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635 殘酷戰場

赫連天曉有些焦急,銀霜部還沒有進入攻擊方位嗎?
  他敏銳地察覺到,戰場上正在悄然發生變化。赫連天曉從基層一步步擢升上來,對戰場局部細節的感知異常敏銳。神狼開始逐漸習慣蜂巢重炮的齊射,但是敵人也在習慣他們的戰術。蜂巢重炮的齊射正在發生變化,最直接的結果是傷亡開始增加。盡管增加的幅度不大,然而在赫連天曉眼中,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信號。
  端木黃昏和雷霆之劍,更是像蒼蠅一樣煩人,神出鬼沒。這些可惡的跳蚤比之前更加刁鉆狡猾,也讓神狼上下越來越覺得麻煩。更可惡的是,端木黃昏似乎開始和雷霆之劍配合。如果不是赫連天曉始終保持警惕,剛才就險些被兩者聯手沖散一支隊伍。
  敵人遠比他預想的要難纏。
  按照時間,銀霜部應該抵達塔炮聯盟的側翼。
  可是敵人的側翼,沒有任何動靜。
  難道遇到了什么意外?還是敵人另有布置?
  赫連天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麾下兩位大將,烈花血部部首邢山和銀霜部部首宋小歉,兩人性格截然相反。邢山性烈如火,極具侵略性。宋小歉則冷靜如冰,處事不亂。兩人各具特色,但是論起信任,赫連天曉更信任宋小歉。
  從認識宋小歉的第一天開始,赫連天曉就沒有見過宋小歉干過什么離譜的事情。有的時候赫連天曉自己頭腦發熱,都是宋小歉幫他拉回來。
  宋小歉一定明白當下的局勢是何等危急,遲遲沒有發起攻擊,一定是遭遇了意外的情況。
  赫連天曉想不明白對方還能有什么后手,不過此時也是思考琢磨的時候。
  擺在他面前有兩個選擇,要么繼續等待,等待銀霜部對敵人大營側翼發動攻擊,要么直接對敵人大營發起沖擊。
  兩個方案各有利弊。
  第一種方案等于把所有勝利的希望都壓在銀霜部上面,那萬一銀霜部沒有抵達營地側翼怎么辦?
  第二種方案他沒有十足的把握,就算是能勝利,死傷一定會極其慘重。赫連天曉粗略估計,最終能活下來三分之一就算是幸運。
  面對兩難的抉擇,赫連天曉決定再等二十息,如果銀霜部還未對敵人的側翼發動攻擊,他就率領隊伍決死沖鋒。
  心中做出決定,赫連天曉便不再猶豫,他恢復冷靜,心中默默數著時間。
  塔炮聯盟的大營,如火如荼。
  實戰遠不是平日的訓練能夠比擬。在經歷了最初的慌亂之后,如今塔炮聯盟的塔炮手們,早就沒有半點畏懼和慌張,他們殺紅了眼,狀若瘋癲。蜂巢重炮粗壯而滾燙的炮身散發著驚人的熱浪,扭曲周圍的空氣,它的溫度甚至超過地底的熔巖。
  滋滋滋,不時有人被燙傷,但是塔炮手們渾若未覺。
  蜂巢重炮的轟鳴,成為他們耳中最美妙的聲音,就連炮身轟擊時強大的沖擊力,他們都覺得無比酣暢淋漓。每個人都全身心投入,以至于他們的面容看上去扭曲而猙獰。
  塔炮聯盟主要的成員大多都是當時從前線潰敗退下來,卻不愿離開,希望再戰的元修。他們從來不缺乏戰斗意志,他們渴望戰斗,許多人都有赴死之志。
  小山前輩們的【聽風有信】,對他們的激勵,是旁人難以想象。
  有的嘴里念念有詞,等待祖琰的指揮;有的一言不發,臉頰貼著滾燙的炮身,卻如同冰山般紋絲不動。
  胖子瞇著綠豆大的小眼睛,兇光閃爍,他就像一位狡猾的野獸,在不斷尋找敵人的破綻。
  他沉浸在戰斗狀態之中。
  如今他早就不是當年那個畏怯懦弱只知道逃跑的膽小鬼,成為大師之后,他脫胎換骨就像換了一個人。不得不說,命運總是如此奇妙。就連他自己,都無法想象自己有一天能夠鎮定指揮如此多的部屬戰斗。
  在人們的印象中,胖子很懶。但是只有艾輝這類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胖子確實很懶,但是動腦筋一點都不懶。只不過以前的時候,胖子動的腦袋,往往都用在怎么偷懶上。
  塔炮聯盟的營地居高臨下,銀霜部的轉移胖子盡收眼底,赫連天曉的意圖,他猜得八九不離十。
  不過那個方向……
  嘿嘿,胖子心中冷笑。
  胖子對艾輝的信任,徹頭徹尾、發自內心的完全盲目。無論是艾輝受傷,還是中毒,胖子都不相信有人能干掉艾輝。假如有一天艾輝死了,胖子覺得艾輝棺材埋的地方一定可以鎮鬼。
  對方等不到的話,一定會拼死反撲。
  那就是魚死網破的時候。
  呸呸呸,胖爺還沒活夠呢。
  胖子發現敵人變得更加滑溜,顯然是打算拖時間。他靈機一動,一邊安排部分蜂巢重炮齊射,一邊安排部分蜂巢重炮的塔炮手們開始輪換,獲得寶貴的休息機會。
  胖子的安排很小心,就連赫連天曉都沒有注意到,蜂巢重炮的齊射數量悄然降低許多。
  胖子瞇著綠豆眼,等待決戰的時機到來。
  山谷劍陣之中,戰斗異常激烈。
  密密麻麻的劍陣,如今到處都是一片狼藉,露出斷劍的茬口。數不清的光劍,在空中以驚人的速度飛舞,宛如一道道閃電。它們的速度奇快絕倫,在空中拖出長長的光痕,就像飛舞的光帶。但是光帶的數量太多,纏繞在銀霜部周圍,不時從銀霜部之中一穿而過。
  噗噗噗。
  血花爆裂的聲音,就像來自地獄的樂章。每次奏響,都會有人落地。
  銀霜部陷入混亂之中,他們無暇顧及自己的同伴,驚慌失措地防備著不知道會從哪里鉆出來的光劍。能夠阻擋蜂巢重炮齊射的防御光芒,在這些細小的光劍面前,脆弱得就像紙一樣。
  任何防御招式,都無法阻擋光劍。光劍就像死神的鐮刀,在無情收割著他們的生命,他們從來沒有如此無助。
  為什么會這樣?
  一些頭腦機靈的將士,忽然想到剛才他們察覺到劍陣的氣息和血靈力有些相似,臉色變得蒼白。
  他們隱約猜到一些,心中恐懼更甚。
  宋小歉的厲喝忽然響起:“冰霜火!”
  聽到命令的銀霜將士,齊齊一愣,冰霜火……
  他們當然知道這個命令意味著什么,尤其是那些神通強者,他們是保存最完好的力量。在整體防御無法發揮作用的時候,個人的實力能夠幫助他們更好的活下來。
  冰霜火啊……
  一名神通強者怒吼一聲,呼,渾身忽然升騰起透明的火焰。隨著火焰的吞吐,驚人的寒意,轟然爆發。
  他胯下的銀霜狼仰首嚎叫,雪白得纖塵不染的毛發燃起冰冷的火焰。
  就在此時危險逼近,一把光劍貼著地面悄無聲息,目標是他胯下的銀霜狼腹部。一把從后方激射而至,目標他的后腦。另一把以極為刁鉆的角度,擦著另一名戰士的身體呼嘯而至。
  神通強者臉上浮現獰笑和輕蔑。
  呼,冷焰吞吐,寒意擴散。
  貼地飛行的光劍染上一層冰霜,哐當掉在地上,像離開水面的魚兒拼命掙扎,動彈了兩下便寂然不動。另外兩把光劍,如出一轍,劍身布滿冰霜,失去靈性,墜落在地。
  其他神通強者紛紛怒吼,施展【冰霜火】。
  冰霜火,銀霜部的拼命殺招,唯有神通強者才能施展。生出的火焰,極為寒冷,能夠凍結萬物。可是一旦施展,神通強者的生命都會成為它的燃料。
  在生命燃燒殆盡之前,他們卻是空前強大!
  一名渾身冰霜火的神通強者咆哮一聲,忽然騰空而起,掙脫無數光劍編織的光網!
  在他身后,另外四名神通強者跟著沖出劍光光網!
  五人的目光,牢牢鎖定劍陣正中心的身影。他們倏地在空中炸開,劃出五道弧線,宛如花朵盛開,從不同的方向撲向劍陣中央的身影。
  劍鳴聲轟然大作!
  密密麻麻的光劍,倏地分成五道光劍洪流,朝空中的五人追去!
  其他銀霜將士只覺得壓力一輕,周圍的視野恢復如常,他們終于看清楚發生了什么。
  光劍的速度快如閃電,很快就追上了五位神通強者。它們緊緊纏住五人,眼花繚亂的光痕環繞在他們周圍,淹沒他們的身形,宛如五個光束編織的光球。
  噼里啪啦,不斷有光劍墜落,有如雨下。
  不斷有光劍從劍陣四面八方飛起,朝五個光球激射而去。
  為什么光劍越來越多?
  宋小歉有些疑惑不解,她眼角余光瞥見地面,不由一呆。她本來以為尸橫遍野的場面沒有出現,雖然也一片狼藉,到處都是斷劍,但是沒有半點血跡,那些戰死將士們的尸體呢?
  她臉色倏地變得蒼白。
  劍陣中孕育的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怪物?
  不,是魔鬼!吞噬血肉的魔鬼!
  從未有過的恐懼籠罩她的身心,就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掌緊緊攥住她的心臟,她喘不過氣來。
  劍陣中央那個在密密麻麻劍陣中的身影隱隱約約,看上去似乎很年輕。
  面前已經是一片坦途,是通往地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