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630 交戰

赫連天曉嗅到了危險的氣息,無數次戰斗的淬煉,讓他對危險有著異乎尋常的直覺。
  不過他并沒有慌亂,也沒有猶豫。
  以往的經驗告訴他,背水一戰最重要的勇氣和果敢。紛亂復雜而又危急的局面,想著萬無一失,只會與機會失之交臂。一鼓而下遠比想著不犯錯誤,更能夠讓敵人感受到壓力。
  重新整頓集結的隊伍,安靜肅殺。
  他們完成集結,敵人也完成準備,雙方似乎重新回到一個起點,但是赫連天曉確信優勢依然在自己手上。
  塔炮聯盟倉促組成的防線,和三座鎮神峰精心打造、重云之槍鎮守的防線相比,孱弱如紙,到處都是破綻漏洞。
  神狼的利爪,已經按在敵人柔軟的腹部上,只需要輕輕一劃,就能夠給獵物開膛破肚。
  也許會被獵物臨死前咬一口,但是和即將享受的勝利果實相比,不值一提。
  赫連天曉神情冷靜揚起右手:“準備。”
  而就在同時,與他遙遙相望的胖子睜開眼睛,綠豆大的眼睛微微瞇起,盯著前方森然嚴整的敵人。他吐掉口水,調整了一下肩膀上重炮的位置,悶聲喊:“準備。”
  三丈外,祖琰閉上眼睛,他的頭發無風自動,長發飛揚。呼,紅色的火焰,沿著他飛揚的長發蔓延,拖曳出長長的焰舌。他的呼吸節奏平穩,每一次吸氣和呼吸,籠罩營地的地火蛛網,都會隨之一暗一亮。
  塔炮手們神情有些緊張,他們修煉過這招。
  但是次數非常少,只有兩次。
  好在修煉的內容并不復雜,他們只需要跟上節奏。
  祖琰的呼吸節奏,通過地火蛛網,傳遞到每一座塔炮。寧靜而平緩的呼吸,似乎有一種感染力,原本有些慌亂的塔炮手漸漸穩定平靜下來。
  轟隆。
  地面顫動。
  大家心頭一震,一些塔炮手的呼吸節奏明顯有些慌亂。盡管他們參加過防線的輪換,但是像這樣直面敵人沖鋒,還是第一次。
  地火蛛網呼吸節奏沒有半點變化,依然和剛才一樣平緩悠長。
  轟隆轟隆。
  地面震動得更厲害,地動山搖。
  塔炮手們口干舌燥,有些慌亂。對面的敵人如同潮水般,正在轟然朝他們撲來,足以碾壓一切的威勢,就像山峰壓頂。
  胖子的沉喝很及時響起:“閉上眼睛,跟上節奏。”
  許多塔炮手強自閉上眼睛,開始下意識地調整自己的呼吸。漸漸,耳畔的轟鳴好似變得模糊,悠長的呼吸就像巨獸緩緩浮出水面,緊緊攥住他們所有的心神。
  他們的大腦依然一片空白,慌亂、緊張、恐懼混雜在一起,他們的身體卻開始進入熟悉的狀態。
  日常修煉中,他們每天都會經歷這樣的狀態。魔鬼般的修煉強度,總是讓他們失去思考能力,在一次次機械的重復中,每一個動作都成為他們的本能。
  什么是本能?越是危急越是恐懼,越會下意識做出的行為,就是本能。
  他們恍如溺水之人,而耳畔悠長平緩的呼吸,是他們能抓住的唯一一根稻草。
  神狼銀霜大軍的陣形森嚴密集,濃郁的血光,籠罩整個隊伍。隊伍中的神通血修,紛紛發出怒吼,召喚出自己的神通。有些神通血修外貌發生驚人的變化,遠古荒獸的氣息,彌漫開來。有的神通血修身體亮起一道道明亮復雜的血紋,這些血紋迅速融入整個隊伍的血芒之中,就像紅色怒濤中漂浮的水草。
  此時沒有任何保留,除了能夠提高防御力的【玄水龜血紋】、【赤練蛇血鱗紋】等等,就連此時用處不大的【神鷹眼血紋】之類,也一股腦放出來。
  背水一戰!
  在神部和血部,神通血修是其中的核心,所有的戰術都圍繞著他們來布置。個人實力強大的神通強者是最好的先鋒,能夠在焦灼的戰場撕開對方的防線,單點突破。而那些并不以個人實力見長的神通強者,則往往擁有出色的輔助血紋,能夠給隊伍帶來巨大的提升。
  盡管知道密集的陣形,容易帶來大傷害,但是密集的陣形之下,血芒會更濃郁,各種血紋的加持,防御能力大增。
  如果是剛才的沖鋒狀態,赫連天曉會命令全軍散開,化作幾十股。全速沖鋒之下,即使人數不多的小隊,都能夠形成強大的戰斗力,成為一把鋒利的刀。失去速度之后,小股隊伍威力銳減,赫連天曉不確定他們能否撼動敵人的防線。
  轟隆,轟隆。
  神狼部滿編萬人,銀霜部滿編五千人,雖然有所傷亡,但是大軍依然保持著大約一萬兩千人左右的規模。
  中間的神狼部,就像一把沉重的血色重劍。分布兩翼的銀霜部,則是這把重劍的寒光閃爍的鋒刃。
  神狼隊員們嘴里發出無意識的嚎叫,脖子青筋爆綻,全身肌肉因為興奮而戰栗,體內的血靈力跟隨著隊伍的血芒而共鳴。他們聽不見自己的嚎叫,所有的聲音都被轟隆巨響和周圍的怒吼淹沒,全身的鮮血都在燃燒。
  沒有人能夠阻擋他們的腳步!
  對方的防線越來越近,他們甚至能夠看清楚對面陣地里塔炮手們緊閉的眼睛。
  血修們更是如同打了雞血一般,咧嘴獰笑。
  一群軟蛋!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竟然害怕到閉上眼睛的敵人。就憑這么一群軟蛋,也像阻擋他們的步伐?
  癡心妄想!
  嗯?那是什么?
  對方整個陣地升騰起一道道火線,這些火線交錯縱橫,編制城一個巨大的火焰蜘蛛網。
  一位看上去身形瘦弱臉色蒼白的少年,站在火網的正中心。他的腳下升騰的火焰,幾乎吞噬他半個身子,又像是一件華麗炫目的長袍。
  那是……祖琰!
  烈花血部全軍覆沒,讓神狼上下大為震動。也是從那時開始,祖琰進入他們的視野,盡管他是樂不冷的弟子這一點似乎更顯赫。
  祖琰忽然睜開眼睛,右手微微揚起。
  籠罩整個陣地的地火蛛網無聲一蕩,宛如他輕輕撥動琴弦。
  不知為何,赫連天曉心神也不由一顫。
  幾乎同時,陣地上的蜂巢重炮,轟然齊鳴。
  刺目熾亮的光芒,瞬間讓他們的眼前白茫茫一片,震耳的轟鳴聲,淹沒了所有的聲音。最前排的戰士,只覺得身軀一震,仿若撞上一堵墻,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便失去知覺。
  天空的端木黃昏目睹這炫目華麗至極的一幕。
  密密麻麻的光柱,如同細密整齊的光柵,梳理著黑夜。又如同一面墻,和紅色的怒濤迎面相撞。端木黃昏看得分明,轟然奔騰的血色潮水,就如同撞上了堅硬的礁石,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停頓。
  在一瞬間,和炮火直接接觸的血芒就像冰雪般消融,附近的十多名血修來不及發出哀嚎便成人家蒸發消失。
  緊接著熾烈的光團爆裂,黑夜中仿佛出現一個太陽,亮如白晝。
  端木黃昏不得不瞇起眼睛,他心中駭然。
  這是……塔炮嗎?
  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的塔炮已經發展到如此厲害的地步嗎?剛剛出關就遭遇敵人夜襲,一心對付血修的端木黃昏,無暇細看陣地上塔炮。
  眼前絢爛而恐怖的炮火,顛覆了他對塔炮的認知。
  明明只不過閉了個關……怎么感覺世界都變了模樣?
  地火蛛網中間控制節奏的那個是祖琰?晉升大師了?那個眼熟的胖子……居然也是大師了?端木黃昏驚得眼珠子差點掉在地上到處亂滾。
  等等,炮火……細密整齊如光柵的炮火……
  端木黃昏猛地睜大眼睛,它們竟然在共鳴!
  盡管只有差不多一半的炮火形成共鳴,可是……塔炮也可以共鳴?
  真是見鬼!
  端木黃昏差點脫口罵出來,眼前的一切怎么都這么陌生?敵人的戰部強大得讓他震驚,血修戰部都這么厲害嗎?聽風部慷慨赴死他也是一頭霧水,聽風部不是和葉夫人的人嗎?塔炮變粗變大了,胖子都變大師了。
  端木黃昏忽然有點慌張,不會自己閉關了好幾年吧?
  當光芒散盡,視野恢復如常,時間仿佛定格。
  洶涌如同潮水的大軍籠罩的濃郁血芒變得暗淡許多,血芒中的血修神情茫然,有些士兵的嘴角溢出鮮血。籠罩全軍的血芒能夠保護大家,同樣也會把遭受的攻擊分散到所有人。在以前,這是他們面對血修巨大的優勢,能讓他們可以無視敵人的攻擊。
  但是這次,剛才那輪炮火,就像一把勢大力沉重錘,硬生生止住他們的沖鋒。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敵人能夠發動如此驚人的攻擊,這不符合常理。
  更可怖的是,隊伍的最前方出現形狀如同梳子般整齊的缺口。
  旁觀的端木黃昏眼睛閃過一道精光,他明白為什么。
  共鳴!塔炮的共鳴!
  用地火蛛網來控制節奏,引導塔炮形成共鳴,真是天才的想法!祖琰,不能小看啊!
  忽然,端木黃昏猛地抬頭,他的目光投向深沉的夜幕之中,瞳孔驟然收縮。
  一點幽光,在夜幕中一閃而逝。
  下一刻,一道寒光,宛如開天巨劍,橫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