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626 聽風有信

“聽風有信”的嘶喊在夜色中還未消散,遠處塔炮聯盟營地內,一道火光伴隨轟鳴巨響沖天而起,宛如火山噴發。
  火山尊者!
  三顆巨大的巖漿火球,飛上天空,在夜幕劃出燃燒的軌跡,像從天而降的隕石,迎面朝那片奔騰的血色怒濤呼嘯砸去。
  赫連天曉沒有半點減速的意思,仿佛沒有看到。
  側翼的宋小歉高喝:“弓箭手!”
  兩旁的銀霜部弓箭手,動作劃一,也不取箭,拉開空弦。只見周圍寒氣匯集,一根晶瑩剔透的冰箭,浮現在弓弦上。漂亮的冰霜箭尾,像是放大的雪花。
  “放!”
  宋小歉一聲令下,繃,數千弓弦聲動,如同一聲。數千道冰冷晶瑩的流光沖天而起,留下纖細明亮的光痕,就像會發光的蠶絲。天空好似有一張無形手掌,讓這些明亮的絲線纏繞旋轉,匯集成一道美麗閃亮的冰風暴。
  巖漿火球和冰風暴狠狠撞在一起。
  轟。
  無數巖漿流火炸開,在空中綻放出美麗的煙花,下一刻,被爆裂的銀霜寒氣凍結,所有的美麗和光芒都瞬間隱去。火焰之花變成冰霜之花,熾紅的巖漿變成結滿冰霜的巖石,它們像雨點般落地,摔得粉碎。
  重云之槍駐守的鎮神峰,光芒昏暗,激戰了一天的士兵們都在抓緊時間休息。但是師雪漫的營帳,燈火通明,他們聚集在一起,討論明天的戰斗。
  忽然,師雪漫猛地抬頭,心神劇震。
  好強烈的元力波動!
  日夜呼嘯不斷的金風風幕,不僅會掩蓋大部分的聲音,還會掩蓋絕大部分的元力波動。但是這股元力波動,如此強烈,連金風風幕都無法掩蓋!
  元力波動的方位……后方!
  她的臉色陡然大變。
  不光是她,此刻其他人也感受到這股驚人的元力波動。它實在太強烈,就像黑夜中的太陽,毫不費力就能捕捉到。
  “有敵人!”
  凄厲的警報陡然響起,負責值夜的將士急掠而來:“報!發現大量敵人!”
  大家沖出營帳。
  遠處天邊,無數寬背蝠魚匯集的洪流,正在朝這邊高速飛來。
  天空寬背蝠魚的數量讓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氣,他們毫不懷疑,敵人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戰斗。不對,是所有的獸營,神狼銀霜呢?在哪?
  想到剛才那股驚人的元力波動,大家臉上血色瞬間變得蒼白。
  敵人是怎么突破風幕?
  三座鎮神峰的光芒倏地變得明亮,兵人部和天鋒部都被驚動。
  師雪漫用力咬著嘴唇,幾乎要把嘴唇咬破。從來沒有哪一刻,讓她如此恐懼,如此絕望!前方如同潮水的獸營,仿佛隨時能把他們吞噬。
  冷靜,冷靜!
  她第一反應就是催動鎮神峰,返身去救艾輝他們,但是她知道來不及。
  而且一旦撤退,敵人蜂擁而至,天鋒兵人絕對抵達不住,防線瞬間支離破碎,大家反而都逃不了。她熟諳軍旅,知道撤退的難度比拼死抵抗更難。撤退稍有不慎,就會形成潰敗。
  如果是艾輝遇到這樣的情況,他會怎么辦?
  師雪漫精神一振,艾輝所遇到過比這更艱難的情況,他也沒有絕望放棄,自己又怎么能放棄?更何況,艾輝那么妖孽的家伙,怎么會這么容易死?
  是啊,這家伙怎么會這么容易死?
  禍害都要遺千年啊!
  師雪漫慌亂一掃而空,心緒平靜下來,她形勢的判斷更加清晰。今天如果艾輝死了,后方也完了,那防線三部也活不了。而他們防線被突破,后方的人也一樣活不了。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這么一想,她最后一點恐懼也消失。
  不顧同伴獨自逃命這種事情,北海師家人可做不出來!
  她迅速做出決斷:“錢代祖琰,你們去支援塔炮聯盟!”
  胖子早就按捺不住,一想到艾輝會遇到危險,他就無心戰斗。他佩服師雪漫,因為師雪漫講大是大非,這樣的人值得尊敬。他沒有大是大非,他就是一個幸運活下來的胖子,他就那么一點小是小非。
  在他心目中,所有人都沒艾輝重要。
  胖子和祖琰火急離去。
  恢復冷靜的師雪漫展現出她的果斷。她很清楚,此時后方需要的近戰力量,能夠抵擋神狼銀霜,獲得喘息之機。但是她更清楚,她現在聚集人手,再返身支援,絕對來不及。
  她判斷,敵人應該是開始沖鋒!
  而那股強烈得令人心悸的元力波動,讓她想起了曾經看過的一些關于中央三部的秘辛。
  無法彌補后方的劣勢,那就擴大后方已經擁有的優勢,這便是她的決斷。
  倘若胖子祖琰趕到時,戰局已經結束,塔炮聯盟已經崩潰,那誰去也沒有用。而倘若兩人抵達時,戰局沒有結束,意味著雙方在僵持,他們倆就能大大增強塔炮聯盟的力量。
  防線面臨的壓力雖然很大,但是師雪漫依然有信心抵擋。
  在生機渺茫的亂局上,師雪漫賭上最后一點希望。
  盡人事聽天命。
  柯寧瘋狂地呼喊,讓士兵們進入塔炮。
  強烈的恐懼籠罩他的身心,他感到窒息,呼吸不過來。但是他知道,此刻任何一點時間,都是同伴用鮮血換來的。
  遠處天空的一群人,他們渾身被強烈的光芒籠罩。遠遠望去,就像一個個飄浮在天空的孔明燈。
  小山前輩們……
  不知道為什么,柯寧的眼淚就這么不受控制地流下來。
  尖銳的呼嘯從他頭頂掠過,耀眼熾亮的劍芒,劃破漆黑的夜幕。
  雷霆之劍!
  柯寧猛地一躍而起,扯著喉嚨怒吼:“塔炮手,進入塔炮!塔炮手,進入塔炮!”
  營地里,人影晃動,每一個人的眼睛充滿血絲,狀若瘋狂。
  遠處,奔騰的洪流踏碎大地,也是遠處,閃耀的光芒照亮夜幕。
  天空像孔明燈一樣飄浮的光團,散發出的恐怖波動,讓赫連天曉臉色第一次發生變化。他猛地想起來,一個流傳許久卻頗為隱秘的傳說。
  傳言中,中央三部當初肩負的一個重要使命,就是保證長老會不被宗師所控制。所以中央三部經過數代人的嘔心瀝血,創出能夠傷害宗師的禁忌殺招!
  赫連天曉心中一突,難道這個傳言是真的?
  天空中,被光芒籠罩的聽風部將士之間,浮現一道道交錯縱橫的光束。光束剛剛出現時,暗淡無光,仿佛虛影,但是很快就變得明亮。
  它在不斷變得更亮!
  赫連天曉忽然發現,起風了!
  不對,這是周圍的元力,都在被天空那些該死的家伙抽走。
  赫連天曉怒吼:“射落他們!”
  宋小歉聞言高喝:“弓箭手!”
  銀霜部所有的弓箭手同時張弓,整齊劃一。
  “放!”
  和剛才如出一轍的冰風暴再次騰空而起,呼嘯撲向天空那些光束相連的身影。
  眼看冰風暴就要把那些飄浮的身影吞噬,就在此時,一根青花纏枝憑空出現。
  嬌弱的青花纏枝面對呼嘯狂暴的冰風暴紋絲不動,它一出現,便以驚人的速度蔓延生長。纏枝青花就魔鬼的藤蔓,轉眼間,便化作一面青花纏枝墻。
  數以千計的冰箭矢匯集的冰風暴,重重轟在青花纏枝墻上。
  青花纏枝墻泛起層層漣漪,明亮的光芒沿著纏枝擴散,整面墻上的青花纏枝紋都被點亮,構成一道絕美的花卷,美得讓人難人挪開目光。
  一個消瘦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戰場上空。
  白衣如雪,長發飛揚,略顯蒼白的臉色把那張俊逸的臉龐映襯得更加精致,額頭的青花紋,增添幾分神秘。
  他的神情清冷,異常高傲。頭頂漆黑深沉的夜幕,就像黑色的羽翼,插在他的背上。
  赫連天曉的瞳孔再次收縮,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出關了?
  端木黃昏閉關久久不能出關,早就不是新消息,沒想到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出關。出關有沒什么,按照正常狀態,端木黃昏即使出關,那也只是剛剛晉升大師,不足為慮。
  一個大師放在當下戰場,能夠發揮什么作用?
  可是,就剛剛那面青花纏枝墻,便讓赫連天曉意識到,端木黃昏的實力遠超一般的大師。
  這家伙的實力,怎會如此之強?
  赫連天曉心中驚疑不定,但是他很快穩住心神,就算比一般大師強又如何?沒到宗師,就不可能阻擋他們的沖鋒!
  他們是神狼!
  赫連天曉的目光重新鎖定正在不斷拉近的敵人大營,那才是他們這次攻擊的首要目標。至于這些蒼蠅,等攻陷塔炮大營,再慢慢一個個收拾不遲!
  “一出關就遇到這么吵鬧的場面,我其實是不太高興的。”
  頭頂響起端木黃昏令人討厭的聲音。清冷傲慢高高在上,聲音不大,但是整個戰場都能清晰地聽到,聽風部瘋狂抽取元力,仿佛對他沒有絲毫影響。
  他傲慢得就像神祇般,俯瞰地面,伸出手掌。
  手掌上,漂浮著一段青花纏枝。
  青花纏枝很短,很普通,沒有光華閃耀,也沒有驚人的波動,卻有著類似青草的鮮嫩欲滴。
  “有狼自遠方來,當盛情款待。不過聽說狼是吃肉的,今天不好意思,只能請你們吃草了。”
  話音剛落,他就把手掌心的青花纏枝朝地面的血色洪流,輕輕一拋。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