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624 神血和劍

經歷了白天一整天的激戰,無論是元修還是血修,都非常疲憊。雙方默契地休戰,積攢力量,等待明日的戰斗。
  獸營嘗試過夜襲,但是效果很差,死傷慘重。
  夜色如水,金風風幕的呼嘯聲,幾乎掩蓋了其他所有聲音。
  距離大營一百二十里的一處風幕前,兩只戰部肅然無聲而立,他們隊形森嚴,就像雕塑般一動不動,偶爾會有狼輕聲嘶鳴。
  今晚的天氣很好,沒有月亮,夜色深沉。
  站在風幕前,赫連天曉神色冷峻:“是這么?”
  宋小歉行禮:“是這里。我們總共探查出六處風幕較為薄弱之地,這里的風幕最弱。”
  赫連天曉點頭:“開始準備吧。”
  宋小歉猶豫了一下:“我們不等援軍嗎?”
  盡管她心中也不希望等待援軍,但賀部首送來信件,他們如此置之不理,她還是本能覺得有些不妥。
  赫連天曉搖頭:“不等了。”
  其他人臉上也露出放松之色,緊接著興奮起來。
  只要能夠突破風幕,敵人柔軟的腹部,就呈現在他們面前。倘若不是珍珠風橋特殊地形所形成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局,單憑三座鎮神峰,根本無力阻擋他們的步伐。唯一讓他們感到忌憚的,只有重云之槍。但即使是重云之槍,面對神狼部,也絕非對手。
  如今的珍珠風橋防線,已經是敵人最后一道防線,如果能夠拿下珍珠風橋,后面一片坦途,可謂必勝之局。這么大的功勞,就好比最肥美的肉,誰愿意和別人分享?
  當下聽到部首大人說不等援軍,大家的情緒立即被調動起來。
  赫連天曉目光環顧諸將,揚聲道:“各位,今天晚上這一仗,我不想再強調什么。勝了,那就是不世之功。敗了,那就是我等葬身之地。”
  寥寥數語,在場諸將只覺得一股熱血直沖腦門,渾身興奮戰栗。
  他們都是驕兵悍將,戰功赫赫,對建功立業的渴望遠超一般人,更何況今天此戰,注定會在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此等不世之功,是任何一位有野心將領夢寐以求的追求。
  被激發的野心混雜著兇性,他們成為嗜血的怪獸。狼背上他們呼吸粗重,不時舔了舔嘴唇,可見那極力克制下的躁動。
  赫連天曉沒有廢話,直接下令:“開始吧。”
  宋小歉心中不在猶豫,神情恢復平日的冷然,驅動身下的銀霜狼,走到風幕前。
  風幕前,早就有十二位銀霜戰士候命。
  宋小歉深吸一口氣:“開始!”
  銀霜戰士臉上露出不忍之色,一些人眼中含著淚花。他們翻身而下,輕輕撫摸狼頭。
  “上!”
  聲音帶著顫抖。
  銀霜狼嗚咽一聲,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主人,然后化作一道銀色的流光,一頭撞向風幕。
  十二匹銀霜狼,化作十二道銀光,狠狠撞在風幕。
  撞上風幕的瞬間,它們的身體轟然爆裂。
  強勁無匹的銀霜,就像一根堅硬的冰棱,深深刺入風幕之中。
  少許銀霜散逸開來,冰冷刺骨的寒意猶如怒濤席卷全場,無論神狼銀霜,將士們都安靜下來。他們和自己的坐騎感情都極為深厚,目睹此幕,都不由動容。
  風幕上,十二個銀色冰棱,深深釘入風幕,構成一個直徑五六丈的冰環。
  金風風幕呼嘯聲不絕于耳,但是冰環非常穩定,巍然不動。
  宋小歉冷冷道:“霜蝗草!”
  早就準備好的士兵,放出霜蝗草。黑紅色的血蝗,就像一團紅黑色的云朵,朝冰環飛去。
  叮叮叮。
  血蝗撞上冰環中心的風幕。
  一朵朵灰斑開始擴散,轉眼間,冰環中心便染成灰色。金元力迅速被侵蝕,一個圓形通道呈現在大家面前,所有人再次露出興奮之色,躍躍欲試。
  盡管他們知道上面一定是找到了辦法,但是當他們看到風幕上的通道真的打通,體內的戰意騰地竄上來。
  只要跨過風幕,勝利唾手可得!
  宋小歉微微松一口氣,鎮定下令:“神狼銀霜混編通過,銀霜通過冰道的時候,注意用寒氣加固通道。”
  大家立即領會宋小歉的意思,心中無不暗贊辦法巧妙。兩個戰部合作多年,非常默契,很快就完成混編,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一位銀霜將領走在最前方,銀霜狼一躍而起,落在通道入口。
  銀霜狼狼蹄每次落下,都有一蓬冰冷的霧氣散逸,加固通道。
  一名神狼將領緊隨其后。
  將士們魚貫通過通道,當最后一名士兵,通過通道,宋小歉終于露出一分欣喜之色。
  為了突破風幕,她做了很多的工作。光是尋找風幕薄弱之處,就花了很長時間。隨后尋找鑿穿風幕的辦法,更是絞盡腦汁。后來還是獸營使用霜蝗草給她了靈感,才想到當下的辦法。
  素來冷峻的赫連天曉臉上此刻難掩喜色:“你記首功!”
  狼背上宋小歉欠身回應,沒有說話。
  風幕上冰棱通道,沒有寒氣加固,開始逐漸消融。片刻后,徹底消失,風幕恢復如初。
  赫連天曉收回目光,在他面前,神狼銀霜已經列隊完畢。
  他語氣肅殺:“從現在開始,不得喧嘩,不得交談。放慢速度,控制步伐,不要發出聲音。出發。”
  神狼銀霜前進,他們的速度不快。偌大的隊伍,狼蹄落地,悄無聲息,殺機四溢。
  一個不起眼的山谷。
  木修在營地四周,種下用于偽裝的偽裝藤。他們手掌亮起柔和的綠光,偽裝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青色的藤蔓,沿著營地的四周攀爬纏繞。淡淡的霧氣,從偽裝藤的葉片彌漫開來。從外面看,營地逐漸消失。
  山谷很淺很小,一目了然,甚至不用進入山谷,便能把所有角落一覽無余。
  神畏裁決恰恰利用這一點。
  搜索的血修,往往只是看一眼,便會掉頭離開。他們不會派人進入山谷搜尋,因為山谷實在太小,無處可藏人。
  大家開始休息。
  自從葉白衣天神心被封印,大家的處境立即發生變化。他們開始掌握主動,再也不復之前的疲于奔命。他們甚至在幾次的伏擊中大獲全勝,大家的士氣重新高昂起來。能看到勝利的曙光,比什么都能激勵人心。
  注意到西門裁決臉上的倦色,萬神畏走過來,坐在她身旁:“沒事吧。”
  西門裁決不悅地皺起眉頭:“我能有什么事?”
  她性格好強,不喜歡別人的關心。
  萬神畏和西門裁決認識幾十年,彼此都熟悉對方的脾氣性格,他也不生氣,開口道:“情況有點不對勁。”
  西門裁決看了他一眼,對于萬神畏的水平,她心中是頗為佩服,沉聲道:“哪里不對勁?”
  萬神畏道:“昨天和今天,我們沒有遇到任何血修,無論是大隊還是探哨。”
  西門裁決愣了一下,臉色微微一變。她不傻,立即察覺到其中的異常。按照之前的慣性,他們基本每天都會遇到最少兩三股敵人。如今連續兩天沒有遇到血修,的確反常。
  葉白衣還在他們手上,血修沒道理放棄。
  除非……
  她脫口而出:“難道帝圣來了?”
  萬神畏聞言臉色亦是微變。
  就在此時,一聲輕笑從頭頂傳來。
  萬神畏心中一跳,他猛地抬頭,卻見山峰上,不知何時,坐著一位紅衣少女。萬神畏瞳孔微縮,心往下一沉,對方何時出現,他竟然沒有半點察覺!
  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說明對方的實力不凡。
  居高臨下,佘妤笑吟吟:“你們太高看自己,一群殘兵敗將,也值得陛下親至?”
  她的聲音說不出的軟糯好聽,帶著一絲魅惑,好似余音繚繞,一些士兵臉上露出一絲恍惚。
  萬神畏心中駭然,神畏裁決的將士,經過無數戰斗,心志堅硬如鐵,竟然都中招了!
  他全身元力鼓蕩,舌綻春雷:“呔!”
  山谷內仿若一團風暴炸開,眾人一個激靈,全都回過神來。
  大家再看向山峰上那個紅衣身影的目光變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神畏裁決都是身經百戰之輩,對形勢的判斷有著敏銳的直覺本能。紅衣女子看上起嬌弱無力,但是在他們眼中,她是最危險的敵人!
  西門裁決注視著山峰上的女子那一身惹眼的紅衣,忽然想起來對方的來歷,驀地尖聲喝到:“你是紅衣佘妤?”
  宋煙的位置,恰好在佘妤的正下方,在西門裁決開口的瞬間,他出手了。
  一道暗淡無光的刀光,貼著山嶺,悄無聲息地朝山峰上的佘妤飛去。
  這一刀可以看出宋煙的經驗豐富,借助西門裁決話聲的掩護,選擇的角度異常刁鉆,可謂毒辣異常。
  佘妤忽然低頭,朝宋煙嫣然一笑。
  這一笑宛如鮮花盛開,她頭頂的天空,都仿佛變得晴朗溫潤。
  雪白的纖纖玉指,看似輕柔無力屈指一彈。
  砰!
  刀光炸裂崩碎,偷襲的宋煙悶哼一聲,倒退五六步才穩住身形,嘴角溢出一縷鮮血。
  眾人色變。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