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625 風幕被破

柯寧在巡視大營,他的腳步很輕,不想驚醒滿臉煙熏火燎深深沉睡的戰友。
  年輕的臉龐透著與年齡不相符的成熟,戰火的淬煉總是能輕易洗去人身上的青澀和輕佻,生與死不僅僅考驗人的意志,同樣考驗人的心智。
  發生在柯寧身上的變化,同樣發生在許多塔炮聯盟隊員身上。
  連續的激戰,好幾次情況異常危險,塔炮聯盟不得不上前支援。今天亦是如此,敵人曾一度突進到距離防線只有二十丈。
  一天激戰下來,戰士們心神俱疲。所有人都抓緊時間休息,因為大家知道,明天等待他們的戰斗一定非常艱苦。
  敵人的四個獸營還沒有消耗殆盡,實力更強大的神狼銀霜以逸待勞,一旦他們稍露疲態,狡詐的敵人一定會給他們致命一擊。
  銅鬼和魚今坐在稍高處的山坡上,山坡早已經寸草不生,到處都是焦黑的痕跡。兩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山坡下夜色中緩緩巡視營地的柯寧。
  夜色深沉如墨,風幕呼嘯聲充斥天地,安靜的營地之中,少年身影挺拔如槍。巨大的蜂巢重炮隨處可見,就像一只只蹲在地上的遠古兇獸,投下死亡陰影。
  魚今忽然道:“柯寧進步很大。”
  銅鬼深有體會,贊嘆道:“是啊,脫胎換骨的變化。艾輝讓我們做這小子副手,我還在想這家伙何德何能?沒想到幾場仗打下來,就像換了一個人。艾輝的眼光,真是毒辣。”
  魚今問:“敵人下一步會怎么辦?”
  銅鬼沉吟:“還不知道。暫時情況對我們比較有利,塔炮聯盟現在漸入佳境,戰士們操控塔炮越來越熟練。只要我們沒有丟掉這條防線,就能守住。”
  魚今沒有說話。
  像這樣的討論,隨時隨地都會談兩句。絕大多數時候,是沒啥營養的廢話,在每天戰斗會議上,都會有更詳細更具體的討論。大家說著這樣的廢話,更多的時候就好像自己給自己打氣。
  看魚今已經閉上眼睛,銅鬼也不再說話,閉上眼睛休息,白天的戰斗對他而言,也絲毫不輕松。
  火山尊者蹲在山嶺上,俯瞰山谷,臉上露出深思之色。山谷內,密密麻麻的光劍,就像插滿燒紅的鐵劍,蔚為壯觀。
  說起來,他也是見多識廣的人物,但是眼前如此奇特的場面,還是第一次見到。
  火山尊者嘖嘖稱奇:“艾輝這小子,我見他第一面就古怪得緊。每次都會折騰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也不知道這家伙的腦袋里面到底是一堆啥。”
  一旁的小山一言不發,目光聚焦山谷,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忽然問:“艾輝大概還需多久能醒過來?”
  樓蘭道:“按照這兩天的速度,大概還需要十日左右,才能夠醒過來。”
  之前涌動在山谷的森然劍意,如今消失一空。如果不是親眼目睹,他們甚至會以為山谷內空無一物。這更讓大家感到驚嘆,說明那些燒紅般的鐵劍,把所有的劍之氣息,牢牢鎖定。
  含而不放的難度,要遠超過肆意張揚。
  忽然,樓蘭抬起頭,看向遠處。
  小山很機敏,立即問:“怎么?”
  樓蘭有些疑惑:“我感受到地面土元力在震動,好像有野獸在靠近。”
  火山尊者好奇道:“野獸靠近?這個鬼地方,會有什么野獸?”
  他們早就把周圍都探查過很多遍,不要說野獸,就是稍大點的昆蟲都不見蹤影。風幕附近一帶,寸草不生。
  小山立即露出警惕之色:“什么野獸?數量多少?”
  樓蘭閉上眼睛,片刻后方答:“很多,腳步很輕,四肢野獸。”
  他是沙偶,對土元力異常敏感。土元力的流動,要比其他元力緩慢許多。廣袤的地面,土元力就像平靜如鏡子的湖面。樓蘭感覺到,遠處的土元力,正在泛起一圈圈微弱的漣漪。
  當年石有光追擊艾輝的時候,就是利用元修在土元留下的痕跡。
  樓蘭比石有光更厲害,不僅天生沙偶體質,【子夜】沙核更是強悍無比,他能夠捕捉到十多里外,土元力正在發生的微弱變化。
  小山更加緊張:“哪個方向?”
  樓蘭揚起手臂,指著營地后面,語氣非常肯定:“那邊!”
  小山毫不猶豫騰空而起,飛上天空。
  循著樓蘭指引的方向望去,遠處地平線,一群微小的虛影正在蠕動,就好似光滑平弧的地平線在跳動。
  當看到浩浩蕩蕩的虛影,他終于明白樓蘭說的數量很多,四肢野獸……
  一股寒氣從腳底沿著脊椎直竄而上,抵達腦門,小山頭皮發炸,如墜冰窖,渾身發冷。
  臉色蒼白的小山回過神來,厲聲高喝:“敵襲!”
  凄厲的尖嘯打破深沉靜謐的夜色。
  “敵襲!”
  敵人大營在望,連綿的燈火,在夜色中斑斕通明,宛如天空的星辰。
  赫連天曉喃喃:“真是漂亮!”
  遠處一聲凄厲的呼喊遙遙可聞:“敵襲!”
  赫連天曉臉上驀地浮現獰笑,一夾身下狼腹,大喝下令:“神狼,沖鋒!”
  側翼的宋小歉立即下令:“銀霜,沖鋒!”
  噠噠噠,狼群開始加速。
  悄不可聞的蹄聲開始變得響亮,再匯集成一片,就像奔騰的雷霆。強壯有力的狼蹄,就像一把把重錘,挾著驚人的威勢落在地面。堅硬的巖石,瞬間化作齏粉,無法阻擋它們腳步分毫。
  轟隆,轟隆。
  萬千狼蹄同時落地,仿佛把九天之上的雷霆塞進泥土,大地在瑟瑟發抖。
  艷紅如血的神狼和狼背上的戰士,周身亮起幽幽紅光。他們身上的紅色光芒,和身旁隊友周身散發的光芒,逐漸融合。從天空俯瞰,能夠清晰地看到,隨著神狼部的速度增加,一個個紅色的光點逐漸融為一體。
  血紅色洪流在大地呼嘯奔騰,他們的速度如此之快,恍如紅色巨斧劈開空氣。
  神狼兩側,雪白的銀霜部,挾裹著可怕的寒霜霧氣,就像鋒利的雙股劍,隨時準備策應和致命一擊。他們所過之處,會凍結巖石和泥土。在他們身后,留下兩道雪白冰冷的冰霜小徑。
  狼背上,將士們臉上浮現亢奮和殺意,他們的眼睛被血色籠罩,嘴角不自主浮現嗜殺的獰笑。
  沒有哪一刻,他們是如此篤定,勝利就在眼前!
  無數次戰斗的經驗,如此近的距離,當他們發起沖鋒,沒有人能夠阻擋他們的腳步!就連中央三部都不行!
  前方敵人大營喧嘩騷動,不斷有燈火亮起,驚呼聲此起彼伏,照得敵人大營亮如白晝。
  烏合之眾!
  敵人的慌亂更加激起他們體內的兇性,嗜血的殺意在他們體內翻騰。他們仿佛看到待會沖進敵營的場景,孱弱的敵營在他們的狼蹄之下支離破碎。他們會像沉重而鋒利的斧頭,毫不費力砍進敵人脆弱的身體,帶起無數血肉。
  幾道身影從敵人大營中騰空而起,朝他們飛來。
  一塊冰棱憑空出現在他們前方半空中,冰棱瘋狂生長。
  小山!
  來自聽風部的強者。
  赫連天曉目睹過好幾次小山的戰斗,對方強大的實力,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己方的好幾位神通強者,都在小山手上吃了虧。
  可是,那只是局部戰場。
  局部戰場上,大師可以發揮出巨大的作用。他們強悍而靈活,能夠幫助在局部戰場獲得優勢。
  但是面對沖鋒的戰部,大師又如何?
  不自量力!螳臂當車!
  眨眼間,凍結空間的冰棱,就生長成一道數丈厚的透明之墻,擋在赫連天曉正前方。
  赫連天曉嘴角微彎,露出不屑的冷笑。
  他沒有半點減速,身先士卒,迎頭朝透明墻撞去。神狼部宛如籠罩紅光的開天重斧,狠狠砍在通明墻。
  乒!
  清脆如琉璃碎裂,透明墻轟然粉碎,化作無數碎片。
  神狼沖鋒之勢絲毫不減。
  天空中小山哇地噴出一蓬鮮血,身體失控。身旁的同伴眼疾手快,一把撈住他。小山穩住身形,強壓制體內的激蕩的元力。他何嘗不知,以一己之力,去阻擋神狼部沖鋒,和找死沒有什么區別。
  可是此時,拖延一絲時間,都極為寶貴!
  他衣襟鮮血浸染,面色蒼白,平日淡漠的神情此刻如同烈焰在燃燒,他嘶聲高喊:“聽風有信!”
  其他人心神劇震,他們知道,小山這是要拼命了。接踵而至的,卻是一團烈焰在胸膛炸開。他們都是聽風部跟隨小山前來,來之前,大家便有赴死的覺悟。
  無人退縮,慨然齊呼:“聽風有信!”
  洶涌升騰的元力,像潮水般從腳下升起,席卷燃燒著他們每一寸肌膚。他們目光湛然,身形巋然,體會著彼此元力正在發生的共鳴。
  當時光回溯,年輕時修煉此招的時候,他們沒想過真的會有一天,用上這一招。
  大家相視一笑。
  寶劍拂去湮滅歲月的厚厚積塵寒光雪亮,病入膏肓的巨獸睜開沉重的眼瞼威勢猶在,千年戰部的一群棄徒,大聲高唱被先輩的戰歌在歲月和云間回蕩,扛起早已破爛腐朽不堪的旗幟閃閃發光像太陽一樣。
  他們知道這是絕唱。
  那就絕唱。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