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622 佘妤前來

艾輝始終在密切關注劍胎的變化。
  短短的數日,劍胎發生巨大的變化。從最開始的霧狀,逐漸變成拖著煙霧的劍尖,再到陰陽之分,再化作陰陽魚。如今劍胎已經看不到霧氣,宛如綢緞般虛幻的劍身,也逐漸凝實。
  一把把形狀各異的小劍,匯集在一起,就像一個龐大的魚群。
  更奇妙的是,無論什么形狀的小劍,都有一模一樣陰陽兩把。陰陽劍群涇渭分明,卻又相互纏繞,不斷旋轉。
  不斷有細碎的金色碎芒迸濺,它們在空中浮浮沉沉,就像水中的蜉蝣。
  旋轉不休的陰陽劍胎就像不斷旋轉的漩渦,產生的吸力拖出一縷縷細長的金色霧帶,就像一條條透明金色的綢緞,系在劍胎上。
  劍胎壯大的速度讓艾輝感到震驚和不可思議,也讓他感受到遠古魔神的強大。盡管只是一個無名的魔神,在歷史默默無名,艾輝到現在都無法找到它的名字。可是,遺留下的血滴,過了這么多年,其中所蘊含的精神烙印依然如此強大,如此堅不可摧!
  如果不是樓蘭他們的支援,劍胎絕對無法取得現在這般的優勢。不斷涌入的劍之氣息,帶來陰陽之分,讓劍霧變得更加凝實,一把把寒光閃爍的小劍游動起來,比之前的聲勢壯大不知多少倍。
  劍胎粉碎金光,也粉碎了魔神在神血之內留下的精神烙印,被粉碎的精神烙印,抹去了魔神的意志,成為劍胎的養分和食物。
  它們就是那一道道宛如金色綢緞的霧氣。
  被吸入劍胎之中,形狀各異的小劍,就像貪婪的魚兒,不斷吸收這些滋補的金色霧氣。
  金色霧氣滲透進小劍,灰色的劍身,開始出現金屬光澤。
  凌厲凜冽的氣息,就像漣漪般,一波波向四周擴散。
  哪怕在血色光柱之中,艾輝依然能夠感受到仿佛劍尖抵在眉心的那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劍胎絞碎的金芒越來越多,劍胎的氣息,以驚人的速度攀升。
  沉浸在純粹而凜冽的劍意之中,艾輝心神通明,好似劍胎和他的心神血肉渾然一體。他能夠感受每一把小劍快速成長的歡愉,它們散發著各種不同的氣息。
  每一把小劍的氣息都截然不同,有的霸道,有的純凈,有的溫柔,有的暴戾。艾輝從來沒有想過,世上竟然有這么多種不同的劍之氣息,簡直稱得上包羅萬象。每一種劍之氣息,都是如此獨到,它們如此截然不同,涇渭分明。可是它們之間卻又如此和諧,渾然一體,彼此之間沒有任何沖突。
  領略千奇百怪的劍之氣息,艾輝沉醉其中。
  劍胎的根基,是他的精氣神,如今劍胎的壯大,他的精氣神也在急速地增多。修煉劍胎的殘篇上,那些晦澀的文字,流水般從他的心中流過。艾輝仿若醍醐灌頂,以前不明所以的內容,如今卻是恍然大悟。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當艾輝從沉醉中醒轉,他頓時大吃一驚。
  目光所及,金色霧氣彌漫,到處都是,占據他視野中的每個角落。金色霧氣濃郁得艾輝連金色光柱都有些看不清。
  艾輝定了定心神,片刻之后,方明白過來。
  劍胎只能夠吸收神血之中魔神的精神烙印部分,神血里面其他的成分,對于劍胎來說,并沒有什么價值。然而在神血之中,魔神的精神烙印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神血之中和血肉相關的一部分,滲透進艾輝的身體血肉,滋養艾輝的身體。
  除卻這兩部分,神血還蘊含著其他神秘的力量。而就是這剩下的部分,艾輝無法吸收,它們聚集在他體內,四處飄蕩。
  魔神的力量遠遠超出艾輝如今的認知,讓他生出敬畏之心。
  他的血肉和劍胎,吸收的只是神血的一小部分力量。
  當艾輝看清金霧的范圍,心中立即生出警惕。好不容易他把體內各種奇怪而強大的力量理順,照現在的趨勢,只要等神之血被劍胎徹底消滅,自己將會迎來勝利。
  成分不明的金霧,將會成為新的隱患。隨著金霧越來越多,就會越危險。
  之前的教訓無比深刻,不熟悉的力量,絕度不能輕易地放入體內。
  冷靜下來的艾輝,絲毫不覬覦未知金霧中可能蘊含的力量。他開始尋思著,怎么才能把這些金霧排出體外?對他而言,劍胎和血肉吸收的神血,足以讓他的力量發生蛻變。
  當下他可沒有時間慢慢去參悟這些未知成分。
  就在此時,絲絲縷縷的劍之氣息,從外面涌入艾輝的身體。隨著艾輝的精氣神不斷壯大,他能夠清晰地感知到外界連綿不絕的劍陣。
  他靈機一動,能不能把這些未知的金霧,導入劍陣?
  幾乎是他心念一動,劍胎中萬千小劍齊聲轟鳴。
  山谷旁的山嶺上,雷霆之劍的隊員們東倒西歪躺著。每個人都疲憊不堪,有些隊員都陷入沉睡,鼾聲如雷。他們實在太疲倦,這些天布設了多少劍陣?他們早就不記得,他們只知道不斷地布設劍陣,沒日沒夜。除了布設劍陣,他們還需要把前線搜集的血獸血肉,祭煉劍陣。
  最新一批長劍還沒有出爐,前線今天的戰斗還沒有結束,他們得到寶貴的休息時間,所有人都癱在地上。
  顧軒的狀況要一點,他雖然也是滿臉倦容,但是還能支撐住。
  他有些出神地注視著山谷內密密麻麻的劍陣。
  身邊的石志光嘟囔:“不知道老大什么時候會醒過來?老大不在,心里好沒底啊。”
  顧軒回過神來,道:“快了。”
  石志光眼前一亮:“真的嗎?”
  顧軒語氣肯定:“真的!你仔細看,老大吞噬劍陣的速度,比以前要快很多。而且是越來越快。”
  石志光不是傻子,之前只是沒有注意,得到顧軒的提醒,頓時兩眼放光:“沒錯沒錯!老大吃劍陣真的越來越厲害,我們都快布設不過來了。”
  他錘子般的拳頭猛地往掌心一砸,興奮道:“等老大醒過來,帶著我們殺個十進十出!讓他們見識我們雷霆之劍的厲害!”
  上次在神狼大營沖陣,他到現在都在回味,那種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顧軒也是深有同感地點頭。
  不過他年紀更大,為人也更加成熟,想到的更多。他知道前線這些天戰斗都很激烈,對面每天都在變著花樣,大家的神經都高度緊繃。到目前為止,盡管每天的戰斗都很激烈,前線還是相當的穩定,但是不知為何,顧軒心中總是有一絲不安。
  大概是因為老大不在吧。
  老大在的時候,大家就像有了主心骨一般。而老大不在,不管做什么,大家心里都沒底。
  顧軒轉念一想,又心安理得。因為他發現,不光是雷霆之劍,就連師部首他們,也是一樣。連師部首那么厲害的人,都對老大唯首是瞻,自己這樣的小人物,那不是理所當然么?
  這一刻,他渾然忘記自己是雷霆之劍的副部首。
  他剛才對石志光說的話,并非隨口瞎說,而是認真觀察之后的結果。
  老大快醒了!
  就在此時,忽然山谷傳來一聲轟鳴。
  顧軒和石志光嚇一跳,連滾帶爬起來。
  山谷內萬劍齊鳴,嗡嗡顫動。
  劍鳴匯集成一股洪流,震懾人心,腳下的地面都仿佛在震動。
  顧軒等人先是一驚,旋即大喜,這么大的聲勢,難道老大要醒了?
  很快,大家發現不對勁。
  “快看血祭劍陣!”
  其他人聞言,連忙循著方向看去。所謂血祭劍陣,就是用血獸血肉祭煉過的劍陣。樓蘭發現,血肉祭煉過的劍陣,對艾輝的幫助更大。
  其實大家也不知道該怎么血祭劍陣,只是把前線收集到的血獸血肉灑落進劍陣。然后他們發現,艾輝似乎確實更喜歡血祭劍陣,血祭劍陣往往剛布設好,就會被老大吞噬。
  剛才他們布設的血祭劍陣,是兩個時辰前,送來的一批血獸血肉。
  血祭劍陣忽然亮起微微的金光,灑落劍陣的血肉,就像沙子吸水般被劍陣吸干。劍陣內長劍劍身沾染的鮮血,也被長劍吸收消失。
  眨眼間,劍陣內的血跡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錚!
  一聲清脆的劍鳴,忽然劍陣內一把長劍透射出一束金色的光芒。
  錚錚錚!
  劍鳴聲不絕于耳,劍陣內每一把長劍,都透射一道恍如實質的金色光束。這些金色光束剔透晶瑩,筆直如劍,它們縱橫交錯,籠罩劍陣。
  啪地一聲輕響,一把長劍的劍身忽然剝落指甲蓋大小的一片碎片,碎片還未落地,便化作飛灰。
  啪啪啪。
  劍身就像墻壁上風蝕的壁畫,大片大片剝落。
  剝落的碎片,化作一縷縷飛煙,消散在空中。
  當最后一聲爆音停止,最后一縷飛煙消散,呈現在大家眼前的,是奇異的一幕。
  劍陣籠罩著濃郁的金光,一把把光劍插在地面,它們通體明亮耀眼,就像剛剛出熔爐中取出的劍胚,沖天而起的劍氣,交錯縱橫。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