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615 劍胎的強大

何歡帶著滿心的疑惑回到天鋒部。
  樓蘭帶著艾輝,出現在山谷。
  顧軒提著一包不知道什么東西,匆匆而至。
  他解釋道:“不是聽說劍陣加血引效果更好嗎?我剛剛去前線,那里很多寬背蝠魚的血肉。我弄了一點回來試試。反正就試一個劍陣,應該問題不大吧?”
  顧軒不太確定地看著樓蘭。
  樓蘭嗯嗯地點頭:“試試吧,樓蘭也不確定呢,順序放在最后。”
  顧軒松一口氣,他也怕自己好心做壞事。
  他們這次要試驗的是到底哪一種劍陣,對艾輝的幫助最大。如今艾輝體內只剩下劍胎和神之血兩種力量,而他們要幫助艾輝戰勝神之血。
  之前的北斗劍陣,已經證明了樓蘭的想法有用,而他們現在做的是哪一種劍陣對艾輝的幫助最大。顧軒他們早就嘗試,不同的劍陣,對艾輝的幫助有著細微的差別。
  盡管差別很細微,但是因為幫助本身就很細微,因此不同的劍陣效果的差別還是非常大。他們要找到效果最好并且消耗長劍數量最少的劍陣。每一座劍陣的背后,是相應的人力物力。
  如何在當下的人力物力之下,給予艾輝最大的幫助。
  聰明的樓蘭,折服大家。
  樓蘭托著艾輝,小心地把艾輝放置在山谷的中央。
  然后他迅速回到旁邊的山嶺上,雙目紅光閃爍,仔細觀察記錄山谷內的每一個變化。在他體內,【子夜】沙核的運轉速度開始不斷地提升。
  其他人屏息靜氣,大氣都不敢喘,他們盯著山谷內的艾輝。
  艾輝安靜地躺在山谷谷底,在他上方,霧氣飄動,數不清的長劍游弋。
  時間仿佛停滯不前。
  一切看上去是如此的安靜,安靜得令人心慌。
  難道沒用?
  一些隊員臉上開始露出緊張的神情,他們忙碌了一晚上,對山谷這些劍陣抱著很大的期望。
  膽小的隊員忍不住捂住眼睛,他們不敢看。
  血眼幻境之中的艾輝,驀地驚醒。
  眼前的神之血和劍胎之間的爭斗,和之前沒有任何變化。爭斗還是如此激烈,沒有絲毫減弱的趨勢,但是時間長了,艾輝也覺得有些麻木了。
  他什么都做不了。
  之前有幾縷微弱的劍意涌入,讓劍胎略有補充。
  艾輝猜測肯定是樓蘭在想辦法,但是很顯然,效果微弱。無論是神之血,還是劍胎,就像兩個龐然大物,它們的力量等階高得驚人,超出艾輝的認知。連雷霆都不是它們的對手,它們的強大可想而知。
  越是強大、精純、高等階的力量,想要補充或者增強,都是極為困難的。
  劍胎補充的那幾縷氣息實在太微弱,就好比往一個池塘里加了一碗水,能有什么效果。
  艾輝自己也想不到有什么辦法能夠幫助劍胎。
  光是一想到需要和神之血同等級的力量,就足以令人絕望。
  可是,艾輝感受有東西進入體內,頓時被驚醒。
  很快,他注意到,又是一縷非常微弱的劍之氣息。他搖搖頭,那沒什么用。
  又是一縷,兩縷,三縷……
  嗯?
  艾輝愣住,連綿不絕的劍之氣息,源源不斷沒入地宮的劍胎之云內。
  這數量……不太對勁啊……
  山嶺上的雷霆之劍隊員們看到的是另外一幕。
  經歷了短暫的安靜之后,忽然一聲劍鳴響起,驚醒眾人。
  顧軒臉上露出笑容,第一個發出劍鳴的那把劍,赫然是他之前加入寬背蝠魚血肉的劍陣之中的一把。
  但是下一刻,他已經沒有余暇去想這個。
  仿若暴雨忽至。
  劍鳴之聲驟然暴起,密集的劍鳴聲匯集成洪流,憑空在山谷內炸開。
  無法形容十萬把長劍匯集在成一聲的劍鳴是何等震懾人心!
  山嶺上圍觀的雷霆之劍隊員們只覺的耳朵嗡地一下,頭皮發麻,渾身失去只覺,一股寒意從尾椎升騰而起,全身忍不住顫抖。體內的元力,完全失去控制,在體內像無頭蒼蠅般亂竄。
  不斷有隊員臉色發白,跌坐在地。
  顧軒臉色也有些蒼白,他感覺就像有一把薄如紙片的劍刃,在他的腦子里一劃而過,仿佛有細碎的電流從他皮膚上掠過,渾身汗毛根根直豎。
  他強自撐住,沒有像其他隊員那般跌坐在地,而是死死盯住山谷內。
  他心中有些擔憂,如此可怕、驚人的劍之氣息,老大能夠承受嗎?
  絲絲縷縷的霧氣,山谷內插著的密密麻麻長劍升騰而起,從四處游弋的長劍上釋放。山谷內的一切,都顛覆著顧軒的認知。
  每一縷細若游絲的霧氣,都是精純的劍之氣息。
  失去劍之氣息的長劍,就像腐朽的木頭,開始剝落、腐化,最終化作飛灰。
  眾目睽睽之下,十萬把長劍同時剝落、腐朽的場面,有著一種異乎尋常的力量,牢牢攥住顧軒的心神,他又是恐懼又是期待。
  真是大場面!
  當最后一把長劍,化作飛灰,山谷內翻涌盤旋的霧氣,幾乎遮蔽了整個山谷。它們并不發出任何聲音,只是安靜地翻涌、盤旋。但是顧軒卻仿佛被一只可怕的荒獸盯住,渾身發緊,無處可逃。強烈的危險感籠罩他的心神,他毫不懷疑,山谷里盤旋的那些輕柔無力的霧氣,能夠輕易把他絞得粉碎。
  年輕的時候,他去過銀霧海。
  銀霧海上籠罩著濃密的霧氣,它們銀光閃閃,十分壯觀。
  但是銀霧海上彌漫的霧氣,從來沒有讓他感覺如此危險。
  山谷內盤旋的霧氣,就像是一只冰冷、鋒利、無情的兇獸。
  咚,咚,咚……
  顧軒覺得口干舌燥,忍不住道:“里面好像有聲音。”
  樓蘭道:“是艾輝的劍胎,它在跳動。”
  樓蘭雙目的紅光閃爍的頻率驚人。
  顧軒沒有注意到,樓蘭此時的語氣和平時截然不同。樓蘭此刻語氣機械、漠然,沒有任何波動。
  顧軒的注意力全在樓蘭剛才的話,劍胎在跳動?不由驚喜道:“那就是起作用了嗎?”
  “嗯,起作用了。”
  樓蘭話音剛落,山谷內的霧氣再次發生變化。
  本來只是緩緩盤旋的霧氣,忽然開始劇烈地翻滾、涌動。霧氣的顏色也開始不斷地變幻形狀、顏色,各種不同形狀、顏色的霧劍,在霧氣中崩散、變幻。
  霧氣翻涌愈發劇烈、激蕩,就像被陷進纏住的野獸,拼盡全力瘋狂地掙扎。
  但是無論它們如何掙扎,都徒勞無功。霧氣就像被一只無形的網,牢牢纏住,無法逃脫。
  咚咚咚,跳動的聲音變得更加清晰,就像有人在霧氣中敲鼓,又仿佛一個休眠萬年的荒獸正在復蘇。
  顧軒愈發口干舌燥。
  隨著時間的推移,籠罩山谷的霧氣,開始變得稀薄。
  艾輝的身形,再次呈現在大家的視野之中。
  咚咚咚,劍胎跳動的聲音,就好像在大家耳邊響起,異常清晰有力。
  大家這次看清楚。
  劍胎每跳動一次,都會有一縷霧氣被吸入地宮。
  籠罩艾輝的霧氣又稀薄了一分。
  顧軒覺得剛才那不是自己的錯覺,剩下的霧氣好像知道自己的命運,拼命掙扎,但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牢牢束縛,根本無法掙脫。
  劍胎對劍之氣息有著異乎尋常的支配力。
  顧軒覺得很神奇,也覺得很羨慕。老大曾經傳授過劍胎修煉之法,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成功。不要說成功,就連那個殘篇,大家都覺得是天書。
  每個字都認識,可是放在一起,就完全不知所云。
  老大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其中的奧妙。
  光是眼前一幕,再愚蠢、遲鈍的人,也能夠感受到劍胎是何等的強大。
  當最后一縷霧氣,被吸入劍胎,仿佛重鼓一樣跳動的劍胎,開始逐漸變得沉寂。
  一切仿佛又回到原點。
  艾輝安靜地躺在山谷中央,濃郁的金光,依然從艾輝的體內透射而出,劍胎盤旋涌動的氣息,森然如劍。
  山谷內,入目所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坑,那是劍陣留下的劍坑。
  難道沒有效果?
  顧軒有些失望,剛才的動靜那么大,他還以為老大這次一定能醒過來,沒想到還是失敗了。
  樓蘭雙目不斷閃爍的紅光也逐漸平息。
  樓蘭歡快的語氣打破寂靜。
  “樓蘭找到了!”
  工匠營燈火通明,人聲鼎沸,流火照亮了夜空。
  一把把剛剛鍛造好的長劍,如同流水般從熔爐中被取出。
  工匠們滿臉疲憊。
  “簡直是瘋了!這不是剛剛完成十萬把劍嗎?現在居然要一百萬把?”
  “他媽的這是吃劍嗎?”
  “吃劍?誰能一晚上吃掉十萬把長劍?”
  “到底在搞什么鬼?就算是揮霍敗家也不是這么敗家的!”
  “媽的,以后誰再喊老子煉劍,誰跟我滾出去!”
  “可不是,我以后看到劍就想吐了!”
  “啊啊啊啊,誰來救救我!”
  忽然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誰也救不了你!”
  赫然是何師,不知何師什么時候在場,大家頓時噤聲。
  何師哼了一聲,轉身離開,走到十多丈開外,忍不住喃喃自語。
  “誰來救救我?”8)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