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611 體內幻境

拍碎的背簍,升騰起一團紅云,紅云在空中翻滾,赫然是一群血蝗蟲。
  血蝗蟲大約指頭大小,羽翅漆黑如墨,身體卻是鮮紅欲滴,就像一滴血滴。只見蝗蟲倏地在空中分開,靈活地朝鎮神峰的光幕撲去。
  血蝗蟲的數量極多,密密麻麻。
  胖子的臉色微變,心中有些不安。
  血蝗蟲?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戰場出現他們沒有想到的突發情況,對方把它當做殺手锏,顯然也是蓄謀已久。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塔炮手們的炮火立即變得紊亂起來,大家不知道瞄準什么比較好。
  胖子當機立斷,提氣高聲喊道:“不要管其他,全都瞄準寬背蝠魚!”
  本來對付血蝗蟲這樣的小東西,蜂巢重炮最合適不過。然而此時寬背蝠魚距離鎮神峰的距離太近,這么近的距離,蜂巢重炮的火焰根本來不及散開,反而拿血蝗蟲沒什么辦法。與其胡亂瞄準血蝗蟲,不如把火力全都集中在寬背蝠魚。
  剛剛陷入混亂的蜂巢重炮,重新穩定下來,拼命鎖定瞄準寬背蝠魚。
  素來冷靜鎮定的小山忍不住失聲驚呼:“是【霜蝗草】!別讓它靠近防護光幕!”
  霜蝗草?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不知道其厲害,但是聽小山前輩如此失態,大家心中都升起不安。不用招呼,大家把自己能想到的手段都用上。
  桑芷君統率的弓箭手,紛紛瞄準血蝗,箭如雨下。
  血蝗蟲的速度并不快,也不算靈活,被射中立即爆裂成一團血芒。
  天鋒部的劍陣運轉,就像一個個旋轉的絞盤,血蝗蟲立即爆裂破碎。
  一團團血芒,在空中不斷綻放,就像一朵朵嬌艷的花朵盛開。
  可惜,無人有暇欣賞此等美景。
  然而血蝗蟲的數量實在太多,實在難以想象,獸營戰士背上的背簍并不大,怎么能夠裝得下如此眾多的血蝗蟲?
  轟!
  一頭寬背蝠魚狠狠撞上重云之槍的鎮神峰,光幕劇烈抖動,鎮神峰上眾人身形一晃,幾乎站立不穩。
  劇烈的震蕩,影響到塔炮手們,蜂巢重炮一歪,炮火不知道飛到哪里去。
  幾頭寬背蝠魚,眼看就要撞上光幕,鎮神峰垂下的宛如鐵鏈的粗藤,就像拉起的船錨,倏地揚起,狠狠抽中一頭寬背蝠魚。
  寬背蝠魚巨大的身體,直接橫飛出去。
  垂下的粗藤,紛紛揚起,挾著驚人的威勢,不斷抽向撲來的寬背蝠魚。鎮神峰就像一頭從深海中浮起的遠古章魚,堅韌的粗藤力道非凡。寬背蝠魚一旦被擊中,就會直接翻滾著倒飛出去數十丈。
  寬背蝠魚驚人的生命力此時也體現得淋漓盡致,哪怕被抽得倒飛出去,但是片刻后重新嘶吼著撲過來。它們不僅沒有被嚇到,反而被激怒,變得更加狂暴更加瘋狂。
  沖過炮火的寬背蝠魚已經超過五頭,師雪漫沒有半點猶豫,騰空而起。
  楊笑東小山等人,緊隨其后。
  面對寬背蝠魚如此龐大的血獸,普通元修的傷害微乎其微。只有大師,才能夠抵擋它們的沖擊。
  弓開滿月的姜維,松開手中的弓弦,重箭流光,破空而至,沒入一頭寬背蝠魚的腦袋。
  寬背蝠魚的腦袋,爆裂成一團血霧,無頭的尸體余勢未絕地撞上鎮神峰的光幕,光幕泛起層層漣漪。
  大家的注意力被寬背蝠魚吸引,血蝗蟲立即趁虛而入。
  一只血蝗蟲落在鎮神峰的光幕上。
  桑芷君正準備一箭射中,沒想到光幕上的血蝗蟲啪地一聲爆裂。
  這是?
  桑芷君微微一愣。
  血蝗蟲爆裂看不見血光,而是一團灰色霧氣,在光幕上留下一個拳頭大小的灰斑。灰斑中心,一株灰白色小草,赫然可見。
  霜蝗草……還真的是草!
  控制鎮神峰的元修驚聲尖叫:“它在吸收防護光幕的元力!”
  桑芷君的臉色也變了。
  霜蝗草周圍的光幕,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稀薄,灰白色的霜蝗草正在瘋狂的生長。
  桑芷君手中弓箭飛出一道金光,擊中霜蝗草。
  但是接下來一幕,讓桑芷君的臉色不由再變。啪,霜蝗草爆裂,就像擠爆的灰色顏料,濺得周圍到處都是。片刻后,一株株細小的灰色幼苗正從灰斑之中鉆出來。
  啪啪啪!
  又有三只血蝗蟲落在光幕上,旋即爆裂。
  轉眼間,光幕就像長滿丑陋難看的灰色苔蘚。
  霜蝗草生長速度極為驚人,它瘋狂地吸收著光幕的元力。霜蝗草四周的光幕,明顯比其他地方薄。
  “別讓它結果,它像蒲公英!”
  剛剛擊殺一頭寬背蝠魚的小山,轉過頭高聲提醒。此刻他心中充滿痛恨,他對霜蝗草知道有限。霜蝗草的特性他知道一些,但是如何對付這種詭異的生物,他也不知道。
  聽風部對神國的滲透一直不順利,獲得情報的能力有限。而神國這些年涌現的新物種名目繁多,很多東西他們都是只知道名字和大致的特性。
  聽風部的主要力量,還是在天心城。
  小山死死咬住嘴唇,他很想把這里發生的一切,都告訴部首大人!讓他看看,每一個情報,都關系著多少生命。
  他驀地回頭,一頭狂暴的寬背蝠魚就像一座呼嘯俯沖的小山峰,發出震懾人心的咆哮,朝他撞來。森白的長牙流著腥臭的涎,猙獰異常,背上獸營戰士的神情瘋狂,雙目充血,嘴里不知道在嘶聲呼喊著什么。
  小山目光一冷,手指在身前輕輕一點。
  驟然凍結的空間,就像瘋狂生長的冰棱,把急速俯沖的寬背蝠魚連同背上的獸營戰士吞噬。
  寬背蝠魚和獸營戰士宛如冰封在冰層之中。
  凍結的空間瞬間爬滿裂紋,嘩啦,崩碎成無數塊,天空就像下了一盆血雨。
  桑芷君聽到小山的提醒,她腦海中浮現蒲公英四處飄飛的種子,頓時覺得全身發寒。
  光幕上霜蝗草的灰斑數量在不斷增加,看上去異常可怖。
  情況危急!
  桑芷君能夠清晰地看到,鎮神峰的光幕隨著灰斑的增多,迅速地變得黯淡稀薄。她知道必須阻止霜蝗草,否則的話,鎮神峰的光幕再持續下降,那寬背蝠魚的沖擊,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創傷。
  而且她注意到,已經有神通血修出現在戰場。
  戰斗變得更加激烈。
  敵人見到有機可乘,立即增加了大量精銳,就是希望能夠一舉攻破他們的防線。失去防護光幕的鎮神峰,將失去所有的保護,完全暴露在敵人的攻擊之下。
  可是……怎么才能解決霜蝗草?
  霜蝗……草?
  桑芷君心中一動,也就是說,這其實是一種草,能夠吞噬元力的草!
  想想剛才蝗蟲爆裂的場面,她愈發覺得自己想得沒錯,蝗蟲只是一個載體。如果是草的話……
  桑芷君馬上想到一個東西,也許有用。
  她扭頭四下搜尋,很快找到堆放在火池旁的石蛋,里面盛放的是雪熔巖!
  沒錯,她想到的就是雪熔巖!
  背上云翼倏地張開,她就像一只輕靈鳥兒,帶起雪熔巖飛出光幕。
  她停在光幕的一處灰斑,正準備敲碎石殼。
  一道耀眼的箭光擦著她的臉頰掠過。
  在她身后,一名精銳血修瞪大眼睛,他的心臟位置赫然可見碗口大的貫通傷口。
  敵人已經摸到這么近?
  驚駭在桑芷君腦海中一閃而過,她回過頭,看到鎮神峰上的姜維手持大弓,弓弦還在顫動,注視著她。桑芷君心中一暖,莫名心安,朝下方的姜維一笑,她便收回目光。
  她干脆利落地敲碎石殼,清冽如水的雪熔巖,澆在霜蝗草的灰斑上。
  滋!
  灰白的煙霧升騰而起,凝成一團,翻騰不休,隱約可見人的面孔,就仿佛是怨魂在其中哀嚎,不肯離去。
  不知為何,翻騰的灰白煙霧,桑芷君心底一陣發憷。她想到了曾經在血林之中見到,那些血植樹干上一張張酷似人臉的花紋。
  翻騰片刻,灰色煙霧突然啪地湮滅,消失得無影無蹤。
  桑芷君按捺心中的驚懼,看向剛才的位置,灰斑消失不見,本來稀薄的光幕正在逐漸恢復正常的水平。
  她心中大喜,雪熔巖有效!
  姜維在內的許多人,都在關注桑芷君的動作,此刻無不是露出狂喜之色,連忙找雪熔巖,準備效仿。
  忽然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我來!”
  卻是聞訊而來的火山尊者。
  他本來是在后面準備煉制雪熔巖的熔巖,聽到戰斗激烈,便匆匆趕來支援,恰好看到桑芷君用雪熔巖消除霜蝗草的灰斑。
  只見火山尊者飛出光幕,他毫不掩飾自己大師的境界,滔天威勢恍如火山噴發。他身體染上一層赤紅的光芒,仿佛是熔巖構成,肉眼可見的熱浪,轟然橫掃四溢。
  他摘下腰間的葫蘆,仰頭咕嚕咕嚕灌了一小口。
  他臉上露出一絲肉痛之色,那里面全都是經過他精心煉化的雪熔巖,原本清冽如水的雪熔巖多了一絲金色。
  呼,一縷透明的火焰從他頭頂發髻升騰而起。
  火山尊者深吸一口氣,驀地抬起頭,張開嘴。
  轟!
  耀眼的熾白紅光火焰,從他嘴里沖天而起,就像火山噴發。
  熾白烈火宛如一條巨大的火龍,沿著鎮神峰的光幕盤旋,所過之處,光幕上的灰斑無不灰飛煙滅。
  火山尊者如法炮制,轉眼間,三座鎮神峰光幕的霜蝗草全都一掃而光。
  元修一方歡聲雷動。
  血修一看無機可乘,丟下滿地的尸體,如同潮水般退去。
  http:www.
  iqukan.com0_21463276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
  iqukan.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iqukan.com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