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612 生木枝和五行環

當雷霆的秘密終于呈現在艾輝面前,艾輝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出現一個短暫的停頓,哦,那只是他的幻覺,在此時的狀態,根本沒有呼吸。
  金色光柱之中銀色閃電,激發出銀色的殘影,淡淡的銀光就像極寒高地夜晚天空出現的神秘光帶。
  銀色光帶就像影子般,一點點被拉長。
  艾輝睜大眼睛,全神貫注,唯恐錯過任何一絲細節。
  虛影之中,一個神秘的環,就像從深山濃霧之中,悄然走到艾輝的面前。
  五元環!
  艾輝強自按捺心中的狂喜,他猜對了!之前他就有預感,雷霆閃電很有可能也同樣是一個五元皆備的五元環。可是當五元環的結構,真的呈現在他面前,他依然忍不住激動起來。
  雷霆的五元環結構,會是什么樣?
  五元環光芒愈發清楚,它們流轉不休,流光溢彩。好似之前在五元環上籠罩一層薄薄輕紗,如今輕紗被揭去,寶光浮現。
  艾輝沉醉其中。
  他心中不知道發出多少次同樣的驚嘆,真是神奇的結構啊!
  之前領略了生木枝的奧妙,給他帶來許多的幫助。生木枝是五元相生組成的生之環,而雷霆則是五元相克組成的滅之環。而讓艾輝萬萬沒想到的是,雷霆的核心,竟然是滅之環上的水元力!
  可是轉念一想,這才是最合理的答案啊!
  云生雷霆,是小孩都知道的常識,自己怎么就想不到?不光是他沒有想到,五行天已經有了一千多年的歷史,但是雷霆的奧秘就一直沒有被破解,難道其他人都想不到這一點嗎?
  當艾輝逐漸深入,他才恍然大悟。
  生木枝是五元生之環,加上【陰陽】之分,金水火土為陰,木獨為陽而成,可謂極盡精巧。
  雷霆的元力結構頗為相似,但是比生木枝更加復雜、更加奇妙!
  因為它是由兩個陰陽元力環構成!
  其中一個元力環,金木火土為***為陽。另外一個元力環,金木火土為陽,水為陰。兩個元力環,在空中糾纏翻滾,就像兩個孿生子。
  艾輝深深被吸引,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奇特,如此玄奧的元力結構!
  他此時才明白為什么雷霆的結構這么多年,都沒有被人破解。元修修煉的都是單種的元力,只有修為極為深厚的人,才能夠觸摸到元力環的范疇。倘若不是艾輝有一個獨特的師父,另辟蹊蹺,通過元紋來利用元力,打破了單種元力的壁壘,艾輝才開始接觸到多種元力混合,才有了后來他對元力環的理解。
  陸辰能夠以木修之身,創造出生木枝,其天賦和才智已經驚為天人。
  結構更加復雜,也更加神奇的雷霆,實在超出人們的想象。
  倘若不是神之血的金光,艾輝也難窺其中的奧妙。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正在相互纏繞、盤旋的兩個陰陽水元滅之環,渾然忘記時間的流逝。
  忽然,一道紅光從天而降,罩住兩個不斷盤旋的陰陽水元滅之環。
  兩個陰陽水元滅之環化作一道銀光,沒入天空血眼之中。
  艾輝從沉醉中驚醒過來。
  他有些恍惚,滿腦子都是一對不知疲倦糾纏盤旋的陰陽水元滅之環。說實話,雷霆的元力結構,超出艾輝能夠想象的極限,給他帶來的沖擊無以倫比。
  他不知道宗師對元力的理解會到哪一步,但是雷霆的秘密從未被人破解過,卻是不折不扣的事實。
  充斥視野的熾白金光,讓他逐漸回過神來。
  他愣了一下,激動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隨之涌上來的,是難言的恐懼。
  雷霆的元力結構,如此復雜精巧,卻又如此渾然天成的玄妙,它已經遠遠超出了當今元修對元力認知的極限。可是盡管如此,面對神之血的金光,雷霆依然無法阻擋。
  神之血……真的無法戰勝嗎?
  強烈的恐懼,籠罩艾輝心神,讓他渾身發冷。
  創造出比雷霆更復雜更精巧、威力更大的元力環?
  艾輝只有苦笑。
  金光失去雷霆這個目標之后,只剩下最后一個敵人,盤踞在地宮的劍胎之云。當劍胎之云也被吞噬,自己的身體完全被金光充斥,那自己是不是就會變成血修?
  艾輝臉上的苦笑更加濃郁,自己把血修視作生死仇敵,結果卻變成一位血修,還有比更加諷刺的事情嗎?
  劍鳴之聲大作,清越的劍鳴就像細密的潮水,撲向金光。
  好吧,臨死之前,看看劍胎會是什么模樣。
  這算不算朝聞道,夕可死?
  他免不了再次自嘲一笑。
  艾輝振奮稍許,想起劍胎,好奇心突然就被勾起來。比起什么元力,比起什么元力環,劍胎在艾輝的身體里存在的時間更長。他能夠從蠻荒中活著回來,劍胎居功至偉。劍胎強大而神秘,從一開始的時候,艾輝稀里糊涂,到現在也是稀里糊涂。
  能夠一窺劍胎的真義,艾輝心中充滿好奇。
  他拋開腦中的雜念,仔細地觀摩劍胎之云和金光之劍的爭斗。
  和之前如出一轍,金光開始向地宮的劍胎之云匯集,照射在劍胎之云上的金色光柱變得更加濃郁強烈。
  劍胎之云如同潮水般涌動,就像無數劍刃匯集而成的潮水,森然劍意不時噴發。細密的金色碎芒,就像金屑簌簌掉落,迸濺的劍意就像浪花般飛濺。
  場面比之前更加激烈。
  霸道和凜冽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混在在一起。
  艾輝不敢有絲毫懈怠,生木枝和雷霆在金色光柱的照射之下,堅持的時間都不長。一旦被金光徹底籠罩,激發出的本來面貌,持續的時間更是短暫。如果稍有懈怠,就有可能會錯過。
  艾輝全神貫注,瞪大眼睛。
  時間一點點流逝。
  過了不知道多久,艾輝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
  哪里不對勁?
  艾輝也說不上來,但是他覺得自己有點疲倦。自己怎么會疲倦?全神貫注太長時間,自然免不了疲倦。
  他愣住了。
  太長……時間……
  他一下子明白過來,哪里不對勁了。他的目光投向地宮,有些呆滯,有些無法置信。
  地宮雙方的交鋒,和剛才沒有半點變化,非常激烈。
  這都過去多久了?
  血眼幻境里面的時間,艾輝無法很準確地判斷。但是有一點他可以肯定,剛才他關注的時間,已經超出生木枝和雷霆抗衡金光的總和!
  怎么會這樣?艾輝難以置信。
  他以為最弱的劍胎之云,竟然牢牢擋住金光。而且到現在為止,沒有露出絲毫頹勢。
  這是怎么回事?
  艾輝有些傻眼。
  那豈不是說,劍胎和神之血是一個等階的力量?
  等等,一個等階?
  艾輝忍不住再次把目光投向地宮,雙方的交鋒依然在持續,依然一如既往的激烈。他再次瞪大眼睛,仔細觀察兩者交鋒的區域。
  沒錯,劍胎之云沒有頹勢。
  艾輝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不夠用,劍胎竟然這么強?劍胎竟然是能夠抗衡神之血的存在?
  自己的身體里,竟然有能夠抗衡神之血的存在?不對,自己居然修煉出這么厲害的東西?
  艾輝差點抱頭呻吟,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過了許久,艾輝終于接受了這個事實。又經過剛才那么很長一段時間,艾輝終于百分百肯定,劍胎并沒有落下風!
  涌動的劍胎之云和金色光柱激烈碰撞產生的轟鳴之聲連綿不絕。
  時間一點點流逝,雙方都沒有半點疲態。
  艾輝從一開始的全神貫注,到后來逐漸變得麻木。他甚至開始思考一些其他的問題,比如,自己怎么才能從血眼幻境出去?
  照這樣子,神之血和劍胎之元,只怕要很久才能分出勝負。
  難道自己始終被困在幻境之內?
  可是艾輝發現,自己在紅色光柱之中,根本無力做出任何事情。
  艾輝想,這個時候,誰在守著自己呢?當然是樓蘭!
  想到樓蘭,艾輝心中就是一暖。
  他忽然心中一動,樓蘭會不會發現自己的情況?
  和艾輝預料的半分不差,樓蘭始終守在艾輝的床榻前。
  樓蘭此時雙目的紅光不斷閃爍,他完整地記錄了艾輝剛才身體的每一絲變化。開始的時候,艾輝全身透射出翠綠的青光、閃爍的電光和涌動的劍意,以及霸道而熟悉的金光。
  樓蘭的判斷非常準確,生木枝、劍云、雷霆和神之血正在艾輝的體內發生嚴重沖突。
  很快,綠光消失,木元的氣息消失,樓蘭知道那是生木枝消失。金光隨之更強一分。隨后,閃爍不定的電光,也開始變得黯淡下來,最終湮滅。此時的金光再度變亮,濃郁得要從艾輝的體內透射而出。而且神之血的金光已經占據艾輝身體的絕大部分,只剩下地宮劍胎之云盤旋的那塊沒有被金光占據。
  樓蘭親眼目睹,盤旋在地宮的劍胎,牢牢擋住金光。
  營帳內此時充斥著森然的劍意和霸道的氣息,那是兩者激斗的余波,從艾輝的身體宣泄而出。
  劍胎……
  樓蘭忽然朝營帳外沖去。
  他想到一個辦法。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