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637 劍鳴鐘

赫連天曉沒有等到銀霜部進攻敵人側翼的消息。
  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
  銀霜部十有八九是遇到了問題,到底是什么問題他不知道,在此時也不重要。他必須馬上發起攻擊,不能這么耗下去。
  赫連天曉正欲下達沖鋒的命令,一聲沉悶的劍鳴驟然從銀霜部迂回的方位響起。
  他的心神一蕩,體內的血靈力險些失控。
  赫連天曉猛地抬頭朝山谷望去。
  一個巨大的透明銅鐘倒扣在山谷上,里面翻騰的霧氣激蕩不休。低沉而震顫人心的劍鳴,便是從那個巨大而透明的巨鐘傳來。
  他身邊的將士們無不色變,實力強悍的神通強者只覺得胸口一悶,而普通的將士臉色蒼白,煩悶欲吐。
  赫連天曉心往下一沉,他知道銀霜部遇到大麻煩了!
  他把銀霜部拋到腦后,神情恢復如常,目光幽冷,沉聲下令:“各隊準備沖鋒!”
  戰斗沒到最后一刻,勝負誰知?
  低沉震顫的劍鳴同樣驚動了塔炮聯盟。
  大家驚疑不定地朝山谷望去,那個地方不是艾輝的劍陣山谷嗎?
  胖子臉上的肥肉哆嗦了一下,收縮的綠豆眼猛地睜開,臉頰顫動猶如泛開的波浪,盡是狂喜之色,他放聲狂笑:“哈哈哈,劍鳴鐘!這是阿輝的劍鳴鐘!阿輝醒了!阿輝醒了!”
  在戰況如此膠著的時候,任何一點力量的增援,都能讓將士們欣喜若狂。
  塔炮聯盟士氣大振!
  胖子扯著喉嚨吼:“都提起精神!別讓胖爺給姓艾的小瞧了,誰要這個時候掉鏈子,胖爺踢爛他的屁股!”
  陣地響起輕笑聲,凝重緊張的氣氛輕松些許。
  胖師畏懼艾輝如虎,人盡皆知。
  “胖爺小心自己的屁股喲!”
  “咦,為啥是屁股?我好像想到了什么……”
  “哈哈哈哈!”
  大伙一陣爆笑,胖子樂呵呵也不生氣。他看了一眼山谷,誰也沒有發現他那雙綠豆眼深處隱藏著一絲擔憂。他當然認得那是劍鳴鐘,但是又和以前的劍鳴鐘有所不同,它的威力遠遠超出艾輝的實力。如果不是踏入宗師,就是以死相拼,他沒看到艾輝的身影。
  在胖子的心目中艾輝無所不能,即使如此,在胖子看來,艾輝晉升宗師的可能性依然微乎其微。
  以死相拼嗎?
  胖子心不由一抖。
  眼角余光瞥見對面的異動,胖子眼睛閃過一抹光芒,肉乎乎的臉龐此刻神情嚴肅,低喝一聲:“對面要拼命了,各塔炮準備!”
  身后的紅光亮起,不用回頭,胖子也知道那是祖琰的地火蛛網。
  沉重的蜂巢重炮被胖子一只手抓起,輕巧抵在肩膀。
  他的目光沉穩,身形巋然不動,所有的雜念都被摒除,眼中只有即將到來的戰斗。
  他再也不是那個一沖動就會跳起來,不管一切的胖子。
  因為肩膀上扛著的不僅僅只有塔炮,還有更多的責任。
  瞇著眼睛,看著敵人開始沖鋒。
  身后的紅色光芒驟然亮起,沒有半點猶豫,肩膀上的蜂巢重炮發出怒吼。
  蜂巢重炮噴涌的熾紅火光,照亮夜空,照亮胖子肅穆專注的臉龐,照亮胖子銅澆鐵鑄般的身形。
  深沉的夜幕之中,端木黃昏迎風而立,他驚疑不定地看著山谷上那個巨大的劍鳴鐘。
  這氣息他太熟悉,艾輝!
  可是……怎么會如此之強?
  激蕩狂暴的元力波動,被牢牢壓制在劍鳴鐘之內。端木黃昏甚至能看到無形的波紋在鐘罩之內不斷激蕩。他用腳趾頭都能想到,鐘罩內的銀霜部不好受。
  銀霜部迂回他看在眼里,他知道暗藏殺機,但是沒有什么好辦法。
  他們的兵力捉襟見肘,光是正面的神狼部,就讓他們需要投入所有的力量才能勉強抗衡。
  沒想到……
  他到現在還無法理解。
  如此恐怖的威力,需要多么強悍的實力?難道艾輝已經晉升宗師了?
  可憐的端木黃昏,剛剛出關,感覺自己的世界完全被顛覆,之前對世界的認知被沖得七零八落。本來閉個關,化繁為簡,領悟出【青花纏枝】,成為端木家有史以來第一人,他頗有幾分自傲。
  然而……
  【聽風有信】讓他收斂許多,不過好在他聽說過,這是傳聞中的大殺招,他能端正心態。但是接下來呢,胖子那個懶貨居然成大師了?那個像拐杖一樣古怪東西殺傷力怎么如此強悍?地火蛛網居然能指揮蜂巢重炮的齊射?
  現在他更是看到,幾乎可以媲美宗師出手的劍鳴鐘!
  真他媽的見鬼!
  饒是端木黃昏世家風范,也忍不住罵了句臟話。
  好吧,自己也沒見過宗師出手,端木黃昏這么自我安慰。
  想到艾輝這么生猛,端木黃昏下意識地松一口氣,等他意識到,頓時覺得吞了只蒼蠅般。自己居然會為了這家伙變強而欣喜?怎么可能?端木家的天才怎么能被這個混蛋比下去?
  端木黃昏眼睛閃動極其危險的光芒,盯著下面開始沖鋒的神狼,殺機涌動。
  鼻子響起一聲微不可察的冷哼。
  手上青花亮起。
  被劍胎包裹的艾輝,此時沉浸在奇異的狀態之中。
  他用過許多厲害的東西,最厲害的非魔神鎧甲莫屬,那種絕對的冷靜和控制,無比強大。但是劍胎和其他所有東西都不一樣,它就像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劍胎確實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源自古代劍修的典籍,認為無論是身體還是靈力都會有極限,而人的精氣神卻擁有無限的潛能。不斷壯大精氣神,孕育而出的正是劍胎。
  所謂精氣神,在修真時代,被稱為神念。
  之前的劍胎殘缺不齊,吸收神血之力后,它煥發新生,終于成為真正的劍胎。
  艾輝不知道,如果那位創出【劍胎】的劍修大能看到他現在的劍胎,也一定會大吃一驚。修真時代是靈力的時代,魔神的存在也是非常隱晦少有人知。
  魔神是由部落野民代代祭拜所化,匯集了無數人的神念和愿力。在修真時代,修煉愿力最出名的,大概就是禪修出身卻棄佛死愿的宗如。
  魔神之血蘊含極為精純的神念和愿力。
  愿力比精氣神更加復雜,牽扯太多的宿愿因果。
  劍胎吞噬了神血之力的神念部分,愿力則被排出,這也是為何需要血肉為媒介。愿力天生便與血肉相生,它們能彼此融合,滲入于劍身之內,淬煉成光劍。但是魔神的路子和劍修截然不同,劍修修煉出的劍胎以精純見長,艾輝的劍胎質地沒有那么精純,卻更多了幾分野性。
  如果說,古代劍修的劍胎是冰冷的殺戮機器,那么艾輝的劍胎就是狂暴桀驁的兇獸。
  艾輝感受到自己劍胎的“兇”。
  他的感覺異常敏銳,雖然劍胎聽從他的使喚,就像身體的一部分。但是艾輝隱約察覺,如果自己超出某個范圍,劍胎極有可能失控。吸收了神血之力的劍胎,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強大。
  他不敢大意,眼下的局勢也容不得他大意。
  劍鳴鐘的效果,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劍胎是他的神念所生,然后自我成長,但是依然是在艾輝對劍術理解的基礎上成長而成。因此艾輝所創的劍招,依然是劍胎最耀眼的部分。
  經過劍胎完善的劍鳴鐘,更趨于完美,不僅形式更加隨意,威力更是增強數倍有余。
  一招得手的艾輝沒有半點猶豫,趁他病要他命,從來是他的宗旨。在以往的戰斗中,劍鳴鐘擾亂敵人,殺招接踵而至。
  劍鳴鐘影響的不僅僅是地面的宋小歉等人,還有天空那五位燃燒冰霜火的神通強者。
  冰霜火頓時一滯,凍結力銳減。
  艾輝瞧準機會,頓時幾把光劍掙脫冰霜火。
  劍鳴鐘之所以有如此威力,是長劍驚人的數量和劍陣增幅,以及山谷地勢之利。但是動用的劍陣都是普通長劍,已經損壞大半。用普通的長劍,對付銀霜部完全不夠看。
  光劍之中,蘊含神血之中的愿力,威力強大,而且還是血靈力的克星。
  艾輝神情專注,盡管劍胎之中劍意無數,但是他最熟悉的還是自己的招式。盡管經過劍胎完善優化,但是施展起來,依然得心應手。
  他的目標選擇了其中一位神通強者。
  冰霜火非常強大,艾輝趁著劍鳴鐘震動對方冰霜火,也不過搶回來七把光劍。
  神通強者一旦心存死志,爆發的威力極為驚人。
  七把光劍,夠了。
  只見七把光劍掙脫冰霜火之后并沒有飛遠,而是在一團冰霜火數十丈外露出身形。
  七把光劍,在空中錯落排列,宛如光勺,稍有常識的人都能一眼認出來,北斗!
  曾經艾輝用于劍招威力倍增的【北斗】!
  呈現北斗排列的七把光劍倏地化作七縷煙霧,消失不見。
  赫然是【煙閃】!
  下一刻,數丈開外,七個幽幽發亮的光點朝目標冰霜火激射而去,它們越飛越靠攏,最終在空中合而為一。
  一個比夜晚最明亮星辰更加璀璨明亮的光點,帶著凜冽殺機,倏地沒入那團冰霜火,旋即從冰霜火的另一頭飛出。
  噗。
  聲音輕微至極,在劍鳴余音未絕的山谷微不可聞,然而在銀霜將士們心中卻不啻于驚雷。
  冰霜火一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