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631 塔炮共鳴

雷霆之劍就像一條巨大的深海鯊魚,在深沉無邊的夜色中無聲潛行,等待獵物露出破綻。
  顧軒和石志光很清醒,老大不在,他們需要倍加小心。如果說老大主持的雷霆之劍,是無可匹敵的雄獅,沒有老大主持的雷霆之劍,只是一頭幼獅。
  從神狼銀霜開始沖鋒,戰場邊進入白熱化,激烈得令人窒息。
  小山前輩們的【聽風有信】,明明壯烈如火,卻只余溫柔,如風中低吟細語。端木黃昏的【青花纏枝】,染遍了大地,驚艷了蒼穹,紛紛揚揚就像夜幕里美夢一場。
  雷霆之劍始終異常安靜,安靜得就像游離在戰場之外的幽靈。
  顧軒和石志光的目光,始終盯著營地里忽明忽暗的地火蛛網。他們見過祖琰和胖師嘗試塔炮齊射,當地火蛛網出現時,他們立即意識到胖師和祖琰的意圖。
  雷霆之劍悄無聲息進入攻擊位。
  當祖琰撥動地火蛛網,雷霆之劍驟然發動。
  蜂巢重炮絢麗的炮火齊射是最好的掩護,當光芒散盡,雷霆之劍橫空而至,尖銳劍鳴席卷整個戰場。一道雪亮而巨大的劍芒,就像一把開天劈地的重劍,瞬間斜斬沒入神狼銀霜大軍中段!
  籠罩戰部的血芒剛剛承受蜂巢重炮齊射,正是光芒暗淡、防御銳減之際,雷霆之劍驚人的穿透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暗淡的血芒就像紙糊一般,瞬間支離破碎。
  顧軒和石志光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沒敢沖著敵人高手密集之處而去,而是朝著敵人最薄弱的中段腹部。
  雪亮的劍芒照亮夜空,旋即一閃而逝。
  轟鳴而至的雷霆之劍力道萬鈞,劍芒凌厲,沿途摧枯拉朽,血肉橫飛。一位神通血修正在劍芒沿途,來不及發出怒吼,便被霸道、凌厲至極的力量絞成漫天血雨。
  大軍被攔腰斬斷,一分為二!
  一擊得手的雷霆之劍,不敢任何停留,倏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雷霆之劍偷襲的時機選擇得非常巧妙,恰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蜂巢重炮齊射所吸引,光芒還未散盡之際。一擊得手,立即遠遁。
  端木黃昏瞪大眼睛,原本渾然一體的神狼大軍,出現一道大約十丈寬的路徑,那便是剛才雷霆之劍犁出來的通道。路徑之中,無一站立,遍地鮮血斷肢,哀嚎聲不絕于耳。
  這……這又是什么?
  端木黃昏心中震驚無比,剛剛出關,發現整個世界都變得天翻地覆,如此陌生。敵人如此陌生,就連自己這一方,同樣陌生。
  不過他隨即微微松一口氣,他之前還在擔心己方崩潰,如今卻發現,原來他們還是有一拼之力。
  大家都成長了很多啊!
  赫連天曉神情有些茫然,大腦一片空白,他還沒有從剛才蜂巢重炮齊射的打擊中回過神來。蜂巢重炮的齊射威力遠超他預估,整個視野白茫茫的一片,他感覺自己就像被狂奔的獸群狠狠撞上,饒是他的戰力強悍,也出現一個短暫的失神。
  不過赫連天曉到底是神狼最強者,短暫的失神之后,馬上反應過來。他心中震駭莫名,本來以為,雙方交戰這么多天,塔炮之術他們早就已經摸清楚了底細。
  沒想到敵人竟然還藏著殺手锏!
  這是一種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塔炮殺招,塔炮之間能夠產生奇妙的共鳴。正是這種共鳴,令塔炮的威力暴增。
  赫連天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遍地的血肉殘肢和不絕于耳的哀嚎,他瞇著眼睛置之不顧,仿佛無動于衷。盡管雷霆之劍的偷襲帶來的傷亡比蜂巢重炮更大,但是在他眼中,蜂巢重炮齊射帶來的威脅要大得多。
  全新的塔炮齊射,就好比一把勢大力沉的重錘,恰好克制了神狼的沖鋒。
  神狼的沖鋒能夠把將士的血靈力合而為一,濃郁的血芒籠罩全軍,使得他們的防御力大增。敵人的攻擊,打在血芒上,會被血芒擋住。正是憑借獨特的沖鋒,他們在面對元修時往往能夠占據上風。
  他們就像是披著厚重盾牌的攻城椎,可以頂著敵人的箭雨前進。可是這種全新的塔炮齊射,好比重錘,它最大的威脅并非是帶來的直接傷亡,而是能夠阻擋他們前進的步伐,大大延緩他們沖鋒的速度。
  心思電轉,無數念頭和權衡在赫連天曉腦子里轉過,他陷入兩難的境地。
  散開陣形?他有些猶豫,化整為零說起來容易,可是小股隊伍面對元修沒有優勢。
  尤其是天上還飄著一個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實力驚人,遠比一般的神通血修要強悍。剛才如同沼澤般的青花,小股戰部能不能沖出去,他不確定。一旦被端木黃昏纏住,塔炮散射就會變得非常致命。
  反倒是雷霆之劍,縱然犀利得很,但是一旦散開陣形之后,又能殺幾人?
  繼續保持陣形沖鋒?可以無視天空的端木黃昏,但是塔炮齊射加上雷霆之劍的組合,又讓赫連天曉感到棘手。
  敵人不僅實力超出他的預期,手段之多樣,也讓他生出防不勝防之感。
  眼角的余光瞥見對面塔炮陣地的火網正在變亮,赫連天曉意識到,自己必須做出決斷。
  身影一閃,他出現在宋小歉身邊,咬牙道:“兩部分開,我帶著神狼朝前沖,你帶銀霜攻擊對面陣地側翼。”
  宋小歉來不及回答,震耳欲聾的齊射轟鳴響起,驟然亮起的光芒再次把黑夜照得亮如白晝。
  宋小歉和赫連天曉渾身一震,巨大的力量讓宋小歉胸口一悶。
  隊伍最前方的數百人,消失不見。
  這次齊射,共鳴的塔炮更多,威力也更加驚人。一旦被直接擊中,血修就像直接蒸發,連發出哀嚎的機會都沒有。
  尖銳的劍鳴如同附骨之疽,雷霆之劍就像黑夜中的幽靈,忽倏而至。一路摧枯拉朽,血肉橫飛的場面再次出現。
  宋小歉從赫連天曉眼中看到罕見的焦急和心疼。假如只有雷霆之劍,根本不足以攻破神狼的防御,更不要說帶來如此巨大的傷亡。但是雷霆之劍抓住塔炮齊射后神狼防御最虛弱的時機,卻能夠帶來慘重的傷亡。
  情況危急,她沒有時間廢話,沉聲應道:“是!”
  接著她振臂舉槍高喊:“銀霜,跟上!”
  只見分列兩翼的銀霜部,就像流動的水銀,朝宋小歉所在方位匯集。而赫連天曉也趁著這段時間,把神狼重新分成三隊。每一隊大約兩千多人,兩千人的隊伍,保證他們能夠抵擋端木黃昏的青花。而分成三隊之后,對敵方陣地施加的壓力也大大增加。
  完成重新集結的銀色,就像一輪雪亮的圓月彎刀,劃出一個巨大而曼妙的弧線,迂回朝陣地的右側飛掠而去。
  分成三隊的神狼,也趁機對塔炮陣地發起猛烈的攻擊。他們彼此拉開距離,就像三根鋒銳的箭頭,從不同的方位,向塔炮聯盟的陣地悍然直撲而去。
  神狼將士心中憋著一口氣。
  原本他們以為一邊倒的戰斗,雙方的角色顛倒,反而是他們被壓制,而且是從戰斗開始到現在,都被壓制。他們強悍的戰斗力,竟然無法發揮半點作用,心中窩火得很。
  赫連天曉的決定,重新扭轉了戰局。
  地火塔炮的攻擊依然猛烈,雷霆之劍依然神出鬼沒,端木黃昏的青花還是那么煩不勝煩,但是神狼推進速度大大增加。
  塔炮聯盟面臨的壓力劇增,敵人變得狡猾許多,不僅兵分三路,而且沖鋒的路線也不再是直來直往,而是交替掩護,更加飄忽。
  轉向側翼的銀霜部,才是致命的殺招,無論是胖子還是祖琰,都是如芒在背。
  但是戰況激烈無比,他們已經無暇去管側翼。陣地正面輪番突進的三支神狼將士,都異常的兇狠,悍不畏死。神狼將士們,開始逐漸習慣了塔炮齊射、雷霆之劍和端木黃昏的各種手段。
  他們變得更有耐心,從開始的抵抗塔炮齊射,到輪番引誘塔炮齊射。雷霆之劍差點掉入敵人的陷阱之中,如果不是石志光反應快,他們只怕無法沖出陷阱。反倒是端木黃昏給神狼制造了不少的麻煩,他非常靈活,青花籠罩的范圍非常大。尤其是出手的時機異常刁鉆,每次都在神狼隊形變換之際出手,防不勝防。
  但是對赫連天曉來說,端木黃昏只不過是一只令人心煩的蒼蠅。
  神狼人員的損失并沒有停止,相反,死傷持續不斷。但是赫連天曉清楚地意識到,勝利的天平已經開始向他們這一邊傾斜。一個重要的證據,就是塔炮齊射再也沒有打出前幾輪那樣的巨大戰果。
  一輪塔炮齊射,如今只能帶來幾十人的傷亡,在赫連天曉看來,這是完全能夠承受的損失。
  三支隊伍,就像三條滑不留手的泥鰍,不斷交替掩護,吸引塔炮聯盟的火力。
  赫連天曉沒有直接全軍壓上,那容易給對方可乘之機。塔炮齊射、雷霆之劍和端木黃昏,三者構建的防線,赫連天曉此時已經不敢有半點輕視。
  他在等待銀霜完成包抄,那才是決定勝負的時候。
  銀霜部此時早已脫離了敵人塔炮的射程,轟鳴聲被他們甩在身后。
  他們繞了一個大圈子,一道山嶺阻擋了他們的去路。說是山嶺,其實不高,更像是一個小土坡。
  翻過這座山嶺,繼續往前,就能夠直接插入敵人陣地的側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