停頓。
  但是下一刻的變化,卻和艾輝預想的不一樣。
  一道細小的銀光突然從劍云中激射而出,眼看就要逃之夭夭,一道金色光柱從天而降,牢牢將它定住。
  艾輝這才看清出這道銀光,赫然是一道銀色的閃電。
  閃電就像筷子粗細,有許多細小的分叉,定格在金色光柱之中,就像銀子鑄造而成。
  艾輝的目光敏銳,他注意到金色光柱中的銀色閃電,看似被定住,但是依然在頑強掙扎。從它不斷吞吐的電芒和光柱不時被粉碎的金芒,能看出一絲端倪。
  雷霆陷入和生木枝一樣的處境,它被神血釋放的光柱禁錮。
  但是艾輝的目光,卻不自主落在剩下的劍云之中。失去了雷霆的劍云,并沒有和他想象中那般變得衰弱,反而抵抗得更加激烈。
  曾經的劍云,是雷霆和粉碎的劍胎所形成。如今失去了雷霆,它只剩下劍胎這部分。
  劍胎是什么?艾輝很難給出一個清晰明確的答案,但是他知道,劍胎修煉的是心神!
  那部殘篇開篇就闡述過,人的血肉終究有極限,而心神修煉卻沒有上限。
  艾輝盯著涌動的劍云,若有所思。
  純粹、精煉,才是心神最關鍵的地方,而非數量和強度。
  失去雷霆的劍云,雖然明顯能感受到聲勢要比剛才小許多,但是那股鋒銳凌厲的氣息,反而要比剛才更強幾分!
  金光就像勢不可擋的攻城錐,而涌動盤旋的劍云就像一個布滿密密麻麻尖銳刃口的絞盤。
  它竟然擋住金光的推進!
  艾輝心神一震,無比吃驚,他忽然意識到,盡管殘缺不齊,劍胎是比生木枝、雷霆更厲害的存在。
  生木枝充滿想象力和創造力的結構,給艾輝帶來巨大的沖擊,生之環和陰陽的完美結合,在艾輝看來,其難度和含金量,比鎮神峰、地火塔炮都要更高。
  生木枝可謂艾輝所見過,元力體系最巔峰、最杰出的存在。
  盡管陸辰不是宗師,但是艾輝認為,光憑生木枝,陸辰半只腳已經踏進宗師的門檻。生木枝現在還略顯單薄,只是個雛形,但是它有著廣闊的前景和光明的未來。
  陸辰推開了那扇門,門后的世界廣闊無垠。
  但是如此驚艷的生木枝,在神血面前,卻毫無抵抗力。
  隨后逐漸衰弱并且被定住的雷霆,再次印證了神血是更高階的力量。
  而在艾輝看來,最弱小的劍云,不,如今應該稱之為劍胎之云,反而表現出更強的潛力。艾輝覺得今天,自己的認知就在不斷被顛覆,被推翻。
  他曾經理所當然地認為,劍云之所以強大,其中絕大多數功勞是得益于雷霆的強大。
  一個源自殘篇修煉出來的劍胎,一個元修從來沒有征服過的雷霆,誰更強大,這似乎是個一目了然的問題。
  可是事實證明,他錯了。
  劍胎之云和金色光柱之間的對抗,看上去平分秋色,顯然不是短時間能夠分出勝負。
  艾輝強自按捺心中的震撼,他的目光轉向被金光禁錮的雷霆。
  他忽然有些期待。
  雷霆是什么?這是一個艾輝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得到答案的問題。盡管他是第一位雷霆大師,但是他依然無法解釋這個最基礎的問題。
  他修煉雷霆的方式,也證明了他只是一個雷霆搬運工。把天地間的雷霆,搬運到自己身體內,既不能使之更純凈更凝練,也不能改變雷霆的特性。
  看似威力強大,戰力更強,但是艾輝知道,自己對元力的理解遠遠不如創造出生木枝的陸辰。
  剛才生木枝在金光的照射之下,暴露它最原始的狀態,最純粹的結構,所有的偽裝全都被摧毀。
  他才看清楚生木枝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金光照射在雷霆,最終無法抵擋的雷霆,也會露出它的本質嗎?
  艾輝滿懷期待,瞪大眼睛,盯著金光中不斷掙扎的雷霆。盡管雷霆被證明,同樣不是神血的對手,但是能夠解開困擾自己許久的問題,對艾輝同樣有著極大的裨益。
  金光中的雷霆閃電,不斷掙扎,但是艾輝注意到,每掙扎一分,雷霆閃電的體型就要小一分。
  聚精會神之中,時間總是流逝得很快。
  金色光柱中的閃電,從一開始的筷子大小,如此縮小至只有一根牙簽大小。
  就在艾輝以為雷霆快要原形畢露,沒想到快要消散的閃電,堅持的時間比他想的更長。金色光柱中,細小但是熾亮的閃電,異常醒目。
  它紋絲不動。
  艾輝很有耐心,他的目光沒有離開分毫。他就像耐心的獵人,潛伏在茂密的草叢中,等待獵物的出現。
  啪!
  一聲輕微的爆裂聲,從金色光柱中響起。
  艾輝精神一振!
  來了!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