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633 絮絮叨叨

沉浸在劍胎日益凜冽精純的艾輝,并不知道外面局勢是何等的危險。
  如今的劍胎,和之前可謂天壤之別。
  它們盤旋糾纏,就像兩團涌動的密集魚群,令人稱奇的是,每一把小劍形狀都大不相同。有的如同一泓秋水,光華凜冽;有的微彎如鉤,好似一輪彎月;有的鈍劍無鋒,仿佛歷經風霜侵蝕;還有的只有半邊劍刃,劍尖有魚鉤一樣的倒鉤……
  艾輝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眾多形狀的劍。
  當他的心神落在某把小劍上,此劍的用法玄機,不言自明,就像溪水般從他的心頭流淌而過。劍胎就像是劍的萬花筒,更像是包含萬千劍典的絕世劍典。
  艾輝從來沒有如此過癮。
  研習劍術,艾輝好似盲人在黑暗中摸索。當世劍術沒落,修真時代遺留的劍典在元力時代早就失去真傳,失去威力。他很多時候,只能連蒙帶猜,不斷嘗試。
  他無人請教,許多理解也無法印證,甚至他折騰出來的劍胎,殘缺不齊,就像一棵畸形的植物。
  但是,汲取了神之血的力量,這棵畸形殘缺的植物,瘋狂生長,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殘缺畸形之處不知不覺已然痊愈。
  上古魔神之血,真是不可思議!
  劍胎不斷強大,也日趨完美,呈現在艾輝面前的是一個前所未有、豐富多彩的世界。
  他如饑似渴地從中汲取所有的營養,這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機會。
  隨著萬千劍道真義被理解、吸收,劍胎的威勢也變得愈發洶涌澎湃。
  如果艾輝此時抬頭看天空的烈日,一定會發現,霸道無比的烈日,此刻氣息衰弱許多。就連那恍如實質的金色光柱,那碾壓般的毀滅氣息,在呼嘯涌動的劍胎面前,都變得黯淡無力許多。
  迸濺的金芒越來越多,它們就像金色的霧氣,茫茫一片。
  艾輝從奇妙的狀態中脫離,他很快察覺到異常,金霧導出的速度在變慢。他仔細感知片刻,找到原因。
  劍陣里沒有血肉,缺乏媒介,神性雜質和長劍融合的速度變慢了許多。
  艾輝沉吟,按照平日里的時間規律,樓蘭他們之前應該往劍陣里補充血肉才對。
  莫非……外面出了狀況?
  *********
  只要翻過山嶺,就能攻擊敵人陣地的側翼。銀霜上下沒有一絲猶豫,身后蜂巢重炮的轟鳴不絕于耳,每一次齊射地面都能感受到強烈的震動。
  他們必須抓緊時間,此時,任何一點時間都異常珍貴。
  山嶺不算高,地勢也不陡峭,一路沒有遭遇任何阻礙,輕松得就像郊游。宋小歉放下心來,這也說明了對方并沒有想到營地會遭遇襲擊,否則一定會在這個位置有所布置。
  本來一場酣暢淋漓的夜襲戰,變成一場拉鋸戰。敵人的頑強和層出不窮的手段,讓神狼上下都有些疑神疑鬼,懷疑敵人是不是早有準備。
  順利翻上山嶺,能夠看到遠處的塔炮陣地亮起的火光。蜂巢重炮齊射的火光,站在遠處旁觀更加震撼,整齊有如光柵,元力共鳴產生的波動,就像無形的漣漪,在夜色中異常醒目。
  短暫的震撼之后,銀霜上下齊齊松一口氣,緊繃的心弦松弛下來。
  宋小歉正準備下令大家向塔炮陣地前進,就在此時,忽然有人驚呼:“快看,那是什么?”
  宋小歉心中一個激靈,她現在最怕的就是聽到這樣的驚呼,因為這往往意味著出現新的變故。
  驚呼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紛紛循聲望去,下一刻,驚呼聲和倒抽冷氣聲此起彼伏。
  “那是什么?”
  “天啊!這是什么?”
  剛才他們的注意力,都被遠處塔炮陣地齊射炮火吸引,沒有注意到他們腳下的山谷——山谷不深,底部地勢平坦,是個典型的小盆地。
  然而,此時山谷內的場景,卻讓所有人都為之震撼。一把把長劍,倒插在山谷底部的泥土里,劍尖直指天空。它們交錯縱橫,看似雜亂無章,又隱約蘊含某種規律。
  但是它們數量之多,數也數不清,密密麻麻,布滿整個山谷,儼然是一片劍的森林!
  饒是宋小歉素來冷靜,此刻也不禁心中駭然,頭皮發麻一陣。
  眼前的畫面實在太壯觀!數十萬把、也許百萬把長劍插滿山谷,帶來的視覺沖擊無以倫比,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了一座修真時代某個大劍修門派的遺址。
  它們無聲直指天空,宋小歉知道,這些數不清的長劍,是布置的劍陣。
  而森然涌動的劍意,就像渾身長滿鋒銳鱗片的巨龍,在劍之森林中低嘯盤旋。
  這里……到底是什么?
  忽然間,她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難道這才是敵人隱藏的真正大殺招?如此眾多的長劍,需要消耗的人力物力,絕對是天文數字!
  師雪漫他們動用如此恐怖的人力物力,在圖謀什么?
  “快看山谷中間!”
  其實不用招呼,大家的目光早就被山谷中央吸引。山谷中央的劍和其他地方截然不同,它們就像剛剛從火爐中取出的劍胚,在夜色中十分醒目。
  蜂巢重炮齊射的光芒不時照亮夜幕,掩蓋了山谷里這些忽明忽暗的光劍。
  宋小歉忽然瞪大眼睛,冰霜般的臉龐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光劍的氣息……
  其他將士也察覺到異樣,驚呼不斷。
  “是血修嗎?怎么感覺是我們的人?”
  “是啊!難道他們也開始修煉血靈力了?”
  “好像有點不一樣。”
  “是不一樣!”
  銀霜將士們驚疑不定,光劍散發的氣息,讓他們感覺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將士們的疑惑宋小歉聽在耳中,她沒有開口。其他的將士覺得熟悉又陌生,但是她不會,因為她見過類似的氣息!
  陛下!
  陛下召集群臣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是她有幸能夠位列期間。也就是那一次,她才深刻地明白,陛下是何等的強大,只是展露一絲氣息,天下臣服!
  那一次給宋小歉留下極為難以磨滅的印象。
  光劍的氣息當然比不上陛下,陛下的氣息是何等浩瀚無邊,宛如汪洋大海般深不可測,令人無法生出半分反抗之心。可是黯淡微弱許多,宋小歉卻非常肯定,兩者極為相似。
  難道是葉帥?
  這個想法在宋小歉腦海中一閃而逝,但是立即被她否定。神畏裁決再怎么厲害,也無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在己方緊追不舍之下,能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把葉帥偷運到風幕后方。
  她想到了另一個可能,圣物!
  傳言中陛下的力量,就是來自神之血的無上圣物,遠古神祇的血滴。
  難道元修也得到了神血?
  “劍陣里面有人!”
  忽明忽暗的一圈光劍中央,隱約可見躺著一個人。
  不少人下意識地吞著口水,他們口干舌燥。眼前的一幕實在太過于駭人,上百萬把長劍布置成的超大規模劍陣,而在劍陣的中央,竟然有一個人!
  難道這座令人難以置信的龐大劍陣,竟然是為了一個人布置的?
  什么人能夠動用如此海量的人力物力?而如果這么海量的人力物力,匯集在一個人身上……
  幾乎所有人腦海中都會不自主地蹦出相同的兩個字——宗師!
  只有可能是宗師!
  宋小歉心中做出同樣的判斷,她心神劇震,一些疑惑的地方,此時也豁然開朗。
  超大規模的劍陣能夠孕育宗師嗎?只怕不能,可是倘若再加上神血呢?
  重云之槍等等都是幌子,都是敵人拖延時間的手段,敵人真正的殺招是這座劍陣,是這座劍陣內正在孕育的宗師!
  她的臉上罕見地露出猶豫之色。
  按照之前的計劃,他們現在應該馬上向塔炮陣地側翼發起沖擊,可是當她知道敵人有可能正在孕育一位宗師的時候,她的想法頓時發生動搖。
  宗師無上!
  一位宗師的誕生,足以改變整個天下的形勢。
  宋小歉一咬牙,心中作出決斷,冷聲下令:“沖垮劍陣!”
  和敵人有可能誕生一位宗師比起來,他們如今這場戰斗的勝負完全不值一提。就算神狼覆滅,雙方力量的態勢依然不會發生本質的變化。
  然而,倘若元修再次誕生一位宗師,他們之前所有的優勢都將化作烏有。雙方力量的對比,將從血修壓倒性的優勢,變成雙方整體均勢,血修只有局部的小優勢。
  無論如何,也要沖垮劍陣!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元修再次誕生一位宗師!
  不用宋小歉明說,其他將士們也意識到這一點。
  山嶺上的銀霜,如同一道雪白的洪流,順著山嶺轟然而下。從山頂往山谷沖鋒,占盡地勢之利,銀霜上下一心,氣勢銳不可當!
  遠處,蜂巢重炮齊射的轟鳴此時都被銀霜狼的狼蹄聲淹沒。
  山谷震動,長劍顫抖。
  宋小歉心中如同冰雪般冷靜,一旦作出決斷,她便再無一絲猶豫。
  白色的光芒籠罩銀霜部將士,包裹著銀霜狼的狼蹄,它們如同一道流動的鋒刃,狠狠撞入劍陣之中。
  所過之處,長劍就像枯枝般折斷,斷劍碎片四下亂飛。
  眨眼間,劍陣就被犁出一道數十丈的傷痕。
  就在此時,艾輝身邊的一把光劍輕輕顫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