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614 (霜蝗草)

第二天的戰斗盡管沒有攻克防線,但是赫連天曉對莫少軍等人大加贊揚,并且保證功勞簿上有他們重重的一筆。
  莫少軍的獸營損失慘重,已經被打殘,士兵還有不少,但是寬背蝠魚全都拼完了。
  不過對于這一點,莫少軍倒是早有準備。不光是他,其他三個獸營也是一樣。獸營的使命就是用來消耗。
  重要的是,是有意義的消耗。
  他今天的打法,對其他幾人的啟發很大。單純的依靠寬背蝠魚,不足以攻克下這座防線,多種手段結合的效果更好。
  尤其是霜蝗草的效果,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如果他們的準備更充分,今天的戰果有可能會更大。另一方面,敵人能夠這么快找到破解霜蝗草的方法,也讓他們非常吃驚,說明對方訓練有素,是塊硬骨頭。
  會議之后,四位獸營的部首聚集在一起,討論除了霜蝗草,還有沒有其他辦法。
  莫少軍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常,他性情冷酷,今天心情不好并不是因為心疼屬下的傷亡,而是對于自己沒能取得進展而遺憾。此時他已經調整過來,積極出謀劃策,并沒有因為下次進攻由其他人主導,而消極對待。
  他很清楚,只有勝利,才能獲得一切。
  失敗指揮讓所有的犧牲都變得毫無價值。
  神狼大營的營地,只剩下赫連天曉和宋小歉。
  宋小歉面色肅穆匯報:“我們探查了大約一百里的范圍,到現在,挑選出六個符合預期的位置。但是最終選擇哪一個,還需要更多的時間。”
  赫連天曉點點頭,輕笑一聲:“不用著急。今天攻勢效果不錯,對面肯定被嚇一跳。”
  宋小歉也展顏笑道:“屬下也沒有想到莫少軍能夠做到如此地步。大人調來獸營,效果立竿見影。”
  赫連天曉哈哈大笑:“說實話,我也沒想到他們能做到這地步,我都有點期待,他們明天會用什么手段。不管他們的手段能不能奏效,只要一直保持對對面的壓力,能夠吸引對面的注意力就行。”
  宋小歉心服口服:“大人所言極是。”
  赫連天曉沉聲道:“你不用著急,我們有時間。但是有一點你要保證,不發動則以,一旦發動,就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宋小歉啪地行禮,肅容道:“屬下此戰,必全力以赴。勝則生,敗求死!”
  赫連天曉臉色和緩下來:“不要覺得我逼你。眼下處境,于你于我,都是一般無二。唯有勝利,才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宋小歉鏗鏘有力地回應:“屬下明白!”
  “去吧。”
  “是!”
  ***********
  在距離工匠區不遠處的一座山谷。
  山谷的雜草灌木全都一掃而光,空無一物。
  何歡跟隨顧軒來到山谷,四下張望,心中有些緊張,難道他們發現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把自己喊到此處人跡罕至的地方,來了結自己?他拼命地在腦海中搜索,自己哪里暴露了馬腳。
  今天他忽然得到部首大人的命令,被派到后方。大人給他的命令很模糊,讓他配合顧軒。
  從接到這份命令之后,他就心神不寧。白天的戰斗異常激烈,可想而知,明天的戰斗也會非常激烈。在如此關鍵的時刻,突然把自己從戰斗的前線調到后方,還是一個如此模糊的命令,由不得他不疑神疑鬼。
  不過他的心理素質還是頗為不錯,心中雖然忐忑,但是表面始終保持鎮定。
  他注意到擺放在山谷空地上一堆堆的長劍,故作好奇地問:“顧大人,我們來這里是?”
  顧軒是雷霆之劍的副部首,從級別上比他更高,他需要尊稱大人。盡管雷霆之劍只不過是個數百人的小戰部,但是卻沒有人敢小覷他們。
  顧軒客氣道:“是這樣的,我們現在需要實驗一下各種劍陣。但是何隊也知道,我們雷霆之劍說起來是劍修,但是在劍陣方面,實在不入流。所以求救昆侖大人,請她派一位精通劍陣的劍修,來幫助我們布設劍陣。昆侖大人就向我們推薦了何隊,稱贊何隊布設劍陣是一絕,所以我們就厚著臉皮請昆侖大人派何隊來指導我們。”
  何歡心中長長松一口氣,原來不是自己暴露馬腳。
  說起精通劍陣,昆侖天鋒的稱贊,并不算過分。何歡是昆侖劍盟的元老之一,是最早加入昆侖劍盟的劍修之一。他跟隨昆侖天鋒的時間很長,對劍陣確實有獨到的造詣。
  放松下來的何歡,心思變得活絡起來,但是更多的疑惑。戰斗這么激烈的時候,把自己調過來布設劍陣?
  他有些疑惑道:“劍陣?不知這些劍陣有何用途?”
  顧軒道:“我們想找到一種合適的劍陣。”
  何歡更加奇怪:“什么才叫合適?”
  顧軒搖頭:“我們也不知道,所以只能請何隊,把所有種類的劍陣全都布設一遍,我們試一遍才知道。”
  何歡一呆:“所有種類?”
  昆侖天鋒盡管主持天鋒部的事務,但是立志編纂【劍典】的她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劍陣的創新和研究。不光是她,昆侖劍盟也有許多人做同樣的事情。這些劍陣,全都被收錄到還未成形的【劍典】之中。
  【劍典】中的劍陣種類,每年數目都在增加。
  到現在為止,所收錄的劍陣數目,已經達到驚人的一千六百種。
  所有當何歡聽到顧軒說“所有種類的劍陣”,整個人完全呆住。
  顧軒神情認真,加重語氣復述了一遍:“沒錯!所有種類!”
  何歡看清楚山谷空地上堆放像一座座小山般的長劍,忽然明白,顧軒并不是在開玩笑。這些長劍明顯是剛剛出爐不久,有的還在散發著熱氣,有的毛刺都沒有修邊。
  何歡心中的疑惑更加強烈,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些人到底是想干嘛。顧軒的解釋,讓他更是一頭霧水。
  看到顧軒的態度堅決,他只能事先提醒:“最新的【劍典】中收錄的劍陣數目超過一千六百種,屬下記得的沒有那么多,大概只有九百多種。”
  顧軒點頭:“九百多種就九百多種,有勞何隊!”
  他心中覺得有些慚愧,看看,人家這才是劍修啊,竟然記得九百多種劍陣!想想自己,顧軒最多記得十幾種劍陣,這在雷霆之劍中,水平已經是除了艾輝之外最高。
  何歡聞言,不在廢話,直接道:“我需要一些人手幫忙。”
  顧軒道:“包括我在內,雷霆之劍所有人都聽從何隊的吩咐。如果人手不夠,我去喊人。”
  何歡連忙道:“夠了夠了。”
  何歡干起活來一絲不茍,全身心投入。
  他必須全身心投入,布設九百多種劍陣,對他而言也是極大的考驗。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在考試,一場異常艱難的考試,他必須要把記憶中的每個細節都精確地復原,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顧軒等人盡管不擅長劍陣,可是如果劍陣布設得有錯誤,他們卻往往能夠發現。
  有了雷霆之劍全體隊員的幫忙,劍陣的布設比何歡預期得要快得多。饒是如此,布設九百多座完全不同的劍陣,依然花去了整整一晚。
  天際拂曉,原本空無一物的山谷,布滿密密麻麻的劍陣。
  大家站在山谷旁的高地,向下望去,心中充滿成就感,連夜的疲倦也似乎消減了許多。
  忽然有人喊:“你們看,起霧了!”
  大家定睛一看,果然,不知何時,山谷中生出一絲淡淡的白色霧氣。那縷霧氣極淡,但是鋒銳凜冽的氣息,哪怕隔著這么遠的距離,也能夠清晰地感受到。
  霧氣逐漸變得濃郁,更為奇妙的是,霧氣的顏色在不斷變化,有時冰山雪白,又是拂曉的微青,有時像天空的淡藍,有的泛著劍鋒般的銀光。
  “怎么感覺有點像銀霧海?”
  “你這么一說,還真有點。”
  “什么銀霧海,這是劍霧海!”
  耳畔聽著雷霆之劍隊員略帶亢奮的討論,何歡心思暗動,難道他們想復原銀霧海?但是那又有什么意義呢?劍霧海?
  他想不出個所以然。眼前山谷的奇景當然讓他有些吃驚,但是想想,整個山谷密密麻麻的劍陣,光是布設就動用了差不多十萬把長劍。
  十萬把長劍,意味著多么龐大的人力物力。
  他們布設劍陣的時候,一捆捆剛剛出爐的新劍被源源不斷送到山谷。他敢保證,這些劍確實是剛剛出爐,有的劍甚至連紅光都沒有褪盡。
  眼前這么多劍陣,也只有在當下這個物資和人力極度充沛的時期,才有可能完成。
  也只有這群人才能這么揮霍吧。
  何歡心中已經覺得這是揮霍,他想不出來,這有什么意義。
  盡管不知道這群人想干嘛,何歡還是隨口道:“若是想提高劍陣的威力,為何不往里面加入血引?”
  顧軒聞言,連忙問:“何謂血引?”
  何歡解釋道:“這是我們昆侖在研究古代劍陣時候的發現。其實說穿了也很簡單,想必大家也看過類似的記載,沒有飲過鮮血的長劍,往往沒有殺氣。修真時代的飛劍,一個靠劍修自身的溫養,一個靠飽飲敵人之血,才能日益精進。”
  顧軒連連點頭:“沒錯,是有類似的記載。我們可以試試。”
  但是當他看了一眼山谷,犯愁道:“這么多劍,到哪找這么多的血?”
  想想山谷里劍的數目,何歡也覺得自己的說法實在荒唐,連忙道:“沒有血引,劍陣雖然威力弱了點,但還是可以發動。”
  就在此時,旭日初升,一束陽光從山峰的缺口投射進山谷。
  陽光在劍身之間不斷折射,山谷陡然變得明亮。
  只見山谷內長劍如林,霧氣無風自動,一股極為鋒銳的氣息沖天而起,逼得大家不由后退半步!劍鳴聲不絕于耳,無數長劍掙脫地面,在山谷內盤旋游弋,陽光照射之下,仿佛魚群鱗光閃閃。它們在靈動無比地翻騰涌動,仿佛連陽光都要絞碎。
  目睹如此奇景,大家不約而同安靜下來。
  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云來閣,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