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627 吃草

青色纏枝輕柔無力地墜落大地,就像一根青色羽毛。
  “青花青花,載我韶華。纏枝纏枝,贈我瓊瓜。”
  端木黃昏曼聲吟唱悅耳好聽。
  青花以驚人的速度向四周蔓延,就像青色的地毯,在向四周擴散。
  赫連天曉覺得頭頂端木黃昏的聲音就像蒼蠅一樣討厭。但是他不得不承認,剛才他的判斷非常正確。
  端木黃昏的實力,遠超出一般的大師!
  作為曾經五行天最頂級的豪門之一,如今翡翠森最具影響力的家族,端木家是神國一直非常重視收集情報的目標。端木家的【青花】源遠流長,可以追溯到修真時代,據說靈感來自瓷器的青花紋。端木家的【青花】施展起來,確實印證了這個說法。
  青花纏枝是端木家絕學【青花】之中,最常見最普通的招式。
  可是端木黃昏的【青花纏枝】完全不同,它再也不是單薄扁平的青花紋,而是一根活生生的纏枝幼苗,鮮艷欲滴。
  他從地面感受到阻力。
  神狼一旦發起沖鋒,所有神狼將士血靈力融為一體。莫說區區小草,便是一座山峰在他面前,赫連天曉都有把握把它撞得粉碎!
  可是,赫連天曉無比清晰地感受到阻力,來自柔嫩無比的青花的阻力!
  他感覺仿佛掉進了泥沼之中,無處不在的阻力,沖鋒的勢頭明顯滯澀。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信號!對沖鋒來說,速度和氣勢最為關鍵,一旦他們失去速度,他們便會失去任何威力。再沉重的重斧,揮舞不起來,也劈不開木頭。
  必須擺脫這樣的境地!
  赫連天曉大喝:“銀霜掩護!”
  宋小歉沒有半點遲疑,斷然下令:“銀霜踏雪!”
  在戰場,銀霜的作用就護住神狼的側翼,在必要的時候,犧牲自己掩護神狼。這是銀霜部的使命和職責。
  兩側狂奔的銀霜狼,狼蹄的霧氣變得愈發濃重。
  嘩啦嘩啦!
  在他們面前,一條冰雪長廊拔地而起,并且向前方延伸。
  神狼部一躍而上,沿著冰雪長廊繼續向前突進!
  無處不在的阻力消失,神狼又恢復之前的威勢。
  天空夜幕下的端木黃昏俯瞰此幕,撇了撇嘴,開口曼聲吟唱。
  “將軍鐵馬,美人未嫁。青花依舊,老了韶華。”
  滿山遍野的青花纏枝突然整齊綻放,一朵朵嬌艷的青色花朵怒放,原本的草海瞬間變成花海。當端木黃昏吟唱到“老了韶華”時,所有的青色花朵蓬地爆裂,無數青色的花瓣,籠罩整個戰場,四下飛舞!
  散發著微光的青色花瓣,像雪花般紛紛揚揚飛舞,無邊無際,宛如美人在輕唱著凄艷而絕美的歌。
  赫連天曉瞪大眼睛,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這是什么大師之道?
  這是木修的手段?
  怎么可能?
  神狼的威勢陡然一滯,將士們的心神受到影響,連一向奔騰如河流的血靈力,此時都呈現出運轉不暢的跡象。
  如此匪夷所思的招式,如此恐怖的青花,怎么可能出自一位剛剛晉升的大師之手?
  真他媽見鬼了!
  赫連天曉險些破口大罵,他必須先破了這招青花纏枝,否則就算他們能沖到敵人大營,士氣低落,威勢全無,那又有何用?
  可是眼下,時間才是最重要最關鍵的因素!
  對方想方設法地阻撓,就是想拖延時間,為大營贏得勝利的機會。
  赫連天曉心知肚明,卻無可奈何。本來以為能夠一鼓而下,沒想到半路里不斷殺出程咬金,一個接一個,他心里憋著一股邪火。
  尤其看到端木黃昏那番裝腔作勢、高高在上的模樣,撩撥得赫連天曉心頭邪火更盛。
  什么時候,一個區區大師,就敢在堂堂神狼面前裝神弄鬼?
  桃花你個去死!
  忍無可忍的赫連天曉驀地怒喝:“殺!”
  他猛地揚起手中的彎刀,朝天空的端木黃昏一斬。
  神狼將士齊聲怒吼:“殺!”
  鮮艷閃亮的紅色刀光滾滾,宛如泛起的紅色血浪,帶起凄厲的尖嘯,就像從血海掙脫的厲鬼,朝天空的端木黃昏撲去。
  刀芒飛升天空,凄厲的尖嘯反而消失,整個戰場所有的聲音全都消失,突然變得異常安靜凝重。
  青色花瓣飛舞,仿佛受到吸引,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
  噗噗噗。
  青色花瓣剛剛靠近恐怖的刀芒,就紛紛爆裂,碎成一蓬青色碎芒。地面的青花纏枝瘋狂成長,糾纏成一道道青花纏枝墻,但是在血色刀芒面前,就像紙糊般脆弱。
  血色刀芒橫掠長空,狠狠擊中端木黃昏!
  白衣飄揚的端木黃昏轟然炸成一蓬青色碎芒,余勢未絕的血色刀芒沒入夜空。
  赫連天曉眼角一跳,被耍了!
  一大片飛舞的青色花瓣在小山他們身后悄然匯集成一個青花纏枝繡球。砰,青花纏枝繡球碎裂,青花碎芒飛舞,臉色蒼白的端木黃昏露出身形,他心有余悸。
  好險!
  要不是剛才他就留了個心眼,肯定要被那一刀轟動粉身碎骨。匯集了神狼將士的全力一擊,他絕對擋不住。不僅擋不住,就連被鎖定了,逃脫的可能性都非常小。
  不過他察覺到這些聽風將士氣息變得越來越恐怖,膽氣頓時一壯,抬頭挺胸,踏空而行。白衣飄飄,豐神俊朗,好似神仙中人。
  “青花青花……”
  端木黃昏剛喊了一句,還沒來得及發動,便看到赫連天曉手中的刀要揚起。端木黃昏心肝一顫,暗罵了一聲,啪地再次化作飛舞的青花瓣,消散在花海之中。
  雷霆之劍上,顧軒他們正在耐心尋找機會。
  神狼現在氣勢雄渾,不是沒有艾輝主持的雷霆之劍能夠沖陣的。剛才那記恐怖的刀芒,更是讓他們所有人為之色變。不過看到端木黃昏躲過一劫,大家心頭頓時松一口氣。
  “完了完了,端木黃昏閉關閉成了郁鳴秋!都開始念詩了!”
  “韶華我懂,窮瓜是什么瓜?吃了就變窮嗎?難怪傍晚一直這么窮!老大肯定不會吃!”
  “敢給老大窮瓜肯定要被一巴掌拍死!對了,那個將軍是誰?”
  “管他什么將軍呢!重點是美人!傍晚什么時候有美人了?”
  “難道傍晚其實說的是自己?”
  “哦,好像也說得通……”
  七嘴八舌的調侃聲在雷霆之劍不斷響起,嘴上調侃,大家心里對傍晚都驚嘆無比,剛剛出關就這么厲害!他們知道,面對神狼血色洪流,想要阻擋片刻,是何等不容易!
  不知不覺,心中的恐懼和絕望早就消失不見,他們胸臆間激蕩著的,是與敵一戰的豪情。
  聽風有信的壯烈,火山轟鳴的燃燒,青花纏枝的凄艷。
  無人退縮,無人惜命,前赴后繼,萬眾一心。
  身為其中一員,怎能不自豪?怎能不驕傲?
  人生在世,本不過一戰啊!
  不負此生。
  心情激蕩的顧軒強自讓自己鎮定,老大不在,雷霆之劍的指揮由他指揮。
  他低喝一聲:“都閉嘴!”
  雷霆之劍立即安靜下來,大家神情認真,內心激蕩不休,閃閃發光的眼睛是遮掩不住的戰意。身體的疲倦不翼而飛,他們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力,因為他們的胸膛里有一團熊熊烈火在燃燒。但是他們還需要蟄伏,他們要等到機會,給敵人致命一擊的機會。
  顧軒低聲道:“志光,斜切到側面。小山前輩他們一發動,我們就順勢切入!”
  石志光甕聲回應,手掌以和體型完全不相稱的細膩輕輕催動劍柄,他的眼睛就像夜晚的星辰,粗豪大臉上卻是沉靜如水。
  雷霆之劍隊員們的目光,緊緊盯著小山他們。
  不光是雷霆之劍,整個戰場的目光,都被小山他們吸引。
  因為元力波動實在太強烈,吞噬席卷了方圓數百里的元力,何等噴薄洶洶涌!之前像孔明燈一樣的光團此刻明亮熾目,宛如一個個高懸的太陽。它們散發著白晃晃的刺目光芒,把黑夜照得亮如白晝。
  光團之中,隱約可見的一道道身影。
  身影一點點變得模糊。
  赫連天曉感受到天空恐怖的波動,但是他沒有抬頭,只是率領隊伍瘋狂突進。他害怕自己一抬頭,就會不自主地對天空發起攻擊!
  極度危險的感覺籠罩他全身,讓他感到心驚肉跳。
  當下最好的選擇,就是沖入敵營。
  一旦沖入敵營,再強大的殺招,也會面臨敵我難分的局面。
  敵人所有的手段,都不過是為了拖延他們的腳步,越是這樣越不能停留!
  到現在為止,敵人所有的手段全都施展出來。
  看到在視野中不斷放大、近在咫尺的大營,赫連天曉心中激動。
  煩人的青花再次席卷而來,但是這次,赫連天曉絲毫不為所動。這次青花比上次要弱得多,更何況他們現在的氣勢已經起來,無人能夠阻攔他們。
  重斧一旦被揮動,就是摧枯拉朽!
  就在此時,天空重新變暗。
  嗯?
  赫連天曉下意識抬頭,天空的太陽消失不見,他們周圍的景色消失不見,微微的風聲環繞在他們四周。
  風聲很細微,但是赫連天曉卻汗毛直豎。
  他猛地揚起手臂,厲聲高喝:“停!”
  巨大的慣性把地面犁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跡,泥土飛濺。神狼銀霜硬生生停住,大家驚疑不定地四下張望。
  什么都看不到,入耳的只有風聲,微微的風聲,溫柔得令人害怕。
  聽風有信,如約而至。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