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638 愿力和劍胎

密集光劍繚繞的冰霜火轟然爆炸,宛如巨大的煙花在天空炸開。一束束冰冷火焰夾雜著光劍,在天空四散激射。
  光劍噼里啪啦像雨點般,穿透山谷激蕩的霧氣,深深沒入泥土里。
  宋小歉臉色一變。
  一團冰霜火爆裂,意味著一位神通強者的隕落。隕落并不讓宋小歉心中悲傷,神通強者施展【冰霜火】之后注定隕落,但是在那之前,能夠為戰部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可是現在……
  劍鳴之聲余音未絕,將士們的氣血翻騰,臉色蒼白。激蕩的劍霧就像帶著鋸齒的波浪,不斷消耗全軍的防御。若是不小心被卷入劍霧,皮肉就會像冰雪消融般被侵蝕殆盡。
  劍鳴鐘把整個山谷的霧氣攪動。
  宋小歉的耳朵亦嗡嗡作響,到了此時反而沒有多少恐懼,就像瀕臨絕境的狼,只有拼命一途。
  她緊咬嘴唇,一聲不吭,雙腿猛地一夾身下的銀霜狼。
  她身下的銀霜狼極為神駿,神情高傲,渾身潔白如雪,纖塵不染,擁有一雙美麗至極的幽藍瞳孔。它是銀霜部所有銀霜狼的頭狼,和宋小歉心意相通。
  前蹄微微下蹲,它載著宋小歉從隊伍中沖出來,朝劍陣中艾輝所在的方位沖去。
  如同一道白色的閃電,撕裂霧氣。
  狼背上,宋小歉手中長槍槍尖亮起幽幽光芒。
  艾輝此時的感覺太美妙!
  無數劍環繞他的周身,他緊閉雙目,山谷每一個細節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遍布山谷的劍陣,成為他最好的主場。
  沉浸在劍胎之中,與光劍之間那種難以言喻的心神相連,讓他幾乎忘記了這是在戰場。
  所有的桎梏,統統消失,他可以肆意揮灑。心念一動,光劍霍然而動。曾經的元力流轉,曾今的五府八宮,全都消失。
  這才是劍胎真正的威力嗎?
  艾輝又是驚嘆又是欣喜,他就像得到一個新玩具的孩童,在探索眼前這個新奇而未知的世界。
  深深沒入泥土的光劍微微顫動,猛地掙脫大地的束縛,沖天而起。
  一道道明亮而纖細的光束,從地面噴涌而出。它們異常靈巧,在空中劃出曼妙的光痕。就像被驚動的雨燕,又像是充滿危險的刺,讓人眼花繚亂。
  光痕交織,美不勝收。
  大部分光劍飛向天空另外四團冰霜火,少部分卻倏地下沉,如同歸海的鯊魚,潛入霧氣之中。
  艾輝注意到正朝自己激射而來的宋小歉,他把天空的冰霜火交給了劍胎。
  之前劍胎都在獨自戰斗,直到發現無法抗衡敵人,才撲向他。他的劍胎不是無害的綿羊,而是一頭兇猛的荒獸。倘若不是劍胎因他神念而生,艾輝覺得自己根本無法駕馭它。
  剛才他已經示范了如何擊殺冰霜火,劍胎只需要依葫蘆畫瓢。艾輝所有會的劍招,劍胎同樣嫻熟,甚至比艾輝更嫻熟。如果說,艾輝的神念是土壤,那么艾輝的劍招就是種子。
  艾輝沒想到的是,那顆在他看來弱小貧弱的種子,竟然能夠成長到如此驚人的地步,結出如此繁茂的果實。
  劍胎是一頭“兇獸”沒錯,然而現在,它還很幼小,是一頭幼獸。一頭坐擁龐大得驚人的兵器庫,卻還不知道如何運用的幼獸。
  而如何戰斗,是艾輝最擅長的部分。
  艾輝展示了如何把【北斗】和【煙閃】組合一起破敵,劍胎能夠完成得比艾輝更加完美無暇。
  艾輝則能把他的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最大威脅宋小歉身上。
  他不敢絲毫小看對方,堂堂銀霜部部首,亦是銀霜部最強者,實力怎會弱?
  艾輝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他的手掌虛握,如同握著一把看不見的劍。
  他很興奮。
  掙脫束縛和桎梏的喜悅,和隨之而來的酣暢淋漓,是他修煉劍術這么長時間以來,從未有過的體驗。
  遍布山谷的劍陣滋生濃郁的劍霧,在劍之氣息如此充沛之地,更是如魚得水。
  劍胎中,身形動如煙似霧。
  伏在狼背上破霧前沖的宋小歉眼睛里閃動光芒,身形紋絲不動,槍尖的光芒卻是驟然變亮。
  眼前霧氣斬開,豁然開朗。
  一面圓形劍幕不知何時出現,就這么突然闖入她的視野。
  劍幕上,一把把光劍如魚兒游動,它們構成一圈圈完美的圓環。陰陽交替的氣息蕩漾開來,周圍的空間變得模糊不清,圓形的劍幕就像一扇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門。
  【三陰三陽大劍環】!
  不過比起艾輝當年創立的【三陰三陽大劍環】要大數倍。
  陰陽交替的氣息,晦澀難言,幽深難測。狼背上的宋小歉卻并沒有多少驚訝,她現在已經篤定,劍陣中的艾輝,就是為了沖擊宗師!
  一位能夠沖擊宗師的強者,所用的手段又豈會那么容易看透?
  但是這絲毫不能動搖她的決心,她的身體俯下更低,槍尖的光芒散逸著冰冷徹骨的寒意,銀霜頭狼狼蹄落下,雪花朵朵。
  連人帶槍狠狠撞上三陰三陽大劍環。
  叮!
  清脆的冰裂聲,劍環破碎迸濺,黯淡無光的光劍四下亂飛。
  飛出去的光劍上遍布銀霜,散發著寒氣,就像從冰山中取出來。
  眼前視野再次豁然,但是宋小歉瞳孔再次收縮。
  在她前方,一面【三陰三陽大劍環】的圓形劍幕不知何時出現。
  她明白過來,后面一定還有更多的劍幕在等著她。她不僅沒有半分挫敗之感,反而胸中驀地升起萬丈豪氣,策狼狂奔,端搶平舉,來吧!
  一道白色的冰霜閃電,不斷撞擊一面面圓形劍幕。
  叮叮叮!
  冰裂聲不絕于耳,清脆悅耳。
  二十丈內,十三道【三陰三陽大劍環】!
  勝負執念拋腦后,生死存亡放他處,她心無雜念,只有一個念頭,往前沖!
  余音未絕的劍鳴和激蕩不休的霧氣被她甩在身后,頭頂上方冰霜火爆裂的轟鳴在她耳畔回蕩,冰冷的光芒照亮她伏在狼背上的身影,照亮她前方的路途,還有前方劍陣中央艾輝的身影明暗不定。
  當沖破最后一面劍幕,視野豁然開朗,艾輝的身影不過是二十丈外!
  宋小歉渾身鮮血淋漓,神駿高傲的銀霜頭狼遍體鱗傷,一人一狼,冷若冰霜。
  迎接她們的,是悄無聲息而至的六道彎月。
  艾輝贊嘆敬佩宋小歉的勇敢果決,巾幗不讓須眉,但是手下沒有半點留情。
  他能夠動用的光劍數量在不斷增加。
  掉落地面的黯淡光劍發出滋滋聲,表面銀霜正在消融,露出明亮的光斑,光斑在擴散。光劍蘊含神血之力,比冰霜的血靈力等階更高,它們正在掙脫冰霜的束縛。
  六道光劍組成一輪彎月,六道彎月在空中劃出玄奧難測的軌跡,帶著凜冽的殺機,無聲而至。
  大概是長期處在弱小的境地,艾輝不喜歡那些光芒絢爛聲勢赫赫的殺招,他更青睞那些更加隱蔽更加不引人注意的殺招。
  【六道月】!
  和艾輝以前的【六道月】比起來,現在的【六道月】有著脫胎換骨的變化。
  六道彎月冷光湛然,似真似幻。
  狼背上傲然而立的宋小歉忽然一笑,透明的火焰從她身上升騰而起。身下的銀霜頭狼頭顱驕傲地高高揚起,同樣透明的火焰從沾滿鮮血的雪白毛發中升騰而起。
  【冰霜火】!
  天空的冰霜火全都熄滅,夜色下劍陣遍地的山谷,唯有這團冰冷的火光。
  冰霜火順著長槍蔓延,整個長槍都在燃燒。
  宋小歉昂起頭,猛地一夾狼腹,銀霜頭狼迎著六道彎月一躍而起,舉槍刺出!
  一聲悠揚的狼哞。
  還未從劍鳴鐘中掙脫的銀霜將士們如夢初醒,然后看到傷心欲絕的一幕。
  宋小歉和她的銀霜頭狼帶著冰冷的火焰,和破空而至的六道彎月毫無花巧地撞在一起。
  “不!”
  銀霜將士們撕心裂肺的嚎叫響徹山谷。
  轟!
  冰霜火四下飛濺,冷月崩裂。
  空中一人一狼的身影依然挺立,盡管冰霜火暗淡許多,長槍只剩下半截。
  還沒等銀霜將士松一口氣,不知從何而來的漫天紅紗,落在宋小歉肩頭,就像給她披上一件淡紅的薄紗披肩,美不勝收。
  那是……
  銀霜將士們瞪大眼睛流露出無盡的恐懼。
  一縷紅色火焰升騰而起,混雜著冰冷的透明火焰,形成美麗而妖異的一幕。
  【飛火揚紗落】!
  和以前【飛火揚紗落】硬碰硬相比,如今這招沒有半點煙火氣,輕柔無力,有著不真實的美。光劍蘊含的神血之力,滋生的火焰溫度奇高,更勝數籌。
  紅色的火焰包裹著一人一狼,如同包裹著一座冰山。
  冰山漸漸消融,一人一狼的身影,漸漸變淡,直至虛無。
  宛如輕紗的火焰從而天而降,隱約可聞一聲嘆息。
  銀霜將士淚流滿面。
  更多的光劍早已聚集在山谷的上方,它們就像紀律森嚴的軍隊,無聲排列,整整齊齊。
  艾輝沒有嘆息,對于敵人,他有敬佩沒有憐憫。
  光劍傾瀉而下!
  一道宛如碎瓷般的瀑布從天而降,仿佛從九天之外的銀河倒灌而下,嘯音從尖銳變成轟鳴。
  【碎瓷劍】!
  怒吼聲、咒罵聲匯集成一股聲浪,仿佛要把山谷掀翻。
  聲浪漸悄。
  零星可聞。
  歸于寂靜